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31章 心兰软硬兼施

作者:云中岳

“我明白了。”江湖浪子半途转身黯然地说:“我真是一头笨猪,我早该想出其中蛛丝马迹的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周凌云怒声反问。

“她是汨罗姹女的关门薪传弟子,年纪比我妻无双大不了几岁,对我一直很好,我也一直误会她用姐弟的感情对待我。直至……罢了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们直至怎么了?”周凌云声色俱厉。

“直至现在,我才明白她对我好,并非是姐弟感情。”江湖浪子向外走:“我到洞庭去找无双,要死,我也要和她死在一起,希望不要有人拦阻我。”

薪传,指名义上有师父,而实际上授艺的人是师兄弟或姐妹。

潇湘女神与洞庭绛仙的师父是汨罗姹女,而师妹洞庭绛仙的艺业,实际上出于师姐潇湘女神的传授。

洞庭绛仙是汨罗姹女的最后一位弟子,那时汨罗姹女已上了年纪,只有由师姐授艺,所以称为关门薪传弟子。

洞庭绛仙与师侄文无双大不了几岁,与江湖浪子年岁相若,相处在一起,日久生情,并非奇事。

辈份上的差异,在年岁相若的男女来说,并无血亲的关系存在,常会被感情所冲淡甚至消失。

江湖浪子是男人,也是有名气的江湖游侠,自然比较理智些,所以并不知道这位爱侣的师叔对他萌生情意,也不知因此而导致夫妻十四载乖分的原因,直至现在洞庭绛仙的一声饱含感情的呼唤,这才如梦初醒。

“谁敢拦阻你,我与小龙两把刀,不杀他个血流成河,就不叫百了刀。”周凌云把洞庭绛仙推倒,往外走:“今晚到此为止,明晚我再来。”

没有人敢拦阻,三个女人甚至不敢有所异动。

“我没破了你的气机。”周凌云在门口转身,向洞庭绛仙冷冷地说:“大概你鬼撞墙撞得太重了,引发了毒针的余毒。快去找千面玉郎多加一份解葯,并请转告那混蛋东西,我早晚会找到他的。”

再冷哼一声,他扬长走了。

梨园大院向外声称,那晚的打打杀杀是闹贼,没有什么大不了,谁也懒得管,也不敢管这种闲事。

镇国府也传出消息:闹贼,没有损失。

镇国府等于是皇帝的行宫,皇帝自称镇国威武大将军。

实际开府的人是国姓爷朱(江)彬成武副将军,也是外四家的首家冲威营的大本营,被不明人物杀入,像话吗?

谁也负不起这丢脑袋的责任,也丢不起这个人,怎敢向外宣称有人行刺杀入?闹贼,该是最好的掩饰籍口,反正皇帝不在京城,能瞒就瞒,小事一件。

京城内外。人心大快,谣言满天飞,百了刀的声威轰动京畿。

但在官方的秘密文牍中,并没有百了刀的通缉令。负责治安的人士,奉到的秘密指示是尽快秘密处决百了刀,不许消息外泄。

若一句话经过十个人辗转传述,几乎可以保证这句话必定走样。

谣传也是一样,愈传愈离谱,每个转述的人加那么一点点儿大,最后可就完全走了样;一条小蛇可能成了巨蟒,最后又可能成了蛟龙,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。

