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37章 觅迹追踪挖根

作者:云中岳

执役的人几乎全是老弱残兵,能偷懒就偷懒,因此天一黑,就很少有勤快的人走动。

他隐藏得十分成功,京都人上几乎没有几个人,认识这位无权无势的外官,暂时内调闲置的世袭侯爵,对他暗中主持锄姦大计的工作极为有利。

本来,京师闲置的官多如牛毛,一个不能也无权干预朝政的人,必定会受到冷落。

那些在庙堂炙手可热的权势大员,像江树、钱宁、张锐等等权臣,根本就不知道安仁候这种闲置人员的存在,在权力斗争的圈子里,不会有权臣在闲置人员身上下工夫浪费精神。

夜间,安仁候通常不处理公务。提所本身的公务就少得可怜,连前军都督府本身的业务也不多,每天派老弱冗员抄发一些有关湖广、江西、福建的邪报消息,依期提拔军区内的老弱人员。

但如果军区内发生了战乱,那就有得忙了。

二更夫,他刚从前军都督府返回,十几名随从亲兵,一回公署就各自返回住所歇息了,两名未随伴随他返回署,行的公馆候爷府。

没有公务处理,他退自返回内院的密室。他的家眷留在江西安仁封地军区,外官暂凋通常禁止携眷随行,所以他的住处伺候的人阳盛阴衰,整座公馆只有四五名上了年纪的女仆照料。

踏入灯光朦胧的穿堂,两名亲随不能跟人,告退匆匆走了。

平时,该有两名老女仆,在穿堂迎接他到更衣室,卸除官服换上便抱,再进内室。

可是,穿堂空荡荡不见人踪,没有本息,春寒料峭,穿堂内依然冷气袭人。

他攀然心动,汗毛根根直竖。

一个敏感的人,可以感觉出潜藏的不测,一有所感,一就会发生这种反应。

他的炯炯虎目,留意通向内室的用道,那儿有一座门,门是虚掩着的。

看不出任何异状,但他发出一声沉喝。

已经走了的两名亲随,随即出现在穿堂口。

“侯爷,怎么了?”一名亲随警觉地问,一掀外袄,拔出冷电森森的匕首。

“有点不对。”安仁候说:“你们进来控一搜附近,再查一查内院。”

“是。

可是,没听到接近的脚步声,似乎亲随虽然应略了,但并没听命进入穿堂,毫无动声息。

他本能地感到诧异,扭头一看,大吃一惊。

两名随仆伏在堂口,无声无息,像是死尸般。

其中之一手中紧握着匕首,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地倒下的?更没听到任何打击的轻微声响。

一阵寒风刮入,像是来自地府的明风。

“咦!你们……”他脱口惊呼。

身后传出一声轻咳。骇然转身,他拉开马步立下防守的门户。

“是你……”他脸色大变,心虚地后退。

“我的朋友、已经把尊府完全控制了,不必打主意把你的秘密护军与保镖召来,以免全军覆没。”周凌云步步进逼,亦步亦趋随时皆可能扑上出手:“我不想杀死你。但是,你如果不合作,又当别论”。

“你……你想怎样?”他感到手心直冒冷汗,心底生寒,语气不稳定。

“是你派刀手要杀我灭口的!”

“我坚决否认,但我决不逃避责任,我的属下的一切作为,皆由我承当。”

“嗜!你是一个好长官。可是,我不能因尊敬你而轻易放过你。”

“你打算……”

“我要你坦诚地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能说的,我一定说。”

“很好。我从敌我双方以及第三者各方调查,已经证实你有三个组织。一是飞虎会,有一明一暗两种人。明的负责欺敌,乱人耳目,由一些老弱护军中挑选几个混字号人物摆样子,让京都的人把你们看作不成气候的滥混。暗的,就是散布在城外的神秘刀客,人数众多,也就是那晚打击神龙与四海盟的主力,主持人是飞虎尹豪尹千户。”

“不错,这方面做得十分成功。”

“第二个组织,以江湖的高手名宿或者的果组成负责踩探侦查与暗杀,名义上的领导人叫朱季虎,这位朱季虎的真名号我要知道。”

“我以我的生命作证,我并没成立这种组织,但我的确曾经不断拨出可观的经费,作为执行用问的开支。期间,需要大量的金银,概由江西方面筹措转运京都开销,兵部与前军都督府不曾拨交一两半两。为免事泄波及,因此我从不过问,到底有没有这个组织,我的确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只知道这几年来,成绩十分优异。”

