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03章 柔柔力搏猛虎

作者:云中岳

半个时辰后,他出现在江南春酒店旁,小巷角的一家简陋的小屋内。

鬼神愁上了年纪,对看花灯毫无兴趣,孤家寡人住在这家小屋,独自沽酒买了些下酒菜,面对孤灯自斟自酌。

孤老头每逢佳节倍孤寂,倒也自得其乐。

帘子一掀,人随冷风钻入室中。

“呵呵!你怎么啦?”鬼神愁怪笑:“你的脸色不太好,不会是碰见了鬼吧?”

“不是见鬼,是见魔!”

季小龙在下首重重地坐下,屋中没火取暖。他脸上惊客仍在,像是冷得脸上发青,口中白雾一阵比一阵浓。

“见魔?不要说你又碰上了他们三个人吧?”

“谁说不是!”他气冲冲地说:“不止三个,不知到底有多少?”

他将目击那些人劫持两个小孩的经过,加油添醋—一说了。

“我跟踪他们到南边的财神庙附近,确实查出他们躲在财神庙黄家酱坊。”最后他兴奋地摩拳擦掌。“老爷子,我们去救许财主的两个儿子好不好。我本来打算揍许家的打手一顿,敲诈一些酱菜费,消消上次他们狠揍我那些玩伴的怨气,并不想把事闹大。

许财主固然为富不仁,但还没坏到头顶生疮,脚底流脓的地步,还不至于受到这么严重的报应。“

“好小子,你准备用肉包子打狗呀?”鬼神愁摇头苦笑:“他们三个人已经把你我赶得没路走,再加上一群男女爪牙,再笨的白痴,也可以算出结果来。小捣蛋,快打消这种自掘坟墓的馊主意!”

“老爷子,咱们总不能见死不救?”季小龙不肯服输。“咱们可以找人帮忙呀广”找人帮忙?你算了吧!“鬼冲愁泄气地说:“你只要一提起天外神魔的绰号,保证人人掩耳而走,只要这神魔不找上头来就阿弥陀佛了,谁还敢去找他枉送性命?不要白费劲啦!躲远些大吉大利!“

“去找周大哥周凌云,如何?说他可以用内功排毒,是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中的高手,深藏不露的神秘刀客,也许他不怕天外神魔呢!”

“去哪儿找?自从他痊愈离开之后,便消失在人世间无影无踪,也许目下正躲在紫禁城的深宫内苑逍遥,谁能找得到他呀!”

“那……我们岂不是毫无办法,无法可施了?”李小龙沮丧地说。

“大概是的。”鬼神愁摆出老前辈训人的态度:“一般来说,武朋友为争名,不惜打得头破血流,甚至赌命;为仇恨,可以奋不顾身,甚至死而后已。但不管赌命也好,拼死也罢,都必须衡量利害,至少赌和拼的价码,不能相差得太离谱。双方的武功、经验、勇气、信心,如果相差太远,那不是赌,更不是拚,而是白送死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要再想这件事了,烦人。到厨下取碗筷来,可能你也饿了。”

“好吧!真也饿了。”季小龙向通往后进的用道走:“我不甘心,我会想办法斗一斗他们……哎呀……”

他惊叫着向后飞退,嗓音大变。

过道口,站着黛眉如剑,凤眼带煞,冷艳逼人的少妇型女郎。

同一瞬,砰一声大震,大门倒下了,防风防冷的厚布帘也下坠,冷风刮入,有人进入室内,灯火摇摇,破门而入的暴客共有五名之多。

前后被堵,两面没有窗,走不了啦!

“该死的!”鬼神愁丢下酒碗跳起来:“老夫栽了!小捣蛋,你弟来了灾祸,魔来了!”

“嘿嘿嘿……”堵住门口的天外神魔得意地阴笑:“小混蛋在白云观鬼鬼祟祟活动,老大就发现了他,让他跟踪到黄家酱坊而不加理睬,主要是留下地带路,果然找到你老鬼。嘿嘿嘿……鬼神愁,你确是栽到家了!”

“老夫不见得真怕你人多。”鬼神愁抄起搁在凳旁的枣木棍:“你这老魔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,所以带了孤群狗党助威,如此而已,你上吧!”

“老鬼,你不要死鸭子的嘴巴硬。”堵在南道口的冷艳女郎冷冷地说:“你只是一个过了气的老朽,一个浪得虚名的空架子,我女暴一个人,就可以替你在江湖除名,根本不需要劳驾家父宰你!”

