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20章 故友纷纷夜访

作者:云中岳

周凌云也是一个孤魂野鬼,他接收了鬼神愁的窝,食的问题自然也不需自己张罗。住,有一张木板床,他已经十分满意了,暖不暖和不是问题。

京都郊外的中下人家,很少有温暖的炕(设有火的特制卧房)过冬,像他这种小屋,一个人住在里面,什么时候被冻死,十天半月也不会被邻居发现。

而在他来说,这间小屋正合他的口味,四面通风,进退容易,除非对方敢出动大批人手,四面八方大包围,不然休想把他堵死在里面。

小屋虽则简陋,但连灶间共有三进,一个人住,有足够的活动空间。

刚整理清扫妥当,外面便传来拍门声。

天气转坏,暴风雪将在近期内再次光临,罡风度骨,呵气成冰,大街上也罕见行人,小巷子内更是阴冷死寂、怎么会有人拍门?

应该没有人知道这间小屋有人居住。

内外间只隔了一条小穿廊,走两步便到了小小的堂屋,拉开门,冷风汇入,屋内成了冰窟。

门外站着一个穿老羊皮外祆,风帽掩住面孔的人,一看老羊皮外祆,便知道是景况不怎么如意的人。

“喝!白日鼠,你还敢来找我呀?”周凌云嗓门大得很,似乎推恐邻居听不到,其实邻居从不过问隔邻的事:“上次你收了我一百两银子,说好了三天之后等消息,你却平白失了踪,黑吃黑居然吃到我头上来了。来得好,进来坐,咱们好好亲近。”

白日鼠抢入堂屋,摘下风幅不住向双手呵暖气。

“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,话是不错,但牵涉到流血丢命,自己的灾也消不了,哪能替别人消灾?”白日鼠坐下不住搓手取暖:“天杀的!你那一百两银子真不好赚,几乎把命也赔上了,所以现在才来给你回话。”

“有麻烦?”周凌云也坐下问。

“岂仅是麻烦而已?是灾祸!”

“是祸躲不过,你躲过了,怎么一回事?”

“幻腿杨宏的确不曾如命出关,我查到他离开京师的落脚处,便被几个神秘高手追得上天无路,一口气逃至通州躲起来。要不是腿快,而且肯钻狗洞,老弟,你再也见不到我了。”

“神秘高手?是何来路?”

“我怎知道?他们似乎早就潜伏在该处守株待兔,偏偏就有我这头笨兔撞进去,真倒霉。”白日鼠下意识地摸换脖子,似乎余悸犹在:“我看到的共有三个人,只露出双目,出刀攻击简直比闪电还要快。说起来也许你不相信,发现我的那人,一刀竟然击落了我掩护逃走的三枚连环透风镖,我真怀疑他同时用三把刀发招呢。”

“我信,我看过出刀比闪电更快的人。罢了,咱们的帐不用提了。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?我只来了半天工夫,刚拾掇停当。”

“半天,可以发生许多要命的事,你是大模大样住进来的,恐怕京都城内城外的有心人都知道了,你以为能瞒得了有心人?”

“我并没打算瞒人。”

“老天爷!我看你是真疯了。”

“我又怎么啦?”

“朋友一场,我是来催促你早离疆界以保性命的。”白日鼠苦笑:“我听到不少风声,知道有不少人要你的老命,你居然明目张胆住在这里,岂不是插标卖首吗?赶快走,也许还来得及。”

“哈哈!我如果不明目张胆落脚,就不容易让有心人找到我啦!”

“哦!你……”

“我总不能一天到晚在外面奔波找线索,单人独刀,找消息的门路愈来愈少,所以只好等他们来找我啦!我这人懒得透顶,亲自奔波实在很累。走吧!我请你到太白居喝两壶挡寒压惊。”

“我还敢和你一起公然露面?”白日鼠断然拒绝:“免了,我还想留住老命多活几年呢!你既然不听忠告,我也不好勉强你,多留神珍重。如果你留得命在,该知道在何处可以找得到我,也许我能继续供给你一些消息,我走了,不要送我。”

