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25章 四方风云聚会

作者:云中岳

俞柔柔的轻功纵提术火候精纯,在浮雪中飞掠,短瞬间确已修至雪上不留痕境界。但远出里外,滑出的掠痕已下陷半尺以上了。

三人全力逃生,希望能远离现场。

可是,当感到真力耗损过巨,正想缓下来调息时,匆匆间扭头回顾,只感到心向下沉。

身后百十步,妖道八极真人的身影,在疏林中忽隐忽现,正循踪衔尾穷追。

俞柔柔暗叫不妙,她仍可支持,申三娘也可以勉强地奔驰一段时间,但侍女桂小绿已是气喘如牛,脚下有虚脱迹象,要不了多久,必定脱力崩溃、一蹶不起了。

“妖道追来了。”她放慢脚步:“你们两人从左面的峡谷绕走,我引妖道来追,从后面赶来会合,小心了。”

“但……小姐……”申三娘断然拒绝:“一起拚了,决不可分……”

“没有机会拚,只能逃。”她声色俱厉:“死三个不如死一个,快走!”

“小姐…”

“走!”

不等申三娘有所表示,她已向右面的山坡凋林飞掠而走,竭泽而渔,用上了全部精力。

漫天风雪,走动时雪深及膝,连一只小老鼠走过,也会留下清晰的遗痕。

轻功修到踏雪无痕境界的人,能在百步内不留痕迹,那已是超凡入圣,不可思议的无上成就了,应该可以列入地行仙那种半神半仙,或者半鬼半人的传说中的人物啦!

所以,八极真人并不急于追赶三个女人。同时,妖道也从浮雪的痕迹中,估计出自己的爪牙中,真找不出几个能追得上三女的高手。

浅浅的脚痕,是侍女桂小绿留下的。这是说,另两个女人的轻功高明万分,并没留下遗痕。

妖道太过自信,认为一定可以追得上这三个女人,留在现场先处理善后,救治断手的人。分配追踪刀客的人手,遍搜两具刀客死尸,希望能找出能证明身份底细的物品,也许可以查出这些与黛园作对,刀法惊世的刀客是何来路,以便订定日后的对策。

可是他们失望了,尸体上没有任何物品,更没有可以代表身份名号的事物。

唯一可以算是岔眼的物品标记,是刀把上的图形:虎头外加双翅。

妖道匆匆处理毕,打发爪牙前往预定的地方搜索,自己信心十足地穷追三女。

在百步外,找到三女留下仍清晰的痕迹。在大白天,没有人能逃出他的手掌心。

他的轻功,比俞柔柔高明多多,也就是传说中的所谓神行术,虽然近乎夸张欺世,确也比踏雪无痕的层次高得多,在浮雪上掠走,真有如一缕轻烟随风而返。

这就是他不急于追赶,先处理善后再追的原因所在,他有自信掌握三女的去向,有把握追上他的猎物。

任何轻功也不能用来赶长途,不久之后,他看到三女的背影出现在朦胧的风雪中,大喜过望。

可是,他也耗掉了不少精力,想用神行术也力不从心了。

这是山腰凋林前缘的看山人木屋,西北角不远处,是颇有名气的青龙谷。

青龙谷内有几座人户人家的名园,其中有一座叫孤云别业,那就是周凌云的家,在京都附近活动的秘密落脚处。

只有几个老长工看守,丝毫不会引起京都人士的注意,他也很少在别业内逗留,夜间出入从没公然进出。

季小龙本来不相信他熟悉西山的形势,但当他出现在木屋前,亲自从屋房的柴堆中,找出把开门小将军锁的钥匙,这才相信他真的捻熟山中的形势。

“你认识这家木屋的主人?”季小龙向正在开锁的周凌云问:“谁会住在这种鬼打死人,乌龟不生蛋的荒僻鬼地方?”