“看来,我鬼神愁真是没有日子好过了。”

老怪杰一面向退至桌旁的季小龙暗中打手式,一面装模作样整衣理带:“我很愿意相信你女暴是年轻的这一代中,饺校出群的风云人物,但你还不配送我老人家下地狱。劳老魔,咱们到外面去放手一搏,你敢与老夫单打独斗吗?你不会是胆小鬼吧?”

“嘿,嘿……生不择时,死不择地;老公羊,死在屋子里又有什么不好?”

天外神魔独自向前接近:“你这老怪诡计多端,最有效的办法,就是把你逼进死洞穴里,用雷霆万钧的真本事硬功夫痛击,才能一下子把你整死,免得你在江湖上到处坑害人,弄得江湖上鬼怕神愁。说,这小杂种是不是你的门人?”

“老夫还真没有做这小捣蛋师父的福份。”鬼神愁说:“你一个位高辈尊的魔中之魔,竟然自贬身价,只为了小家伙不懂事,有眼无珠给你开了个小玩笑,你就大动肝火找他报复?你的气量未免太小了。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少年大动干戈,我看你是愈混愈回去了。要不,就是你愈老愈糊涂,返老还童了!”

“你少给我胡说八道!”天外神魔怒火上冲:“老夫找他,是认为他可派用场,我需要一个精明机警的地头蛇办事跑腿。这小子正合乎老夫的条件,所以要找他,顺便和你算算插手架梁的帐!”

“算就算,谁怕谁呀!打!”

枣木棍吐出,半途猛然下沉,招变铁牛耕地,逼天外神魔闪避。

本来,鬼神愁先前向季小龙所打的手式,明白地表示要动手抢攻。制造让小捣蛋逃走的机会。

只要将天外神魔逼离堵住大门的方向,四个爪牙的位置必定有所更动,小捣蛋便可趁乱脱身。

岂知打算落空,季小龙却不采纳从前面脱身的办法,猛地窜抵桌旁,双手齐动,酒菜杯盘破空而飞,像暴雨般光临堵住南道的女暴。

一声怪叫,木桌也随后飞起,猛砸正要沉马步用手下抓枣木棍的天外神魔。

女暴猝不及防,真没料到小捣蛋来这么一记怪招。女人爱美,打扮出色,怎能让酒液菜汁沾脏?

吃惊之下,本能地向上飞跃,避免酒菜淋头;急切中发出一声咒骂,跃起的高度已接近屋梁,要不尽量升高,酒莱必定溅污下身,落入小捣蛋的算中。

“后面!”季小龙急叫,闪电似的窜入甬道。

天外神魔也上当了,八仙桌像秦山般飞砸而下。顾得了下面的枣木棍、仓促间却顾不了上面砸来的八仙桌,只好向后退,同时大喝一声,一掌猛拍及体的桌面,百忙中用上了真力。

“啪!”一声巨震,八仙桌四分五裂。

“混蛋!你要活捉我?”

“现在,已经无此必要。要活捉你,是想利用这个小混蛋,既然他不是你的门人,你对老夫已无利用价值。老夫只好毙了你,正好用你的死增加老夫的威望!”

“来吧!你还等什么!”鬼神愁咬牙说:“你是魔中之魔,我是怪中之怪,身份声望相等,咱们最好来一次公平决斗,这才能表示你不是下三滥的货色!”

“世间无所谓公平。”天外神魔毫不脸红地说:“以老夫的身份地位,你不配向老夫要求决斗,你以为老夫的随从是用来摆样子的?真是无知,魔域四天君!”

“属下在!”东首四个把守在屋脊的人同声大声应诺,声震屋瓦。

“能活擒当然最好。”天外神魔沉声下令。

“属下当然尽全力。”

“交给你们了!”

“遵命。”

四人身形齐动,四支剑前伸,身剑合一电射而至,飘落在两丈外,脚及瓦毫无声息发出,成半弧形列阵。

四支剑以鬼神愁为中心遥指,剑开始发出隐隐龙吟,完成雷霆一击的准备。

“你必须利用机会脱身。”鬼神愁向季小龙低声的说:“决不可落在他们的手中,知道吗?”

“我不走!”季小龙大声道,有意让对方听清:“这些妖魔没有什么不得了,我们拆掉他们几个,至少可以捞回老本!”

“不拚也不行啊!小鬼。”鬼神愁豪气仍在,生死关头依然有嘲弄人的心情:“今晚如果你不死,你将学到一些东西,增加一些见识。”

“老伯,怎样?”

