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06章 艳女文攻武斗

作者:云中岳

经过昨晚的风波,俞柔柔弄不请她与百了刀到底是敌是友。

百了刀要和她争夺燕山虎,却又从黄泉双鬼手中救了她,利害冲突是敌,救她是友。

总之,她的敌意显然模糊。

小丫头小绿,人小鬼大,已看出她心中的矛盾。

女管家申三娘毕竟是年已半百的人了,见多识广江湖经验丰富。

“小姐,恐怕我们是白来了。”申三娘锐利的目光,不住打量!”

场四周:“脚印凌乱,有男有女,老身估计,昨晚四海盟有人来过了,不管这位百了刀是胜是负,都不会留在此地,必定迁地为良了。”

“总该试试,是吗?”她不死心,推推小绿:“不许顽皮,要客气些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小绿上前叩门。

大院门紧闭,毫无回音。

小绿不断地叩门,叩得心中冒烟,小女孩耐性有限,猛地用肩撞门。

“不可!”申三娘手疾眼快,一把抓住小丫头:“我跳墙进去看看天寒地冻,街上行人稀少,院门距街道远在五六十步外,跳墙进入不至于引人注意。

刚要跳,街上已现人踪。

五位大姑娘踏入广场,五双明亮的风目,全落在俞柔柔三女身上,眼中有明显的戒意,一照面就双方各怀敌意。

双方都没带兵刃,都穿了淑女装。

在京都四郊,白天带刀剑游荡,是十分危险犯忌的事,随时都可能被逮捕。

尤其不可在街道上佩刀持剑,耀武扬威,除非是武将功臣家子弟,不然最好不要带兵刃亮相。

双方在院门外面面相对,气氛渐紧。

即使双方素昧平生,即使双方并无成见,但双方部是美丽自负、年轻貌美的大姑娘,对上了眼可就没有好脸色看啦!

同性相斥,相互嫉妒。

大眼瞪小眼,真够瞧的,互不友好。

谁也懒得先打招呼,都想用凌厉的气势慑伏对方。

总不能一直干耗,雄风堡的人首先沉不住气。

“也有你们一份呀?”为首的美貌女郎终于向美丽的俞柔柔开口,神情当然不友好。

“什么有我们一份?”俞柔柔本来就不是有耐性的大姑娘,态度更不友好。

“绑架勒赎。”

“胡说人道!”俞柔柔的性子一点也不柔,火大了:“你简直岂有此理,可恶!”

“哼!你能赖得掉吗?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俞柔柔小蛮靴一顿,柳眉倒竖,杏眼圆睁:“你再胡说八道,看我不掌你的嘴才怪。我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,给我滚远一点,到一边凉快去,少在这里胡说八道讨人嫌!”

这位被百了刀误认是东方夫人的小姐,也是一个冒失鬼,不然昨晚岂会糊糊涂涂飞枪示威,糊糊徐涂与百了刀狠拼百十招?

黛眉一挑,东方小姐暴怒地一耳光掴出。

不是死价大敌,当然不至于用绝学相搏,但这一掌快逾闪电,挨上了真不好受。

俞柔柔也不是省油灯,早就准备出手揍人,对方抢先动手,她更是怒从心上起,恶向胆边生。

她向下一挫,高不及三尺,间不容发地躲过一耳光,脚贴地扫出,来一记出其不意的扫堂脚,反应奇快绝伦,用腿攻更非是大姑娘所育用的招术n东方小姐反应更快,向l飞跃,小蛮靴电光石火似的,光临俞柔柔的脑袋。

前柔柔挫身左闪,扫堂腿治记发了一半,因此身形恰好转向后面,乘势长身一把抓向东方小姐的胜骨,似乎她的手臂突然伸长了许多。

正是所谓通臂猿手法绝技,据说火候精纯的人,左手的长度可移至右手。

也就是说,任何一条手臂皆可伸长一倍,所以叫通臂,当然这是过甚其辞的唬人鬼话。

东方小姐及时双腿上缩,前空翻飘落实地,一声娇叱,掌指并施,展开猛烈的狂攻。

糊糊徐徐拼上了,各展所学,以快打快,一双女英雄谁也冷静不下来,粉拳纤掌打得激烈万分。

双方的武技修为相去不远,同样灵活快速,如不用绝学相拼,很难在短期间分出胜负来。

虽然打得精彩热烈,但难分胜负,除非真正击中要害,其他部位换上十七八下,比抓痒严重不了多少。

街上,施施然出现郭智先的身影,身后带了两名仆从,背着手真有仕外的气派,人才一表,甚至像一位显赫的官宦大员。

看辞广场上的激斗,他颇感意外地踱入广场,大摇大摆接近斗场背手旁观。

“喻!两位姑娘真勤快,在这里印证武技呀?”他洪钟似的嗓门显得中气充沛:“要不了多久,保证可以引来一大群观众看热闹!”

