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10章 夫子小子逃亡

作者:云中岳

斗室中一灯如豆,气氛沉闷。

“我虽然不知道江南的事,也当然不知道四海盟的行事作风。”

季夫子死板板的面孔,流露出淡淡的漠然:“但他们在京都所进行的拓展手段,应该可以看出一些脉络来。为了示威,用杀鸡禁猴的手段显而易见,碰上仇家就摆出雷霆万钧的声势,予以无情的打击,但决不会用暗杀手段达到目的,那会影响他们的威信。”

“我也为了这件事犯疑,所以不敢断定是四海盟下的毒手。”周凌云同意李夫子的看法,作冷静的分析:“因此我想到槐园赴约时,躲在雪中打了我一枚追魂毒针的毒阎罗,我认为是冲着我而来的。”

“你起出毒针了?”

“没有,毒性不同,不是毒阎罗的追魂毒针。”

“那就无法追查了,公羊老哥在江湖行道,得罪了不少人,天知道是哪一个仇家计算了他?”李夫子长叹一声:“我一而再劝他收敛些……”

“李老兄,这时说这些话已无意义。”周凌云显得有点激动,年轻人谈收敛谈何容易:“敛谈那狗东西落脚在西山某处已无疑问,我会查,很可能与黛园有关。”

“凭本能认定?”

“不,凭事实。”周凌云肯定地说:“西山只有黛园招纳怀有奇技异能的名家高手。再就是铁笔银刀平白失踪,是在我和公羊前辈离开之后失踪的,只有他知道我和公羊前辈的行踪。

我怀疑他已遭到可怕的变故了,他正在打黛园的主意,也很可能因此而遭到不幸。”

“那……你去查,岂不硬往枉死城里钻?”季夫子显然反对去黛园冒险追查。

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何况我本来就有进黛园的打算。哦!公羊前辈生前,曾经表示与四海盟结怨的祸首是令侄,黄山文家的人恐怕更饶不了令侄,此中用意,到底有何玄机?”

坐在下首的季小龙,用充满期待的神情,侍候乃叔揭开谜团,沉不住气的神情表露无遗。

“这……”季夭子慾言又止。

“三叔,侄儿要知道向清。”季小龙忍不住大声说。

“我不能说。”季夫子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三叔……”

“再等几年,你二十及冠再告诉你。”

“可是三叔……”

“我对你爹有承诺,十年前的事……”

“侄儿一定要知道!”季小龙跳起来:“自从侄儿懂人事以来,就不曾见过我爹,我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,侄儿有权知道。公羊老伯可恶,他不说,他要我问三叔,说只有三叔才有权说。三叔如果不说,我要去找四海盟,去找黄山文家的人……”

“你给我安静些,坐下!”季夫子大喝:“大人的事,你年纪还小,还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,所以不能让你知道。”

“这”

“黄山栖霞谷文家,主人黄山山君。山君,是猛虎的尊称,意思是黄山之虎。”季夫子口气一转:“他与四海盟的盟主四海功曹张四海交情深厚,本来并没加盟,但只要四海盟有摆不平的事,或者有了困难,他就会帮上一手,名义上双方各不相关,其实狼狈为姦。

你既然与四海盟结怨,文家的大小姐恰好又在京都,这丫头替四海盟出头,当然饶不了你,你明白吗?”

一旁的周凌云有点恍然,也心中暗笑,这位李夫子显然有难言之隐,所举的理由未免牵强。

但他是外人,不便置像,知趣地离座告辞。

他向外走,未开门,徐徐转身回顾。

“两位最好避一避风头。”他语气中充满忧虑:“我相信四海盟的人,将会来得很快。京都盟坛的毒手判官不是善男信女,天外神魔一家老少,都是眶毗必报的货色,他们不来便罢……”

“我正打算暂时离开。”季夫于说:“我哪有兴趣和这些牛鬼蛇神玩命?你呢?”

“对方当然不会放过我,我也不会对他们斯不现不过,目下我首先要做的事,是揪出杀公羊前辈的凶手来,暂且不理会四海盟的挑衅。公羊前辈的死,我认为我有责任,因为他老人家是被人在我身旁杀死的。”

“其实,公羊老哥不需你替他铁肩担道义……”

“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我欠公羊前辈一份情,而且事故发生在我的身旁,我必须担这份道义,你们读书人不争一时争千秋,我这种玩命的人根本不知道千秋是何意义,只好逞匹夫之勇争一时了。再见,各自珍重了!”