京都的牛鬼蛇神,几乎众口一词,指称百了刀一夜之间,以雷霆万钧的声威,袭击三二十处龙窟与盟坛,刀刀饮血,扫庭犁穴云云。

近午时分,提调所依然显得冷冷清清,所以本来就没有几个人,那二三十个负责警卫的老弱卫兵,怎么看也不像真正的军人,倒像打了败仗的散兵游勇。

安仁候的官邪,几个警卫稍像样些,大白天其实不需戒备,因为外面的官厅有卫兵站岗。

外人如果想到官邸晋见候爷,需经过不少厅舍堂奥。

分站在官邵大门两侧的两个警卫。懒洋洋地缩在门前廊下,站没站相,好像昨晚失眠没睡好。

眼角瞥见一位穿老羊皮袄的老卒。懒散地,畏畏缩缩冷得发抖通过门前的大院子。无精打采地登阶,踏上门廊。

两个警卫连正眼也不瞧一瞧,已认定是本所的老卒,没有理睬的必要。

老卒懒洋洋地进入大开的中门,穿越二进客厅,到了中院。

沿途可见到一两个健勇,但谁也没留意老卒,到底是不是官邸的人。

那天晚上安仁候接见周凌云的密室中,几个人正在商议机要公务。

六个人,其中有个化装为卫军的骠骑尉杨一鸣,这位治安官本来就是卫军出身的军人。

茶已换沏了三次,可知他们曾商讨了不少时辰。

那天呈阅公文的人,面前摊开不少簿册简图,由飞虎尹豪逐卷向安仁侯禀报。

“这些首逆,都不在尸堆中。”飞虎尹豪显得有点不安,将卷案上的名册逐一摊开里阅:“昨晚虽然发动了相当成功的突袭,却功亏一篑,没能一网打尽首逆。侯爷,属下实在惭愧。”

“能歼除十之六,已经是空前的成功了。”安仁候却相当乐观满意:“至少,我们已经有效地阻止叛逆提前发动叛乱,他们乘皇上巡狩举事的阴谋将被迫取消。尹千户,你不认为这是一场空前的大胜利吗?”

“但我们也损失了十三个人。”飞虎尹豪却不满意:“而且首逆漏了网。”

“尹大人也该满意了。”骠骑尉杨一鸣说:“十二处地方同时发动。百了刀的呼声一出,那些被百了刀惊破胆的人狼奔豕突只顾逃命。找们才能以最少的损失,换取十倍以上的胜利,真的托百了刀之福。我敢说,如果不是百了刀适逢其会,我们即使伤亡七成,也阻止不了叛逆在京都发动暴乱呢!”

“百了刀也没成功,证实了吗?”安仁候问。

“已经证实了。”飞虎尹豪叹息一声:“据我们里面的人传出的消息,百变金刚与千面玉郎昨晚根本不曾现身拚搏,所以百了刀失败了。百了刀共去了八个人,全部平安的撤走了。”

“能联络得上他们吗?”

“今早眼线发现他们在蓝靛厂,后来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失了踪,似乎这小狂徒有了警觉,知道被我们盯了梢。属下总觉得他们玩得太过火,再这样闹了下去,很可能会连累到我们。”

“我想,他们不至于再闯进镇国府了,今早御林上直军已进驻镇国府,先进驻的有八名大汉将军,前卫带刀官十员,带刀叉刀围子手一百二十名。”杨一鸣是西城指挥治安首长,所以打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那可不一定哦!”飞虎尹豪显得忧心忡忡:“谁拦得住百了刀这种飞行绝迹,来无影去无踪的超等高手中的高手?”

近室门把守的一名警卫,突然发现老卒出现在身侧,吃了一惊,密室怎么可能有外人进入?

刚要出声喝问,老卒已一掌劈中警卫的耳门,再同时虚空一掌按出,另一名警卫也倒地了。

“不错,没有人拦得住我百了刀。”老卒拖了两个昏厥的警卫入室:“你这里也不例外。”

“百了刀……”六个人同声惊呼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把警卫打……打昏了?太过份吧!这里从来没有人禁止你往来呀!”飞虎尹豪惊叫,警觉地挡在公案前,手按上了雁翎刀柄。

“是吗?你知道我不会任意在你这里出入。”周凌云掀掉老旧风帽,露出本来面目:“但今天,我非来不可,看到底是谁做得太过份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安仁候,我要求解释。”

周凌云直逼至飞虎尹豪身前,伸手可及。

今天,他身上没带刀,飞虎尹豪如果拔雁翎刀在手,很可能给他一刀,一了百了。

一近身,想拔刀的机会消失了。

“解释什么?”飞虎尹豪代安仁候质问。

“昨晚你们出动了十二队人手,没错吧!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为何发动时大声隆喝,高叫百了刀来了?”

“这……是为了借你的声威呀!这样……呃……”

周凌云毫不客气地给了对方一耳光,左手探爪待发。

“混蛋!”他虎目彪圆,杀气腾腾:“全城的高手密探,都奉有密令计算我。安仁侯,你,给我牢牢记住,我报复恩将仇报的手段,将会让你做恶梦。”

“周壮士,请听我解释……”安仕侯焦急地叫。

“不听不听不听!”他怒吼:“假使我打听出有将我列为叛逆缉拿的事情发生,我会毫不迟疑地把你们的计谋公开抖出。你最好早些利用权势,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。我再郑重警告你,我百了刀说话算数。告辞。”

“壮士请留步……”