“金银调拨由谁经手的。”

“抱歉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他断然拒绝透露。

“哼!你不说……”

“你不要威胁我。”他逐渐稳定下来了,胆气渐复:“头可断血可流,机密决不可泄。我负有使命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,你吓唬不了我的。”

“哼!第三个组织,是用来应付急变的人才,出勤时穿了虎皮袄,甚至全身扮虎,完全掩藏本来面目。你那飞虎会的神秘刀客,刀技皆出于第三个组织的主持人所传授训练。你听清了,我一定要知道这位主持人是谁。”

“你们这种人,怯于公敌,勇于私斗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”他歇息着说:“当初本来我坚决反对请你襄助的,我早就知道你这种人对忠义的见解不同,果然被我不幸而料中,只怪我不该放弃我的主见找你共图义举。周凌云,我决不会告诉你,我不该说的事,反正任何事我都必须负责,冲我来好了。只有死的勇将安仁侯,没有出卖部属的熊百韬。”

一声怒吼,他扑上了。

一记黑虎偷心,豪勇地走中宫突入,拳劲居然沉重如山,大概武功的根基相当良好,弓马更是出色。

周凌云拨开攻来的铁拳,叶叶两声问哼,两劈掌劈在他的左右颈根,再在小膀上来一记短冲拳,拳掌有分寸,但也相当沉重。

他感到星斗满天,腹内翻腾,俯身向前一栽,强忍痛楚躺倒,伸脚连绞带扫,依然勇悍绝伦。

周凌云比他高明得太多,闪过三腿回敬一脚,一脚踢在他的右肋下,把他踢得滚了两匝。

一声厉吼,他忘了痛楚,爬起,双爪箕张,来一记猛虎扑羊,余力奋不顾身向周凌云凶猛地扑去。

周凌云毫不退缩,以力斗力,双手崩开抓来的双爪,扭身来一招霸王时,狠狠地撞在他的左胁下。

撞击力是斜发的,硬把地撞得向右摔出丈外。

左右助是软弱要害部位,先后全受沉重的打击,小腹的伤势也随之扩大,他再也忍不了啦!

狂叫一声,错缩在地,他痛苦地抽搐。

“我要带你到镇国府,当着外四家那些混蛋骄兵悍将面前盘问。”周凌云凶狠地走近说:“江彬那杂种,明里敷衍江西宁府,暗里勾结交通,百变金刚就在他的府中托庇,明目张胆千手面玉郎合作,陷害忠良。他们对你一定有浓厚的兴趣,一定万分欢迎我,借他的府第办事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一面抽搐一面征笑:“你休想打如意算盘,你永远没机会了……”

周凌云仍在八尺外,猛地伸手虚空乱点,气流激分,无声的指劲远及丈五六。

他手脚一松,停止抽搐,右手的皮护臂有一只小小秘密袋盖掀开了,左手掌滚出一颗淡青色的小丹九。

左手本来已掩近嘴chún,丹丸是从chún侧滚落的。

周凌云俯身拾起丹九察看片刻,丢下一脚,踏成粉末。

“你也别想如意。”周凌云再伸指虚点,解了双肩肘的穴道:“你包庇不了他们,我的消息极为灵通,已经有了可靠的线索,我一定能把他们揪出来了断。好好养伤吧!再见,侯爷。”

他眼前股陇,痛苦地挣扎着试图爬起。

“周……凌云,看……看在苍生涂炭份……上,求……求你不……不要……呢……不……”

他终于痛昏了,沉重的身躯无法爬起。

藏身的地方不能距城太近,避免被快速的大群骑军合围。同时也不能过远,以免进出部城不便。

西南十里左右的丽泽关百泉溪,附近有不少大户人家的大宅院,只有可容小车往来的小径。

而且往来的部是附近郊区的乡民,陌生人很少在这一带走动,正是藏身的好地方。

周凌云八个人,借住在一家姓张的大宅偏院内。

近午时分,季小龙与化装为小村姑的桂小绿,匆匆从都城返回。两人负责与堵城的眼线密切连系,有关的消息来源准确无比。

午餐相当丰盛,一面进膳,一面商量进退大计。

“神龙的人全都躲起来了,四海盟的混混也像鬼魂似的失了踪,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,其中必定有可怕的阴谋。”季小龙近来更为机灵,也更为老练,说话已像完全成熟的青年:“他们藏匿的地方很多,而且都是达官贵人的深院大宅,这都是千面玉郎的同谋所提供的,咱们的朋友无法进一步深入踩探。咱们除了直捣巢穴捉活口之外,很难获得真实的线索。周大哥,晚上要不要去?”