“好了,别打了!”申三娘只好出面打圆场:“大姑娘穿裙,当街打斗毕竟不雅观。”

两人左右一分,依然怒目相向。

小绿人小鬼大,唯恐天下不乱,晃身逼近郭智先,双手一叉腰,摆出大人样。

“没你的事,走开户小丫头的巴巴人模人样:“这里不许看热闹!”

“小绿,不可无礼!”申三娘拉开小绿:“你是愈来愈顽皮了,不像话。”

“呵呵!小女孩嘛!我不会怪她的。”郭智先话说得和气,眼神却显得阴森可怖:“诸位姑娘在这里交手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“没你的事片小绿依然恶性不改。

“在下是京都的民壮执事,小胜郭,名智先,对本地的情势颇为熟悉,自信还有几分调解纠纷的才干,诸位的争执,可否说来听听?”

“我们来找人。”申三娘阴森的目光,不住打量这位自称民壮执事的仕绅,眼中有警戒的神情。

民壮执事,也就是主持民壮的地方有地位人士,官府调用民壮维持治安,直接向民壮执事传达命令。

天下各地皆有这种组织,仅名称小有不同而已。

也就是说,这位郭智先民壮执事,算是间接维持治安的基层人员。

“找人?这家住户的户主已经住进京城,只留有两位老仆管理,好像收留了几个流浪客,但不知大嫂要找的人是谁?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是呀?”

“那几个流浪客姓甚名谁?”

“一个姓公羊,公羊异;一个姓周,周凌云;另一个小孩子季小龙,是社学夫子季诚的侄儿……”

“公羊异?”申三娘一惊。

“对,鬼神愁公羊异,武林七怪之一。”

“那么,是个好人了?”东方小姐忍不住插嘴。

“好人?很难说。”郭智先笑笑:“武林七怪确有一半不算是坏人。哦!请教姑娘贵姓?”

“敝姓东方,请教,那位周凌云……”

“他绰号叫百了刀,一个流浪者。唔!听口气,诸位似乎与他有些过节,是吗?”

“昨晚,本姑娘在街头,碰上一郡男女,来这里救人,说有人绑架了几位男女躲在这里。本姑娘一时好奇,跟来看个究竟,果真碰上了叫百了刀的人。”

“百了刀是不是绑匪,在下不知道。不过,诸位如想找到他,在下或可供给线索。”

“在何处可以找得到他?”

“他天没亮就走了,去向是西山。诸位去找他,可沿途打听,但千万要小心,他的刀法十分可怕。早年,他老爹号称刀王,留下一本刀经总要,为了这本秘签,引起不少嗜武如狂的人注意,掀起轩然大波、他也因此而破家,也因而引起他愤世的念头。性情变得凶暴、残忍、嗜血,所以绰号叫百了刀,意思是说他杀起人来一了百了。”

“谢谢你的消息。”

“不必客气,呵呵!祝诸位顺利,能为世除害,也是一场功德。”

瞥了众女一眼,带了两名健仆扬长而去。

双方都不急于离开,像是互相监视,怒目相对,气氛重新显得紧张。

“你不是他一伙的?”仍然是东方姑娘沉不住气,气虎虎地问。

“你莫名其妙!”俞柔柔也火力渐旺。

“我要找他。”东方姑娘坚决地说。

“我也同样要找他,但理由和你不一样!”偷柔柔大声说:“你红口白牙说他是绑匪,简直是莫大的侮辱!”

“你找他又为了什么?”

“你管不着?”

“哼!你以为我不知道?分赃,没错吧!”

“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来,你必须为了这侮辱本姑娘的话受到惩罚,咱们用绝学放手一拼!”

“拼就拼,谁怕谁呀?”

三句话不到就上火,大冷天不知火从何来。也许,是不论时间气候,皆随时可能发生的妒火吧!