他的身影已经消失,白叫了。

“又得用断然手段了,还来得及。”

飞虎尹豪喃喃地说,鹰目中杀机怒涌。

城东的通惠河,是漕舟入城的唯一水道。自大通桥至张家湾漕河口,这六十里地共设有三十八道水闸。

大道在河北岸,直抵通州,沿途村落甚多,贫富悬殊,民情复杂,经常有小股的盗匪出没,抢劫河上的舟船。

这是说,这一带是藏匿的好地方。

搜寻百了刀的人,将注意力放在西郊白云观一带。

但有心人例外,高明的经验丰富眼线,可不愿在西郊浪费工夫。

虽则百了刀在京师活动期间,一直以西郊为活动中心,而且半公开地暴露住处,应该到西郊搜寻。

周凌云也有眼线帮助。移动范围扩大,从北郊移至东部,而且走的相当远。

他已经察觉出危机,白天不再露面,图谋他的人来暗的,他不得不小心。当初鬼神愁不幸死在身边,便是对方来暗的所造成的伤害。

天刚黑。河边大官道旁星罗棋布的小农舍,早已不再有人走动。雪化期将届,冰冻的原野。有些地方已不再是白皑皑的平原。

通惠河也叫大通河,最大的水源是从玉泉山流入城里的御河供给的,冰已经出现裂隙,有地方已经可以看到潺潺的水流。

一个灰影从河对岸踏冰而渡。轻灵地接近距河最近的一座小农舍。

屋角突然闪出一个灰影,劈面撞上了。

“且慢动手!”接近的灰影悦耳的女性嗓音,打破了四野的沉寂。

“等你对岸那些人到齐之后再动手,是不是?”现身的灰影是周凌云:“你胆子不小啊!是找我呢?抑或是来找你表弟小龙?”

“找你。”接近的灰影是文心兰。

“我虽然管了你们的家务事,但解决的机契不在我手中,你找我算是白费劲,小龙一直就想找机会把你揍得半死,你想找他也是白费劲。唯一化解之道,控制在那个什么潇湘女神手中。”

“我哪配管长辈们的事?”文心兰女霸的气势消失无踪,语音柔柔地,这才有女性的风情:“我找的是你,希望你我能平心静气谈谈,再就是向你讨回我的彩虹剑。”

“呵呵!你想得美妙。”周凌云大笑:“简直妙想天开,我会把宝剑还给你,让你砍我的脑袋?”平心静气谈谈,能谈什么呢?”

“你怕我?”

“怕你埋伏在河对岸的人,十来丈的河,眨眼即至,是吗,怪的是你们不发动突袭,只派你一个人过来作说客,有何阴谋?”

“没有阴谋。”文心兰泰然地说:“双方的消息都灵通,而且双方都有意吸引对方,各怀机心。突袭是不会成功的,事实上你已经知道人从何处来,早有准备恭候来人袭击了。”

“似乎各有打算,双方都把对方的行动料中了呢?”

“事实如此。我找你谈,希望能避免两败俱伤的结局。不请我进屋子里取暖吗?外面冷得很呢!”

“请,我是很好客的。”周凌云领先便走,毫不介意文心兰跟在身后下毒手:“话先挑明了说,你埋伏在对岸的人如果有所举动,你的安全自己负责。”

堂屋里有两盏菜油灯,挑起灯蕊,光度倍增。没设有火盆,屋内并不比屋外温暖。

“请坐。”周凌云在八仙桌的东首长凳坐下,笑吟吟地说:“灯下看美人,你把屋子里的寒气驱走了。”

“我本来就不丑。”文心兰笑容可爱极了,也难免流露出矜待自负的神情:“至少,我比俞柔柔出色些。”

“我已经领教过你的脸皮厚的表现了,俞柔柔哪能和你比?至少她在梨园大院那种场合,绝对笑不出来。你那晚的风情,我算是开了眼界。”周凌云不住摇头,与这种百无禁忌,对男女关系看得开的女人斗口,他的胜算不大,只好谈上正题:“你要谈结局,不是吗?”

“是的,你心目中明白,我们集中全力一击,你毕竟不是不坏的金刚,也不是可保障同伴生死的诸天菩萨。”

“我承认你们有这种能力。”周凌云由衷地同意。

“至少我们能正确掌握你们行踪的事实,就证明我们有这种能力,你不承认也得承认。所以,为何不接受我两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章 心兰软硬兼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