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40章 伏虎降龙定乱

作者:云中岳

同一家简陋住宅,同一个褴褛老人。

老人的胸前,已堆放了十锭十两装的金元宝。

“只值这么多。”周凌云不再加金,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是大方的有信用顾客,生意不成仁义在。我不想用残毒手段伤害人,所以才来求你,无法成交,咱们好来好去,再见啦!”

他开始收拾金锭,表明取消这笔买卖。

“我知道你对待毒阎罗情义已尽,是个值得尊敬的人。”老人说话了:“哦不要你的金银,但有条件交换。”

“叫么条件?”

“你能答应?”

“你还没说出条件,我当然不知道有否答应的能力,贸然答应,万一你要我摘下天上的月亮,我怎么办?”周凌云笑笑:“要我背上食言背信的罪名?”

“没有那么严重。”老人脸上有令人害怕的笑意:“条件很简单:“今后,你不能再来京都闹事。由于你把京都闹了个天翻地覆,不但影响了老夫的生意,更有暴露老夫身份的危险,所以老夫不希望你卷土重来,再掀起狂风暴雨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”

“信誉保证,决不再在京都闹事。”周凌云拍胸保证:“我正要游江南,京都这鬼地方人和事都肮脏,耽在这里久了,不发疯才怪,你以为我留恋这里吗?见鬼!”

“我信任你。”老人给了他三颗丹丸:“有件重要消息奉送。”

“什么消息?”

“那个荒谬绝伦的皇帝,已从昌平州返驾。神龙那些人,很可能在土城关躲藏,准备来迎驾的官民接驾时,与外四家的内应边军幼待皇帝。所以,你们目下是安全的,早早南下脱出是非场。大家都好。”

土城关,其实不是关,俗称上城,在德胜门外十里左右,也就是元朝的大都故都。徐达建造京都时,大都故城已被焚毁;蒙人撤回大漠,再加以彻底破坏,口下已成了一片废墟。在那儿埋伏上万人马,也不会露形迹。

“谢谢你的消息和丹九。”周凌云不收回金锭往外走:“事了之后,我会离开,再见。”

海淀,在西直门外十余里。

后来的满清皇朝,在这里建了有名的畅春园与名动天下的圆明园,可知这一座小镇的风景如何练而了。

出镇西约里余,广大的园林占地甚大,那就是后来的武清侯李伟候府,目下是山西富绅段五爷的海淀园。这里,也就是后来的清圣祖驻踝处,改建畅春园,侍奉孝庄文皇后与孝惠章皇后。

俗语说:富贵不出三代。海淀山西段家,三传之后易了主,落在国戚武清候手中。武清候也传了三代,恰好满洲人关,江山易主,这里便成了满清皇室的禁宫。

破晓时分,段家的庄丁发现国外的麦田里,有将近三十匹健马,衍了络头嚼环,正在大吃特吃那长度近尺的麦苗,十余亩地被践踏得惨不忍睹。

这还了得?立即全园大乱,片刻便接二连三奔出三十余名庄丁;挥舞着花枪,钩镰、锄棍、草叉、绳索,要捕捉这些坐骑。

一声长笑,园门外两侧的新绿树丛中,钻出三十余名骑装男女,刀剑的闪光令人心凉胆战。

“百了刀!”居然有人认识领导的人。这一叫,三十余名庄丁狼奔东突,发疯似的向后转,争先恐后奔入园门,园栅门随即闭上了。

“这表示这些人是行家,平民百姓决不会害怕百了刀。”周凌云声如雷震:“咱们再等片刻,朱国靖如果不出来,咱们就杀进去鸡犬不留。”

除了周凌云十个人之外,其他三十余人是雄风堡的东方堡主夫妇,以及堡中精锐。爱女与周凌云联手,堡主夫妇俩当然不能坐视。零星行动他们不参与,需要大量人手便出动堡中子弟助威。

片刻,又片刻,园内毫无动静。

一声长啸,周凌云与俞柔柔领先到达园门,碰断了栅门栓,先把园两侧的接待室打得落花流水,拆毁了园门。

每人找了一根木柱,把花径两侧的花木打得稀烂,十个人像十头猛虎,直趋宏伟的院门楼前缘的牌坊。牌坊左侧不远处是来青轩,右侧是虚朗亭。

“先毁轩亭。”周凌云喝声似沉雷:“再拆牌坊,用撞木捣毁院门楼,我不信他们还能龟缩不出。”