他掩上门,消失在屋外凛冽的风雪中。

强敌来得比预计的快,十余名黑衣人毫无顾忌地破门而入。

可是,找不到人。季夫子叔侄俩,已十万火急地远走高飞躲起来了。

季夫子听从周凌云的劝告,周凌云走后片刻,叔侄俩就匆匆的溜之大吉,躲过了这一场灾祸。

一早,西山道上人鲁绝迹。

绕过一座山尾,冰冻了的路面出现了脚印履痕,只留下十余双不同型式的履迹。

这种便于在积雪凝结成冰地面行走的快靴,通常在靴底加上钉状物,利于稳下马步不至于打滑,走动时必定留下清晰的痕迹。

周凌云对这种履痕不陌生,一看便知有人比他更早经过此地,而且这些人九成九是武林人,本地的乡民土著,不穿这种快靴。

“会不会是赶在前面等我的?”他一面走一面思索:“灭杀的混蛋!他们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我想做的任何事,他们都会早一步市同张罗等候,怪事,毛病到底出在哪里?”

当然,他怀疑是翻云覆雨在搞鬼,这家伙躲起来了,必定不会远走高飞,只要往京城里某处小宅子一钻,躲上一年半载,连京都的地理鬼也休想查出线索。

另派人出面,分派狐群狗党盯紧他施明枪暗箭,暗中主持大局,不难掌握他的行踪动向。

四海盟更可能计算他,毒手判官不是善男信女。

人多人强,十几个有备而来的高下,先赶到前面设状等候,单人独力应付,的确风险太大。

“我得特别小心,不能再像上次瑰园一样上当,哼!我不信还有人能躲在雪底下偷袭。”

他自言自语,虎目中杀机怒涌。十几个高手如果布不成重围,就不可能发挥整体的围攻威力,没有什么好怕的,只要不逞强硬拼狠搏,小心意外的埋伏,他自信还能应付得了。

他一挺胸膛,敞开羔衣外袄的前嫌,露出插在腰带上的钢刀柄,大踏步无畏地迈进,暗中留意一切可疑的征候,随时准备应付意外变化。

这里已经是卢师山山区,满眼白皑皑一片银色世界,冰封大地,雪覆山林。

大道由于有人行走,积雪都变成肮脏的冰屑地面,不可能有人藏身在路下,他只须留意路两侧的积雪与覆雪的树林便可。

远出三里外,足迹突然向左折。

路左的积雪山坡向下降,坡度不大,里外的凋林前,有一座小小山村,似乎不见人迹,七八座不规则的农舍一览无遗。

十余个人的足迹,向小山村延伸。

没错,人是往小山村走的。

小山村原来有一条小径,与大道会分,但由于没有人行走,积雪厚有三四尺,表面形成一层厚壳一样的冰层,一脚踏下去,深陷尺余清晰可见。

“咦!不是赶来埋伏等我的。”他戒心一松,自担心虚惊一场,想想不由失笑。

可是,疑心仍在。举日打量四周片刻,他站在原处不言不动像个石人,罡风彻骨奇寒,他毫不在意,目不转瞬,眺望坡下不足一里的寂静小山村,静观其变。

雪男期间,似乎寒气也不再那么凛冽。

寒潮爆发期已过,他忍受得了这种气候,不需走动活血,屹立如山不言不动,极为引人注目。

先后有四批往来的乡民经过他身边,部用困惑的日光向他注目。

他仅露出双目,应该不会有人认出他的身分。

不久,两个穿老羊皮袄,当地乡民打扮的人到了他身侧,是从东面京城方向接近的,在丈外止步,目不转瞬地狠盯着他。

这两个人,也仅露出双目。

老羊皮大袄内鼓鼓地,必定携有兵刃和百宝囊。

他从对方的双目中,看不出熟悉的眼神。他的记忆力惊人,有江湖浪人锐敏的洞察力,对曾经是仇敌的人物特征:矽型、眼神。

习惯等等,过目不忘很少错失。

这两个人,他坚信过去彼此从未谋面。

但他的戒心,却提升至颠峰。

对两个近身冷眼旁观的陌生人,应该提高警觉的。

久久,三个人似乎都成了冰人。

“喂!你在等什么?”两人之一终于沉不住气了,用打雷似的嗓音问。

他瞥了对方一眼,重新转首向坡下凝视,懒得回答。

“不会是等天开眼,或者等天掉下来吧?”那人用嘲弄的口吻继续说。

“没你的事,多嘴!”他冷冷地说。

“浑蛋!大爷向你说话,是瞧得起你,知道吗?无礼!”那人的火气比他更旺,而且托大。

“狗咬耗子多管闲事!”

