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22章 彩虹剑手遭擒

作者:云中岳

申三娘料得不错,四海盟派出追逐的人不止一拨。在广大的区域内追搜,当然需广派人手,这是常情,尤其是志在必得的一方,必定将所有的人力全部用上。

周凌云心中焦急,也心中激愤。

四海盟奈何不了他,却集中全力对付俞柔柔。他可以承受四海盟明暗俱来的压力,因此毫不介意对方的挑衅,懒得理会未加反击,但却容忍不了对方改向俞柔柔下手的欺善怕恶卑劣行为。

他对俞柔柔极有好感,俞柔柔聪明慧黠的开郎性格也吸引了他的注意。在京都所碰上的聪明美丽女强人中,俞柔柔是唯一用开郎真诚的态度,向他道歉的人,给他的印象十分鲜明强烈。

可以说,他心中已有了对俞柔柔的喜爱感觉。喜爱之后,自然发出关心的情怀,他不希望俞桑生在凶险危境中冒险。

因此要俞柔柔赶快离开京都,早日返回江南,脱出是非场。

你不主动打击敌人,敌人就会全力打击你,这是千古不移的金科玉律。

俞柔柔逃避,因此而受到四海盟毫无顾忌的全力打击。

进入山区,他成了盲人瞎马。

风雪漫天,道上人兽绝迹,大雪已掩盖了所有的踪迹,想找人打听询问也无人可找。偌大的山区,到何处找寻?

追逐发生在昨日傍晚,经过了一夜风雪,怎能找得到踪迹?

“真是烦人。”他烦躁地顶暴风雪急追,不时发出怨声:“任何地方都可通行,而我只能沿道路穷找,天知道该往何处追?”

估计时刻,该是已牌左右了,大雪纷飞,天地白茫茫,他站在一座小山脚下,浑身积满了雪,真不知何去何从,心中暗暗叫苦。

已经搜寻了三座山,找遍了所能看得到的小村落,以及散处在山区中的小农舍,所遇上的村舍小民众口一辞,表示从昨天开始,没见过任何一个陌生人。

又绕过一座山风,看到前面积雪满顶的三家农舍,烟囱里升朝袅袅白烟。

该找食物充饥了,奔波了三四十里,早上的食物早就消化净尽,炊烟立即引起他的食慾。

他是从侧方越野接近的,接近至三十步外,这才发现农舍前方有凌乱的,深深的足迹。

这种足迹,需要一个时辰的大雪,才能完全掩没。这是说,不久之前,有不少人到达这处三家村。也许,是三家村有不少人出入。

他心中一动,提高了警觉。

“有线索了!”他心中暗叫。

走近察看,便看出端倪。这种深及膝盖,雪仍在飘落的雪地里,不易看出踪迹,除非是经验十分丰富的人。

从足迹的深浅中,他看出先后共有三批人到达这里,分别进入三家农舍。从足迹的宽度中,可看出其中有女人。

至于到底有多少人,就无法从凌乱的一个个深有尺余的足洞估计了。

他恍然,这三批人都是从道路而来的,而他却是漫山遍野抑寻,所以接近的方向不一样。

同时,他也看出在这一个时辰中,三批人先后到达或离开,不会全部在村屋内逗留,至少三批人中,有一批或两批人仍然留在屋内,说不定炊烟是为逗留的人所举的,人仍在屋中等候食物。

正在距最前面一家农舍的门前二十余步察看,突然听到启门的声响。

“你在观察什么可疑形影?”当门而立的人高叫,一听便知是女人:“何不进来再说?屋子里也暖和些。”

他虎目中杀机怒涌,没错,这声音他不陌生,正是黄山文家那位文姑娘的侍女小慧。

“当刀发剑举时,更为暖和。”他向门口走,声震檐雪:“你们跟来了,好,百了刀让你们永世难忘。”

侍女小慧警觉地倒退而入,他却大踏步无畏地向里闯。

堂屋里生了火盆取暖,似乎食物刚准备停当。四位侍女左右分立,手按剑把,神色有点紧张。

文姑娘坐在上首的长凳上,冷然目迎。

他用脚掩上门,掀起风帽的掩耳,从容抖落身上的雪花,沉静地直趋桌前。

“请坐。”文姑娘居然摆出主人面孔,语气冷森。

美丽的女人,如果摆出冷森的面孔,就像一个女皇,今男人不敢领教。

“谢了。”他毫不客气地在下首落坐,在五双冷森目光注视下泰然自若:“你来了不少人。”

“就我五个。”文姑娘冷冷地说。

“其他两批人,是不是在其他两家农舍里?”

