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26章 彼被救此脱险

作者:云中岳

门右的小窗本来是用木板封妥了的,冬天所有的窗户皆需密封,以防冷气渗入。但现在小窗已撬开一块木板,原来的窗板也撬松露出一条缝。

“你居然不躲进地窖,难道活得不耐烦了?”周凌云冒火地向手握匕首,另一手揪住文心兰的季小龙大吼大叫:“你永远长不大,永远是个闯祸精,永远要人操心鞭策你。要是有人乘机闯入搜屋,我心是两地,你只要一出声,我就会陷入危境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你有完没有?”季小龙没大没小地跳脚抗议他唠叨:“我不是懦夫,我才不想逃避,我要和你在一齐拚生死,我把你看成心目中的英雄大哥。

我把这小母龙压在窗上,让她看看所发生的事。你如果陷入重围,我准会先宰了这小母龙,再冲出去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
砰一声响,小家伙把文心兰扔在墙根下。

文心兰脸色泛青,惊恐地盯着周凌云,像是见到了鬼,浑身在颤抖。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文心兰几乎语不成声:“一……一照面就……就杀了庐山双残,他们的一……一剑一刀在……在江西未逢敌手,你……用……用妖……妖术?”

“在下欠学。”周凌云冷冷笑:“倒是你,对妖术学有专精,摄魂大法就是高深的妖术。”

木屋简陋,一栋分隔为三间,前面算是小小的堂屋,一张粗板方桌两条长凳,空间窄小,别无他物。中间是睡处,也仅有一床一盆。后面是灶间与柴房,只有简单的餐具,聊可供一两人使用。

周凌云抓起文心兰,搁在唯一的粗板方桌上。

“你……你要干……干什么?”文心兰焦灼地问。

“应该是你的人快来了。”周凌云冷笑:“明的一批失败,暗的一批另打鬼主意,要玩弄阴谋诡计。我等他们,明的暗的,硬的软的,在下来者不拒。小龙。”

“小弟在。”季小龙怪腔怪调做鬼脸。

“看住她,对方如果抢救,就割断她的喉咙,不会害怕得手软吧?”

“不会了,大哥,我保证不害怕。”’季小龙扬了杨匕首:“我这把匕首磨得很利,她应该不会痛的。我杀过鸡,不过,通常扭断脖子了事,鸡是很容易死的。”

“人也一样,当然必须杀在要害上。我的绰号叫百了刀,一了百了,通常我只用一刀把对手杀死。

在千军万马中厮杀,没有出第二刀的机会,稍慢一刹那,别的人就会杀死我,所以我对下刀的技巧下过苦功,也因此找出我家的家传刀法,有无可补救的缺点。

这些缺点在某一种特殊情况中,会突然出现,成为致命的死招,所以我急于找回家先父的刀经总要,我不能让家先父在天之灵,因刀经中有缺点而愧疚不安。”

季小龙从鬼神愁口中,多少听到一些他寻找被人掳走的刀经总要一些故事。

“周大哥,你真傻,也笨得可以。”小家伙自以为是地调侃他:“发现缺点,另写一本不就行了?犯得着千辛万苦,出生入死去找那本有缺点的刀经总要?我看你如果不是真笨,那就是鬼迷心窍,神经有毛病了。”

“你不懂,小鬼。”他苦笑:“那本刀经总要上,有家先父的具名款式,终有一天会被真正的行家所发现,那将成为武林笑柄。而且

“而且什么?”

“武学深如瀚海,永无止境,后世必定人才辈出,参研的人济济多士。同时,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必定有血腥,这世间可能永远永远刀兵不绝。

而研习家父手著刀经总要刀法的人,如果不知道缺点,很可能在生死关头的特殊情况下,没能杀死敌手,反而被敌手杀死了,岂不是间接死在家先父的刀经总要上吗?”

“谬论!”季小龙跳起来叫嚷:“别以为我外行,我三叔就是深藏不露的武功名家。据我三叔说,我的老爹也是可以称宗师的高手。

照着书本练杀人武技,本来就是狗屁,人人抄一本武经总要来练,岂不是天下高手刀客满坑满谷了?

所以除非是你老爹或者是你调教出来的弟子,才配参研你爹的刀经总要,别人照书本练,出了毛病被杀那是活该,你何必多此一举白操千秋后世的心?我看你也是食古不化的冬烘愚人。”

“去你的!小鬼牙失嘴利,没见识。”他笑骂:“你三叔真该好好管教你。晤!奇怪。”

“什么奇怪?”

