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05章 凌云小试牛刀

作者:云中岳

两个刚扑上堂的人,重重地摔倒滚落堂下,掩住右胸上方痛得打滚。

每人的右肩井,贯人一支木署,被背部的肩肥骨挡住,可能有一段断碎挤入肌肉中,因此痛得受不了。

小小的木著,打击力之重,骇人听闻,竟然能把上扑的人震倒,匪夷所思。

“不过,我对那一位满脸煞气,年岁不小了的大姑娘,看得非常顺眼,很中意。”百了刀向女暴邪笑着指指点点,似乎刚才并没发生任何事故:“这种大姑娘冷若冰霜,自以为是女暴君不肯饶人,骨子里却又騒又荡,媚骨天生,只要先把她降服,后劲十足,艳味无穷女暴怎受得了?电掠而上,虚空前指连点。

他左手一抬,扣指连弹。

小指,无名指,中指……“波波波!”三声气爆,破空指劲中途接触,女暴的胸正中鸠尾穴狐裘现孔,劲道直速鸠尾穴。

“叭达!”女暴也倒了。

“小家伙,你嗅到淡淡的所谓冷焦味吗?”百了刀继续大声嚷嚷。

“唔!而且另有怪味,嗅到了令人很不舒服。”季小龙脸色一变。

“这就是武林十大指功中,相当可怕歹毒的阴煞夺命指,简称阴煞指,火候够的人,可在文五六左右制穴伤人。这位大姑娘已有七成火候,却被愤怒冲昏了头,妄想在丈五六左右点我的眉心。”

又冲出四个人,没错,是魔域四天君,天外神魔最得力的爪牙,一举击伤了武林怪杰鬼神愁,波动十分了很。

百了刀右手一伸,举起接来的两枚五虎断魂钉。

“这次,最少要死掉一双。”他凶狠地说。

魔域四天君大骇,倏然止步。

天外神魔不得不出面了,主人早该出面打交道啦!

“退!”天外神魔沉喝。

魔域四天君应赔一声,分别将昏迷的女暴,以及受本著射伤的两个人抱走。

“你就是百了刀?”天外神魔厉声问。

“你没搞错,就是我。”百了刀毫不激动,神定气闲:“我已经亮一了百了的名号了。”

“老夫知道你这号人物。”

“在下深感光彩。在下用刀背摆平你的四个人,与一了百了的绰号名不符实,是吗?那是因为当时在下不明谁是谁非,所以事急用刀背而没用刀锋。以后,保证一了百了!”

“该死的!你是这小鬼的……”

“不要问我是这小鬼的什么人,我是来等你返回谈买卖的。

好,大家好来好去;谈不拢,打打杀杀尚未为晚,在下有的是时间。”

“谈什么买卖?哼!”

“谈许财主的两个儿子。”

“什么?与你何干?”天外神魔怪叫。

“与我无干,但与我这位小兄弟有关。”他指指季小龙:“这是他的买卖。你们倚仗人多,抢先一步把两个小家伙和四名保缥弄走了,你们是在人财路。”

“胡说人道……”

“你心中明白这是比青天白日更明白的事。”他抢着说:“你不但夺走季小兄弟的买卖,更倾巢而出,要杀掉他和公羊前辈永除后患,几乎成功了。”

“岂有此理,这件事咱们计划已久……”

“狗屁!你少给我强辩!”他拍桌而起,声色俱厉:“你们京部盟坛给京都人士的期限,明天才到期,就算京都人士拒绝你们的威吓,你们作大案也该从明天午后开始,怎么说计划已久?该死!原来你们想一石两鸟,多方获利呀?捞多了会累死,吃多了会胀死的。你说,肯不肯把两个小孩四个保镖,交给李小兄弟带走?”

“你该死!你知道四海盟的事?”无外神魔深感惊骇,魔眼中杀机怒涌。

“我当然知道,如果不信,何不派人去找你们的坛主毒手判官求证?”

“你……你真知道?”大外神魔更感惊骇。

“你最好自己去问。不过,你不会看到好脸色,因为不久之前,在下把他逗弄得暴跳如雷,他那两个同伴黄泉双鬼,被在下揍得鼻青脸肿,哪有好脸色给你看?”

二十余名男女大吃一惊,弄不清他的话是真是假。

“凭你?天外神魔意似不信,但脸色大变。

“当然凭我,反正不久你就可以接到通知了。闲话少说,你交不交人?”