妒火常令当事人失去理智,可焚毁世间的一切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申三娘插入两人当中苦笑:“老身冷眼旁观,觉得你们都冲动鲁莽,何不各办各的事,何必在这里纠缠不休?东方姑娘,百了刀向四海盟挑战,四海盟的人,正在京都计划做几件大案示威,绑架勒赎正是他们计划的一部份。而百了刀却把四海盟的人打得落花流水,你却指称他是绑匪,委实令人不知所措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东方姑娘总算冷静下来了。

“我姓申,申三娘。”

“那你们找他,又为了什么?”

“恕难奉告!”

“好,我去找他,希望你们不要干预。”

“你少管我的事!”俞柔柔又冒火了:“你配去找他?哼!你听到刚才那姓郭的说了,他凶暴、残忍、嗜血,你能挨得了他几刀?”

“事实上他没有什么了不起,昨晚在这里力拼百招以卜,双方势均力敌,结果一剑换一刀,如此而已。”东方如眼目负他祝:们一刀只划破了我的外袄。”

“哎呀!”一听一刀换一剑,一刀只划破外袄,那一剑……俞柔柔不禁惊叫出声。

“小姐……”申三娘急叫。

俞柔柔撩起裙边,飞步急走。

东方姑娘向同伴一打眼角,也匆匆走了。

西山,是太行山的支脉。

要想知道西山到底有多少座山峰,恐怕没有人能回答。

但一般说来,除了瓮山、玉泉等等伸出的小山峰之外,被公认为西山的近京能主山,通常以翠微山、觉山、卢师山三座峰头为代再往西的罕山、石径山、五峰山……未免嫌远了些。

接近卢师山,王公贵胄的林园别墅已经绝迹,至京城远约三十余里,真不便在这附近建别墅,往来不便。

大道已经变成山径,风雪中道上人兽绝迹,即使是盛夏,来逛秘魔崖,看大小青龙蛰伏的龙潭,瞻仰卢师遗迹的游客也不多。

王公贵胃的园林别墅绝迹,但本地具有权势人土的山庄大院,却散布在风景优美的山限水涯。

这些不许外人接近,建在私有山林中的山庄大院,可不是游客能随便乱问的地方。

同时,由于距京城已在半日程以上,也因此而成为在京城附近活动人士的落脚处,秘密活动的据点,卧虎藏龙的婬窟。

深山大泽,必隐龙蛇。

卢师山龙潭的西北角小山谷,上名叫青龙谷。这一带有几座稳秘的园林别墅,夏季才有人走动,平时罕见人迹。

山谷外的小村落村民,对这些园林别墅一无所知,也相戒远高山谷,以免惹祸招灾。

总之,青龙谷已经可以称之为禁地,外地人前来打听,保证一无所获。

几座园林别墅的人,彼此之间也你防我备,各划禁区。

不但不是好邻居,而且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恶邻,互相仇视的对头,可以从彼此在路上碰头,双方怒目而视的神情看出敌对的迹象。

周凌云出现在孤云别业,这是青龙谷中规模最小、最清幽的一座别墅,盛夏时节也罕见前来避暑的人。

在其它园林别墅色人眼中,孤云别业似乎不是用作避暑的别墅,而是作为隐居的山庄,稳居在内的人少得可怜。

由于常年罕有人走动,因此附近几座别墅的人,也就忽略了孤云别业的存在,认为孤云别业存在与否,皆不会影响任何一座别墅主人的声誉威望,对没有竞争性的邻居,是可以容忍的。

他是午牌初抵达的。当他动身启程后片刻,便已发现有人跟踪,立即采取应变措施。

一进山区便按小道迂回而走,摆脱了跟踪的人,浪费了不少时光。

孤云别业,是他的稳身秘窟之一。

当他离家第一次在京都活动时,就买下了这座别业,只留下三名老雇工代管,三两年才回来歇息一段时日。

因此,连最近的邻居避尘别墅众豪奴打手,也不知道孤云别业的主人周二爷,到底是国是方是老是少?

唯一知道的是,主人叫周二爷,常年在外地游山玩水,很少在家,一无眷口,二无奴仆,三无田地,对任何人不构成威胁。

这次他悄然的返家,神不知鬼不觉,没引起任何人的洋有十雪天本来就没有人外出走动。

三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 艳女文攻武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