“按常情,百变金刚不可能就此放过我们。”周凌云慎重地说:“他应该出动所有的人手,甚至要借重三厂一卫与外四家的骑军,不惜一切代价铲除心腹之患。而事实上他却把所有的人全部隐藏起来,真猜不出他葫芦里卖些什么葯,咱们真不能在敌势不明之时,轻举妄动。”

“我反对再替那个什么猴子卖命,兄弟。”狂风剑客恨恨地说:“我一想起他派刀客大批出动要杀咱们灭口,我就一肚子火。你没宰掉他,我心里很不满意呢!

“郑兄,宰他不费吹灰之力,但真要宰他,咱们的麻烦大了。”

“屁的麻烦。”狂风剑客悻悻地说。

“神龙替江西宁府打江山,一旦他们成功了,结果如何,郑兄想到了吗?”

“这……”狂风剑客一怔。

“他们会号令天下,以可怕的重金要咱们的命。”唯我公子总算不糊涂,说的话具有说服力:“郑兄,你的振武山庄,我的尚义门,都会在人间消失。东方姑娘的雄风堡,俞姑娘的云牺别业,必定化为瓦砾场。”

“咱们在座的人,都必须改名换姓,做八辈子亡命逃户。”周凌云说得极为严重:“所以,咱们已别无抉择,不是他们的天下,就是咱们的世界,因此安仁候方面,仍有利用的价值。”

“那么,你打算……”狂风剑客同意周凌云的解释。

“暂且等待,必须谋而后动,知己知彼,咱们才能稳操胜券,小龙继续与朋友密切联系,搜集各方的一切线索。我要利用这段期间向安仁侯施压力,早些了断我与虎形人的恩怨是非,也希望从他口中,了解神龙那些人的动静。毕竟他是军方的高阶层人士,他的谍网比小龙的下层牛鬼蛇神深入,那些王公大臣的广院深宅,也只有他才能将谍网布人。”

“周兄,我也希望你赶快把虎形人的事了断,才能集中精神,与神龙作生死一搏。”唯我公子诚恳地说:“你这样心悬两地,咱们也跟着紧张兮兮,有什么打算和计划,让咱们同心协力赶快完成好不好?我总觉得你老把与虎形人的恩怨责成自己的私怨,有时候一声不吭,就溜走办事,实在不够朋友。”

“他连我都不许参予呢!你急什么呀?”俞柔柔话中带刺:“金牡丹涉入飞虎会已无疑问,他对金牡丹……”

“俞小妹,干吗弄缸醋来吃呀!”东方纤纤娇笑:“这叫做恩怨情仇,难分缘孽,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你就别管啦!周大哥会善加处理的,放心啦!”

“我能放心吗?”俞柔柔委委屈屈地说:“毒阎罗的话绝对可信,老毒魔说金牡丹不是他们那一组的人,那一定不会错。那女杀手到底在弄什么玄虚,谁也不知道,我怎能放心?哼!她最好别让我碰上。”

“你们到底烦不烦呀?周凌云不胜烦恼地拍着桌子:“等你们也陷入我这种进退失措境地,你们同样困扰,同样笑不出来。”

“我实在看不出你为何要进退失措,应该说是自寻烦恼,呵呵!”唯我公子说着风凉话。

“问题出在安仁候这些人身上,不管他们的作法是如何卑劣,但目标却是可敬的,他们所冒的风险比咱们险恶十倍,我能无视一切,而肆行报复吗?”周凌云不佳摇头:“至少金牡丹进入黛园出生人死,如果她不是属于毒阎罗那一组为钱卖色的人,那么,她致力的目标,就比你我问黛园的目标伟大得多多。我真的不忍心从她身上找出主谋的人来,正如我不忍心逼迫安仁候的心情相同。别提了,烦人。小龙,你爹和你三叔怎样了?”

“我懒得过问了。”季小龙也显得烦恼重重,万般无奈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7章 觅迹追踪挖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