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04章 迷离变幻非常

作者:云中岳

在这刹那间,俞姑娘的剑光突然幻化消失,却在同一瞬间锋尖出现在青格人的右助下。

青袍入大骇,百忙中飞退文外,虽不曾被剑刺中,退出后仍感到剑气彻骨,肋下麻麻地不好受。

“第一剑!”俞姑娘冷冷地说:“好快的身法,接第二招!”

声到剑到。势老电耀霆击。

另两个青袍人看出危机,同声沉喝,左右齐上,双剑抢先一步接招。

“铮铮铮!”剑鸣震耳,火星飞溅风吼雷鸣中,三个青饱人向三方飞退,马步大乱。

“你还欠我一招!”

俞姑娘的剑,仍指向第一个青袍人,不理会另两个脸色大变的插手者。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云栖别业的人……”青饱老人脸色大变,嗓音也大变:“你……你用的是千幻剑术……”

“是吗?”喻姑娘淡淡一笑:“任何人练剑达到某一种境界,以神驭剑,速度可达到某一种极限,对手或旁观者,只能看到变幻无常的光影,当然不可能真的变化幻形,只有神仙才能驭剑幻化,你应该懂。”

“你……你姓俞?”

“我本来就姓俞。”

“云栖别业的主人,一代剑侠千幻剑俞铁岩,是……是你的什么人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屋顶突然传下一阵震天狂笑。

檐口并肩站着三个高大的黑袍人,笑声发自站在中间的黑袍人口中。

“她正是于幻剑俞铁岩的女儿俞柔柔。”黑袍人笑完说:“其实她的性情一点也不柔。她是来找我的、去年在高邮州,我毙了几个不知死活的杂碎,这小泼妇的船那天也停泊在高邮州,恰好被她碰上。我为了急于脱离现场,没和她计较,她居然胆大包天,追踪到京师来了。你们退,这是我的事!”

三人轻如鸿毛的飘落,沉重的身躯轻灵得像有形无质的幽灵。

俞姑娘黛眉一挑,冷哼了一声。

“你的脸皮还真厚!她冷冷地说:“你该说是被我吓跑的。我从你们盟坛总坛得到线索,知道你调往北地发展,所以在新年大节期间,仍然沿途北上调查。阁下,你一定是京师盟坛的坛主,没错吧?”

“不错,你的消息确是出人意料地准确。”

“毒手判官欧阳孤独,本姑娘行事的宗旨,是有始有终,你在高邮屠杀毫无抵抗力的地方仆实仕绅,我碰上了不能不管,管了就必须有始有终。

今晚不是你就是我,你剑中藏笔的绝技威震江湖,这次希望你不要扮胆小鬼,虚晃一招就溜之大吉了!”

“小泼妇,你还不配和在下动手,我这两位护坛盟友,要领教你俞家的千幻剑术到底有何份量!”

毒手判官举手一挥:“她是你们的了!”

左右两个黑袍人冷冷一笑,左面的人举步上前。

俞姑娘的目光一触对方阴森异常的眼神,不由自主激伶伶打一冷颤。

这种深陷的怪眼,似乎不见眼白,隐约放射出慑人心魄的妖异幽光,具有令人浑身发冷发僵,魂飞胆寒的魔力。

“你,小女人。”这人的嗓音也带有七八分鬼气:“我要你,你是我的!”

话说得不成文法,却一听就懂。

俞姑娘却有点神情恍格,对方说一个字,她觉得心下沉了一寸半寸,心底发慌,身上发寒颤,握剑的手,似乎逐渐脱力,感到本来轻如无物、挥动自如的剑,变得愈来愈沉重。

一振心神,她的剑徐升,但手出现颤动现象。

她想说话,却感到喉间发干,发紧。

突然间传出燕山虎的厉叫声,紧张的气氛增加了一倍,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目标突然转移。

被众人忽略了的燕山虎远在三丈外,这时却落在一个青衣带刀人的手中。

燕山虎武功超人,在风云人物中有甚高的地位与评价,一双手爪坚如金钢,抓石成粉,力道惊世,可是,目下他双手似乎成了毫无力道的废物。

高大的青衣带刀人并不出色,用粗俗的手法劈胸揪住了燕山虎的胸襟,将人往下按。

燕山虎像是跪下了,双手忘了反击,拼命扳扭揪住胸襟的手,劳而无功,无法解脱,嗓音因胸襟被揪得太紧,勒住脖子而走了样,发出绝望的喊叫。

显然胸肌也被抓得受不了,完全失去了抵抗力,像被铁夹夹住了的泥鳅,或者像被按在地上的乌龟。

“干什么的?”毒手判官沉叱,举手一挥。

右肩的黑袍人飞跃而出,并没拔剑。

“谁敢过来,我就宰了这头病虎!”青衣带刀人厉叱:“退回去!”