“我知道这是至善园主人赵进士家的产业他家看山人的住屋,冬天不在这里过冬,冬天不会有人上山砍他家的树木当柴烧。”周凌云推开门,将快要冻僵了的文心兰拖入,着手在灶间里生起火来。

屋后有柴房,季小龙搬出一些木柴,突然看到地面竟然出现成排的木料。

“柴房有地窖。”小家伙盯着用火刀燧石取火的周凌云说:“里面一定窖藏有食物,下去搬。”

“不会有食物留下,那是躲贼的地窖。”周凌云将干草束点燃塞入大灶口:“我把小母龙藏在里面,由你看守,我去寻找俞姑娘。”

“我不干。”季小龙断然拒绝:“如果你不要她做暖脚的,干脆毙了拉倒。辛辛苦苦把她扛来背去,她倒是安逸得很呢!只有你这大傻瓜才做这种笨事。

你要我看守,保证你回来时,一定可以看到一条死小母龙硬得像冰棒,不信你就走着瞧。”

“你要是敢下手,那就杀掉她好了。”周凌云扳起文心兰的头,指指白嫩的脖子:“在这里划一刀,不费事的,你杀过鸡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季小龙打一冷战,硬不起来了。

“记住,在你划断她的喉咙之前,一定要先问清口供,我要知道神龙密谍与四海盟的部署,知己知彼,胜算才多些。”

“我知道,我会问……”

灶火旺盛,屋里寒气渐消。

文心兰泛青的面庞,正逐渐有了血色。

“你可以杀掉我。”文心兰顽强地叫:“我不会说出任何事。即使要说,我也说不出什么来,我根本不知道四海盟的作为,他们只负责在京都制造纠纷暴乱,不受副统领直接指挥。

上次我悄悄晋见林副统领,他就要求我,不许过问四海盟的内务家事。”

“有苗头了!”周凌云欣然说:“咱们真的弄到了一条小母龙,她已不打自招。小鬼,你继续问,我要走了。

如果有动静,可以躲入地窖,从下面闭上窖门,派人挖也得花大半天工夫,你可以放心大胆躲,搜来的人哪有闲工夫浪费时间挖地窖。”

“周……周爷。”文心兰不得不示弱,摆出可怜相:“时势造英雄,难道你不想加入我们共图富贵?江湖人到底有几个活得像样的?共图富贵才是唯一做人上人的出路,我保证带你去见林副统领……”

“滚你的臭鸭蛋!”周凌云不屑地踢了她一脚:“我活得十分如意,遨游天下,举刀傲啸天苍,我才懒得理会你们的祸国殃民勾当。

但你们已威胁我的生存,损害了我的权益,我有权报复。

报复与你们的祸国殃民罪行无关,我不是以天下为己任的英雄豪杰。小女人,我不管你的死活了,去做你的共图富贵梦吧!”

“我是受到四海盟伤害,九死一生的受害人。”季小龙被“报复”

两字,勾起了新仇旧很,跳起来怒叫:“小女人,我要杀死你,说一不二!”

周凌云冷冷一笑,离开灶间。

季小龙拔出匕首,凶狠地一把揪住文心兰的襟领。

“准备躲起来。”厨门重新出现周凌云低叫:“来了许多人,我应付他们,是否能挡得住,无法预料。”

“哎呀!那就走。”

季小龙放了文心兰跳起来,听来了许多人,难免心中紧张。

“来不及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准备躲。”

