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33章 砰然惊破春梦

作者:云中岳

一厢情愿的计划,如能成功必定是天命。

穿街越巷,一阵窜走。

金牡丹像觅食的鼠,她利用房屋的暗影飘忽起落,逐渐接近朝阳门达北的一段城根。

京城的城墙,平均的高度是三丈五尺五寸,不计堆碟的高度,任何人往下跳,很可能不断脚也断手,更可能摔断腰。

绕入一条小街,远远地出现高高的城墙,向内的女墙上空,出现五个人头。那是巡城的卫军,也可能是该段城头的警卫。

她脚下一慢,闪在一处屋角定神察看。

“怎么这佯巧?”她自言自语:“禁卫军通常只负责巡查皇城,今晚怎么跑到京城来了?”

“有人通风报信告密,说有人要偷越城关。”背上的周凌云用幸灾乐祸的口吻说:“我敢和你打赌,一定有人知道你今晚的偷人养汉妙计。”

“你少给我胡说八道!”金牡丹冒火了,偷人养汉四个字说得又毒又缺德,焉能不冒火:“我的计划只有我一个人知道,而且我算定你不会和我一起走,你已经被俞柔柔那头狐狸精迷住了,哼!”

“别扯上俞柔柔。”周凌云大声说。

“小声些好不好?”金牡丹低喝。

“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,知道我躲藏在查封了的罗候府快活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金牡丹得意地说:“我已经从梨园大院人妖千面玉郎的爪牙日中,查出你们几个人虽然毙了人妖的死党,你们也有不少人受伤。你的人包括狐狸精俞柔柔,全躲在西山某一处地方养伤。你自以为艺高人胆大,昨天就化装易容溜进城打听消息,恰好落在我的眼线监视下,所以只有我才知道你……”

“你一点也不像一个精明的女杀手,冒冒失失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”周凌云嘲弄他说:“你只知道你的打算和行动,自以为是。你留心听,后面有人跟上来了,像捕鼠的猫,最少也有三个人。”

金牡丹伏下倾听片刻,向来路搜视。

小街没有街灯,黑沉沉家家闭户,没有任何人行走。

除了飒飒风声,别无其他声响。

“你是听见鬼走路了。”金牡丹笑笑说:“你又不是神仙,怎知道有三个鬼?”

“不相信我的人,一定会倒霉的。你该知道你跟随我逃命期间,我的估计判断从没出过错。晤!好像前面右首的第一条小巷口,有人要出来了,快找地方躲藏。”

“你少疑神疑鬼好不好?”金牡丹向前面凝神细察,可以分辨前面十余步确有一处巷口,看不见人影,听不到脚步声息:“我是不信世间有鬼的人……”

“鬼来了!”

小巷口,突然出现三个灰黑色的人影。

身后,宽约三丈的街中心,三个脚下悄然无声的人影,正一步步向这儿徐徐接近。

金牡丹心中大骇,难以相信背上的周凌云料事如神,那是不可能的事,却真实地发生了。

她蹲伏在屋角的暗影中,但来人如果走近,便难逃对方的耳目。

“不可怕。”金牡丹居然反而安慰背上的人:“六个人,我对付得了。”

“我怎能不怕?”周凌云附耳说:“抓住你砍头,我同样要丢脑袋。放我下来,解我的经穴禁制……”

“你别想。”金牡丹咬牙说:“要死,一起死;反正我欠你一条命的债,我把命还你,生死同命,我认了,不管你是否喜欢。”

“你这种还命债的方法,委实令人哭笑不得,这是那一门子的还债法?你简直胡搞……”

“闭嘴!”金牡丹掐了他一把。

前后两面的人对进,同时发现了对方,人影疾闪,六个人分别隐身在街两旁。

金牡丹并不因此而宽心,将周凌云的连鞘刀插在背上,等于是她与周凌云挟住了这把刀。

再将自己的剑插在腰带内,绣了金牡丹图案的百宝囊挪至趁手处,像一头伺伏的豹,随时准备扑向猎物。

“日!”从小巷口出来的人,突然从隐身处发出沉喝声,声虽小,但震耳而锐。

“晨!”从街后跟来的人也沉声回答。

是盘问口令,一听便知是有组织的组合;看装扮,却又不像是巡城的禁卫军。

“有发现吗?”从小巷出来的人重行现身询问。

“伏桩传出的信号,确定有可疑的人从这一带过来了。”从街后跟来的人也离开藏身处:“你们如果没有发现,最好分开来仔细搜一搜这附近。”

“是何来路?”

