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34章 柔柔迎战元老

作者:云中岳

飞虎会的秘密堂回,距提调所有半条街,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院子。

四四方方的小四合院,原是右邻大宅的偏院分隔而成的,想必是原先的主人与大宅分了家。或者分卖给外姓人士,表示大宅的主人家道中落,无法守成了。

飞虎会本来就没有几个人,自从百了刀与安仁侯方面的人几乎翻脸之后,这处堂口几乎罕见有人出入了。

一个门子,一个管家,再没有其他的人留守了。

这天二更末将交三更,已入睡的管家突然被陌生的声息所惊醒,赶忙披袄疾趋正房的厅堂。

推开大厅门,管家怔住了。

灯火明亮,三个英气勃勃的年轻人,正高坐堂上品茗,用大嗓门谈笑,似乎像是此地的主人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管家张口结舌,总算没大惊小怪。

“给你一盏条时光,三更起更,你们的主要执事人员如果不来,咱们就放火烧屋。”坐在主位上的周凌云声如洪钟,虎目神光炯炯:“我百了刀说话算数。我敢在皇城内外杀人,当然敢公然放火。快走,误了事你得负全责。安仁侯会杀你的头。”

“他不杀我杀。”唯我我公子的嗓门也够大:“反正把这里的人杀光,谁没错。”

“我狂风剑客的创犀利得很,杀起人来六亲不认。”狂风剑客傲然拍拍佩剑:“我不信这些飞虎真的会飞,绝对飞不上三十天逃灾避祸。”

一唱一和,管家听得心中生寒,狼狈地扭头狂奔,这重责谁负得起?真要放火烧屋,不全城大乱才怪,很可能烧几条街。

话已经挑明了,这里的飞虎会与安仁候有关。

钟鼓楼刚传出三更起更的钟鼓声,院子里已出现了七个人影。

厅阶上,周凌云与花花双太岁,也恰好降阶而下。

“我已经猜出主持的人是你。”周凌云向站在中间的飞虎尹豪说:“因此,也知道这里是安仁候的行动指挥中心,你们如果没有可用的人手,怎敢奢言与神龙周旋?

又凭什么能断江西宁府的羽翼?”

“你知道也好。”飞虎尹豪沉静地说:“事实上如果没有你助一臂之力,咱们事不可为。皇上从昌平州返驾进城的一天,也就是神龙与四海盟逆犯举事的时候,咱们决不可能阻止这次剧变的发生。周壮士,侯爷希望在肃清余孽之后,再向壮士致谢……”

“尹老兄,你知道在下今晚的来意,不必用话敷衍扣人。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;你的人来了多少?”

“周壮士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你明白的。”

“你……你想怎样?”

“三件事要求,希望彼此好来好去。”

“希望壮士的要求不苟。”

“在下也希望你能办得到。”

“那三件要求?”

“其一,昨晚贵会出动了七批人手出猎,目标并非神龙,而是我百了刀,因而暴露了行藏,反而引起神龙大举搜寻你们。说,是谁的主意?我要这个人,希望这个人不是安仁候,也希望不是你,说!”

“壮士可能误会了……”

“住口!”周凌云沉叱:“我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,而且有些事故我曾经亲身经历。说!是谁出的灭口恶毒主意?是你吗?”

“尹某无法回答,因为尹某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事。”

“妙,推得一干二净。第二件要求很简单,袭击黛园策应卧底的那些刀客,是不是飞虎会的人?”

“不错,是我飞虎会的人。”飞虎尹豪爽快地承认。

“好,第三个要求,那几个穿虎皮衣裤,戴虎头面具的人是谁?我要你把他们突出来。神茶郁垒两个混蛋,正是虎形人的爪牙,我正在加紧查他们的藏匿处,他们躲不住的。”

“我飞虎会的人,绝对没有人穿虎皮衣裤的。”飞虎尹家不假思索地坚决否认:“只要你提出任何证据,唯我是问。尹某是卫军的世袭千户,与你们这些混世闻道的人罕有往来,根本不知道你说的神茶郁垒是哪座庙的门神,你这岂不是强人所难吗?”

