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11章 冒名混入黛园

作者:云中岳

虎形人声落刀出鞘,刀身晶亮,如一浙秋水,冷气森森,好刀!

另两名虎形人虽然不曾拔刀,但形之于外的跃然慾动气势极为明显,强烈的杀气澎湃,构成震慑人心的凌厉压力汹涌而来。

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

虎形人的刀立下门户,他便看出没有以内力御刀,显然想用刀招取胜,以技巧和他的百了刀神奥刀法相搏决战。

这也表明不是生死对头,没有使用神功秘学的必要。

如非生死关头,他极少用刀,刀不出则已,出则一了百万。

但对方已撂下狠话:挡不住我的刀,你死!

目下摆出的阵势,也显明地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任何武功,如无浑厚的真力施展,任何神技绝招也是枉然,刀法也绝无例外。

真力,指先天具有或后天练就的劲力。

力源有两种,一是本身具有的;一是透过某一种途径而练成借用、转化、迸发等等技巧而获得的。

前者,指力量或蠢力;有些人可以提百斤重物,有些人则手无缚鸡之力。练外功,则可增加力量干技巧。

后者,指运力的技巧,通常指内功。内功范围甚广,练气术仅其中之一而已。

不论内功外功,人人可学,但易学难精;能用来杀人自如,可就不简单容易了。

三个虎形人不但形成合围,另八名男女也半弧形半包围,随时皆可能加入一拥而上。

两个巨人也进院子里来了,摔伤并不严重,站在院门口,摩拳擦掌不住咒骂,堵住他的退路。

“就陪这家伙练刀。”他心中打定主意。

他徐徐拔刀出鞘,虎目中神光炯炯、宝相庄严。

“在下不知尊驾为何找我,刀一出有敌无我,各安天命,尊驾还来得及免去这场灾难。”他庄严的举刀,一字一吐:“在下不希望平白无故操刀杀人。”

“我虎形人也有同感,但马行狭道船抵江心,早晚会有你我生死一决的一天到来,今天你是提前自找的,所以你注定了要做糊涂鬼;进招……”