“不知道,我来时,他们已经走了,我甚至不知他们是何来路,我也不想知道。

我是来追你的。”

“你们没追上太湖俞家的人?”他脸色一冷:“很好,你追上了。我知道你是黄山栖霞谷黄山山君的爱女。”

“我叫文心兰。”

“好美的名字。我,百了刀周凌云。我知道,令尊与四海盟的盟主,四海功曹张四海交情不薄。”

“那并非江湖秘辛。”

“所以你公然替四海盟包揽是非,公然替四海盟对付该盟的仇家,再三向我百了刀下毒手……”

“且慢!”文心兰沉声叫:“话先交代清楚。我不否认与四海盟的人有往来,但并非替四海盟包揽是非。我找你,只是希望了解你与四海盟的过节,希望为双方化解。

四海盟的所作所为,难免有些事不为江湖朋友谅解。但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江湖道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你不是受害人,双方只要开诚布公商量,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。那次我找你,事先的确不知道劳媚娘几个人跟来保护,以致发生控制不了的意外,我可以保证我是诚意找你商量的,并非公然替四海盟对付该盟的仇家。”

说的话不但冷森刺耳,也充满骄傲自负的神情,所表明的立场也似是而非,任何稍有骨气的人,听了也兴起反感,浑身不自在。

“你要我相信吗?”周凌云确是感到浑身不自在。

“你最好是相信。”文心兰似乎更神气了:“你带了太湖俞家的小贱……俞柔柔,袭击四海盟的盟坛大开杀戒。未免做得太绝。”

“是吗?他们再三向在下公然明暗袭击,难道说,我活该任由他们宰割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他们一群狗娘养的混蛋,倚仗人多势众,再三向在下袭击,我有权回报他们,这才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我必须以牙还牙才能活命。你追上我了,我要知道你有何打算,总不会是请我做四海盟的上宾吧?”

“我要求你停止干预四海盟的事。”

“办不到。文姑娘,这是我给你最明确的答覆,你的答覆又是什么?”

“我只好带你去见欧阳坛主。”

“你行吗?”周凌云逐渐感到不耐。

“别以为你用巧招割裂了我的狐裘,用三只手雕虫小技攫走了我的风帽,便以为我不行?”

文心兰本来明艳照人的美丽面庞,愈来愈难看了。

“不是以为,而是你本来就不行。”周凌云推凳而起:“你根本不够替四海盟出头招揽是非的份量,做四海盟的帮凶又嫌委屈了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一句话,我可怜你。”

“阁下……”文心兰拍桌而起。

“我在门外等你。”周凌云向外走:“我承认你的剑术和内功非常了不起,宝剑飞虹也可以增加你两倍威力,是我百了刀最可怕的劲敌,所以你我将有一场空前绝后,势均力敌的生死拼斗。因此,你的四个侍女,最好不要妄行加入。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江湖女霸,一个成功的女强人,必须有女霸女强人的本钱,倚赖爪牙助威或替死,你永远登不上真正女霸女强人的宝座。”

屋外风雪交加,积雪三尺,一脚踏下去,深及膝盖以上,轻功纵跃十分耗损真力,身法的灵活大受限制,必须扎扎实实地贴身硬况有宝剑的人,占了天大便宜,稳立于不败之地,除非对手的武功强三倍或者五倍。

踏入浮雪中,文心兰的嘴角,绽起胜利者的得意傲笑,已看出大雪对她有利,胜券在握。

看清周凌云在雪中一步步缓慢走动,这位女强人确是心中大定。

两人相距两丈,在风雪交加中面面相对。

“你使用暗器吗?”文心兰大声问:“暗器也是兵刃的一种,用之明则明,用之暗则暗,暗中偷袭杀人,连刀剑也算是暗器。你如果使用,我不怪你。”

“在下杀人,决不用暗器。”周凌云也大声说:“我百了刀杀人用刀,身上没带任何暗器。如果我的对手死在暗器上,那一定是死在他自己所发射的暗器上的。”

