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36章 刀毒联手显威

作者:云中岳

大败亏输,人都快要死光啦!怎能不崩溃?

“百了刀,我与你誓……不……两……立……”毒手判官向村内狂喊,声泪俱下,声如狼嚎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村街口大踏步而来的周凌云仰天狂笑,声如雷鸣:“我百了刀亦有同感,不杀光你们这些混蛋,决不罢手,我决不容许你站在天底下。”

百了刀以英雄的姿态出现,自命金刚,自以为有霸王之勇的百变金刚委实脸上挂不住了。

百变金刚又惊又怒,像与劲敌争地盘的猛兽,快要野性爆发了。

周凌云的身后,毒阎罗也神气地昂然而行。

“你杀光,我毒光。”毒阎罗狐假虎威,大叫大嚷:“刀剑与暗器齐飞,毒葯与鲜血一色。我毒阎罗一辈子算是第一次无代价帮助仇敌杀人,所以杀得特别痛快。百了刀,咱们分一分,你可别抢我的一份买卖。”

两人大踏步向栅口走,二比十四,依然胆气十足。

四名随从都没下马,四双怪眼彪圆,被他两人目无余子的神情激怒了,控缰的手劲道有了变化,健马奋然慾动,手也按上了剑把。

“长上。”一名随从冒火地说:“让属下先用马端,非毙了他们下可。”

“我说过,要活的毒阎罗。”冷然屹立的百变金刚冷冷地说:“一定要办到。”

“他一定是活的。”随从郑重地保证。

“你们该知道怎么办。”

“是的,长上。”

手一举,四匹马奋蹄腾跃,随鞭的前挥而并排冲弛。

蹄声如雷,排山倒海似的冲向已经到了栅外,步伐更为稳定的两个人狂冲。

半途,四支长剑伸出了。

“老大爷!居然有这么多蠢的人。”八极真人忍不住大叫:“他们在干什么?”

“冲锋陷阵呀!道长。”如意神君摇头苦笑:“他们以为这是战场哪!有什么不对吗?”

田野便于纵马驰骋,用马踹一些憨头笨脑的平民百姓确具威力,但用来对付身多灵活,纵跃如飞的武林高手,简直是驱马自杀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周凌云狂笑着拔刀,向路右的田野小跑:“射入先射马,毒阎罗,你的奇毒对马匹有效吗?用毒针射马不会落空吧?”

四匹马奋蹄并骑狂冲,方向一改变,四队马就无法再保持并列了,立即变成散乱的一行。

周凌云和毒阎罗两个人脚程惊人,但保待与追马相跑十余步左右,导引健马追逐。

“我不想浪费。”毒阎罗大声叫:“你该露一手啦!怎可苦了两条腿?”

“好,看我的,哈哈……”

