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15章 领导群雄突围

作者:云中岳

红日已落下西山头,晚霞渐淡,烟气满山。

暮色四起,天快要黑了。

“传闻毕竟是靠不住的。”郭园主盯着慌乱狼狈的周凌云,扭头向霍夫子说:“本来我想网罗他倚与重任的,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虚有其表的货色。上去两个人,用绝学毙了他,赶快收拾残局。”

用绝学,表示要使用奇技异能了。

黛园主人招纳天下具有奇技异能的奇人异士,江湖人士多少有些风闻。

过去已经举行四次盛会,所网罗的奇人异士数量必定可观,派一两个出来结果强敌,可知郭园主的口吻表示不在乎周凌云,骨子里依然把周凌云看成强敌。

两个骁勇绝伦刀手也对付不了的人,当然该算是强敌。

两名刀手的刀势虽则仍然狂猛,但近期内如想周凌云毙在刀下,诚非易事,大总管也看出情势不妙了。

“潜龙双卫,上!”

大总管沉声下令,举手向前一挥,急躁的神色溢于言表。

郭国主身后的八名保镖中,出来两个年过半百,脸色阴沉,长了一张令人害怕的债主面孔,佩了青铜剑的青袍人,阴森森地应赔一声。

人影像是破空飞射,两起落便投人斗场。

“退!”双卫之一沉叱,声震脑门。

同一瞬间,随着喝声,两面疾进,四只鸟爪似的怪手吐出袖口。

同一瞬间,两刀手闪电似的收刀急退。

慑人的啸风声乍起,四只怪手同时连环攻出,远在两丈外遥攻,根本不可能伤人,倒像是虚张声势,摆出空架子掩护两刀手后撤。

周凌云并不认为对方是虚张声势,他表面上倾全力挥刀自保,岌岌可危,无暇旁顾。其实他仅用了三成劲,激斗中一直就留意郭园主一群人的举动,不但听清郭园主所说的每一个字,也听清爪牙们的一举一动。

两个青袍人身形极快,与两刀手行动的配合恰到好处,四手遥攻的招术也十分怪异,接着听到摄人啸风声令他平空感到毛骨悚然。

四道狂飚卷到,两种迎然不同的浑雄怪劲及体,似要将人压碎与撕裂、推掼与拉扯、下接与上掀……

总之,两种迎然不同性质相异的怪劲,要将他化为粉末与压榨成一团杂碎。

他吃了一惊,意动神动,用上了极耗元神真力的保命绝学,完全放弃反抗抵拒的本能反应,人抱住刀缩成一团,人与刀幻合成一体。

就在两种怪劲聚合的前一刹那。刀尖向下一沉。

暮色苍茫,他的举动也快逾电光石火,即使站在他身前的人,也无法看到他的活动变化。

刀尖着地的瞬间,他的身躯突然反弹而起。

四周的人,眼看他在潜龙双卫四只怪手前崩溃、压缩、挫倒、刮起。

反弹的劲道与速度骇人听闻,似乎他成了一只弹力惊人的皮球,压力愈大,反弹的劲道愈强劲。

“哇!厉害!”有不少人讶然惊呼。

“潜龙双卫名不虚传。”霍夫子也欣然叫。

众人所看到的景象是:他被潜龙双卫神奇的劲道击中,几乎被打扁了,然后飞摔出三丈外。

凶猛的一弹,着地立即再次斜弹飞滚。

潜龙双卫大概耗去大半精力,马步随发劲的动势斜移,踉跄两步才用千斤坠稳下马步来。

“快裂了……他……”双卫之一,全力大叫。

可是,机会稍纵即逝,任何人也来不及抢出挥刀剑砍裂他。

着地飞滚,滚近敞开的大门,像球一样滚入门内,一闪不见。

匣弩狂鸣,箭雨随后射入,但劳而无功。

人潮涌到,随箭雨冲入。

他已侧滚回到门侧原位,身躯站起时已回复原状,脸色灰败,身躯在颤栗。

总算不错,还能抓得牢木盾。

“不能冲出去……”他虚脱地大叫:“在屋内决战,置之死地而后生,外面那些人可怕……”

