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24章 雪中龙虎恶斗

作者:云中岳

“这把戏真不能玩了,太过冒险。”周凌云说,匆匆抓起文心兰扛上肩:“这小母龙碍手碍脚,真得先找地方把她处理掉。”

“你是个胆小鬼!”季小龙极不情愿地嘲笑他:“来一批就杀一批,怕什么?”

“胡说!杀起来第一个倒霉的人,必定是你,我能放心?”周凌云出亭撒腿急奔:“小捣蛋,你真该回到你三叔身边避灾的,顺便把小母龙藏在你那里,如何?”

“不干。”季小龙一口拒绝:“何况我三叔和那个姓范的人,早就不知溜到何处鬼鬼祟祟办事了。”

“去你的!说话大不敬。你这小子头顶生疮脚底流脓,你三叔惯坏了你。”

说自己的三叔办事“鬼鬼祟祟”,虽然并非出于恶意,至少也是措辞不当,乱用成语,确是对长辈大不敬。

“你少来,我可没有三叔满口文章的才华,哪能算大不敬?”李小龙拒绝他的指责。“至于这条小母龙,我早就和你说过,把她弄来做烧锅暖脚的,她就会跟定你啦!

我哪有工夫替你看守她?藏匿她的事,免谈,别找我,我就跟你杀人。”

“去你的!”

“我是当真的。”季小龙正经八百地说:“四海盟大批狐群狗党找我,我不拚哪有好目子过?喂!怎么漫山遍野乱跑?这一带林密雪深,视界不及二十步,这样哪能将人引来呢……”

“先找地方把人藏妥。”

“这……”季小龙老大不愿意,唯恐天下不乱。

“西山我熟悉,我知道何处可以藏人,快一步。”

季小龙只好点头答应。

本来倾斜度不大的山坡调林前,积雪三尺的山坡上,出现一个个小丘,仅铺上了薄薄一层雪花。

雪,仍在飘落,小丘的积雪也在逐渐加厚。

走在前面的周凌云突然止步,盯着五十步外形如各式各样的小丘,眼中有强烈的警成神色流露。

显然被这些陌生而又并不陌生的小丘所惊。

“你怎么啦?”跟在后面的季小龙,被他突然止步的举动,弄糊涂了。

“看,前面。”周凌云警觉地说。

“前面怎么啦?哈!一些怪怪的山石,你……”

“不对。”

“你真是个胆小鬼。”季小龙的不满重新流露,向前举步超越:“连一些山石也疑神疑鬼……”

“不要去!”他沉喝。

“咦!你到底……”季小龙一惊,回头讶然问。

“是死人。”

“死人?”季小龙又是一惊,重新回头向前注视:“哎呀!真像是人体,而不是山石……”

“不是真像,而是真的死人。”

看尸体散布得颇为宽广形状,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搏杀。

略一估计,死的约二十人以上,很可能双方两败俱伤,剩下的人无法把同伴的尸体带走。

季小龙在京都惹是生非,处处夸张地表示自己勇敢大胆,其实胆气是装出来壮胆的,真看到一大堆被杀的尸体,可就英雄不起来啦!

“这……这真是死……死人?”小家伙的破锣嗓子全变了,而且脸色泛青:“他们真……真的见面就……就你砍我……我杀呀?”

“你希望怎样?”他冷笑:“先弄一桌酒席,双方坐下来,把酒言欢,再说道理论是非,一言不合再用刀剑作最后解决?”

“放我下来!”肩上的文心兰尖叫“我要看是不是我的人……”

“看就看。”他飞奔而上,将文心兰丢在一具尸体旁,开始逐具尸体仔细察看。

二十四具尸体,有一半是被刀砍杀的。

另一半尸体上,看到不少弩用的箭关,有些尸体上竟然有四五支箭,比那些被砍杀的尸体好看不了多少,同样惨不忍睹。

有些匣弩仍散落在雪地里,大多数已砍成了废物。

“是黛园的人,错不了。他们大举出动了,黛园距此不算远,在这里碰上了死对头。”他合理地分析:“死对头不知道他们的披风内藏了匣弩,所以死伤惨重,黛园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”

李小龙躲在远处不敢走近,甚至不敢接近躺在尸体旁的文心兰。

“你看什么?”文心兰宽心地问,因为已经知道死的不是她的同伴。

“这把刀。”他审视着拾来的刀信口答。

“刀又怎么啦!”