长笑声中,周凌云倏然止步回身,肋下挟着的两块瓦片到了手上,一拍之下,瓦片碎成六块。

第一块瓦飞出,第二片……

瓦片飞旋而出,飞行路线不是直的,破风锐啸刺耳,接二连三飞向狂冲的马群。

即使用普通的手法掷瓦,马匹也不易躲闪。周凌云发射瓦片的劲道,可从破空锐啸中听出快速的程度,快得几乎难辨形影。

一声马嘶,第一匹健马砰然摔倒。

骑士身手十分了得,马来倒下,人已离鞍,身剑合一,凌空向下猛扑。

“人是我的,打!打……”毒阎罗也止步旋身,怪叫如雷。“呃……”身在半空的第一名随从,被毒针贯人咽喉,像中箭的雁,丢掉剑,手舞足蹈向下掉落。

六块瓦片,击中了三匹马。

第四匹健马超越死人死马,冲近周凌云,骑土的剑前伸,俯身向前准备用剑。

周凌云再次狂笑,身影乍闪,出现在健马的左侧,刀升起了。

随从的剑在右手,骑在马上不易攻击在左方的人。

“下马!”周凌云沉叱,刀光疾射。

骑上的骑术高明极了,人离鞍,上升、侧空翻、出剑,凌空翻腾飘降,剑已光临周凌云的顶门。

健马则向前冲,直冲出十步左右,焕然止蹄屹立。

受过严格训练的马,主人一堕鞍,可以立即刹住蹄等候主人,决不会误将主人踹死或迳自跑走。

“一了百了!”周凌云的沉叱声与刀光齐发。

骑士一扑落空,做梦也没料到已被剑所控制的人,突然乍隐乍现换了方向,发觉不对已失去反应力。

眼下人影刚消失隐没,右脚一震,右小腿被刀齐膝砍断了。

周凌云早就知道神龙秘谍与四海盟的重要人物,身上穿了锁子短甲,因此刀攻的部位以四肢五官为主。

砍掉一条腿,轻而易举,虽不会死,也失去了拼搏的能力。

一声狂叫,骑士砰然坠地,站不起来了。

“你还有一个……”毒阎罗在不远处高叫。

四名骑士,毒阎罗已除去两名。老毒魔知道自己的武功.并不怎么样,所以使用淬毒的暗器取敌。

不与对手保持近距离接触,制造动乱的机会下手。

他所使用的毒针有多种形式,令人防不胜防。毒针也是唯一可穿透锁号甲的利器,从小铁环的衔接孔锲入轻而易举。

有周凌云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强攻,他乘机用快速移位方式偷袭,双方联手相得益彰,于取予求,合作居然十分圆熟。

他们轻易地解决了武功超强的三个随从,老毒魔心中的愉快不言而喻,说话也自然风趣自豪。

“我的一份,我负责……”周凌云山豪情骏发高叫,叫声中,刀光到了最后一名刚从路倒健马鞍上纵落的骑士身旁,骑士的剑吐出了雷霆剑网。

同一刹那,淡淡的流光射到。

是百变金刚,来势真有如电火流光,像是淡淡的流光破空疾射。

人与剑融为一体,太快了,难以看到实影,反正就像加虚似幻的光影,排云驭电而到。

“我的天!”毒阎罗骇然惊呼:“驭剑飞行的地行仙!完……了……”

三个人影乍合,刀光剑影,陡然迸爆。

像什么?也许什么都不像,谁也说不出具体的形象,无法作明晰的解说或形容。

或许可以形容为三具旗花信号,在点燃破空上升时,半途恰好撞在一起,发生剧烈的爆炸。

无数火星化为无数光芒,八方激射,这情景或许近似。

刀光激旋,剑虹夭矫幻射,刀光剑气的历啸声,慑人心魄,狂舞的电虹激光,令人目眩神移。

其实,这仅是为期极短暂的激烈变化,没有人能看清这三个人到底是如何交手的,刹那间发生、剧变、结束。

当旁观的人仍陷在惊怖骇绝情绪中,已有了结果。

激光倏灭,人影乍现,撼人心魄的金铁震吟,隐然在耳,气流徐敛声,一有如天风远扬,余音袅袅。

周凌云倒翻出两丈外,叭一声,摔倒在麦田里,后滚翻两匝,支刀屈一腿抬起上身,左外肩血如泉涌。

随从的头,离颈飞落在丈外,一条右腿也飞抛在另一面,尸体仍在猛抖抽搐。

百变金刚侧滚出两丈外,头上的风帽不见了,发结也失了踪,散发披面,鲜血淋漓,大概顶门丢了一层皮,可看到顶门有一片沾了血的白头盖骨露出。

右上臂与左大腿外侧,也可以看到裂缝和血迹。

急滚三匝,再斜窜而起,踉跄拖剑飞奔,到了坐骑旁吃力地扳鞍上马,一声叱喝,健马发蹄飞驰,落荒狂奔。

“我会……找……你……”周凌云站起厉叫:“你不是英……雄,你只是一个捡便宜的懦……夫……”

八极真人与九个劫后余生的高手,像是见了鬼,发疯似的四散逃命,像惊破了胆的老鼠。

周凌云的左外肩伤势并不重,被剑刺裂了一条三分深血缝,不怕刀砍剑劈的护体神功,仍然抗拒不了百变金刚以神功御剑的一击。

严重的是真力耗损巨大,将接近气散功消,人去楼空的力竭境界。

这是村东首的一座牲口仓房,由毒阎罗替他上金创葯裹伤,伤虽不重,但精力已揭,抗力减弱,如不及早上葯裹伤,恐有恶化溃烂的严重后果。

“如果我所料不差。”毒阎罗语气仍饱受恐惧:“这家队确已练至不坏金刚法体,接近的轻功身法,很可能是缩地术,或者是金遁,好可怕,谁禁得起这混蛋御神一击?

