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21章 刀剑两地生情

作者:云中岳

季小龙来找他,他并没有感到惊奇。看小家伙穿上新的羊皮外袄皮风帽,人模人样,像个小大人。

顺手虚掩上板门,带着询问的眼光看着这个小大人。

“我早就想去找你。”季小龙抖掉一身雪花,一面烤火一面说:“可是,巷头巷尾,甚至你那间小屋的左邻右舍,一天到晚都有人潜伏窥伺,怎敢走近?”

“别提了,这些混蛋还真勤快。”他回到原处坐下:“甚至在街头巷尾也布了眼线,连太白居里面也有兔崽子扮酒客轮流监视。幸好你没去找我,不然保证被他们剥了你的皮。哦!你怎么知道我躲在这里?”

“你忘了我是白云观这一带的牛鬼蛇神啊?”季小龙往堂后走:“再说,我是这一带的地老鼠。”

“确是名副其实。”

“我就藏匿在你对面的屋檐下,亲见一批批混蛋在你那间屋子未来去去,打打杀杀。”

季小龙取来碗筷在一旁拖长凳掀倒坐下,自己斟酒:“你一走,我就跟来了,我早就知道你这里是狡兔三窟。

喂!那个姓文的漂亮小女人,真的有那么厉害呀?我看你好像递不出招式,她那把怪剑光芒有鬼,令人眼花,是宝剑?”

“不错,天下七大名剑之一的彩虹剑,普通兵刃一触就报废,我不想刀被毁。大冷天,她的头发居然抹了一头油,滑溜溜地不受力,所以只抓掉她的风帽,算是失手了,算她走运。”

“我知道她住在何处,要不要我帮忙算计她?明的你奈她不何,何不来暗的?”

“你给我少出馊主意,谁说我奈何不了她?”他正经八百地说:“我承认她是劲敌,但我杀过比她更高明的对手。我告诉你,我没有来暗的坏习惯。”

“好好,你是英雄,不来暗的,算我没说。”季小龙大口喝酒,喝相恶劣:“其实,你用不着杀死她。”

“你又有什么怪主意?”

“弄来做烧锅的。”

烧锅的,意思指老婆,妻子,下厨房的主妇。

“哪行啊?馊主意。”他笑骂:“我可不愿她掂起剑来谋杀亲夫。”

“有一千种方法让她服服贴贴。”

“晤!你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他用木箸指着季小龙的鼻子笑问:“人小鬼大,你对女人知道多少?”

“我不希望她死,不希望你一刀杀死她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我想从她口中,套出她与我季家的恩怨牵连。”

“你叔叔怎么说?”

“什么都没说,只要我离开文家的人远一点。”季小龙气冲冲地说:“老花子一定知道我爹的事,可惜他不肯说,他死了,没有机会说啦!烦人。哦!你打算就这样让那些各路牛鬼蛇神捣你的窝,把你赶来赶去吗?”

“快了。”他信口答,泰然自若。

“快什么?”

“反击。”

“这才对呀!连我这旁观者也看着冒火,这些混蛋真是欺人太甚,你居然忍得下这口恶气,哼!”

“在没摸清他们的底细之前,急什么?”他大笑:“哈哈!皇帝不急,急死太监,你算什么旁观者?

他们以为我年轻,年轻人鲁莽暴躁,沉不住气,是容易对付的,所以把所有的高手名宿全派出来,三下两下就可把我摆平。我忍住一口气,要证明给他们看,年轻的百了刀勇敢果决有耐性,武林与江湖应该是年轻人的天下,派那些高手名宿来冒险,犯了严重的错误。”

“好啊!算我一份。”李小龙兴高采烈地叫:“这几天我冷眼旁观,利用本地的毛猴子地老鼠,把他们的活动情形几乎摸透了,我把情形告诉你,咱们把京城闹他个天翻地覆,怎样?”

“你叔叔怎么说?”

“他躲起来了,不再整天盯着我。再就是他交上了一个朋友,神秘兮兮地出没飘忽,好在私塾方面他已经辞了馆,没有俗务牵挂,似乎同以往不一样了。”

“什么朋友?”

“不知道,是个四五十岁很中看的人,好像是姓范,却不像读书人。听他们悄悄地交谈,似乎姓范的在京都住了一段很长的时日,消息非常灵通。有一天他们喝了好几壶酒,谈话中好像曾经提到你。”

“姓范的提到我?”