“怎么毫无动静?”他走近窗缝,凝神向外察看:“先前匿伏在林中的那批人,难道一声不吭就悄悄撤走了?抑或是另有阴谋?”

“不要作徒劳的挣扎。”文心兰的态度又转变为强硬,小小年纪,情绪的变化多端,令人难以置信:“我们是强大得无人能敌的,没有人能抗拒我们,我们是无与伦比的。放了我,我带你去见到统领,你将是……”

季小龙狠狠地掐住了文心兰的咽喉,匕首尖虚悬在张大的樱口上空。

“割掉你的舌头,敲断你满嘴牙齿,看你还能胡说八道,威胁恫吓引诱吗?”季小龙凶狠地说,少年人的反应是直觉的,具有反叛性的,受不了她的威胁,冲动起来就撒野,做任何事也不考虑后果。

“你现在毁了她,就没有利用价值了。”周凌云赶忙急急阻止小家伙撒野:“你小心些,我到屋后看看,那些狗杂种从前门接近的成份不大……伏倒……”

最后的一声急吼,他扶在对纣两板上的手,扳开了木板,奋力将板掷出。

同一瞬间,像是天崩地裂的骤变同时发生。

“小龙住手……”并不算陌生的叫声,与他“伏倒”的急吼同时响起。

大门两侧有两只小窗,屋左右也有两只小窗,所有的小窗都是用木板加钉了的。

堂与卧处,仅用木板建了半壁隔开,一边的走道没设有门,走道直通灶间,灶间有座小小后门。灶间旁的柴房,没设有门。

几乎在同一瞬间,所有的门窗,皆被可怕的力道所击毁,兵刃的光芒出现,人影从毁了的门窗快速地涌入。

木屋成了狂风暴雨肆虐的中心,更像被雷霆轰击的爆炸力场聚合点。

他已顾不了季小龙,必须为自己的生死作殊死斗。

怒啸声中,他的单刀迸发出劲烈的刀气,以雷霆万钧的声势,楔入从门窗涌入的刀山剑网中。

世间所有的一切现象皆消失了,时空也消失了。

唯一的现象是生与死,唯一存在的是杀人或被杀的兵刃飞腾狂舞。

千年万载以来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,这种一切皆消失,只有生死与兵刃存在的现象,永远不断发生。

虽然兵刃的种类或许不同,但目的与方式却不会改变。那些在这种现象结束后幸存的人,每一世代皆有,留下来为世人作见证。

但这些人其实无法见证什么因为当时他们除了体会出生与死,见到刀剑挥舞之外,再也看不见其他事物。

他只知道当时除了杀死对方之外,身外的一切距离他们已非常遥远,甚至不复存在,谁还有时间去体会世间美好的事物?谁又有心情在这种生死一发的环境中,权衡自己在做什么又为什么?

他只知道唯一可做的事,是把兵刃挥出。

天动地摇中,季小龙的匕首,插向文心兰的咽喉。但这瞬间,熟悉的叫声传到,小家伙本能地手上一顿。

这瞬间,毁窗钻入的两个白影,四掌连绵击出。空间本来就窄小,人冲入便已几乎贴身了。

同一瞬间,周凌云掷出的木板到达,可怖的劈空掌劲,在木板所挡下,四面进散,木板也被随后涌到的掌劲,震得碎成碎屑。

季小龙嗯了一声,被掌劲震倒滑落在桌旁。

木桌向下崩散,但桌上的文心兰已被一个白影抓走了。

而从屋后走道上冲出的两个人,也就是喝叫小龙住手的人,四只大袖风雷乍发,把随后钻窗而人的后续白影,一一震得四处抛掷,但却无法将两个掌力万钧的人震退,各展所学,乱成一团。

满屋木屑纷飞,刀光剑影飞腾,有如电光激射,袖风掌劲声如风雷狂震,人影八方闪掠抛掷。

整座木屋内部成了暴乱的地狱,血腥味更是令人慾呕。

不知到底有多少人进出,不知到底人侵的人是何来路,反正只有自己人知道谁是己方的人,对其他的人毫不留情地攻击,甚至无意中把自己人杀死了,地方窄小,暴乱的情势准也无法控制。

