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35章 智取义释毒魔

作者:云中岳

可是,周凌云并不紧蹑在他身后追逐,而是从侧方齐头并进,一而再超越抢上风,把他逼得不断变换逃向。

周凌云的轻功速度快了两三倍,不折向逃必定被迎头拦住,顺风撒毒的打算落空。

在田野间摆脱不了周凌云,他愈逃愈心凉,结果,大绕圈子,走投无路。

最后,他发觉已被逼回小村的东北角,心中一急,便不假思索往村里逃,利用房屋隐身施放毒物,比在田野中更具威力,成功的希望更浓。

一头钻入一座土瓦屋,却暗叫一声糟了!

是一栋村外围的弃屋,屋侧的小仓库和牲口厩已经半坍,门缺窗破,久无人居,距最近的另一处农舍也有七八十步,中间是嫩草刚冒芽的荒地。

七八十步,绝对摆脱不了周凌云的斜方向拦截,除了匿伏在破屋中等候机会之外,别无他图。

屋顶有几处地方崩坍了,有如开了几处天窗。

他伏在堂屋的门角土墙下,定下了心神思量自救之道,盘算该如何制造机会,能快速地逃入农舍零星散布的村中心藏身。

侧耳倾听声息,也用目光搜寻周凌云的身影,久久一无所见,也没听到异声。

“这小子大概知难而退,撤走与同伴会合了。”他自言自语,心中略宽。

自以为是的想法不切实际,屋顶上突然传下的声息令他心中极感不安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周凌云的怪笑声,从屋顶的破洞传下,声震耳膜:“我说过,我百了刀是很有耐性的。咱们等吧!老毒魔你早晚会出来的,我一点也不急。想起不久之后,就可以好好宰割你,真可以乐上老半天。”

逃命的人分秒必争,怎能被人堵住等死?

他心中发虚,踢手蹑脚向后堂移。

“后面脱身更无希望。”屋上的周凌云似乎对他的行动一清二楚,有如目击,其实夜幕降临,屋下黑沉沉:“别打如意算盘,我会在你爬出来的地方等你。”

手一扬,他循声打出一枚毒针,从破洞侧方破空飞起,听声认位的修为非常精难。

“有多少牛黄马宝,你放出来好了、”周凌云的语音从另一处破洞传下:“小心,老毒魔,我也有些玩意让你尝尝滋味。”

啪啦啦连声暴震,三块瓦片在他身侧爆裂成碎片,劲道惊人,飞行的厉啸令人头皮发紧,如果被击中,那滋味一定不好受。

“喂!差一点点是不是?”声音转从另一个破洞传下:“别急,瓦片多着呢!多来几次,甚至百次,一定有人灰头灰脸。哈哈!再来几块!”

瓦片飞旋下降的呼啸声,连绵不绝,瓦片破裂声也十分惊人。

十余块大青瓦连续爆炸,下面积尘因而漫涌飞扬,几乎没有安全的角落可以躲避瓦片的袭击。

“天杀的混蛋!”挨了两瓦片的毒阎罗,缩在墙角破口骂:“你这算什么玩意?

蠢汉放泼吗?”

“哈哈!很有效是不是?”屋上的周凌云大笑:“你挨不了几下的,劲道逐渐加重,不久之后,一定有人头破血流,你信是不信?”

“小王八……哎……”

“啪啪……叭叭叭……”

瓦片像暴雨般下砸,瓦片破裂声震耳,黑影突然从前门飞跃而出。

真不妙,周凌云就蹲在檐口等候。

“哎呀!我……”飞跃而出的黑影狂叫,脚下大乱,砰一声栽倒在二十步外,仆倒再向前沿滚五六步,跌了个晕头转向,挣扎难起。

“你挨了两枚原属于你的毒针。”身侧出现的周凌云说:“一枚曾经贯入在下体内,另一枚是从鬼神愁公羊前辈的尸体内起出的。现在,在下等你死。”

毒阎罗吃力地拉扯胁下的百宝囊,却被周凌云拉断了囊带夺走了。

“救……救……我……”毒阎罗发狂似的厉叫。

“玩毒的死在毒上,老天爷是很公平的。”周凌云冷冷地说。

“饶……我……”

“不,你得死!我百了刀与你无冤无仇,你竟然一而再暗杀我,连累了公羊前辈送命,你不死,何以慰公羊前辈之灵于九泉?”

