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13章 座上客阶下囚

作者:云中岳

周凌云以庄严的口吻,说道:“在下以声誉甚至以生命保证,贵园内外所发生的事故与在下无关,在下利用无常公子的请帖,犯忌地混入贵园,只有一个目的。”

“寻仇报复?”郭冠华含笑问。

“追查凶手。”

“凶手?什么凶手?”

“在京城大街之上,从背后以致命毒针,谋杀鬼神愁公羊前辈的凶手,曾经有人发现凶手出入西山,因此在下只好冒险前来追查。公羊前辈与在下交情深厚,在下必须为公羊前辈追出凶手,要他偿命。”

“哦!鬼神愁,我听说过这位江湖老怪杰。”郭园主脸上的神情一直保持平静:“这段时日,老怪杰与你把京都闹得风风雨雨,你们不是与四海盟挑战吗?老怪杰的死,会不会是四海盟做的好事?四海盟良美不齐,盟友中有不少声名狼藉的恶毒刺客杀手。”

“四海盟应该不会派刺客谋杀公羊前辈,事实上四海盟京都盟坛一些功臻化境高手,一比一也可以将公羊前辈送入枉死城……”

他将与四海盟结怨的经过,简要地说了。

最后说道:“由于在下与公羊前辈无意中介入,四海盟被迫取消在京都做大案的阴谋,平白损失了每年十万两银子的常例钱。燕山虎也因此而得罪了京都的某些权贵,因而远走他乡避风头。

四海盟失去京都方面的奥援,有充分的理由除去在下和公羊前辈,但为了建盟坛初期的威信,他们不敢也不屑使用暗杀手段灭自己的威风。

何况,他们有强大的实力可以公然进行,仅黄泉双鬼或者江南盟坛派来的护法九老之一,如意神君庞君豪,就足以把在下和公羊前辈送下十九层地狱,所以不可能是四海盟下的毒手。

该盟毕竟是名震天下的第一秘密集团,盟友们多少具有些豪气和担当的四海豪霸人物。”

“他们仍在积极找你,知道吗?”

“在下心中雪亮,他们不是善男信女,当然不会干休,假使他们真的谋杀了公羊前辈,哼!”他虎目中冷电乍现:“他们将会发现,所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。”

他的目光,凌厉的落在身右的东方纤纤身上。

东方纤纤脸上神色百变,似乎并不全然相信他的话。

“不提这些事,乏味之至。”郭园主显然对四海盟毫无兴趣:“周老弟既然来了,在下万分欢迎。呵呵!就算这次我那些手下无能,没有派人向老弟下帖,下次聚会,必定有老弟一份,老弟等于是提前光临,为这次的盛会生色不少。”

“在下惭愧。”他由衷地说。

主人说得客气,他反而感到歉疚不安。

“这种平常事故,何必介意?”郭园主表现得坦荡大方:“为了贵宾的安全,以及本园的安宁,因此请诸位移居后园的贵宾室,在下特地来保驾的,情势急迫,诸位请原谅这不得已的举措。”

话说得诚恳客气,骨子里却不是这么回事。

十余名大汉把守进出通道,一个个冷静严肃,十余双怪眼在火光下像反映光芒的猛兽眼睛,跃然慾动的杀气令人心悸。

“在下回住处收拾行囊。”唯我公子提出试探性的藉口,一面说一面离座。

“不必了。”大总管的口气,可没有主人和气诚恳:“反正光临的贵宾,绝大多数没带行囊,江湖朋友从不为行囊担心,至少门主这次也没带,没有什么好收拾的,随身的零星物件,本总管会命侍候的人收拾壁还。诸位,这就请动身。”

唯我公子脸色一变,警觉地侧跨一步。

“阁下最好不要妄动,保持作客的风度。”霍夫子也脸色一沉,露出狰狞面目:“这对你是有好处的,千万不要让本园的人教导你如何作客的规矩。”

“哼!你们……”唯我公子怒火开始上冲。

“我们又怎么啦?”霍夫子一点也没有读书文人的风度:“你以为黛园凭什么敢公然招纳江湖的超等高手?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能耐,谁敢做这种引狼入室的蠢事?你明白了吗?”