“反正我没听清楚,隐约听到他提起你百了刀,好像又提到什么姓郭的阴骛冷酷,城府甚深。哦!要不要增加几个人?”

话锋一转,他也就忽略了姓郭的事,也认为姓范的所提姓郭的人,是指黛园的郭园主或郭大总管,这两个人本来就阴骛冷酷。

“老天爷!谁还敢站在我的一边?”他苦笑摇头:“小兄弟,你知道我所要面对的人是何来路?”

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啊?天下三条龙的两条,是吧?四海盟其实是神龙的外围走狗,二而一狼狈为姦。旁观者清,别以为我年纪小少见识。哼!”季小龙摆出混世各神情,得意洋洋地说。

“还有别的人干预。”

“谁?”

“军方,赣南军方。”他简要地说。

“哦!那……”季小龙一怔:“我想想看,金牡丹,对,金牡丹。”

“她怎么啦?”轮到他惊异了。

“她参予了一个神秘组织,好像是什么飞虎会。”季小龙真不愧称小地棍的头头,消息异常灵通:“该会的堂口在阜城门大街马夫胡同,聚集了不少不三不四的武功高强男女,神秘兮兮地不知是何来路。

我得到一些风声,很可能该会与西安门大街的提调所有关连。”

“你是说前军都督府驻京提调所?”他追问。

五军都督府在京开府,同时另设有一些不同的办事机构。

前军都督府的管区在江西、湖广一带,所以那些不同的机构,是军管区派设在京师,直接与都督府联系的单位,也是转达都督府下达至管区军卫命令的机构,单位之多,非军方人士不可能知道。

安仁候开府的正式名称,就是前军都督府驻京提调所。至于提调些什么,外人无从得悉。

“咦!你也知道?”季小龙颇感意外。

“我该知道。”他笑了笑,不多加解释。

安仁候要求他投效,对付江西宁府的神龙秘谍。假使他愿意受人驱策,正好假公济私向四海盟大举挞伐。

可是,他不能接受,一旦身入侯门,可就身不由己啦!日后要脱身谈何容易?

他感到万分困惑,金牡丹这种独来独往的女杀手,绝对不可能接受驱策,怎么可能被安仁候收买?

飞虎会的组织,必定是安仁侯的秘密执行单位,假使他投效;也必定是飞虎会的一员了。

“要不要找她?金牡丹。”季小龙也不追问他为何知道前军都督府驻京提调所的事。

“不必去找她。”他喝干了一碗酒:“我想,她会来找我的。”

“还有什么人可找?你我两人实力太单薄了。”季小龙懊丧地说:“我那些小猴子地老鼠,只能踩探消息做做眼线,与会武功的人打架,免谈。”

“我去找。”

“谁?”

“前柔柔。”他投箸而起:“你知道她们几个人躲在何处?”

“这……她?她曾经是你的敌人……”

“你别管。”

“恐怕你找不到她了。”季小龙摇头苦笑。

“哦!她们动身返回江南了?”

“昨天傍晚,她们三个人,被四海盟的人赶入西山去了,她们本来要走宛平南下的。”

“西山,哪条路?”他跳起来急问。

“就是西山南道呀!”

他取过壁上挂的蓝色被风,戴上风帽。

“你躲一躲。”他匆匆地说:“晚上我们在此地见面,小心了。传出消息,说我到西山去了。”

“周大哥……”季小龙跳起来叫。

可是,他已经冲出门外飞步走了。

季小龙比鬼还要精,鬼门道多得很,传播消息太简单啦;找几个小猴子在茶楼酒馆散布,要不了多久,百了刀前往西山的消息便传遍城内外。

百了刀已成了众矢之的,也成为除了四海盟之外,各方积极争取的对象。

风雪漫天,不可能有人进山的积雪大道上,却出现入山的人潮。

季小龙也不甘寂寞,也走上这条路。小家伙对百了刀崇拜得五体投地,把百了刀当成心目中英雄偶像,名震京畿,敢与无数高手名宿挑衅,短短的时日里,成了各方瞩目的传奇英雄人物,当然值得崇拜。