黑袍人一怔,站住了。

厉叱声不大,但直撼脑门,一字一震,像千斤巨锤在脑门上一记一记敲打,三个字,真像敲了三下重锤,震得脑门发昏。

远在四五文外的俞柔柔,反而像是被敲醒了,神志不再恍他,但也感到脑门有点受不了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嘿袍人厉声问。

这人同样生了一双深陷的怪眼,好黑好阴森,嗓音也同样带有七八分鬼气,浑身绽放出妖异的气氛,似乎不属于这世间的人类,而是难测的异物。

“你没瞎眼,没看到我擒住了这头病虎吗?”青衣带刀人脸上有邪邪的怪笑:“燕山虎比江南虎重五六十斤,甚至百斤,一爪可以拍碎一头大枯牛的脑袋,病了就连毛毛虫也拍不死啦!”

“别要嘴皮子,你为何要擒他?”

“找他讨消息呀!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你该死,你……“哈哈哈……太爷该不该死,那是阎王爷和我的事……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百了刀。”

“百了刀?哦!你是找翻云覆雨的百了刀周凌云,你他娘的混蛋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后会有期……”

声出人飞腾,左手拖住沉重的燕山虎,飞跃两文外,再一晃人已登上将近两丈高的檐口,似乎拖住的不是人,而是一只小老鼠,毫不费劲。

“救命……”燕山虎嘎声狂叫,手脚拼命铮扎。

人在上升时挣扎,重心急剧移动,不啻手空增加两三倍重量,但丝毫不曾影响百了刀飞腾的升势,令在下面观看的人心中发毛。

黑袍人一声怪啸,飞升狂追。

毒手判官更是惊怒交加,怎能眼睁睁的让百了刀把人擒走?

一声怒吼,跃登另一面瓦顶上。

这可好,追人抢救要紧,要对付俞姑娘的黑施人也凌空飞升,另三个青袍人也不甘人后,纵上瓦顶追赶,把俞姑娘三个人丢下不管了!

宁馨园西南三里左右,是一座小上岗,树木光秃秃的,树下是积雪末化的冰冻大地,人在这里逗留,如果不活动,片刻便会冻僵!燕山虎被摆平在树下的积雪中,百了刀开始搜身,没收了匕首和铁胆,皮袄内的皮护腰中也搜出六把八寸长的中型单刃飞刀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要……要怎样?”燕山虎心惊肉跳语不成声。

“要你合作,供给线索。”百了刀笑吟吟地说:“我要翻云覆雨的下落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首先,我让你明白,翻云覆雨存心不良,带了官兵引领贼兵游勇,抢劫霸州一带城镇,破了我的家,我的家人躲在地窖里,家破幸而人安乐。

所以我认了命,不计较这种破家的仇恨;但碰上了,我很难克制宰他的冲动。我家的田地财产丢了我不心疼,心疼的是几件传家至宝,哪怕是找遍天下,我也要把这几件传家至宝追回来,如此而已。

所以,我没有杀你的兴趣,你如果不合作,我把你整治得半死不活就够了。现在,我先剥光你让你快活快活,你这种凶悍的货色,不先饱吃苦头是不会服贴的。”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我的耳朵……手……抬脚趾……会……冻坏掉……”燕山虎狂叫。

“那是你的耳朵,你的手指脚趾,与我无关,那是你的问题。”

开始剥外袄,撕破皮板的响声刺耳。

人影电闪而至,燕山虎的叫号声引来了有心人。

“人是我的,不要动他!”俞姑娘的娇喝声发自身侧:“你真会浑水摸鱼啊!”

“小姑娘,如果我不浑水摸鱼,哪能把人弄到手呀?而且,我是为你……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

俞姑娘不把话听完,听话断章取义,大发娇喷:“你嘴巴不干不净,小心我打掉你的牙齿洒满地!”