十张木盾一合,兵刃与暗器从间隙中吐出、发射,置之死地而后生,每个人都豁出去了,成了训练有素的军伍,有计划地掩护、策应、攻击。

弩矢射在木盾上,声如暴雨。

惨号声惊心动魄,涌入的第一波十余名奇手,一照面便纷纷倒地。

第二波随后涌入的高手,刀剑只能毫无用处地击在木盾上,被暗器射倒了一半,另一半在木盾的夹杀下逐一断魂。

屋内暗沉沉,看得见木盾,却无法看到盾隙吐出的刀剑,更看不到从空隙射出的暗器。

第三波抢人的人踏尸而进,死掉一半才发觉情势恶劣,只有几个机灵鬼来得及退出。

惨号声与求救呻吟声,把外面的人惊得纷纷后退。

血腥刺鼻,有两三个重伤的人吃力地往外爬。

片刻间,尸横三十余具。

白羽追魂箭取代了周凌云的指挥地位,剑垂身侧出现在门内的左侧半隐身形。

“欢迎进来送死。”白羽追魂箭气有点虚,但咬字依然清晰。

屋内暗沉沉,外面的人往里闯,真需要有超人的勇气,或者练成可以长期支持的刀抢不人先天气功。

郭园主一群首脑人物距离过远,完全不清楚屋内所发生的变故,而蜂拥而入的爪牙们,一进去就在片刻间覆没,却是千真万确的事,大惊之下,不敢再驱使爪牙枉送性命,而且下令停止进攻。

白羽追魂箭的话,更有震慑人心的强大威力。

“准备毒烟把他们熏出来!”大总管暴怒地下令:“该死的,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惊世的人物?我要剥他的皮,将他化骨扬灰,快,快准备。”

要准备大量的毒烟,可不是容易的事。

夜暮低垂,屋内屋外弥漫着浓浓的杀气。

周凌云精疲力尽,在壁角用五岳朝天式打坐,默默地运气吐纳。

他在潜龙双卫的怪异奇功猛袭下,几乎送掉老命,最后竭泽而渔的一阵厮杀,没倒下已是奇迹,连他自己也几乎不相信老命仍在。

十个人只有两个人被箭擦伤,仅皮肉受损,获得空前大胜利,所有的人虽则都已疲劳难支,但胆气却大壮,精神上的鼓舞,让他们充满信心。

信心并不能解决事实上的困难,风无法从里面关闭的大门往里吹,不可能阻止毒烟刮入。

毒烟一熏,谁能在里面待得住。

外面的人皆隐藏在四周,冲出去胜算有限。

时光飞逝,每个人都忧心忡忡。

不久,白羽追魂箭硬着头皮到了周凌云身旁。

这位暗器出类拔萃的名家,早知道周凌云已到了贼去楼空,身心将濒临崩溃边缘,实在不宜打扰他行功恢复精力的。

“不得不打扰你,周兄。”白羽追魂箭不安地说:“可是,生死关头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周凌云散去凝聚的先天真气,声调充满倦意:“你们的意思,要冲出去杀出一条生路来。”

“是的,同兄,恐怕这将是唯一的生路。”

“侯兄,你知道能有几个人冲出活路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三成?两成?”

“应该有三成。”

“不,绝不会超过一成,甚至不到一成。”周凌云一字一吐,表示他的话绝对具有正确的估计:“你知道那两个什么潜龙双卫的底细吗?你知道他们可杀人于两丈外的神功绝学的来历吗?”

“兄弟没看清他们的相貌,他们真有那么可怕?”

“很像传闻中的中条山阴阳双怪。”

“哎呀……”

“九幽轮回大真力,一阴一阳,相辅相成,威力可增三倍,两丈外两种真力溶合,人体将压榨成腐尸然后崩散撕裂成肉酱,木盾阵在相辅相成的大真力摧毁之下,一组五个人保证没有一个活的。”

“老天爷!”九个人同声惊叫。

“所以,他们就希望咱们冲出去。”

“完了,真是那两个鬼怪,咱们……”白羽追魂箭嗓音都变了。

“咱们还没完。”周凌云长身而起整农:“只要不给双怪有行功聚力的时间,他们本身的武功威胁不了我们,落单后的双怪,大真力也只能在一丈以内杀人。”

“但……早晚会……而且,他们用毒烟……”

“诸位已经恢复七成元气吗?”