对方叫他进招,明白表示自负托大,可是,行动却相反,招字声未落,已抢先发难,刀光如电,碎然涌发,狂野地排空直入。

他吃了一惊,这家伙的刀法有点邪门,似乎是专为了对付他的刀法招路而发刀的。

他用刀时,习惯上喜用最快的速度,走中宫行无畏的切入攻击。

而今天,虎形人却是斜向发刀,速度已臻极至,中宫可以完全获得保护,不但抢制先机,而且可以封锁他的攻击。

刀光电旋而至,森森刀气彻骨生寒。

他间不容发地斜闪八尺,有受制的感觉在心头。

一声长笑,刀山如影附形压到。

他又是一惊,对方这一招反旋追袭,又封死了他反击回敬的先机,让他尝到力不从心的滋味。

千钧一发中,他斜向侧翻腾,从可怖的及体刀光中出其不意远翻出丈外,危机间不容发,后起的左脚小腿裤管被以开一条裂缝,几乎伤了肌肉。

一声沉叱,刀光再次从下方流泻而至,危机第三次光临,他身形未定,连招架的机会也消失了。

经过无数次生死搏斗的磨练,他本能地发挥全身保命的绝招。

刀光及体,他全身似乎突然缩小了一倍,闪动中,墓地化不可能为可能,一道不可思议的刀虹,从对方刀山的见微空隙中疾射而出,穿透刀山,锋尖先一刹那到达虎形人右肘内侧。

“咋”一声异呜,锋尖失去些许准头。

虎形人应变的经验和技巧,几乎神乎其神,也化不可能为可能,握刀的右手不可思议地后缩八寸左右,肘弯保住了。袖破了,但毫发未伤,锋尖击中小臂。

虎形人疾退八尺,吃了一惊。

他单足点地,也斜掠丈外。

“你系有铁护臂。”他稳下马步叫。

慕地,他脸色一变。

虎形人的刀,这时锋尖向上斜拂,刀锋突然转向前面,右足向前微扬。

只要右足一点地,便会人刀一体向他猛烈地狂攻。

“是……你……”他大叫“你获得刀经主要的攻击八法精髓,你。

右后方身材稍矮的虎形人,突然鬼魅似地出现在他身后,刀临他的右背肋。

他像是脑后多长了一双眼睛,身形闪电似的反旋,他的刀竟然准地贯八虎形人的左肋。

“呃……”稍矮的虎形人本能地叫,人向前冲。

他倒射八尺,刀随势离体,一声怒呼,他发疯似的猛扑先前与他交手的虎形人。

第二名虎形人恰好截出,刀光电闪,浑雄的刀气已表明以内力御刀。攻出致命的一刀,志在必得。

同一瞬间,第一名虎形人挥刀冲来。

“你老爹撰经藏了私,该死!”第一名虎形人厉叫,狂叫着冲到刀气出现,刀啸似龙吟。

第三名虎形人刀法狂野,速度惊人,而且已用内力御刀,应该可以轻易地砍倒他的。

又飞出不可思议的刀光,致命的一刀。

第二名虎形人自以为攻出的致命一刀,必定可能将他一刀致命,没料到他的致命一刀才真的致命。

不知刀自何来,当然致命。

刀尖掠过左颈例,肉绽骨伤。

致命的一刀,一了百了。

刀光流转,迎向第一名虎形人。

这瞬间,八名男女呐喊着挥刀剑急急飞抢。

“砰!”第二名虎形人倒了,鲜血飞洒。

“救……我……”咽地的第二名虎形人嘎声叫,在雪地上挣扎。

颈已断了一半,如何救?

第三名稍矮的虎形人,已经叫不出声音,抱住良肋不住抽摇滚动,血流了一地,白的雪,腥红的血,特别惊心怵目。

“铮铮”两声狂震,双刀两次电光石火似的接触。

虎形人测飞丈外,发出一声怪啸。

“我找到你了……”他怒叫,一跃而上。

虎形人更快,事先己有所准备,当然快,一跃三丈,狂风似的抢人大厅,一闪不见。

他扑错了方向,慢了三四丈。

“你走得了?”他大叫,全力狂追。

八名男女在虎形人的怪啸指挥下,立即四散而遁。

堵在院门口的两个巨人,也窜出院门外溜之大吉。

农舍内部房舍甚多,人躲进内室,想以一个人的力量搜寻,并不比大海捞针容易。

当他失望地出现在院子时,人早已走光了,连尸体也失了踪。

“找会找到你的,你这杂种难逃公道。”他向空寂的农舍愤怒地叫骂。

乾坤一爪勾看不清下面农舍内所发生的事故,只隐约看到周凌云在院门口,摔飞了两个人,如此而已。

主仆两国迎着愤怒地大踏步向上接近的周凌云,感到好奇和困惑。

“发生什么事故了?”乾坤一爪钩关切地问:“好像你曾经与不少人交手,对方是何来路?”

“不知道是何来路。”他摇头:“沈兄久走江湖,想必多见多闻。”

“多少涉猎几场武林风暴,也知道一些武林秘辛、江湖奇闻。”乾坤一爪句颇为自负他说。

“既兄可曾听说几个穿虎皮背心,戴虎头面具隐藏本来面目,操江南口音的人吗?”

“这……穿虎皮衣的人确有几个,但在下却没听说过有戴虎头面具的人,无常老兄的意思……”

“下面就有这么三个杂种,刀法非常了不起。”

“这……结果如何?”

溜掉了,共有十三人。哦!神茶郁垒两个混球,沈兄可知道他俩的近况?”

“这两个江湖恶客,像是天不收地不留的孤魂野鬼,到处打抽丰混口食招摇撞骗,好像半年前在山西汾州附近鬼混,现在应该还在份州,因为这期间,没见到他们在别处露面。无常老兄问他们,有何用意?”

“这两个混球,在下面农舍扮把门人。我想知道,他们混到京师来到底替谁卖命。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乾坤一爪勾脸一红,自负的神情一扫而空:“你老兄是说,被你摔飞的两个人,是神茶郁垒两个恶客?”

“是的,应该不会错。”他肯定地说。

“咱们一面走一面谈,我会替你打听虎形人的消息,我有不少朋友,也许能找出一些线索呢!”