“反了!我天外神魔横行天下半甲子……”

“呸!半甲子又算得了什么?老牛拉了一辈子车,仍然是不中用的老牛。你不交人,我不在乎,反正我已经用神奥的指力,用只有我才能疏解的独门绝技,制了令媛的鸠尾大穴,两个时辰之后,连我也无法疏解,她注定了要一辈子躺在床上哮喘咯血。你有两个时辰工夫权衡利害,两个时辰之后,就不必来找我了。季小兄弟,咱们回家睡觉去也?”

已被放坐在厅门旁的女暴,正由一个老女人焦灼地检查经脉和穴道,显然毫无头绪,女暴软绵绵像个没有骨头的人,脸上呈现忍痛楚的表情。

天外神魔真不敢相信,只感到心底直冒凉气。

“老夫不受你的胁迫!”天外神魔色厉内在:“小狗,你知道你的处境吗?你能挡得住老夫二十余位高手中的高手?我要剁碎了你!”

“哈哈!在下如果对付不了你们这一群杂碎,我会带了季小兄弟来吗?你不要以为曾经横行夭下半甲子,就以为自己了不起,自诩魔中之魔。其实,我任何时候都可以要你的老命,你瞧。”

他晃动手中的两枚五虎断魂针,提醒对方注意:“打!”

天外神魔只看到他的手一晃,看到股陇的钉芒一闪,还不知河已发射,便感到头上一震。

伸手一摸,摘下皮风帽,大吃一惊,摘下时已感到不对劲,怎么头发粘住了皮风帽?

再一看,只感到魂飞天外。

原来,六寸长的五虎断魂钉贯在帽上方,钉上遗留有一些头发。

再一摸头顶发给,发觉发结已经松了,针贯穿发结的上方,擦断了不少头发。

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,钉的律度骇人听闻,肉眼无法看到,足以贯穿大砖墙,怎么可能湘在帽上。

这是完全不会常理的事。

“你……你在变……变戏法?”天外神魔嗓音在变,像是见了鬼。

“也许吧!还有一枚五虎断魂针。你说,你希望射入你身上哪一处部位片天外神魔打一冷颤,急退丈余,脱出暗器的威力图,距离远,应该可以看到断魂钉的形影,看到就不难问避,五虎断魂钉是以直线飞行的。

“咱们拼死他!”老魔厉叫,拔剑布下防卫门户。

“你有两个时辰准备。”百了刀挽了季小龙也闪电似的迟至内堂口:“你知道在何处可以找得到手小兄弟,再见,哈哈……”

狂笑声中,向内堂一闪,形影俱消。

鬼神愁内腑受到震伤,幸好伤势并不严重,服下灵丹妙葯,再以精纯的内功自疗,等百了刀与李小龙返回,伤势已稳定无碍了。

屋中灯火全熄,屋前的广场则是了数十盏花灯,照得屋前通明。

已经是三更未四更初,街上除了花灯依然灿烂之外,游人渐稀。

天外神魔终于出现,人数已增至三十余名。

四名气色甚差,显然吃过苦头的许家保镖,以及吓软了的许家的两个孩子,由六名青衣人押在一侧发抖,等候恶运临头。

女暴也由两个劲装加穿皮袄的女人,扶持着站在另一侧,气色同样败坏,女暴君的形象已消失无踪,但眼中的怨毒神情却更为旺盛。

“百了刀,你知道老夫来了。”天外神魔大叫。

“别叫别叫,来啦!”月内传出人声,门开处,鬼神愁领先而出。

“劳老魔,你来的人太多了。”跟出的百了刀穿了劲装出现,显得成风凛凛,英俊挺拔:“在下不希望流血,毕竟用刀是最下乘的不得已手段。今晚在下用了几次刀背,十分影响我百了刀的声威。

不过,你最好记住这一点,我百了刀仍然是刀一出一了百了。”

“算你狠!”天外神魔像斗败了的公鸡,气势顿消,猛地举手一挥。

三十余名男女,突然向后转一哄而散。

现场静悄悄,变化令人莫测高深。

留下来的有七个人,全坐在地上不言不动,四保镖大概精神不济没话说,两个小孩定是吓呆了。

女暴眼中放射出怨毒的冷电,死死地狠盯着百了刀。

“咦!这老魔弄什么玄虚?”鬼神愁心中不安,不住的用目光向四周搜索:“哪有用这种诡橘方法打交道的?来势汹汹,陡然散去,有何用意?”