白日鼠说完,转身离去。

同凌云虽然单人独刀,像一个独行刀客,但他熟于江湖门路,而且肯花钱讲义气,因此事实上他并不孤独,很容易获得所要的消息。

返回京城,他便与各方龙蛇搭上了线。

他敢公然现身,而且住在鬼神愁的故居内,像黑夜中吸引灯蛾的明灯一样,有意吸引图谋他的人。

此举的确让那些人吃惊和迷惑,真弄不清他在搞什么玄虚。

一天、两天,太平无事。

他每天都在外面招摇,甚至进城到处向城狐社鼠打听消息。天一黑,人照例在太白居饱餐一顿,再大摇大摆返回小屋,关上门窗睡大觉。

终于,有人失去耐性。

天刚二更,街道上已是行人绝迹。漫天风雪,地面上已没有生物活动,家家闭户,连平时开市至午夜的太白居酒坊,也关了店门不做生意了。

死寂的街,死寂的巷。

周凌云的门前,却出现了三个不速之客,全身裹在狐裘内,外面加了防雪水的大氅,大氅内显然带了剑,可知必定是有备而来。

“要破门而人吗?”右首的人问,声不大,但直撼耳膜,有意让屋内的人听到。

“不必,他知道我们来了。”为首的人嗓音也震耳:“咱们应该保持风度,我相信他也会保持主人的身分,彼此都是成名人物,总不至于一见面就无理性地挥刀舞剑。瞧,门不是开了吗?”

不但门开了,而且小小的堂屋点起了油灯。

周凌云出现在门口,背着手笑吟吟地,泰然自若。

“对极了,大总管。”他笑吟吟地说:“我名列天下九把刀之一,应该算是成名人物,武林中有我的地位,江湖道上有我的声威,我实在不该自甘菲薄的。黛园之会,我不该冒充名头与我相当的无常公子,其错在我,我道歉。

所以,我认为我与贵园的过节,双方让一步,一笔勾销,这就是我不再回贵园讨公道的原因所在。郭大总管,请问是否同意我的看法?”

“你的看法,本总管毫无兴趣。”郭大总管摆出强梁的面目,说的话骨子强硬:“本总管此来,是指引你一条明路。老弟,不请咱们进去坐?坐下来有事好商量些,冷静的人才会坐下来谈。”

“抱歉,恕不招待。”他断然拒绝:“屋子里窄小,没有活动空间。你那两位所谓潜龙双卫,是老一辈大名鼎鼎的阴阳双怪,阴阳合击的绝世邪功宇内无双,两人联手,可以将武功比他们高三倍的对手,打入十八层地狱,在屋子里施展,足以把我堵死任杀任剐。”

分立大总管左右的人,确是阴阳双怪。在黛园,知己不知彼,几乎死在阴阳双怪的阴阳合击绝世邪功下,所以他对这两个老怪印象深刻,而且深怀戒心。

他已经知道应该如何对付阴阳双怪的合击,当然不敢把这三个家伙请人屋内自陷死境。

“在外面,老夫同样可以将你任杀任剐。”阴阳两怪冒火地叫。

“别吹牛了,你心中明白,不要打肿脸充胖子。”他嘲弄地说:“第一次你两个老不死出其不意地突袭,无法一下子摆平我;尔后,不可能再有摆平我的机会了。当然,目下周某不想与诸位斗口,彼此保持和气好不好?”

“本总管也希望能保持和气,所以站在这里和你平心静气说明利害。”郭大总管伸手制止暴怒的阴阳双怪冲出,用权威性的口吻说:“你能从黛园脱身,能从大搜索中平安出险,证明你是本园多次宴客中,最机警,武功最出类拔萃的年轻一代奇才,因此,园主要不惜任何代价,礼聘你荣任本园的最受尊敬客卿。不然……小老弟,你应该知道结果。”

“不错,我知道。”他毫不激动,仅挪了挪腰间的单刀:“得不到的就毁了,以免为敌对的一方获得,这是古往今来,那些野心家与盖世枭雄,奉为金科玉律的网罗羽翼手段。”

“我等你一句话。”郭大总管一字一吐:“安家费黄金三千两,你混八辈子也混不到这么多钱。现在,你的答覆是什么?我等你说。”

“安家费?你是说……”

“你必须跟在园主身畔,不能兼顾家属。”

“像这两个老怪一样,随时听候差遣,他们不能与老妻儿女相聚,连孙子曾孙也永不见面,是吗?”