“那就有劳沈兄了,在下先行谢过了。”

两人谈谈说说,奔向黛园。

d]]]dd

高手名宿齐聚黛园,该是打听消息的好地方,与其盲人瞎马似的四处奔波摸索,不如向那些高手名宿打听来得实际些。

投贴十分顺利,把守外栅门的人仅查验请帖,简要地询问随后的人数姓名,便让宾客进入。

里面是正式院门,六名门房收受请帖,登记姓名与随从的姓名人数,便由一位健仆领路,将宾客带至宾馆安顿。

自始至终,均不曾盘查宾客的底细真伪,似乎显得松懈,毫无警觉心,与安排在外围的严密警戒迎然不同。

房舍甚多,不愧称西山名园之一,真有五六十座各种型式的建筑,仅内部的小型花园书堂,也有十余处之多,陌生人进入,真难辨识身在何处。

但走动的人却不多,各处也没见有警卫人员走动,容纳三五百名贵宾也绰绰有余,可知占鸡之广。

到底在这十天中,有多少贵宾光临,恐怕连园内的一般人员也不知其详。

每位贵宾拥有一间客室,另有安顿随从的房舍。这是说,每位贵宾各自有安顿处所,并不住同一栋房屋内,形同隔绝。

每一座客室有一男一女两个健仆侍候,听候使唤,招待颇为殷勤周到。

周凌云没带有随从,健仆领着他穿堂越合而走,不久便进入另外一座小院于中的幽雅客室。

一男一女两个健仆,早已在小厅堂相候。

茶已沏妥,男仆行礼毕,领路的仆人先肃客就座,女仆随即献上热腾腾的香茗。

“小的先替大爷说明,这里就是大爷的居处,是本国的听雨轩贵宾室,今后大爷作客期间,住宿皆在此地。”领路的仆人在旁恭敬地发话:“负责照料起居的张三与王氏,大爷有事可以差使他们。”

“哦!是不是礼该先拜会贵主人?”调凌云感到疑云重重,如此待客未免有失利数。

“撤主人必须在会期的前两日赶回,按期得在大后天傍晚方能赶到。大爷安顿毕,可以随意四处走动,除了敝主人的内院,任何地方大爷皆可散心,本园游想之地甚多,春季有不少王公贵人光临呢;

大爷若要找其他贵宾谈心,可命张三带路前往,他知道所有贵宾的安顿处所,要不自己去找费事。”

“这是说,在贵主人末返之前,不必请见贵园的执事人员了?”

“不久,大总管郭学海郭七爷,会亲自前来会晤贵宾的,其他的事,小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可以自由出园吗?比方说,在下要到京城打听朋友的消息。”

“很抱歉,恐怕不行。”仆人欠身说:“会期前后共十天,这十天中许进不许出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纠纷,园外围的警卫会客气地请贵宾转回。”

“如果在下坚持出园呢?”

“那就失去贵宾身分,不能再来了,除非大爷另有一份请贴。”

“哦!我明白了。”

“小的责任已了,大爷有事可找张三、王氏,他俩随时听候大爷吩咐,小的告辞。”

“有劳了,谢谢。”

仆人行礼告退,彬彬有礼,真不像一个卑下的仆人。

喝完杯中茶,周凌云的目光,落在一旁侍候的张三身上,心中疑云更浓。

张三年约三十出头,像犊姑牛般健壮,生了一张朴实面孔,举动沉着稳健,是属于令人一见便生好感的人,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印象。

“张三,你知道在下的底细吗?”他含笑问。

“这里是听雨轩贵宾室,事先预定作为无常公子的居所。”张三恭敬地垂手欠身回答:“宾馆执事派人将公子领来安顿,必定是无常公子大驾光临了。”

张三不但举动沉着稳健,谈吐更是不俗,可知黛园不但有大户人家的气派,一连一个仆人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主人郭冠华必定是人中磷凤。

“你曾经见过无常公子吗?”

“不曾。”张三坦然说:“至于贵宾到底身分是真是假,不是问题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宴会举行时,也同时举行演武大会,敝主人对所请贵宾的真才实学,所知极为广博,届时真假立辨,瞒不了人,公子爷的身分,不会是假的吧?”

“呵呵!你不是说届时再调立辨吗?”他坦然大笑:“我可以独自随意走动吗?”

“是的,公子爷可以随意走动。”

“除了内院?”

“内院有敝主人的内眷,公子爷不至于前往走动吧?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冒名混入黛园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