“少多嘴!没你的事。”

他仔细察看,心中疑云大起。

刀柄所缠的绒绳上,附绣了一只金色的虎头图案,两侧不论不关地加了两张翅膀。

他想起进入黛园之前,所碰上的虎形人。

可是,这些被弩箭射死的人,所穿的衣裤,与虎形人的衣裤不同,更没加穿虎皮背扶,似乎不像是虎形人的同队,但刀却显然相同。

夜袭黛园的人,很可能是虎形人的杰作,可惜他从撤走至事故结束,一直不曾见过袭击黛园的人,不敢武断地认定。

他取了一具尸体的刀鞘,收刀入鞘插在腰带上。

现在,他又有了杀人的刀。

他对彩虹剑不感兴趣,以刀扬名,刀是他的家传绝学,岂能舍刀用剑?

“好,你们都来吧!”他拍拍刀突然仰天大叫。

俞柔柔三个人在风雪中西奔,与那些追逐毒手判官的刀客们,所追的方向相反。

尽管那群神秘的刀客对她们的态度颇为友好,也表明是同道,但她对这些神秘刀客一无所知,难免心中犯疑,自然而然存有戒心。

人对不知的事物,通常的反应是好奇和逃避。好奇,便会勇敢地探求真像;逃避,是恐惧的自保求生本能。

不知走了多久,也不知走了多远,反正漫天风雪难辨时辰,越山野而走不知多少路程。

“前面是大道!”负责断后的申三娘用手向前面的山脚一指:“东面路旁有一座小村落,咱们往西走呢?抑或是往东找村民问路?”

大道就在前面半里左右,由于道上不时有人行走,积雪被践踏,而雪色也因翻起泥土而变色。

凌乱的足迹,以及路旁的行道树,已明显地呈示是经常有人走动的大道,即使雪花一而再飘落覆盖,仍然可以分辨。

“往西。”俞柔柔说:“咱们不能找村民问路,以免暴露行藏,走大道本来就不安全,必须有多快就走多快,远离是非险境。”

三人脚下一紧,奔上了大道。

刚要向西赶路,便看到西面里外的道路折向处,十二个穿皮袄带了兵刃的人,以快速的脚用,踏雪急行,而且这些人很可能已经看到她们了,脚下正在加快。

三人吃了一惊,真有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的感觉。

扭头向东望,三人又是一惊。

东面半里外的道旁小村中,陆续奔出十四个白色的人影,装束和打扮,与先前自称看山人的十八个刀客完全一样,也有两个人加穿了灰白色被风。

“咦!他们不可能先到此地来。”俞柔柔不安地说,以为就是先前那一批看山人。

那十八个看山人追逐四海盟的人,走的是相反方向,绝对不可能远绕到这里来现身。如果是同一批人,难道是为了她们而来的?似乎不合情理。

“退回原路。”申三娘当机立断下令:“只好辛苦些,避开大道。”

“我们一走,恐怕东西两面的人,都会因好奇而同时追逐不休。”俞柔柔反对后撤:“我赌这些看山客,仍然对我们友好,也许这附近也是他们的禁区呢!西面来的十二个人,也不像是四海盟的狗贼。”

“十赌九输,小姐。”申三娘苦笑:“如果不友好,十四个刀客,咱们三个人万无悻理。毒手判官那些人假使逃慢了些,恐怕片刻间便被杀绝屠光,这些刀客刀上的造诣,可怕极了。也许只有周小哥才能挡得住他们。”

谈说间,想走也来不及了,东面的十四个刀客,已接近至二十步内。

西面的十二个人,速度似乎更快,就在她们说了几句话的短暂时间内,已奔至五十步左右了,几乎比十四个刀客的脚程快了一倍,十二个人似是以踏雪无痕轻功,贴着积雪的表面飞掠,势逾狂@。