这简直是比青天白日更明白的事,霍夫子“引狼入室”四个字份量重得让人受不了,可把清来的贵宾讽刺得无地自容。

狂风剑客也是一个眼高于项目无余子的人,本来就是江湖上的风云人物,怎忍受得了这种侮辱?怒火一冲就顿忘利害。

“你以为你们胆敢引狼入室,就吃定了我们这些江湖虎狼了?”

狂风剑客倏然离座,怪眼彪圆冷电四射:“咱们这些江湖虎狼敢在江湖玩命,就不在乎那些自称实力强大的豪霸们玩弄阴谋诡计。我们敢来,至少也具有足够的胆气,妄想任由你们摆布,办不到。”

“大胆!”霍夫子沉叱,举袖一挥。

罡风乍气,隐雷殷殷。

周凌云五男女不约而同,警觉地向后飞退。

一声轰然暴震,圆桌破裂飞散,这一记袖风石破天惊,已臻不可能境界。

崩裂的圆桌是向前散飞的,笼罩了狂风剑客与东方纤纤。

两人已来不及侧闪,同声大喝,挫马步双掌连续吐出,用上了劈空掌自保。

震落了不少木片,但两人的劈空掌力还不够浑厚,身上被几块木料击中,狼狈万分。

“你们敬酒不喝喝罚酒,不知自爱。”霍夫了傲然地说:“本园所请的所谓贵宾,真没有几个配称高人,一次比一次差劲,每况愈下,这次宴客大概是最后一次了,没得虚名的人愈来愈多,委实令人失望。”

话锋利伤人,傲态也令人反感。周凌云本来不想出头,他对被请入后园的事不怎么介意,对强清也不怎么反感,但霍夫子这一袖示威,以及锋利伤人的话,可就让他大感不是滋味啦!

霍夫子这些话,是冲他们五个人说的,并没专指狂风剑客,那一记袖风,也是针对五人而发的。

“霍夫子这一记沉雷飞袖相当不错。”他忍不住冷冷一笑:“似乎下了半甲子苦功,丈二之内可以裂石开碑,晤!不错,有五成火候吗?也许有五成半多一点,成就已经相当惊人了。”

他的话也锋利伤人,五成火候,挑明了苦功下得不够,成就也仅止于“相当”惊人而已。

最重要的是,他指出袖功的底细。

霍夫子脸色一变,傲态消退了一半。

“行家,是个识货的。”霍夫子股有惊容:“你知道沉雷飞袖?”

“在下说错了吗?”周凌云不直接回答。

“尊驾是忘我山人门下弟子?”霍夫子不死心地追问。

“在下像吗?”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忘我山人是老几。

“好狡猾,从不正面回答问题。”霍夫子厉声说。

“在下有回答的必要吗?”

霍夫子冒火地踏进一步,又要动抽了。

郭园主伸手虚拦,示意要霍夫子暂勿冲动。

“小兄弟,希望你明白。”郭园主用的是笑脸外交攻势:“本园先后宴客五次,前四次所有的贵宾皆受到礼遇,郭某所表现的礼贤下土作风,深获贵宾赞誉。”

“是吗?”同凌云也表现出良好风度,说话并不激动:“也许,在下应该相信的,至少大总管曾经致送每一位宾客一份可观的见面礼,招待更是极为周到。不幸的是,今晚主人的表现……”

“不能怪郭某转变态度,因为有居心叵测的人混入,外面有虎视眈眈来意不明的人,内外窥伺准备里应外合,对本园构成严重威胁。换了你,易地而处,你会不会采取防患措施?”

“这……

“你会不会先找出可疑的姦细内应来?”

“园主是说,我们这五个人中……”

“不,所有的贵宾,以及贵宾偕来的人,都有嫌疑。目下其他的贵宾,正分别由本园的人请入后园。”

“请可疑的人深入后园中枢,岂不更为危险?”

“郭某愿意冒这份凶险,诸位愿否前往?”

敢将所有的可疑贵宾请入中枢,当然有敢的理由和手段,很可能是请君人瓮,进去容易,想出来可就难了,谁还敢用自己的性命当赌注冒险进入。

“你去吗?”周凌云向不远处严阵戒备的金牡丹问。

“你呢?”金牡丹也用狡猾的口吻反问。

“我问你的意见呢?”