“揍死你这狗王八……”声出腿动,滑进来一记高探马从正面攻击。

他也用腿,慕地狂风乍起,用旋风腿反击,快得令人目眩,噗一声扫中对方的腿弯。

砰一声大震,那人一腿走空,反而被他一腿扫跌出丈外,象倒了一座山。

“你也上……”他向另一人点手叫。

“喝!你还真有两下子呢!”

另一人却没有火气,笑吟吟地,不慌不忙地向他接近,双手徐提,显然意在用双手攻击。

态度毫不恶劣,他的火随即熄灭。

“没有两下子,我配到黛园作客吗?”他也笑吟吟地说:“你的同伴用腿,你用手,呵呵!你老兄练的是龙爪功,所以手指特别粗大,你好像准备抓裂我呢?来吧!你可以一下子我把我送上西天。”

“哈!人人都认为我练的是鹰爪功。”这人将右手爪在眼前抓动数次。

五个指尖抓屈的角度,与鹰爪功略有不同,锋尖早一刹那内扣,抓的功能与力道,也就显得浑雄扎实些,抓扣时很可能立即将骨肉抓离人体。

“我是行家,不会走眼。”他也伸出右手爪,五指是松懈地张合着,抓合时成为锥状:“我练的是鹤爪,保证可以抓牢滑溜的泥鳅。

至于能不能将人的肌骨抓脱,必须你老兄亲自求证了。”

“你既然也是到黛园作客的,咱们打不得。”这人将手爪放下,散去手上的真力:“你一腿摆平了我的随从,我不怪你。”

“呵呵!在下承情、你老兄的随从,在你面前自称太爷,似乎你老兄也不介意,真是修养到家,佩服佩服,我算是服了你!”

“我这位随从叫人熊,人熊沈忠,有点愣头愣脑,手上真有千斤力道,他刚才真不该用腿的。”

“我看得出,确是愣头愣脑。”他向狼狈爬起摩拳擦掌的人熊沈忠招招手:“你就用手吧!千斤力道,在下也许接不下,你就可以报一腿之仇了!”“呵呵!别逗他了,配在黛园作客的,必定是高手中的高手,我这随从栽得不冤。在下沈长虹,匪号叫乾坤一爪勾,请教!”

“无常公子!”他信口说。

乾坤一爪勾眼神一变,显然暗暗心凉。

“幸会幸会。”乾坤一爪勾苦笑:“如果你老兄不手下留情,我这位随从很可能丢掉半条命。”

“甚至丢掉整条命!”他毫不谦虚地说。

据江湖传闻,无常公子狂傲自负,武功诡奇,深不可测,含笑杀人,威震江湖,与人打交道毫不谦虚是清理中事,因此他必须摆出自负狂傲的形象。

“也许。”乾坤一爪勾语气不自然:“但你不会如意,我会毫不迟疑地出手。”

“龙爪功?”

“不错!”乾坤一爪勾嗓门提高了一倍。

“试试看。”

“在下说过,打不得,因为在下也是黛园的客人。”乾坤一爪勾采取低姿势:“昨晚赶到前面的小集歇息,正打算至黛园投帖。无常老兄,你在这里怎么啦?像是冻僵了的人,难免令人生疑。”

“有几个来路不明的可疑人物,躲在下面的小村落里。沈老兄,你看看足迹就明白了。”他指指雪地上的足迹:“我不喜欢被人跟踪暗算,所以等他们出来!”

“呵呵!小事一件,犯得着浪费时间,在这里干耗?”乾坤一爪勾拍拍胸膛:“兄弟陪你下去,没多远嘛!费不了多少事,把他们像赶兔子一样赶出来岂不干脆?兄弟最讨厌跟踪暗算的鼠辈。”

“你老兄堵在这里,我下去看看。”

他不管对方是否同意,举步向下走。

他听说过乾坤一爪勾沈长虹其人,一个连黑道朋友也恨之入骨的浪人,龙爪功可硬抓刀剑,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 夫子小子逃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