你小子真是命大。”

“没知识。”周凌云仍有心情挖苦老毒物:“不坏金刚法体是佛门禅功,缩地术或金遁是玄门道术,怎么混在一起了?那是两种迥然不同的修炼方法,没有人能冶佛道两种功术于一炉,那会走火火魔,一旦全毁。”

“那你说……”

“玄门道术比佛门禅功,有更佳的度劫功能,修炼上就着眼于抗拒刀兵水火,所以才有五行遁术助修炼者度过劫难。这家伙是玄门出身的超等高手,但还没修至地行仙境界,可以御刃神行,距御神飞行的境界仍有一大段距离,但比八极真人强十倍,该是持平的估计吧!

那八极真人不算玄门弟子,而是天师道的法师,与宁府的天师李自然同道,所以李自然只能称妖仙。

玄门与天师道有深厚的渊源,但决不能称同道或同门。真正的玄门弟子决不会做法师,也决不会穿道袍做道士,骗凡夫俗子的香火,他们穿博袍,隐世潜修,炼丹辟谷,究天地之玄理,参宇宙的奥秘。

我告诉你,你所使用的钢剑与奇毒,都是玄门前辈所参研发明的成就。

像八极真人那种货色,狗屁!他们只会参研骗人的法术,发明配制*葯和*葯而已,哼!”

“你别骂人骂得那么刻薄,好不好?”毒阎罗把伤巾打好结,不住苦笑:“我猜,你定是玄门弟子。”

“不错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你也会五行遁术?”

“修为浅得很,这辈子恐怕修不到那种境界了。”周凌云站起伸展手脚:“琐事过多,常年奔走天下,俗事诸多牵挂,想定下心参修谈何容易?不退步已经难能可贵了。有时候,我真想丢下一切不管了。”

“哈哈!修地行仙?就算你成了仙,对这世间到底有什么好处?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世间仍是万古永恒,日起日落;所有的生灵依然死死生生。”

“哼!你……”

“我又怎么啦?”毒阎罗鹰目生光,庄严地说:“我毒阎罗凶残恶毒,为恶一生,老来午夜梦回,总算知道自己不是东西。我承认我与那些人间接替安仁侯卖命,为的是重赏,但真的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我第一次收了一千两黄金安家费。这两年来,每月收两至三百两黄金过日子,比起那些平民百姓,做牛做马一年也赚不了二十两金子,当然好上百倍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周凌云悻悻地说。

“我告诉你,我替任何一个大豪恶霸毒死一个仇家,花红不会少于一千两黄金。

一年毒杀十个八个,在我来说,不费吹灰之力,我犯得着与高手如云,爪牙遍天下的潜龙秘谍玩命?难道我疯了不成?”

“这……你……”

“也许,真是老来变性,自感罪孽深重吧!我居然昏了头,荼炭天下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“但是,你却卑劣地谋杀我。”周凌云沉声抗议。

“怎能怪我?受命时,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为私仇而在京师兴风作浪的百了刀。之后,我怕你不放过我,所以再次自告奋勇暗杀你。我不否认我怕死,人老了,改变不了多少,恶性不改,我不希望被你杀死,宁可再做恶人,杀死你永除后患。”

“去你的,你滚吧!”周凌云英骂:“下次,可别让我再碰上你,你最好从此打消谋杀我的念头,不然,你以后的日子一定很难过。”

“我不会再计算你了,我们这些人已收了遣散费,今后我不再受约束,真该回老家躲起来,等阎王来勾魂,也许能幸运地死在床上呢!”

“人总是会死的。”周凌云整理身上的物品,挪正佩刀:“老哥,终天年死在床上固然幸运,但死在刀剑上并非不幸,怎么死,没有计较的必要。我还年轻,我可不想在床上等死。喂!你往南走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山长水远,后会有期。老哥,珍重。”

“彼此彼此,后会有期。”’毒阎罗与他行把臂礼。

天刚黑,堂屋中,灯光明亮。

四名大汉围坐在八仙桌四方,酒菜摆满了一桌。

杯盘狼藉,四个人都有了六七分俩意。

“他娘的混蛋!”’坐在上首的粗眉大眼大汉有籍酒装疯现象,翻着布满红丝的大环眼,大着舌头骂街:“咱们四卫营也算是侍卫上直军之一,自从改隶镇国副将军指挥之后,成了外四家的奴才,那些边军,哪将咱们当人看?我就是不服气。”

“老总,别发牢騒了。”下首的大汉眯着醉眼说:“说起来,还得感谢那些家伙呢!要不,咱们哪能如此闲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6章 刀毒联手显威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