“我……我只是奉……奉命行事……”

“奉谁之命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说,你死。”

“如果我……我说……”毒阎罗强提元气,口气转硬:“我……我就成了不忠不义的……的混蛋,我……我毒阎罗一……一代之雄一……”

“狗屁的一代之雄。”周凌云笑骂,踢了毒阎罗一脚:“你造孽大半生,满手血腥,杀人如麻,凶残恶毒,居然厚脸皮自称一代之雄,去你的!”

周凌云这一脚轻不重,踢得毒阎罗滚了几匝,身躯震动,加快毒葯渗透的速度。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毒阎罗狂叫,因为周凌云又准备起脚:“解葯,解葯在……

在囊中……”

“你想得美,不招供,没有解葯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能说……”

“那就没有解葯。”

“得人钱财,与……与人消灾,这……该是道义和规……规矩,我……我不能说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的道义和规矩,不符合我的利益。”周凌云冷冷地说:“除非你死了,不然我一定要知道向你下令的人是谁?”

“不要迫……我……”毒阎罗开始猛烈抽搐:“不要追我做……做出我不……不愿再……亏心的事,快……快给我解葯……”

周凌云开始从百宝囊中,逐一取出囊中的物品,有瓶,打小葫芦,有各式毒针,逐一往地下丢。

“我把这些玩意包括解葯,一一砸毁。”周凌云说。

“不要!看老天爷份上,不要!如果我招……”

“你可以活。”

“先……先给我服……服解葯,我……我说……”

“好,哪一瓶是解葯?”

“两……两种针毒,两……两种解葯,两……瓶……快……求……你……”

“你死不了……”

玩毒的人,同样会中毒,只不过抗力比旁人强些而已,不服解葯同样受不了。

毒阎罗的抵抗力,反而比周凌云差,也许是同时中了两种毒,毒性相成,更剧烈的缘故吧!

片刻便支持不住了,为了保命只好屈服,老毒魔其实不是一个真正不怕死的人,被周凌云抓住弱点整治得服服贴贴。

村中的家犬本来騒动已止,仅间或传出三五声零星吠声,突然间,犬吠声再次激烈起来。

这栋废农舍,位于村外缘,村本身仅有六七十户人家,夜间有特殊变化,全村都可以很快地起而应付意外。

但犬吠剧烈,全村却没有人出面探视查问,这表示村民已受到控制了。

周凌云沉着地整理身上携带的物品,确实地检查包括刀在内的携行物,务必可以保证在快速行动时,物品不会发出任何声响或遗失。

毒阎罗坐在壁根的瓦砾上,调息因毒葯发作所耗损的精力。

“你……你在干什么?”毒阎罗惊恐地问。

破屋内黑暗,只能隐约的看到模糊的人影。

“准备。”周凌云信口答。

“准备杀……杀我?”

“我已经允许你活。”

“可是,鬼神愁……”

“当然你要负责。但你是奉命行事,等我惩罚了主凶,再决定该如何处治你。如果我是你,必定也立即准备。”

“你到底要准备些什么?”

“杀搏。”

“杀搏?这……”毒阎罗惊跳起来。

“附近不知有多少高手潜伏,待机而动,很可能在等候主事的人赶来主持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反正来人决不会是朋友,除非你毒阎罗曾经与这些人订了什么协议,或者得了他们多少好处,不然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“我跟你走。”毒阎罗跳起来:“也许我招供做了亏心事,觉得来的人不论是放是友,我认为他们部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“确是如此。”周凌云感慨地说:“不少安仁侯那些人,都是枭雄豪霸,当我失去利用价值时,他们便迫不及待大举出动要杀我灭口。你们只是一些唯利是图,冲重赏而替他们卖命的人,更有杀你们灭口的理由,你有权作全身自保的打算。”

“我再三明白地告诉过你,我们这些人与安仁侯无关。”毒阎罗沉声说:“我毒阎罗凶残恶毒,但从不说谎骗人,更没有倭过嫁祸的习惯。”

“可敬,哼!”周凌云嘲弄地说:“外围走狗的处境更可怜,你明白吗?狡兔尽,走狗烹;这是那些玩弄权术的政要人士权力斗争的金科玉律,谁要是不懂,谁就得付出代价,代价很简单:命。”

“你懂,还不是几乎丢了命?哼!”