刀劈几个人之后,周凌云贴地滚进,抓住快陷入昏迷境界的季小龙,消失在灶间的柴房内。

屋后的木墙早已崩塌,灶间七零八落,人都各自混战,谁也没有留意到别人是死是活。

狂乱的搏杀为期甚短,像夏目的暴风雨般,来得快,消失也快。

不久,一切重归沉寂。

木屋已面目全非,甚至坚木钉建的木墙壁,也被打得七零八落。

留下了七具死尸,以及满屋血迹和碎布帛。

地窖中点起了松明,长两丈宽一丈的地窖霉气刺鼻,干草堆散发出霉味,显然整个隆冬季节,没有人前来清理过,当然没有食物存留。

季小龙被摆平在干草中,浑身在剧烈地颤抖,脸色泛青,似乎并非寒冷所引起,而是体内有某些引起生理反应的异物在作怪。

周凌云宝相庄严,一双手在季小龙的身躯移动,巨掌所经处,涌起阵阵轻雾,泛青的肌肤抽搐便缓和下来,移动几次之后,血色渐现。

许久许久,季小龙泛青的肌肉,总算出现原有的血色,颤抖也逐渐停止。

“好了,把衣裤穿好,再生火取暖。”周凌云长身而起,眼中有倦容。“你小子命大,恰好我的玄功可以疏导邪道奇功、阴煞潜能。

小鬼,你死过一次了。”

“天杀的混蛋!”季小龙一面穿衣裤,一面虚弱地咒骂:“好歹毒的掌功。我可以脱光了跳在结冰的御河里洗澡,而丝毫不觉得寒冷。而今天却寒冷从心底往全身冒升,冷得魂离躯壳,如果不是亲身体验,打死我我也不相信,会有这种受不了的冷法。”

“相信了吧?在阴毒的邪功中,阴煞潜能还不是最高明可怕的呢!”

“阴煞潜……能……晤!这名称好耳熟。”李小龙用干草生火喃喃地说。

“耳熟,听说过?”

“是的。晤!想起来了。”

“想起什么?”

“好像很久以前,我三叔无意中提过这四个字。”

“晤!这里面有古怪。”周凌云说。”

“什么古怪?”

“从屋后冲出,击飞两个白衣人,挡住两个用阴煞潜能发掌的女凶手,我才能乘机将你拖走的两个人中,有一个就是你三叔季诚。”

“哎呀!对,是我三叔,是他,他叫我住手,我一怔之下,失去杀死小母龙的机会,接着被掌劲震倒了。奇怪,我三叔他……”

“他和另一位同伴,袖功对掌功势均力敌。”

“一定是那位姓范的神秘客。”季小龙说:“我三叔怎知道我进山来了的?他……”

“这就是古怪的原因所在,他竟然阻止你杀小母龙,而小母龙的人却要杀你,小母龙就是被两个女凶手之一救走的,原因何在?”

“我……我怎知道?这……”

“以后会明白的,你三叔神秘得很呢!晤!我得出去看看,所有的人该走光了。”

“是神龙的人吗?”

“大部分是的。”

“还有其他的人?”

“对,其他的人。从屋后破屋而入的,除了你三叔和另一个同伴之外,最后冲入的还有金牡丹,好像带了两个同伴,与三个白衣凶手杀得天昏地黑。屋外,雄风堡的人,与把守在外面的白衣人狠拚,雷电神枪的破空啸声我不陌生。

东方堡主大概跟在那些人后面攻击,很够交情,他拒绝我要他们赶快退走的要求,事急挺身相助。”

地窖里生起火来,简直令人受不了,只留了一个拳大的管状通风口,片刻地窖内浓烟呛人。

“你先暖暖身子恢复元气。”

周凌云不愿意受烟呛,推起数百斤重的地窖门走了。

七具尸体,两具在屋外,是被雷电神枪贯穿胸背的。五具在屋内,其中四具是被他杀死的。

看凌乱的足迹,可知所有的人都是走得匆忙,可能是各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,都知道不易取胜,因此四处分散,追的追,逃的逃,去得相当狼狈。

他仔细搜查七具白衣人尸体,找不到任何代表身份名号的物品。最后,总算找到两块紫金铸造,三寸宽四寸长,藏在贴身荷包内的符牌。

一是代表北斗的七星符。北斗,也代表真武。真武主宰死亡,也代表死神。当然,也代表收龟蛇的真武大帝(或星君)。

另一块铸了白虎图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 彼被救此脱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