“难怪毒手判官说你的性情一点也不柔,连听话的耐性也没有。我是说,我是为你好。为你,你以为我是登徒子吗?”

“你愈说愈不像话了,哼!人交给我!”

“我先问口供好不好?”

“一点也不好,你剥光他,我怎么好问?”

“不剥他,我……“不行,我要把人带走,你给不给?”

俞姑娘横蛮地顿脚,毫无妥协余地。

“这……——他气往上冲,但忍住了。

“我是当真的。”

一旁的中年女人,堵住了他的后路。

“年轻人,不要和我家小姐争了。”中年女人冷冷地说:“那不会有好处的,放下人,你走吧!”

他放下燕山虎,站起摇摇头。

“不要弄死他。”他无可奈何地说:“我犯不着和你们结怨,我日后到东厂去找他厂“不要吹牛。”中年女人好意地说:“东厂三百余名枕头,四五百名番子,每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不懂规矩的武林凶果,你敢进去?”

“信不信由你,我只要你们留下他的命就够了。好自为之,你们小心了。”

他举步便走,忍一口气避免冲突。

“我用不着小心,我不怕你!俞柔柔高声地说。

“真是狗咬吕洞宾!”他扭头怪叫,立即撒腿飞奔,快逾奔马。

远出里外,他脚下一慢。

“她们真不知道厉害呢2”他喃喃自语:“太过骄傲自负的人,会碰大钉子的!”

他向测方的凋林一窜,一闪不见。

人擒住之后,必须远走高飞,走得愈远愈安全,负责抢救的人必定在附近搜索,另派人循道路远追。

俞柔柔应该带了燕山虎远走,但却留在原处。

也许为了带一个大男人移动感到不便,也可能真的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,岂怕毒手判官那些人追来?

女人向男人问口供,尤其是大闺女问,双方没有深仇大恨,还能使出恶毒的手段来?

百了刀一走,燕山虎像是吃了一千颗定心丸。

“现在,我要口供。”俞柔柔站在一旁凶巴巴地说:“你若不据实招供,我会割下你的耳朵来!”

“你……你要我招……招什么?”燕山虎摆出弱者的姿态:“你要知……知道的,不是全……全知道了吗?毒手判官已……已经和你照了面……”

“我要知道你们的盟坛设在何处,我一定要找到他,用他的血,来洗清他屠杀弱小无辜的罪行。说!不要让我撕掉你的耳朵!”

“小姑娘,你这岂不是白费心机吗?”他用老办法拖延时间。

“怎么说?”

“你已经见过坛主,他还会留在盟坛等你去找他?你以为他很笨是不是?”

“这……”偷柔柔一愣。

“再说,京都盟坛建立不久,那地方仅供盟友联络,平时除了坛主之外,没有几个人驻守,只要有些风吹草动,立即撤守转移……”

“你在胡扯!俞柔柔踢了他一脚:“哼!不见棺材不掉泪二我就先撕掉你的左耳……”

“不!我说实话。”燕山探狂乱地叫:“你就听不得老实话,我就告诉你好了,反正你愿意白跑一趟,谁也阻止不了你……”

“快说!当然我要带你跑一趟,找错了地方,小心你的老命,我一定宰了你这头虎,说一不二!”俞柔柔凶狠地说。

“我说,在崇文门内泡子河东侧,有一座叫王家大宅,那就是盟坛的所在地,我带你们去好了。”

俞柔柔又发愣了,进退维谷。

那时,南面的外城还没修建,天坛和先农坛也没建筑,那一带部算是城外,附近形成城外的不少市街。

京城有九座城门,崇文门是南面东首的第一座门,门外附近的市街全烧光了,目下大部分还没重建。

那就是说,要想从一无遮掩的崇文门附近爬城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首先,得飞渡四五丈宽的环城玉河,再爬三丈六尺高的光滑陡直的城墙,壁虎功也很难攀登。

城头上,不但有官兵的岗哨,还有不时巡逻的一队队禁卫军,偷越城关,唯一的是死刑。

就算她可以飞腾变化,但如何带燕山虎这么十个大男人飞渡?只要燕山虎大叫一声,结果如何?

燕山虎是京师的风云人物,是官民卫军人人害怕的东厂虎狼,守城的官兵都得让他七八分,不敢向他动力动枪,对她们可就没有什么客气好讲,必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迷离变幻非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