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07章 黛园柬邀高手

作者:云中岳

东方姑娘骄傲依旧,在四侍女的拥簇下,真像个公主或女皇。

俞柔柔正感到心烦,当然没有好脸色给对方看。

申三娘毕竟年长,领先超过她徐行避免冲突。

东方姑娘却得理不让人,在双方相错而过时,突然止步哼了一声,存心生事。

大道宽阔,足以容双车相错,各靠道左而行,应该不会发生争道的风波。

“我还以为你们久走江湖,追踪术必定高明呢!”东方姑娘的口气充满火葯味:“岂知大谬不然,我也跟着白忙一场,真是晦气!”

一而再挑衅,俞柔柔怎受得了?

肝火一冲,立即变脸,突又心中一动,冒起的火压下了。

“他到黛园去了。”她冷冷一笑:“大概你以为很了不起,那就赶快去找他吧!”

“哎呀!”东方姑娘脸色一变,惊呼一声,显露心中的紧张。

“你怎么啦?”偷柔柔心中大快。

“黛园,我听说过这处地方。”

“就在前面两里左右。”

“家父去年迄今,共接到五张请帖。”东方姑娘不安地说。

“令尊来过了?”

“没来,家父不认识黛园的人,也不知道请帖具名的主人郭冠华是何人物,因此未加理会。”

“请帖怎么说?”俞柔柔兴趣来了。

“简简单单,写的是置筵高会,局兴乎来,某日至某日为期十日,如蒙枉顾,将有意想不到的好处。”

“所以你代表分尊来赴会?”

“胡说!指名邀约,岂能瓜代的?少见识!”

你讽我刺,哪会有好结果?

俞柔柔一拉马步,柳眉倒竖,准备出手揍人。

东方姑娘身右的一名侍女急闪而出,尽职地保护主人,不容俞柔柔撒野。

刚拉开马步,侍女已勇悍地疾冲而上,金雕献爪,五指如钩,走中官无畏地强攻,速度奇快,抢得先机,强攻猛压。

俞柔柔怒火上冲,娇叱一声左掌搭向待女的右腕脉门,马步探进也用走中直切入强攻,右手闪电似的光临侍女的咽喉下,指尖像钢锥更像枪尖,接招反击,直攻要害,存心要给侍女三分颜色涂脸。

侍女在经验和技巧上,显然相差了一段距离,勇悍的气势不足畏,自暴空门,立陷危局,百忙中左手急封,千钧一发中封开抵达喉前的指尖,飞退丈外,惊得花容变色,感到喉下似乎仍觉得麻麻地,很不好受。

俞柔柔也退了一步,侍女的反应也令她心中懔懔。

一个侍女的身手已经极为高明,主人的武功造诣必定更为深得,难怪大言声称与百了刀一刀换一剑。

“最好你亲自出手!”俞柔柔直接向东方姑娘挑战:“以证明你与百了刀一刀换一剑的事,是不是自抬身价,自吹自擂,证明给我看好不好?”

“我正打算证明给你看!”东方姑娘杏眼中冷电乍现,挥手示意命侍女后退,缓步上前,气势汹汹。

路右积雪严凋林中,突然传出一声悦耳的娇笑,踱出一位掀起狐皮风帽,露出美丽脸蛋的劲装女郎。

外披银灰色大蹩,佩剑的剑饰极为华丽,脚下的鹿皮快靴统前面绣了一朵牡丹花图案,是金色的。

牡丹没有金色的,这图案另有意义,不是装饰品。

所有的人皆感惊讶,俞柔柔更是眼神一变。

在江湖邀游的人,该听说过金牡丹的传闻。俞柔柔从江南远游京师,追踪四海盟凶手,可知她必定是一个江湖邀游者。

她老爹太湖东洞庭山云栖别业主人千幻剑俞铁岩,本来就是武林的高手名宿,使名满天下的豪侠,拥有侠名的人,对江湖传闻自然所知广博。

东方姑娘是初游京师,对江湖传闻所知有限,所以对金牡丹的传闻,可说是毫无所知。

有关金牡丹的传闻,其实还不算轰动江湖,金牡丹的出现,也只是最近两三年的事,知名度还不够普遍。

“你们如果全力拼搏,必定两败俱伤。”女郎一面接近,一面娇笑着说:“那么,等鹤蚌相争准备得利的渔人,可就欣喜慾狂、得意万分啦!”

“你是渔人?”东方姑娘柳眉一挑,态度不友好,敌意显而易见。

“可惜我对鹤和蚌都缺乏胃口。”女郎的笑容依旧,修养不错:“只对龙蛇有兴趣。”

“渔人呢?”