百了刀曾经救了他的命,也是他崇拜的原因之一。

小家伙的武功根底相当扎实,而且精灵刁钻,与当代的高手名家比较当然差了一大截,但比起那些二三流武林豪客江湖混混,却又强得太多。

他带了匕首,真正的杀人家伙。可想而知,小家伙是决心豁出去了。

在积雪的山区中逃生,最严重的威胁是饥寒交迫。

申三娘是个老江湖,但在白皑皑的丛山里,江湖经验派不上用场,她唯一可做的事,是漫无目的地走。

最好是一夜之间走上百十里,远走高飞,愈远愈好。

问题是,黑夜中难辨方向,有些山不能直线翻越,到底走了多远无法估计,也估计不了。

天快亮了,她们在一座山脚下,找到一家茅屋,屋主人是种山的人,一家六口日子过得相当苦。

主人夫妇好心地替她们准备热腾腾的食物,快累垮冻僵的三个人总算获得生机。同时在堂屋里生了一盆火,让她们坐在火旁歇息。

“真是霉运当头。”六脉回春的俞柔柔坐在干草束上大发牢騒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;本来听百了刀的劝告,脱出是非重返江南,不料想躲却躲不掉,乘夜动身,以为可以避开他们的耳目。岂知一出门就碰上潮涌而来的四海盟疯狗,被追得落荒而逃,真是时衰鬼弄人。三姨,你认为我们能摆脱他们吗?”

“逃了一夜,逃入丛山峻岭,应该可以摆脱的。”申三娘显得有点心神不宁,言不由衷:“黑夜追逐,他们不可能掌握我们的去向。老实说,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身在何处呢?”

“三姨!我想,我们逃避是错误的。”俞柔柔愤愤地说:“我们一示弱,他们就神气地群起而攻,我想……”

“你想什么?”

“想百了刀。”俞柔柔有倦意的凤目中,突然焕发出光彩:“我应该鼓起勇气,不怕杀戮血腥,哦!有他在,该多好?他是否知道我有危险?”

“他毫无牵挂地要你走,可知他心口中没有你。”申三娘黯然地说:“所以他不会关心你是否有危险。他那种铁石心肠的亡命刀客,不会对异性产生感情与关切,你最好不要想他,以免自寻烦恼。”

“三姨,你也许说对了。”俞柔柔叹了一口气:“我感觉得出,他并没把我看成女人。可能在他这种人的心目中,儿女情怀是微不足道,不屑有的,刀便是他的一切,七情六慾与他无关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不要再胡思乱想了,赶快歇息,必须早早恢复疲劳,日后危难正多呢!”申三娘往草堆中躺下,用皮袄盖住身躯。

那种用来生火取暖的干透树桩头,烟少火旺而且耐燃,整座堂屋寒气全消,和衣躺在火旁入睡相当舒适,片刻,三人便沉沉入梦。

山的另一边,四海盟京都盟坛新任坛主,毒手判官欧阳孤独,亲自出马带了二十余名高手爪牙,正小心翼翼寻踪觅迹,冒风雪穷追猛搜。

大雪已掩去足迹,真不易追踪。

好在爪牙中有搜踪的专家,而且熟悉西山的地势,依地势估计逃亡者的可能逃走方向,赌运气希望赢得这场赌注。

天亮后不久,山区掩没在风雪中,山居的人无事可为,窝在家中生火取暖。秋收冬藏,冬天窝藏在家里,是十分正常的事。

三女昨晚疲劳过度,天亮了仍在沉睡中。屋主一家老小,也不便出堂打扰她们。

大火盆炭火的余暖逐渐消灭,堂中不再温暖。

她们真不该毫无警觉地沉睡的,至少该有一个人留意屋外的动静,以免被人瓮中捉鳖,也可以早一步发现警兆,得以及时走避。

二十余名高手出现在百步外,看到了茅屋。

“很可能躲在屋子里歇息。”一位负责寻踪的大汉,向毒手判官兴奋地说:“双方奔逐一整夜,她们一定会找地方歇息,以恢复疲劳。”

“咱们也快要累垮了。”毒手判官一面向茅屋走一面说:“她们在,当然好。不在,咱们要找地方进食歇息,以便恢复疲劳。”

“按山势和行程,她们应该到了这附近。”

“但愿她们真在此地。”毒手判官扭头向所有的人大声说:“记住,要活的,我要她老爹千幻剑偿付血债,让那些胆敢管本盟闲事的人知道警惕。”

众人左右一分,先搜茅屋四周,最后在门前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刀剑两地生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