“先把人带走,进屋子里去。”百了刀警觉地留意四周的声息:“不论发生任何事故,你们都不要出来,更不可插手。”

他身后的季小龙窜出,一把揪起一名保缥。

“带了你们的宝贝蛋小主人快滚,告诉许财主在最近一段时日里,家里加强戒备,少往外跑,滚!”

季小龙恶声恶气地将保缥推倒:“看了你们这些狐服虎威的混蛋嘴脸,我就有狠接你们一顿的冲动!”

四保镖当然认识李小龙,怎敢说话回嘴?

他们惊恐地带了两个小孩,狼狈地鼠窜而走。

鬼神愁拉了季小龙,退人屋内屏息以待。

花灯在寒风微扬中轻轻地摇晃,灯火锅或出现蜡烛燃尽时明灭不定现象,但没有声音发出,街上不再有人走动,像死一般静。

百了刀走近坐在地上的女暴身后,用封穴震脉手法,在女暴的背部共下三拿七指。

,踱回原处,他向女暴挥手示意,要对方离开。

女暴缓缓站起整衣裙,略为活动手脚,最后死死地瞪了他一眼,自始至终双方不曾出声,转身缓步离去,双方都保持绝对的静默。

百了刀收回目光,小立片刻,举步徐徐向外走,到了街心冷然卓立。

这一段是街尾,没有店铺,是住宅区,因此反而比市街宽阔多多。

京都的居民,对住宅的要求几乎有共同性的爱好,那就是外面的广场要大,里面的院子要广。

广场与院子不论大小,必定栽了花木。

这一段住宅区,每一家的门口广场都够大,每家都栽有树型颇为美观的龙爪槐,天寒地冻,以往停车马而散发的驴马粪臭味已嗅不到了。

每一家所挂的花灯,正在陆续熄灭,满街繁星似的花灯不住闪烁,这是唯一“动”的景象。

百了刀站在街心,静得像一座石像,他那双冷电湛湛的虎目,映着灯光似乎也放射出冷电寒芒,像一头隐伏在草丛中,作势扑向猎物的猛兽眼睛。

久久,毫无动静。

蓦地,锐啸划空。那种以高速飞行的锐厉破风声,令人闻之心向下沉,毛骨悚然魂飞胆落。那种攻城的原始工具大弯,每支长一丈至一丈二,重量接近五百斤的所谓地管,飞行时就有这种震撼心魄的怪声。

先是锐鸣,然后是隐隐的连绵风雪,声中城墙,可将大砖城墙击成一个七八尺,甚至一丈的大洞孔,砸落建筑物,可震垮一座楼。

他屹立如山,但跃然慾动。

“嗤!”一声怪响,一支尾部雕有特殊的、可发出回音异鸣的六尺长晶亮镖枪,插在他面前不及三尺的坚硬立地上,人地尺余;劲道骇人听闻。

枪尾,得一声弹出一面尺长的朱红色薄丝制小三角旗,虽是微风,仍可轻柔地飘扬。旗中,绘了一只大仅三寸,栩栩如生十分神似的金色飞燕。江湖朋友望影心惊的太行雄风堡,女主人凌云金燕字文飞燕的雷电神枪。

雄风堡堡主东方文雄,绰号叫八荒狮。东方堡主不是绿林大盗,只是太行山一处山岭的主人,太行九山十八寨的绿林巨寇,谁也不敢在雄风堡附近走动。

这一双夫妻的结合,早年在江湖朋友口中,就是引人入胜的武林逸事,情爱纠纷在江湖引起轩然大波。无可避免地有不少人介入,也有不少人遭殃。

两人也是一双绝配,八荒狮高大魁梧,凌云金燕娇小玲戏,确也令人惊奇诧异,这两个人怎会结合成夫妇?外表者倒像是父女。

两人都是复性,婚后,凌云金燕的全名,该是东方宇文飞燕六个字,还真嫌累赘呢!

凌云金燕在江湖道游期间,身边带了四名待女,称为四女将,不但是她的侍女兼保缥,也负责替她携两袋雷电神枪。

她身材娇小,丽质天生,轻功号称武林一绝,管力却十分惊人。

金燕三角旗是她的标帜,投掷雷电神枪可在两百步外杀人,但她很少作为杀人利器,示威的作用比杀人大。她的剑术与拳掌也是第一流中第一流的,连她的高大魁梧。形如巨人的夫婿八荒狮,徒手相搏也占不了上风。当年两人在江湖追逐期间,八荒狮好像从来就不曾真正的胜过她。

雷电神枪出现处,具有“姜太公在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凌云小试牛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