“对面的凋林里。”女郎向路左的凋林一指:“两个,但他们不打鱼,渔色而已。”

“什么人?”东方姑娘向凋休叱喝,也像是向女郎询问林内“渔色”的人是何来路。

“他们是跟踪我而来的人。”女郎明亮的风口冷电湛湛:“但他们是对任何有几分姿色的女人都有兴趣,有机会就动爪子择人而噬。”

“那是你与他们的问题。”东方姑娘表示立场,不想介入于己无关的纠纷。

“是吗?”女郎冷笑:“好吧!我就不管,反正管也管不了,我还没有把握制止这两个狗东西为非作歹,而且我自己的事忙得很呢!祝你们幸运。”

“这怪女人是谁?”东方姑娘转向俞柔柔问。

“一个富有的江湖女杀手,专向高手名宿挑战叫阵的女瘟神,金牡丹吴华容。”俞柔柔脸上的戒意仍在:“这两三年来,被她从武林除名的高手名宿真不少。那些家大业大的武林高手江湖名宿把她看成瘟神,真怕她登门挑战,胜之不武,败了声誉一落千丈,所以她的名号愈来愈响亮。”

“招蜂引蝶,哼!”东方姑娘不屑地说。

“她的确不怎么检点。”俞柔柔脸一红。

“你知道她?”

“听说过而已,据说她……她的裙带松……算了,我不该人云亦云,先解决你我的事……”

“我不希望有人在旁鬼头鬼脑看热闹。”东方姑娘目光落在凋林内:“先把他们赶出来,再……”

林内传出一阵狂笑,枝头积雪纷落,掠出两个高大的人影,反穿羔皮外袄,风帽掀起掩耳,露出英俊的面庞,佩剑挂囊英气勃勃。

“不用赶,咱们自己出来办,哈哈……”

最先现身止步的年轻人大笑着说:“别听那浪女人胡说八道,她金牡丹还不配咱们追逐裙下呢!”

“呵呵!咱们并不想看热闹,只希望见识两位姑娘的武功绝学好到什么程度。”另一位似乎年长一两岁的年轻人也怪笑着说:“武林四女杰曾为武林大放异彩,但似乎限于传闻。其实具有绝世武功的当代女英雄,比武林四女杰更出色的姑娘并不少,两位就比四女杰毫不逊色。”

“你给我滚远一点!”俞柔柔脸色一变,戒备的神情显而易见:“你那些花言巧语,本姑娘感到人耳恶心,少在这里要嘴皮子烦人!”

“呵呵!小姑娘,你好像不欢迎真诚的赞美,把赞美当作花言巧语,未免太让人失望啦!”

青年嘻皮笑脸地说,目光不住在两位姑娘与侍女们的身上转。

不但两位姑娘娘貌美如花,四侍女与俞柔柔的侍女桂小绿,也极为出色,吸引异性目光是极为正常的事,两个年轻人眼中情慾的光芒逐渐炽盛。

东方姑娘少在外地走动,对这种目光却没有反应,对异性赞美的话感到新奇,脸上绽起快乐的微笑,与俞柔柔郑重警戒的神情完全相反。

“不要说题外话!”东方姑娘毫无机心地说:“你们两位躲在调林里,显然没安好心。你们说,你们希望哪一方获胜?”

“我?当然希望你获胜啦!”先到的年轻人盯上了她:“我和郑老兄打赌,我赌你的武功必定高明三五分,我对你有信心。”

“真的呀?”

“那是当然!”年轻人肯定地拍拍胸膛:“我对自己的眼光有信心,在下姓王,名成彪,湖广黄州人氏,可否请教姑娘贵姓芳名?”

“哈哈]在下却赌这位姑娘剑术无双!”另一位年轻人郑兄,对俞柔柔表示好感:“在下……”

“江湖上有两位好色如命的人,号称花花双太岁!”俞柔柔打断对方的话,脸色难看:“振武山庄的少庄主,狂风剑客郊一飞,就是双大岁之一。你阁下如果不姓郑,最好。”

“咦……你……”狂风剑客脸色一变。

“那位王成彪,希望不是黄州尚义门的少门主,唯我公子王成彪!”俞柔柔纤手向王成彪一指:“那么,两位就不是众手所指的花花双太岁了。”

“那些江湖痞棍恶毒中伤胡叫的谣言,姑娘也相信呀?”