“这……你的意见,就是我的意见。”金牡丹似乎比他聪明,也似乎对他信任和倚赖。

“你呢?”他向唯我公子一指。

“我拒绝,我和郑兄采取一致行动,必须出园,我们让人摆布不习惯。”唯我公子坚决地说:“咱们两人参加过不少次鸿门宴,但事先被囚禁起来,那不是参加,那是待宰的猪,你愿意做猪任人宰割吗!”

“能出去吗?”他伸手轮番指指手持火把,扼守在门窗出人口的大汉。

“总得试试,是吗?”唯我公子拔剑出鞘,表现出武朋友威武不屈的豪气。

狂风剑客与东方纤纤,也同时拔剑在手。

“郭园主,你看见了?”他转向主人说。

“你还没有表示意见?”都园主淡淡一笑。

“如果在下也要试试呢?”

“千万不要试,不但有伤宾主的感情,也伤了郭某礼贤下土的诚意。”

“抱歉,在下必须试……”

霍夫子疾冲而上,大总管也从侧方掠出。

这瞬间,人影如虚似幻,他向下一挫,人化流光。

十余名大汉左手有火把,右手同时撤兵刃。

砰一声巨震,大排窗有一扇下部破裂,木板崩开,坚厚的下部木板可禁受大铁锤撞击,却像自行崩裂了,而且看不见是被何物所撞破的。

如虚似幻的人影也消失了,人已幻化了!

金牡丹果然不愧称从没失败过的女杀手,聪明机警超人一等,立即乘乱向下一仆,像蛇一样从破洞中钻出,快得令人目眩,虽则比不上周凌云无形无影地毁窗出困,她的贴地游窜速度仅留下淡淡的形影而已。

连声怒吼,花花双太岁与东方纤纤,三支剑风雷骤发,向厅口突围。

外面,朝霞满天,风雪算是过去了。

仁立在屋角的墙根下,周凌云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他身后紧跟着金牡丹,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精明女杀手,也脸上变了颜色。

听雨轩已陷入包围,黛园大概出动了所有的人手,逼迫所有的宾客进入内院,那是后园郭园主安顿内眷的地方,外宾是禁止接近的。现在,却主动逼宾客进入。

外围各处屋角、走道、小院落、甚至层顶瓦面,皆出现三三两两成群成组的黑衣大汉,两人之中,必定有一人手中握有匣弩,随时皆可能发射收买人命。

所有的人,皆扼守在原地,举刀扬剑,伸出匣署,怪眼向他两人集中注视。

只要他们冲上,匣督必定先一刹那发射。

“要冲吗?”他向金牡丹低声问。

“那是送死。”金牡丹倒抽一口凉气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可是,是事实。我问你,你能运气行功支持多久?能长期抗拒得了匣弩再三摄射而无损吗?”

“不能。”他摇头苦笑。

“要冲出黛园,大概只有变成铁打的人才能办得到。听雨轩之外,恐怕人更多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
“怎办?”

“先依他们的指示,往后园退,也许沿途可以制造脱身的机会。”

“我听你的。”金牡丹毫不脸红地说。

粉睑已惊得成了淡灰色,哪能变红?

“咱们要进后园。”他扬声说。

花径前端出现三个大汉,一刀一剑一匣弩。

“跟在后面十步,不许接近,来!”那位刀隐时后的大汉沉声说。

已无别路可走,他呼出一口长气举步。

金牡丹不再是女杀手,倒像一个乖顺的妻子;默默地跟在丈夫身后走路的妻子。

好死不加恶活;具有这种心理的人占绝大多数,真正视死如归的人,毕竟少之又少。

郭园主是此中行家,知道该在何时施加压力,而不至于诱发对方拼死的暴烈行动。

尽管准备周全,行动控制得精准圆熟,丝丝入扣,有条不紊,但三十余名贵宾中,以及数量几乎相等由贵宾带来的朋友或随从,仍然死伤了十余名之多,大多数是不甘受制突围逃走失败,被弩箭射中的。

假使郭园主志在消灭这些贵宾,显然游刃有余,但所付出的代价也将十分惨重,所以软硬兼施,避免一场双方死伤惨重的大搏杀,成功地将宾客们赶入后园。

后园的房舍比前园少些,但格局却精妙许多,到底有多少亭台楼阁,恐怕连郭园主也搞不清楚。

反正外人身入其中,必定不知身在何处,不辨方向,难分门户。

周凌云与金牡丹两人,被领入一座房间错落的大宅内,由两名大汉迎人,身后,沉重的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 座上客阶下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