“看看这位威震天下的魔中之魔吧!他就是古往今来,一些风云人物,称雄道霸的成功活见证。”

“怎么说?”季小龙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货色,问话的语气腔调就不像一个规矩少年。

他本来就是白云观地区,不良少年的活见证。

“初出道拼命要狠,取绰号尽量惊世骇俗。第二步心狠手辣,利用任何机会扬名立万。第三步是建立根基,网罗羽翼。最后,你瞧,就是这副德行!”

“我知道了,老伯。”季小龙怪怪的,刚变嗓音不再带童音的嗓门大得很:“他自己以主子自居,让狐群狗党替他巩固权威,狐群狗党一多,他家里当然不可能有金山银山供开销,就必须筹措财源。所以就得干绑架勒索巧取豪夺等等勾当,所以才让我碰上许财主的两个儿子,被这群杂碎劫持的事。”

“所以,你也碰上他们如何锄除异己,以及如何网罗羽翼的手段,是如何进行的了,你的运气真好啊!”

“不要活的!”天外神魔暴怒地大吼。

一声沉叱,魔域四天君同时发起猛烈的攻击,四支剑同时吐出,剑气陡然迸发,剑光如乱舞的金蛇,以排山倒海的声势强攻猛压。

鬼神愁不能退,身侧的季小龙赤手空拳,毫无防身的能力。

“退后!”鬼神愁左手将小捣蛋向后拨,右手棍吐出,左手立即扣上棍发劲,无畏地贯人涌来的剑网中,用上了平生所学。

风吼雷鸣,急剧的碰撞声传出,飞腾的剑光棍影陡然中分,刺耳的劲流进散声动魄惊心,整座房屋发出异声。

魔域四天君急退丈余,鬼神愁“哇!”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踉跄退了两步摇摇慾倒,一比四硬拼,注定要栽。

屋顶像遭了天灾,瓦片纷纷碎裂崩坠露出梁衡。

显然魔域四天君也被反震的劲道所伤,四支剑光芒消退,无力下垂。

人影闪动,另四个人取代了魔域四天君的位置,两支剑两把刀布下联手进攻的阵势,杀气涌腾,气势并不比魔域四天君弱。

“小捣蛋,你……你没有逃……走的机会了,我……抱……歉……”鬼神愁气息重浊的说。

“老伯,我从来就没打算走啊!”季小龙蹲下拾取残瓦:“走也走不了,何必像个胆小鬼逃走?以后,我一定要带杀人的家伙防身保命”

“能有以后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两刀两剑,正徐徐向两人逼进。

高手以神功绝学硬拼,必定一击判生死,或者两败俱伤。

鬼神愁在魔域四天君聚力一击下,气机将散,内腑受损,已无法凝聚先天真气,内功正逐渐消散。怎禁受得起对方两剑两刀再次聚力一击?

剑扬刀升,生死将判。

阜城门外的夕月坛附近,也有几条小市街,同样繁华似锦,但游人却稀稀疏疏,提花灯走动的人,都是本地的居民。

夕月坛以往都是每年秋分酉时,由朝廷重要官员主祭。

本朝由于日月星辰已从机天地(天地坛),因而取消了朝日夕月两坛的祭典,这一东一西(东朝阳门西阜城门)日月两坛早已封闭,不再有人走动了。

礼神街(后改光恒街)向西南伸出一条大道,贯通西郊各处村镇,岔出另一条道路,可以到白云观。

总之,这一带道路如蛛网。四通八达。

向西延伸的大道,经过西郊的精华区门头村。这条大道七八里两侧,建了不少巨宅大院,十之八九是权贵们的别墅。

豪门子弟结伙游西山,通常出城后在此地换车马出发。门头村,也就是游西山必经的门户。

著名的宁馨园,今晚也是张灯结彩庆佳节,但却没有外客,因为主人要与一些贵宾在园中会晤。

这里本来就是度夏的别业,冬天只有一些仆人留驻,仅按例建了灯坛灯台应景而已。

后院建了一座灯坛,数百盏的花灯照得院子通明,花树间也是灯如繁星。人在其中走动无所遁形。

内厅灯火通明,冠盖云集。不论仆人或使女,未经允许,不许踏入内院,院里院外派有佩剑悬刀的打手护院警戒,严禁末经允许的人擅自走动。

主人牛一信,是京部山西会馆的会长。山西人有天生的经商才能,在京都拥有庞大的势力,人才济济,财力雄厚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柔柔力搏猛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