“何不先杀进去,越墙而入省事多多。”狂风剑客的嗓门更大。

“不行,咱们在黛园上过一次当,不能再重蹈覆辙。他们躲在屋中暗器袭击,划得来吗?”唯我公子立加反对。

“那就放火,火一起,有热闹可看了。”狂风剑客可不是什么侠义英雄,说得出做得到。

“我赞成放火。”李小龙是有名的不良少年,做坏事决不内疚:“镇上的人涌来救火,他们都是人证,就算园里的人弃家逃命,早晚也会被官府查出底细的。事不宜迟,快准备引火物。”

院门终于大开,涌出三十余名高高矮矮的骠悍人物,拥护着十六名穿虎皮背心的男女。最后出来的,是七名扮成虎形的人。

再次相逢,只许有一种结局。

三十余名雄风堡的子弟,在牌楼前列阵。堡主夫人率领五名诗文,将枪袋放在身旁,每人手中有一枝雷电神枪,随时皆可能破空飞出,杀人于百步外。

虎形人这一面,人数已超过六十大关。

周凌云十个人一字排开,他与俞柔柔徐徐并肩出列。

七名虎形人在中,大有司令人的气概。左右,是巨人神茶郁垒。再外侧,是穿虎皮背心的人。最外侧,才是三山五岳的高手名宿。

六十余双怪眼,似要喷出愤怒之火。被人掘出根底打上门来,愤怒中夹杂有莫名的恐惧。

周凌云逼进至二十步左右,止步拔刀。

“假的朱国靖已经招了供,阁下应该是真的朱国靖了。”周凌云一字一吐,声薄耳膜:“二度相逢,我希望你不是懦夫,已经扮得太久了,你早该出面与在下打交道的。安仁候很有担当,你该惭愧。”

“是的,我早该出面和你了断的。”为首的虎形人,用手式阻止手下的人冲出,举步上前:“不错,我就是朱国靖,很难相信有找到我这里的神通,神龙秘谍人才济济也无奈我何,我算是眼了你。”

“你知道我找你的理由。”

“不错。那天,我失言了,一言之错,贻患无穷。我知道你早晚会找到我的,没料到你来得这么快而已。”虎形人语气中有感慨:“我忽略了年轻人的活力和冲劲,估错了你的能耐,经过如此周密的计算策划,居然失败了,也许真是天命l吧!我应该在早几年,出动所有的人手杀掉你,永除后患的,我错了。”

“我被你巧妙散布的假线索,愚弄得走遍海角天涯,进人乱区出生人死,浪费了好几年光阴,你应该感到骄傲了,翻云覆雨与幻腿杨宏是你的同谋吗?那两个混蛋有许多军中朋友,只有他们才能引诱找上当,从军中找线索。”

“事已至此,没有隐瞒的必要。”虎形人在丈外拔刀:“不错,他两人是我的得力臂膀。”

“我无愧刀自问,从没得罪乡亲或外人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你却周密策划计算我,你是谁?”

“不必问根底。”

“我要知道计算我的理由。”

“这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相……”

“我一定要知道。”周凌云沉叱,声如乍雷。

“说其一,我知道你周家的刀法不外传。”虎形人吓了一跳,退了一步:“真二,我知道你周家的刀法神奥威猛,而且我知道令尊留下了刀经作为传家宝典。其三,我需要训练出一批无敌勇士应付意外涡变。

当初白衣军祸变之前,京师北地第一高手良乡金超大鹏自私自利,不但不未雨绸缨,防范意外,反而纵容子弟与大盗白英、张茂一群祸首过从交通。据说有几名门人,与刘家兄弟文称莫逆。刘家兄弟劫牢反狱,就有他们一份。我不允许这种祸变再次发生,任何动乱,首当其冲破家的人都有我在内,所以我必须有一批无敌高手,防患未然。

你周家的无敌刀法,就是我保家保国的保证。不料你老爹著刀经传家却藏了私,我所习的太极刀法禁不起你……”

“太极刀法有缺陷,你当然禁不起我一击。上次你派十二组人,大举突袭,竟然死了十个人,我敢断言毛病出在刀法的缺陷上,你就是断送他们的罪魁祸首。”

“这……这该怪你老爹……”