十四个刀客突然脚下一慢,凋气养力的神情,显而易见,十四双怪狠狠盯着退到路旁的三女,敌意并不强烈,但并不友好。

俞柔柔警觉地凝神戒备,她已看出这十四个人,并非先前那十八名看山刀客,虽则穿着打扮阳同,气势也相当,但的确不是那!十八名刀客。

领先止步加穿披风的人,向同伴一打手式,向西面一指,再打出杀的手式。

西面来的十二个人,已到了二十步外,也脚下一慢,排成两列缓步接近,也在利用机会调息。

每个人口中呼出的白雾多而急,可知长途奔跑已耗去不少精力。

三方的人面面相对,紧张的气氛令人屏息。

人数相差无几,都在争取时间以恢复用力,都没有抢先动手的意思,也都在暗中估量对方的实力。

从神色上估计,东西两方的人,都没把愈柔柔三个女人看成敌手,甚至有意忽略她们的存在。

西面的十二个人精力恢复甚快,领队的人突然一掀披风,露出里面所穿的青道袍,道袍内层很可能有皮里,因此显得宽大臃肿。

再掀起风帽,露出清癯色苍的死人面孔,三角眼阴森的厉光摄人心魄,花白的山羊胡稀疏几根。

露出的佩剑相当名贵,精雕的桃木刻。

刀客的领队人眼神一变,隐约可辨惊容。

“贫道知道你们的来路了。”老道的老公鸭嗓子刺耳难听、带有浓浓的江右口音,几乎令人无法分辨到底在说些什么。

“在下也有点明白你们的来历了、”刀客的领队却声如洪钟,标准的带凤阳腔调官话。

“你们是夜袭黛园的人。”老道脸上出现了阴笑。

“在下不回答尊驾的问题。”

“贫道要了解,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,与黛园有何深仇大恨。”

“你可以好好猜上几猜。”

“敢向黛园大举袭击,而且人数众多,而在京都的最精明老江湖,居然没有人能查出你们的根底,你们的主事人的确可以称天才。贫道也有志于黛园,算起来双方有志一同,真应该互相亲近亲近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不久之前,黛园精锐齐出,在那边山脚下,其中一队碰上了劲敌,双方死了不少人。贫道猜,碰上的劲敌八成是你们这群人。

你们大概估计错误,没料到黛园的人敢把匣弩带出来使用,变生不则,死了不少人。好像双方部没赢,双方也没输,是你们吗?”

“你可以再猜,”

“孽障大胆!”老道冒火了:“贫道问你的话,你必须据实回答。贫道不久之后,办妥搜杀百了刀的事,即前往黛园,既然双方有志一同,你们必须与贫道合作一同前往,对双方都有利。”

“那是你的想法。”

“你们的主事人呢?在何处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带贫道去找他。”

“在下已经明白告诉你,不知道。”

“哼!你会说的。小辈,你说你也明白贫道的来历了,真的吗?”

“你是南昌铁柱宫三真人之一,南昌宁府妖道天师自然的得意三门人。如果在下所料不差,你是老大八极真人玄真,神龙密谍九位创始人之一,也是名义上的掌信符使者。”

“晤!你的消息十分正确灵通,定非等闲人物。掀起风帽,让贫道看看你的相貌面目,也许贫道的从人中,有人认识你是何方外圣。”

刀客首领掀起风帽的掩耳,露出红光脸面,粗眉大眼,留了掩口胡。

“在下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,而非江湖朋友认识的高手名宿,你的人不会认识我,你八极真人还没练成未卜先知的神通在下不想招惹你们密谍,各办各的事,侨归桥路归路。”刀客首领镇定地表明态度:“是你们先走呢,抑或是让在下的人先走?”

避至路旁的俞柔柔,一听刀客首领说出妖道的身份名号,只感到心中一凉,暗叫完了。

江西宁府的狗头军师是大师李自然,据说已修至地行仙境界,妖术通玄,法力无边,宁王之所以敢谋道造反,完全是受了这妖道的蛊惑。

妖道修真铁柱宫,亲传三弟子是得力的臂膀,号称铁柱宫三真人,已获妖道真传,同样妖术通玄,法力无边。

武林朋友都以为自己学有专精,武功都是武林绝学,谁都以为自己了不起,人人都以为自己是武林第一高手,一言不合拔刀剑而斗,谁怕谁呀?

但真要他们与会妖术、巫术、魔术的人斗,他们就神气不起来了,所以武林朋友对三种人深怀戒心,这三种人是僧、道、妇女与小孩。

道,包括了玄门正宗(道家修真人士)、天师道(道教法师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雪中龙虎恶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