周凌云匆匆叮咛,向外急奔。

凋林前的木屋目标明显,从各方面接近的人,就是以木屋为目标,不约而同从三方接近。

等到彼此已可目规,隐约可以分辨不是己方的人,想回避已来不及了,何况这些人不但不想回避,而且产生歼除对方的强烈念头。

三方面的人,已急进至五十步内。

周凌云突然启门外出,风帽已系上掩耳,露出面庞,屹立在门外的积雪广场中,像一座山一样坚强,挺拔,目迎三方面飞奔而来的人,嘴角噙着傲世的冷笑。

他的腰带上挂了连鞘刀,彩虹剑系在背上。

近了,他认识一些人。

人真的很多,但他心中略宽,至少,这许多人不是同一伙的。

不同一伙的人,必定有不同的利害冲突,不可能聚结成统一的组合,他可以等机会从中取利,

再留心察看,心中暗懔,来的不止三批人,两侧的凋林间,他又发现忽隐忽现的人影。

真被他把所有的牛鬼蛇神引来了,糟的是这些家伙不是先后追来,而是赶集似的八方齐至。

“我是弄巧成拙了。”他心中暗叫。

除非他真有霸王之勇,不然休想应付这许多高手名宿。

当然,他并不真的害怕;一个曾经在千军万马中惨烈搏杀的人,即使钢刀加颈也决不会变成懦夫;除非这人本来就是懦夫。

“小鬼,你一定要躲进地窖里。”他心中狂叫。

现在,他不替自己的安危打算,反而替季小龙耽心。

鬼神愁死在他身旁,他一直放不下这件令他痛苦的往事,现在季小龙与他在一起,难怪他关切季小龙的生死。

第一批人到达,足有十六名之多,为首的人是黛园的大总管郭威。

“是你?”大总管颇感惊讶地叫。

风雪漫天,必须接近至十步内,面面相对,才能透过飞舞的雪花,看清人的身形轮廓面目相貌。

“当然是我,别来无恙。”他脸上有可怕的狞笑:“你不会以为看到了鬼吧?你郭大总管曾经是一代之雄,心中决无鬼神存在,不必大惊小怪。”

第二批人赶到,远在二十步外列阵,共有二十人之多,气势汹汹。接着,雄风堡堡主八荒狮,偕乃妻凌云金燕与爱女东方纤纤,大踏步越众而出。

“周老弟,恕在下打扰。”八荒狮用声震原野的大嗓门叫,同时抱拳远远地行礼:“借你这地方,让在下与这些黛园的杂碎了断。”

“堡主请自便。”

他心中一宽,似乎感觉出八荒狮对他的态度,有了截然不同的改变。

“谢了。”八荒狮道谢毕,用手向黛园的人一指:“郭大总管,叫花花太岁两个狗娘养的混蛋,先出来还我公道,你不希望群殴吧?”

雄风堡列阵的十七个人中,不但有持飞枪严阵以待的雄风堡四女将,另四位年轻的侍女,也各持雷电神枪列阵,她们是年轻一代的新四女将。

八枚雷电神枪齐发,每次最少也会杀死四个人,想倚众群殴,真得想想结果。

花花双太岁怎敢出来?简直像惊破胆的病猫。

“东方堡主,不要不识时务。”郭大总管厉声说:“等本总管与周凌云了断一些事,我会还你公道。

你首先得明白,令媛化名混入本园,不管今媛有何居心,都是犯忌的事,本总管有权向阁下提暂缓的要求。你八荒狮不是没有担当不讲理的人……”

话未完,第三批赶到的人已显得不耐烦了,七男两女九个人占住广场的右首,大踏步出来了一个穿乌云豹裘的中年人,一双鹰目冷电四射,所佩的七星古剑古色斑斓,龙行虎步颇具威严。

周凌云不认识七个男人,却认识两个女的,正是逃走搬救兵的四侍女中的两个,文心兰的侍女果然把高手带来了,显然七个男的,定然是神龙密谍的重要人物。

“都给我走开!”中年人神气地向八荒狮和郭大总管沉叱,威风八面,气概不凡:“在下要和周小辈打交道,你们了是非算过节,给我滚一边去打交道。”

八荒狮怒火上冲,正想发话,却被乃妻悄悄拉拉衣袖,用眼色示意暂且忍耐,硬把怒火压住了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郭大总管狂笑,笑得相当无礼:“飞天神熊孙旭老兄,你带了不少人抖起来了。想当年,阁下在我五方揭谛郭威面前,见时曾经大声说话的?我算是服了你,你是爬上高技儿做红人了。”

“时势造英雄,郭大总管。”飞天神熊孙旭毫不脸红地说:“你那条潜龙,名之为潜,问题出在伊府无大志上,一心只在培养潜力自保,畏首畏尾,不敢有所作为,只能在京都掩耳盗铃,偷偷摸摸,说起话来当然不敢提高嗓门啦!

反观我们这条龙,你可以看出今天的京都,到底是谁家的天下?哪一件惊天动地的事,不是我们这条龙所制造的?该不该我神气?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你再不识相。”飞天神熊厉声说:“要不了一天半天,虎贲铁卫群集西山,我要你黛园烟消火灭,你最好是相信我的话,我的话具有无上的权威。”

话锐利得令人受不了,但郭大总管却打一冷战,乖乖闭上嘴,硬不起来了。

飞天神熊的话,确是具有无上权威。两条龙暗斗,其实主动权完全操在神龙上。河南伊府志不大,才不高,组织潜龙目的在保护自己,并无进取的念头。天下各地的藩工,谁不暗中培养实力保护自己?

朱家皇朝的开国皇帝,出身地痞流氓,做过乞儿和尚,参加过香军造反,对社会结构洞察见微,施政的方针也就极为严酷残忍。

为了保护皇权流传千年万载,避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四方风云聚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