他不啻向对方表明,会接暗器回敬。

一声刀吟,他先拔刀。

四侍女两面一分,为主人押阵助威。

文心兰冷然一笑,彩虹剑出鞘,剑上升,立即幻现隐约的五彩光华,明白地表示内家练气术已臻上乘境界,不需准备行功的时间,任何时候皆可神功倏发,收放自如,比那些练半甲子的内家高手的成就,更精纯更浑厚三两分。有些人苦练一甲子,也难望修至这种超凡境界。

剑下沉,刀上升,双方开始举步接近,凌厉的杀气急剧涌发,刀与剑几乎同时迸射而出。

到底是谁先一刹出手很难分辨,很可能是双方的神意同时发生感应,在同一刹那间发出毁灭的潜能。

沉叱声也是双方同发的,也意味着双方在同时发泄放摧毁性的能量。

激起漫天雪花,慑人心魄的电虹吞吐,眩目的刀光闪烁,风吼声中流光逸电急剧纠缠”刹那间,蓦的光华迸爆,旋动的刀光剑影中分。

一照面各攻了多少刀多少剑,恐怕连他们两人也无法弄清,接触快速绝伦,因势利导,出招变招完全出于本能的反应,变换方位同样快逾电光石火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剑追逐刀的事实,旁观的四侍女看得真切,无法以剑锋接触刀刃,也就无法完全主宰全局。

因而这刹那间的交手接触,自始至终不曾发出金铁交击声,双方变招之快,令人难以置信。

双方各向侧飘掠丈余,身形未稳,随即刀光剑影再次腾舞,各展所学举行第二次雷霆接触。

上次两人在夜间交手,周凌云凭经验小胜一分半分。

今天,他似乎占不了便宜。

在兵刃上,他完全失去狂猛攻击的优势,因为文心兰的剑势虽则快速如电,但用意在快字上逼他的刀行正面接触,他却不能让刀被毁。

第二次接触,他仍然以抢制机先主攻,刀光八方飞腾,人与刀浑为一体,保持在剑虹封架拦截之前易位变招进攻,所耗费的精力,也就比对方多一倍以上。

假使文心兰能改变策略以静制动,他可能陷入真力不继的困境,幸而文心兰急于求胜,剑势连绵如长江大河,滚滚滔滔,所耗真力也相当可观。

再三乍合乍分,缠斗极为激烈,各发百十刀剑,终于逐渐缓下来。

光华闪烁中,突然传出一声金鸣,刀背与剑脊终于第一次发生碰撞,人影像是崩飞而分。

风止雷息,刀鸣剑吟隐隐。

周凌云身形飘落,晃了两晃稳住了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他瞥了刀身一眼,刀背出现一道寸宽的隐隐击打凹痕:“连剑脊也具有破坏力,我这把刀几乎毁了。你练的内功是玄天真气,以真气御剑,不但锋刃无坚不摧,剑脊也可震断刀剑。小女人,我知道该如何攻你之短,收拾你了。”

他如果不用神功御刀,这把刀必定被毁,刀一断,结果不问可知。

文心兰如梦初醒悚然而惊,对方不但正确地指出她的内功根底,而且对方的刀依然无损,她这才知道自己已无所恃仗,对方的真才实学事实上比她高明。

周凌云已经知道她的短处,岂能不改变策略。

“是吗?”她冷冷一笑,呵出一口热腾腾的白雾,剑尖徐升:“你是本姑娘邀游天下三年中,唯一能与本姑娘激斗百十招仍然豪勇的最强劲敌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周云也冷笑着扬刀欺进。

“本姑娘不想往下拖。”

“在下也有同感。”

“因此,本姑娘要用绝学对付你。”

“在下也有此念头。”

“接剑!”

连续射出三道彩虹,似乎速度并不太快,但光华比先前出剑强一倍。

周凌云左移两步,挫马步单刀斜引。

彩虹所指处,飘落的雪花突然发生异象,径尺以内的雪花内聚。

彩虹斜移,紧随着周凌云移位处移动。

内聚成圆柱形的雪花,突然随彩虹的移向激射而出,有如径尺的雪柱,向周凌云迸扫,发出奇异的破风声。

周凌云一惊,急急斜移三步。

“咦!你练成聚气成雷术,可能吗?”

他惊讶地叫,向文心兰的风目凝神察视。

如虚似实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彩虹剑手遭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