“我可以郑重地告诉你。”骠骑尉杨一鸣接口:“飞虎会真正的主力,称为雷霆小组,全由军户的勇健精锐挑选出来的死土,堂堂正正的军中勇健,不会有江湖人士混迹其间。”

“好,你们既然推得一干二净,等我查出证据之后,我会像屠杀神龙那些狗男女一样,给你们一次可怖的杀戮作为回报。现在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飞虎尹豪慾言又止,最后率领六位同伴惶然退走。

季小龙已成为京都城内城外,最活跃也最神秘的人,城内外与及郊区的顽童,甚至无依的大小乞丐,都成为他的眼线与忠实的支持者。

那些活跃的有问题大官小富,厂卫与外四家的出风头人物,以及形迹可疑的流浪混世者。都是追踪监视与调查的目标,组成一面广大而有效的监视网,消息的传递也十分迅速。

平时,一个人如果从城南的正阳门,至城北玉河北岸的钟鼓楼,真得花费三两个时辰,因为不可能走直线通过皇城和紫禁城,必须绕皇城而走。

但如果用声音或信号手式将简单的消息传出,很可能不需一刻时辰。

那些精力充沛的小鬼,跑起来不但快,而且很少引人注意,大街小巷的转角有人转传,速度更快。

天气逐渐进入晚春期,大地复苏。草水含苞抽芽,田地里有青青的麦苗野菜。北方的原野,处处呈现蓬勃的生机,人们虽然身上仍穿着皮袄,但头上的风帽暖帽,出现的数量愈来愈少了。

这天一早,南郊的杂乱住宅区一片忙碌。

那时,城南部还没完全恢复旧观,仍可看到上次白衣军薄京时留下的烽火遗痕瓦砾场,天坛还没建造,那一带成了车行旅店的聚落处。

每一家客店或骡车行,皆拥有广阔的车场大院,相当热闹。

由于那时外城还没建造,所以正阳门城河以南,都称为城郊,人口与城内不相上下。

但街道却乱七八糟,与城内方方正正的格局完全不同,也就便于牛鬼蛇神活动,江湖行业也以这里为狩猎场。

一队骡队出了广安骡车行的广场,西行走上了至良乡的大官道。

广场右面是车场,左面是牲口栏厩,一辆辆骡车待发,一匹匹坐骑皆有人上鞍辔,旅客与店伙部在忙碌,谁也懒得理会旁人的闲事。

骡队出发后,一位曾经替健骡上货的店伙,一身轻松地绕至广场的最左侧,站在与街口接近的一株刚抽芽的大树下。

他向街左用手打出一连串手式,并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这才懒洋洋地举步返回牲口拦厩。

刚接近另一株大树,树后突然闪出一名剽悍的大汉,大牛眼一翻,冷哼一声,双手叉腰,迎面拦住去路,脸上涌起不件好意的狂笑。

“客官怎么啦?”店伙有点意外,也流露出惊讶与畏缩的神色。

“信号发出去了?发给谁?”大汉直通至八尺内,声势汹汹。

“信号?客官的话,小的怎么听不懂?”

“少给我反穿皮袄装羊,哼!”

“客官,小的……”

“你认识骡队的某一个人,是吗?”大汉巨手一伸,劈胸揪住了店伙的胸襟:“你替谁做眼线?说,也许我会大发慈悲放你一马。”

“饶……命……”

“你如果不想死,招。”

“小的不……不知客官到底……”

“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,我带你去见可以要你招供的人,至少有一千种残忍的手法逼你招……”

“是吗?”身后传出怪异的语音,像大人又像少年:“我也要带你去见可以要你招供的人。”

咽喉下,横着一把奇冷彻骨的小刀,是那种单刃的,用来切割的近尺尖刀,当然也可以用来捅人。

同时,空着的左手,也被人反扭向上抬,肩关节快受不了啦!

右手一松,店伙恢复了自由,一打手式,匆匆向厩溜之大吉。

“有……有话好……好说。”大汉惊怖地叫。

“你要说什么?”身后制住他的人问。

“何……何必呢!大家都是跪着养猪,看在钱份上替人办事,你老兄收了刀放下手,没有说不通的话,大家都有活路走,是吗?你老兄尊姓?”

“我叫西城一条龙,季小龙。”

“哎呀!百了刀的……人……”

“猜对了,有奖。”!