“我难道是死人?哼!我活着,证明我懂得很多。”

“说早了些,阁下,来人……”“

“土鸡瓦狗,何足道哉?来上百十个,我百了刀保证他们一了百了。老毒魔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“毫无疑问。”

“记住,自求多福。”

“那是当然,交手生死间不容发.谁还能分心照顾准?别说外行话,刀出剑发时,你连你老爹部照顾不了,那能兼顾我这几乎势不两立的仇敌?”

“你明白就好,我先出去。”

春寒料峭,原野中没有虫鸣,没有蛙声,微风过处草木轻摇,四面八方似乎鬼影幢幢。

周凌云站在没有门板的门外,仰天发出一声长啸,立即引起村中一阵狂乱犬吠。

身形一闪,蓦尔失踪。

从门内闪出的毒阎罗一怔,猛地向前一仆,掠地斜爬,快速地绕至屋右,往暗影下伏倒。

“你搞什么鬼?”老毒魔向右侧不远处的一丛新草低叫,绿油油的新草晚间却成了黑色的。

“引蛇出穴。”草丛传出周凌云的语音,但怎么看也看不出人的形影来。

“这简直是插际卖首,引那些人来杀我们。”

“不将人引出来,你敢到处乱窜逃命?”

“你是说,人已埋伏在附近了?”

“敢打赌吗?”

“这……不会那么快吧?我还是想悄悄快速溜走,趁他们还来不及设伏……”

“你做梦,人早已潜伏在四周,你走任何一方,都会踏入他们的埋伏,你有把握防止暗袭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看,他们沉不住气了。”

正前方的嫩草中升起三个黑影。

“四海归心,我武维扬!”有一个人亮大嗓门呼叫:“什么人?亮名号,休得自误。”

毒阎罗徐徐滑近,小心地避免草梢晃动。

“是四海盟的人。”毒阎罗有点紧张:“听说他的最强劲弟子是天罡地煞两坛,如果是他们来了,人数众多,十分可怕,咱们还是偷偷溜走吧!”

“你走走看?死路一条。”

毒阎罗这才发现,周凌云就伏在草丛旁,体积小得令人难以置信,真像一座小小的泥堆。

“他们似乎并没发现我们,也不知我们是谁,正好悄悄向后潜伏溜走……”

“后面有人接近了。”

“咦真像有人……”

“三个人,蛇行鹭伏,不击溃他们,决无活路。老毒魔,不要妄图侥幸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毒阎罗不会幻形术,也没练成缩骨或软骨法,卧伏在草中体积大,走近便无所遁形。

三个黑影暴起,从后面两丈左右飞跃前扑,两剑一刀全向毒阎罗集中,势如崩山向下压。

毒阎罗刚听到声息,刚扭头回望,眼角看到扑来的刀光剑影,已来不及爬起自保了。

同时,小土堆射出一道光华,土堆不见,光华急剧地闪烁,突然下沉,隐没。

毒阎罗搏斗的经验极为丰富,生死关头反应更为敏捷,百忙中奋身急滚,从刀剑的锋尖前滚走。

生死间不容发,惊出他一身冷汗。

“砰匍……”肉体着地声震耳,地面似乎也在震动。

滚势停顿,挺身一看,只感到毛骨悚然。

周凌云不见了,像是平空隐没啦!

身旁,三具仍在抽搐的尸体,触目惊心,血腥刺鼻。

行家一眼便可猜出三人的咽喉必定被割断了,可以隐约的听到血泡从断喉中冒出的声息。

“这小子到底是人是鬼?老天爷!”老毒魔心中嘀咕:“他怎能在刹那间,割断三个高手的咽喉?可能吗?除非这三个人是死人。”

想起被周凌云擒住的经过,老毒魔不住打冷战,假使周凌云用刀对付他,那……

他想起来就发抖。

刚才,他除了眼角瞥见疾射的刀光之外,一无所见。他根本没看到人影,似乎刀光是出无形无影的鬼物遥控的,决不是人用刀割断三个家伙的咽喉。

“一了百了!”左前方不远处的草丛,传出周凌云的怪叫声,但看不见人影。

“毒阎罗!”他不甘寂寞,伏在地面大叫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5章 智取义释毒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