一声怒吼,周凌云挥刀直上,刀光电闪,刀气似怒涛。

虎形人侧闪丈外,争取有利的进手机会。

“你想怎样?”虎形人沉声问,扬刀徐徐移位。

“要你的命!”声到、刀到、人到,雷电光临。

虎形人不再逃避,一声沉叱,刀幻化为眩目的流光,寻仅蹈隙,八方激射。

两把刀变幻之快,巴自力难辨,全凭神意钻隙攻击,避免硬接暴露空门,三丈方圆内,但见光芒耀目,激射的刀气形成殷殷风雷。

一个身材稍矮的虎形人,随激斗的可怖景象向前移动。

俞柔柔绕右侧迎出,彩虹剑幻发出摄人的五彩光华。

“冲我来。”她迎上举手相招:“太湖俞家的千幻剑术,虽然威猛不如太极刀法,但神奥却不作第二人想,我陪你练练……”

稍矮的虎形人却不理她,突然发出一声尖叫,向刀光飞腾处飞跃,失声狂叫。

狰狞两声暴震,火星飞溅,周凌云慑人心魄的刀光,光临虎形人的右颈例。

虎形人的刀,已被错开半尺。

周凌云的刀尖完全控制了生死大局,只消左拿一搭刀身,刀尖便会扭动前旋,必定无情地割裂颈肌,甚至可能割断颈骨。

左掌搭上了刀脊……

“大哥,不要伤了我爹……”稍矮的虎形人尖叫声传到,其声凄厉惊惶。

周凌云的刀与掌的劲道,皆已修至收发由心境界,慕地心潮汹涌,及时收劲。

俞柔柔跟踪扑到,彩虹剑追随稍接的虎形人,如影附形。

虎形人如果反应快,应该乘周凌云刀势乍然停顿的一刹那,推刀惜势向前冲,便可摆脱刀尖的控制,但却不敢移动,显然早已胆落。

稍矮的虎形人在丈外止步,将刀向地下一丢,不理会点在右胁肋的彩虹剑。

俞柔柔心中一软,剑无法送出。即使对方不称呼周凌云为大哥,她也知道稍矮的虎形人是谁了。

拉掉虎头面罩,露出庐山真面目。

“金牡丹!”周凌云颇感惊讶:“你爹?”

金牡风日中充满了泪水,手在发抖。

“我爹与你周家的事,我完全不知情。”金牡丹无助地哀叫:“这两三年来,我一直就在南京住在二姑妈家,我一点也不知道两家的恩恩怨怨,现在……”

“现在,你该明白了。”周凌云恨恨地说:“我与你金牡丹素不相识…”“我不是金牡丹。”金牡丹一语惊人。

“咦!那你……”

“金牡丹已经死了快半年了。”

“你谋杀了她?”

“我怎能杀得了她?她是半年前秋末,病死在济南的客店里的,我爹的一位朋友替她办理后事,却不知她吴家坐落在何方。我是一时兴起,假冒她的身份在京都亮相,果然吸引了潜龙的注意,天幸碰上了你……”

周凌云震落虎形人的刀,一把揪住虎头罩拉下。

“是你郭智先!他讶然惊呼。

“原来真是他在搞鬼!不远处的江湖浪子也颇感意外地叫。

“你……你要怎样?”郭智先咬牙问。

“该死的!”周凌云一把揪住部智先的发给,刀搁在对方的咽喉下:“我早就该想到是你的,知道我爹有刀经总要的人,只有本地的乡亲才略有风闻。翻云覆雨是京都人氏,怎会知道我的事?你……你你……”

“求你,凌云哥……”假金牡丹冲上抱住了他握刀的手,又哭又叫:“千不念,万不念,念在我……”

“没你的事。”俞柔柔上前娇叱。

“俞姐姐,我也求你……”

“我不听。”俞柔柔坚决地说:“你爹的事,有你爹负责。凌云哥不会杀你,我会。”

“女儿,不要求他们。”郭智先厉声说:“为父从事保国保家的工作,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。死在他的手上,总比灭门之祸强。你不要管,为父死了之后你把家小迁往南京……”

“你给我听清了。”周凌云收了刀,一脚将郭智先踢倒:“其一,把《刀经总要》还给我。其二,我要带走小龙女文心兰。你这人阴险狠辣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不知害死了多少人,鬼神愁等于是死在你的手上的。那个什么五城兵马司吏目铁笔银刀许家良,显然也是你杀他灭口的。

你的罪行,早晚会受到上苍的报应。冲你保家保国的至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0章 伏虎降龙定乱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