奖是什么?后脑勺挨了一劈掌,脑门一震,便失去知觉,人事不省。

二十匹骡组成螺队,驮了不少货物。

前面另有十二名挑夫,各挑了一担货。骡夫共有十名,打扮毫不起眼。像这种长程骡队,南北大官道上经常可见。

按行程,一早出发,天黑之前,可以赶到七十里外的良乡县城。

南来北往的旅客,都必须经过三十里外的卢沟巡检司,在该处查验税单与路引,才能安然通过卢沟桥。因此,骡队并不急于赶路。

五里,十里,村落渐稀,宽阔的大官道上旅客也渐少,偶或可以看到一二辆大户人家的双头华丽马车飞驰而过,或者三五匹健马小驰。

前面官道开始向南弯,从向西转向西南行,透过行道树的嫩枝叶空隙,可看到八匹小驴,蹄下悠闲,摇摇晃晃,侵吞吞地在小径中缓行。

小径衔接大官道,八匹小驴逐渐接近了岔道口。小驴上的八骑士有男有女,但仅能从身材上分辨。

男的脚长,双脚如不张开,必定拖地。北方的女人善骑驴,身材适中,骑在驴上袅袅娜娜地款摆,另有一种吸引人的风情流露,所以一看便知是男是女。

骡队的人,对即将进人大官道的八匹小驴毫不介意。

相距在三十步外,八匹小驴先上了官道,却不成行继续赶路,反而在官道成列,排成一字,堵住了官道。

骡队的人有了警觉,挑夫们首先脚下一慢。

八男女跨下小驴,脱下大氅搭在驴背上,露出里面穿的劲装,除下风帽,露出本来面目。

男的英俊魁梧,女的美丽婀娜。

季小龙与桂小绿年纪虽小些,但却像金重玉女。

唯一上了年纪的是申三娘,当然并不算老。

挑夫们已到了十步外,看清了八男女的穿章打扮和面貌,十二个人,倒有十个脸色大变。

十名骡夫,也神色紧张,甚至有点失措,不知该采取何种方法应付。

如果不加理会那就表示他们是纯粹的挑夫骡夫。

可是,能继续冒充下去吗?对方既然明显地拦路露面,当然已经洞悉他们的底细与计谋。

只要对方略加盘问或搜查,必将原形毕露无所遁形。

应变的决心,必须在剧变发生时,断然下定,成败就决于这刹那间领导人将采取的行动是否正确。

一声怪啸,十二名挑夫的萝担,连扁担一起破空飞抛,重量有限,抛掷的声势颇为惊人,有如二十四块巨石漫天碰落。

但控制的空间十分广大,有效地阻止对方冲进攻击,谁也不知道箩担内到底盛了些什玩意?当然不敢冒险拍击箩担冲过来。

同一瞬间,二十匹健骡,同时受到行家的打击,受惊向前飞奔,整条四丈余宽的大官道全被惊骡所挤满,潮水似的向挡路的八匹小驴涌去。

骡比驴健壮,体型大了两三倍,背上驮的并不重,但体积宽大的货色,简直就像秦山压卵,小小的驴怎禁受得起践踏碰撞?

百了刀八个人吃了一惊,没料到对方来这么一手怪招,超出常情之外,立即章法大乱,本能地抢救牲口,手忙脚乱牵了小驴向路外躲避。

平时不想奔跑要死不活的小驴,居然被大群健骡的冲势所惊,一阵大乱,总算四散而走,而且相当快速,倔脾气一扫而空。

十二个挑夫与十名骡夫,已回头落荒而逃,速度惊人,片刻使消失在各处的村落树林中。

大官道附近,有不少村落田庄。

田野中也有桑麻生长,头田尾畦间树影依稀。人如果进入村落田庄,大白天明火执仗前往搜寻,村民们假使受惊而鸣锣告警,要不了多久,各村的民壮便会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。

皇城外围的卫军也会出动,那就麻烦大了。

午后不久,驮骡早已自行走散,凌乱的贷担也被过往的旅客拾走,大官道旅客往来不绝,没有任何意外事故发生,谁也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故。

想聚集人手逃,必定引起注意。分开进,被蚕食逐个消灭的机会增高。

周凌云八个人,苦于人手不足,广大的郊区处处可以通行无阻,哪能全面监视每一处角落?

潜伏的人不敢逃,追逐的人也不便四面八方搜索。

眼看日落西山,京都方面来了五人五骑,五匹健马以不徐不疾的脚程,接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4章 柔柔迎战元老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