“八成当无疑问。”唯我公子跳起来说:“我愿意领先冲出,我愿赌这一成胜算。”

“我要赌五成。”周凌云信心十足地说:“从他们的空隙脱身,从门口冲出去,连一成也没有。”

“周兄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这一组的人,跟我来,王兄的一组要严加戒备,片刻后我这一组再来抵代。”

他置妥木盾,领了四位同伴进入他的卧室。

点燃的狼烟纷纷投入屋内。

另几种江湖人使用的更霸道毒物,也从各处小窗投入。

毒烟渐浓,屋内的人应该待不住被烟熏出来了。

可是,不见有人冲出,四周火把通明,无所遁形。

园东,一朵旗花信号冲天而起,在十余丈高空爆炸,火星纷纷摇曳而下。

一队黑衣蒙面人浪涛般长驱直入,在外围负责警卫的人,被这队刀客杀得七零八落,狼狈地退入园内与园内警卫会合,展开一场惨烈的搏杀。

这群黑衣刀客勇悍绝伦,刀法神奥狂野,锐不可当,接斗的对手武功即使高明一倍,也挡不住狂野的刀招,刀一发真有雷霆万钧的威力,用兵刃接斗绝难支持三五刀,通常一两刀便生死即判。

警钟狂鸣,在回屋施放毒烟的人撤走了一半,主脑人物纷纷离去,全力对付入侵的人。

没有内应,入侵的人成了盲人瞎马。

一群武功出类技革的高手,以及一群刀法惊世的刀客,人数比黛园少得多,虽然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快速突人,仍难贯入园的中枢。

等到高手纷纷赶到,便完全失去突袭的优势,四散游窜,黛园成为被戳破了的蜂窝。

共有五处宅院起火,并没造成灾害。

暴乱了一个更次,三更末,入侵的终于失望地撤走了,留下七具尸体。

尸体没有留下任何追查的线索,入侵的人随身除了兵刃暗器之外,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分的物品。

尸体是不会说话的,根本无法查出入侵者的底细。

留下一些人扼守囚屋,一直就没有中毒逃出的人,想必全被毒烟物熏死毒死在内了。

许多许久,屋内的毒烟终于消散。

入侵的人也撤走了,主脑人物正忙于善后。重行赶来的人,仅大总管与九幽冥判欧天机。

“王管事。”在总管向一名举了火把的中年大汉发令,道:“带几个人进去,把尸体拖出来。”

“总管明鉴。”王管事摆出苦瓜脸:“毒烟还没散尽,进去怎受得了?反正天快亮了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大总管火爆地大叫:“处理紧急事故,哪能等天亮?”

“可是,里面毒烟仍浓……”

“没用的蠢才!每个人找块布,在布上撒泡尿,掩住鼻口就可以避毒防烟,快去准备。”

不久,王管事带了五个随从,左手举火把,右手用撒有尿的布巾掩住口鼻,愁眉苦脸进入囚屋。

尸体真不少,却全是黛园的人,是先前杀入的爪牙,兵刃弩箭撒了一地。

没有活人,也没有囚犯的尸体留下。

“大总管!”一名大汉奔出狂叫:“人……人都……逃掉了,尸体全……全是咱们的人……”

结果,在周凌云占住的卧室内,发现木床已散,做床垫的麦秸掩盖着挖通了的地洞。

洞通向墙外,是用削木所制的工具挖通的,像个地鼠的洞。

墙外,是连接右邻办室的一处小院落。

右邻的囚屋中,躲在里面死剩的十二名宾客,早在周凌云出面打交道的前片刻,被二十余名管手和爪牙冲入,杀了个精光大吉,里面早已没有活人,也没留下爪牙看守,正好作为脱身的缺口。

可是,外围的警卫指天发誓,这期间绝对没有活的人,从这里面脱身逃走。

囚屋后面,是后院的真正禁区,与囚屋隔了两座高墙,以及两段空地,相互之间没有任何通路。

出动大批人手突搜附近的房舍,一无所获,似乎十个人就这样逃人右面的囚屋,便就此平空消失了。直到四更将尽,仍在穷搜不休。

郭园主与霍夫子也来了,把所有留在此地戒备的人,骂了个狗血喷头,负责人王管事还挨了一记窝心腿,踢得当场吐血。

“人一定还在此地。”郭园主怒火冲天地吼叫:“哪怕把地皮也翻过来,也要把他们搜出来。”

人全往右邻的囚屋涌,搜遍每一寸土地,始终找不到另挖的地洞。

终于,霍夫子带了五名随从,在周凌云的卧室详细勘查地洞口时,发现了线索。

“没有多人爬出的遗痕,人不是从这小地洞出去的。”霍夫子用行家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领导群雄突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