狂风剑客怒容满脸为自己辩护:“在下出道六年,确是游踪半天下,难免得罪了不少人,被那些混蛋造谣中伤并回意外,姑娘似乎问道没多久……”

“本姑娘仗剑邀游天下两三年,可以算得上半个老江湖。”俞柔柔不让对方把话说完:“阁下与尚义门主唯我公子,算起来也是白道人士的子弟,却获得那种见不得人的绰号……”

“在下的绰号是狂风剑客。”

“我怕你。”俞柔柔向后退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……”

“慢着!”狂风剑客恼羞成怒,伸手一拦,虎目怒睁:“说清楚再走……”

“咦?你要说什么?”前柔柔沉声问。

“你也在造谣中伤,有意破坏在下的声誉,哼!必须澄清后再走,你姓甚名谁?”

“你管我姓甚名谁?哼!如何澄清阁下的声誉?”

“很简单,在下要你公开宣告你造谣中伤!”狂风剑客声色俱厉:“不然……”,“不然,你要拔剑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恐怕你得拔剑了。”俞柔柔不再示弱,手按上了剑把:“软的不行来硬的,这是你花花双太岁的惯技,我等你拔剑!”

“这可是你自找的!”狂风剑客狞笑。

一声剑吟,狂风剑客冷电森森的长剑出鞘。

“小女人,我会带你到各地见见世面。”狂风剑客恼羞成怒的嘴面相当狰狞。

“真的吗?为何?”前柔柔一点也不在乎狰狞的面孔,她不是胆小的小女人。

“以证明我狂风剑客,不是传闻中的花花大岁!”

“没有这个必要,你的为人与我无关……”

“小女人,当然与你有关,你将后海今天所犯的错误,就必须付出代价,所以,我要用剑逼你就范!”狂风剑客傲然地徐徐举剑。

“我知道,江湖上没有几个人愿意招惹你狂风剑客,招惹了难免会后悔。”

俞柔柔徐徐移位,纤手虽则按上剑把,却没有急于拔出的意图。

“你知道就好!”

“倒不是那些人怕你。”

“怕在下追魂夺命的狂风剑术!”

“你错了,阁下。他们之所以怕你,是如果你阁下吃了亏,那么,你老爹郑庄主搜魂魔剑郑振武,将会怒火冲天,佩了剑亲自出马,带了振武山庄的大群牛鬼蛇神,大问兴师之罪,谁又敢招意你呀?”

俞柔柔悦耳的声音在山林间震荡,剑终于徐徐出鞘。

她已看出危机,剑在手不至于措手不及,盛名之下无虚土,这位狂风剑客的剑是以狂出名的。

“该死的贱女人!”狂风剑客被讽刺得受不了啦!粗野地,暴怒地叫骂,猛地一剑吐出,先下手为强,羞怒的人就是这副德行!

人剑俱进,狂野无匹,速度真快,剑气激动气流发出呼啸声,果真势如狂风,名不虚传。

剑光激射,锋一声暴震,俞柔柔奇准地封出一剑,有如电光一闪,几乎难以看清剑的形状。

不但封得又快又准,而且御剑的力道极为浑厚,竟然震偏了含怒攻来的剑,反而取得中宫进手的机会,被震偏的剑威胁减至最小极限。

电虹乘隙吐出反击回敬,光临狂风剑客的右肩尖,因势利导,封招回敬,一气呵成。

狂风剑客竟然无法看出俞柔柔是如何出剑的,更难以相信剑被封出偏门,剑气释然厌体,光芒已疾射近身。

骇然一震,本能地飞退,险之又险地从剑尖前退出丈外,惊出一身冷汗。

狂傲自大的人,永远不肯服输,受到挫折,反而更为激怒,狂风剑客就是这种人,咬牙切齿,重新举剑逼近。

“我怕你老爹兴问罪之师,嘻嘻!走也!”

俞柔柔发出银铃似的娇笑,收剑一跃三丈,轻灵如惊鹿。

申三娘与小绿也同时飞退,掠走如飞。

“你走得了?”狂风剑客不知趣地厉叫,飞步狂追。

起步已相差四五丈,俞柔柔三女的轻功极为杰出,去势有如星跳丸掷,眨眼间已冉冉远出百步外,向东徐徐隐没,身形极为美妙。

东方姑娘一直就含笑袖手旁观,有人出头替她对付俞柔柔,她乐得清闲。

俞柔柔那令人肉眼难辨的闪电一剑,令她悚然而惊。

她有自知之明,这一剑的威力,她也没有能接下的自信,对俞柔柔的戒心增加了三倍。

才貌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黛园柬邀高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