“你要知道……”

“阁下,我什么都不知道,所知道的是,我这人对做奴才毫无兴趣。我在等机会,与贵园主谈判一些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,彼此可以相互利用,大家都有好处,相信贵园主必定大表欢迎……”

“混蛋!你在要求不可能的事,你是什么东西?配与园主谈任何事?”郭大总管修养有限,冒火了:“你给我听清了,我等你的答复。”

“我已经明确地答复你了,难道你没听懂?”

“该死的东西!你拒绝本总管的要求了?”

“没错,你总算懂了。”

“毙了他!”郭大总管火爆地怒吼。

阴阳双怪飞跃而进,速度骇人听闻。半空中四掌刚要吐出,对面站在门口的周凌云一闪不见。

“最好能要活的!”郭大总管急叫道。

临时改变主意,不是好兆头。

阴阳双怪联手的默契极为圆熟,联手了大半辈子,已臻二而为一境界,但在这出手的电光石火刹那间,想改变劲道已力不从心。

双怪上次被周凌云全身退走,心中早已恨极,发誓要毙了周凌云挽回颜面,即使听清了大总管的活,也不会消减一举搏杀周凌云的念头。

可是,掌劲在刹那间进爆而出,但下方的周凌云身影却不见了。

两种诡异霸道的邪劲一合,地面狂风呼啸,雪在狂卷,像是起了一道龙卷风。

这瞬间,朦胧的虚影斜升,反旋、急转,如虚似幻的形影根本不具人形,只是一道飞旋的淡淡黑气,从左面阻怪的左方成弧形旋起,反而升至阴怪的左后上方,猛地摔然旋落。

同一瞬间,右面阳怪的右后方屋角暗影中,飞出一道淡淡的剑虹,恍若电光一闪,便到了阳怪身后下方,剑气破风声慑人心魄。

“该死的……”郭大总管怒骂,疾冲而上。

双怪即使发现有警,也来不及应变了。

“砰”一声大震,阴怪的背心挨了一记可怕的重掌。

“哎呀……”阳怪同时厉叫,右小腿被剑刺裂了一条血缝,护体奇功因全力发掌而失去护体功能,反震不了以内家真力御使的利剑,当堂挂彩。

砰一声暴响,阴怪加速向下仆落,摔倒在积雪飞溅的地面。

阳怪的右脚,禁受得起剑创,向前跃落单足点地,几乎跌倒。

郭大总管到了,剑半途出鞘,慑人的剑虹,光临击中阳怪一剑的灰影背心。

白影就在这生死关头飘落,是拍了阴怪一掌的周凌云,人未落地刀已出鞘。

该用刀了,帮助他的人已陷绝境,无法及时收剑封架到了背心的长剑。

铮一声金鸡,火星飞溅,天宇下充满了慑人心魄的龙吟虎啸似的刀啸剑鸣。

郭大总管倒飞丈外,脚着地急急踉跄暴退。

可是,退得不够快,眼一花,锋利的刀尖已顶在咽喉下。

“谁还敢撒野?你一定先死。”

周凌云直震脑门的声浪,足以震慑这三位高辈尊的名宿。

阴阳双怪爬起转身,已来不及抢救了,僵在当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“有……有话好说,周……周老弟……”郭大总管丢掉剑,嗓音大变,霸气全消:“我……我确是怀有善……善意而来的……”

“放屁!”周凌云怒叱:“你的善意,早就给了你老娘吃掉了。你两个卑鄙老怪,还不赶快过来,站在你主子的身后准备后事?过来!”

阴怪似乎并没有受伤,背心挨了一掌,大氅和里面的狐裘,出现掌状的腐烂洞孔,但的确不曾受伤。

可能是纯阴的邪门奇功成了至柔之体,可化铁溶金的掌力也受得起,伤不了内腑。

阳怪可就有点受不了啦!右脚被割裂一条血缝,当然受不了,好在天气酷寒,血很快便凝结住创口,不至于失血过多。

灰影闪在一旁,手中剑冷气森森。

双怪暗暗心惊,顺从地退至大总管身后,想拔剑却又不敢,尴尬已极。

“咱们只……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大总管快要崩溃了,顶在咽喉的刀尖,委实令人胆寒,那股冷森森的感觉,任何人也会心胆俱寒。

“我不杀你,我要你传话给郭园主。”周凌云沉声说:“你最好放聪明些,不要激起我的杀机,一刀贯喉一了百了。”

“传……传什么话?”

“其一,你们追杀不休,就是你们的不对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承认。

“其二,我有权报复,以牙还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 故友纷纷夜访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