“不知道,搜出来再说。也许还留在后面,咱们往回搜。”

六个灰影循原路悄然逐段搜寻,逐渐远去。

从小巷出来的三个人,也小心翼翼向后转,消失在街对面的另一条小巷内。

“手冒汗吗?”周凌云的口气仍有嘲弄味:“手如果冒汗,就会失去准头,暗器的威力大打折扣,你不可能一举击杀前后六个人。好冷,是不是?”

“这些贱狗是东厂的番子,我还不屑宰呢!以免打草惊蛇。”金牡丹开始长身而起,探索徐进:“东厂的人最卑贱恶毒。论真才买学,则以内行厂的人最高明,希望不要碰上内行厂的高手,其他的人不足畏。”

“百变金刚的人呢?我知道他们的玄武白虎两小组相当可怕”

“神龙九小组最可怕的是朱雀和苍龙。”金牡丹说:“他们在九江与安庆府活动,替宁府打通与扼守进出的大门。

如果派来京都,很可能制造翻天覆地的剧变,但江彬与钱宁派有眼线在宁府卧底,决不许这两个小组北来撒野,预留退步。

这两个姦贼聪明得很,真让宁府入主,换了皇帝,对他们又有何好处?目下他两人权倾朝野,权势如日中天,新皇帝还能再给他们添加权势吗?”

“那他们为何要与宁府打交道?”

“也是预留退步呀!你真笨。假使宁府真的入主紫禁城,他们事先不暗中交通协助,结果如何?宁府不杀光抄绝江钱两家,才是怪事呢!”

“就算宁府真的入主,他两家同样下场悲惨。这叫做飞鸟尽,良弓藏;狡兔尽,走狗烹。第一个皇帝杀绝了所有的开国功臣,宁王岂会例外?这是他朱家的传统劣根性,与生俱来,世世代代都不可能改变的,只有他朱家子孙被斩尽杀绝,这种劣根性才会断灭。朱核杀绝了方孝儒的十族,所以迄今为止,就没有读书人反抗朱家皇朝,反抗的传统本性已被断灭了。”

“你少给我发牢騒,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。”金牡丹又掐了他一把:“我要从屋上走,疾趋城根出城。”

“上面有人……”

话未完,金牡丹已飞跃而起。

这次,金牡丹对周凌云的警告,不敢掉以轻心,轻而易举跃登屋顶,虽则背上有一个沉重的人。

头部刚升上屋檐,便看到上面的屋脊人影急动,三个灰影刚越过屋脊,正向下掠。

“什么人……”一个灰影看到有人上升,立即喝问。

“要命无常!”金牡丹娇叱,跃登瓦面,双手已先出,射出致命的暗器。

天色黑暗,哪能看得见暗器的形影?

即使是白天,狭路相逢,相距仅丈余,看到暗器也无法问避,想。运功护体,也是来不及了。

“嗯……啊……”三个灰影分别发出怪声与叫嚎,摔倒骨碌碌向下滚。

“你该射咽喉。”背上的周凌云嘲笑她:“一个超等的女杀手,居然让对方发出叫声,你是愈来愈差劲了,这碗杀手饭吃不成啦!”

“都是你累人,知道吗?你重得像头牛,影响了我的手劲。”金牡丹飞檐越脊向城根狂奔,感到背上的重荷实在累人,所以借机发牢騒。

“那就放我下来……”

“休想。”金牡丹焦躁地叫。

四面八方,远远地传来呼哨声,不远处的屋顶,也有人影快速地掠走。

死者的叫嚷声,引来附近巡夜的人。

城墙上人影已从五个增加至十个了。

城根附近五十步内,禁止建屋,因此空旷难以隐身,平时杂草矮树丛生,冬季狐犬难隐。

跳下最后一栋民房的屋顶,金牡丹倒抽了一口凉气。真是不妙,这段城墙上面,原来是一处炮位,安装了一门大将军炮。

这是上次白衣军首次攻抵京师之后,大将军炮开始登城时留下的,以后不再撒下,由邻近的炮楼驻军把守与使用,炮位经常有三至五名官兵守卫。

左方三十余步左右,是登城的马道,他就是从斜坡形的马道拖上城的,骑兵巡城通常由马道上下。

“得从马道冲上去。”金牡丹咬牙说:“背着你,我跃不上三丈五尺高的城墙。”

“四丈,你没把女墙计算在内。”周凌云说:“你不可能恰好从垛口穿入。放我下来,解我的经穴……”

“休想!”

“笨女人,从马道向上冲,行吗?你瞧,守军正蜂拥而至,每个人都是长的枪矛斩马刀,你受得了!”

城墙上,兵士们乱哄哄地,人数可观。

金牡丹一咬牙,贴地往回窜,钻入一条防火巷。

“小心身后!”周凌云急叫。

一声暴叱,金牡丹左手向后一扔,右手剑已在手,猛虎回头反扑,剑上风雷乍起,无畏地放手抢攻。

剑虹楔人狂涌而至的刀剑丛中,共有五个人街尾猛扑,暗器仅击倒了一个人,另四个三剑一刀凶猛地向她集中。

“铮铮”两声暴震,两支剑被金牡丹崩开,人与剑豪勇地切入,反手挥剑,她手下绝情。

但另一把刀,已从她后面攻到,要砍断她的左腿。大概已看出她背上有人,砍背上的人并无必要。

她已无暇兼顾,无法收招封架,攻后背下盘的刀,也来不及闪避,只有冒险地向前冲去。

她手中剑狂野地贯入一个人的右肋,一带之下,锋尖划开另一人的咽喉。

她向前冲出丈外,感到双脚无恙,甚至不曾感到刀气近身。

已无暇思索,大喝一声,把最后一个使剑的灰影砍掉了半个脑袋,剑使刀招,她已用了全力。

“快跑!后面有人追来了。”背上的周凌云低叫。_

地撒腿便跑,一瞥之下,她看到身后不远处,人影快速地奔来。

五个交手的人,全部倒下了。那位使刀的人也许失足跌倒的,反正不是被她击中却自己躺下了。

天老爷保佑,这一带全是低矮的民房,巷道甚多,窄小而黑暗,人在里面窜走,几乎难辨形影。

“钻狗洞,千万不可上屋。”周凌云贴在她耳后指示机宜:“记住方向,有机会就折向北。北面东直门附近藏身的地方多,有不少盲人瞎马似的往南追,摸错了方向,那就死定了。”

金牡丹怎敢不听他的?体力快要耗尽,想上屋也力不从心。屋上固然可以任情飞奔,但容易让人发现,一不小心失足,那就灾情惨重。

不久,唿哨声渐远,也看不到人影了。

金牡丹完全失去主见,听他人的指示,在黑暗的巷道中盘折急走,她脚下渐呈不支,喘息声愈来愈急促,浑身热流荡漾。

“你快点行不行?折入右面的小巷,对,加快些。”背上的周凌云惬意地下令指挥,似乎这一带的街巷相当熟悉。

他在西山有产业,算是大半个京师人,对城内的街道当然熟悉,所以在全城的高手搜寻的危境中,大白天他仍然敢在城内匿伏,甚至不断在各处活动。

“我……我快要断气了,你……你还催个不停啊?”金牡丹娇喘吁吁地说:“天杀的!他们怎么好像全出动了?似乎真知道我今晚的行动呢!”

“不催你能摆脱他们吗?你是自作自受,笨女人。”周凌云得意地说:“被女人背着逃命,很惬意但又很危险。其实,你真的很笨……”

“闭嘴!你怎么老说我笨?”金牡丹恼了。

“说你笨你还不承认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不该一心一意想逃出城,这叫做慾速则不达。”周凌云的口气轻松得很:“只顾逃,完全没有应变的打算,像被追急了的老鼠,只知道往洞口逃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“是吗?其实,迄今为止,他们根本不知道要追搜的人是谁。你拼命想往城外逃,他们当然知道该怎么追。你看,我告诉你该怎么走,就轻易地把他们摆脱了。假使你再往城根走,再想出城远走高飞,保证一头钻进他们的网罗里。不信你试试看?最好不要试,笨女人,我可不想和你这笨女人一起去见阎王。”

“好,我找地方躲。”金牡丹突然醒悟。

“好现象,你不笨嘛!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

“闭嘴?你认识街道吗?”

“呸!我生长在京都,会不知道京都的街道?”

“咦!你金牡丹生长在京都?这……”

“你还不闭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3章 砰然惊破春梦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