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虎风云榜》

第08章 英雄秘室疗伤

作者:云中岳

后堂口传出一阵鬼号似的怪笑,灯火摇摇中,人影乍现,果然是两个人。

其实,该说是两个像鬼一闪的人,画了大花脸狰狞可怖,披散着一头黑发,衣裤却是白色紧身劲装,剑鞘也裹了由布,似乎真是鬼。

假如站在茫茫的白雪中,那就仅可看到一个吓死人的花脸怪头而已。

现在出现在幽暗的室内,花脸白身,黑白分明,益增恐怖。

砰一声大震,右面的大排窗崩坍,也抢人两个同样打扮的鬼怪形人影。

四方合围,鬼笑声刺耳。

周凌云一声狂笑,食桌突然飞起,火锅、热汤、杯盏……以雷霆万钧之威,向右、后两方飞砸,声势惊人,以大面积正面向右、后两个怪人袭击。

这两个怪人,正是从后堂口现身的,正发出慑人心魄的鬼笑,笑声陡然中止,吃惊地两面急分,危极险极地躲过炭火热汤着体的大劫。

周凌云三个人随桌后冲出,重围立解,应变的举动出乎意表,行动随意念而发,反而控制了主动。

三人站住了后堂口,退路是安全的。

“凭你们四个见不得人的杂碎,也敢前来装神弄鬼,真是不知自爱!”周凌云堵住堂口,虎目中冷电四射:“说出你们扮鬼袭击的理由,希望这些理由能让在下满意,不然,哼!”

“同样地,咱们也希望阁下的举动,能让咱们满意。”一个怪人用变音的假嗓说,声调十分刺耳,与先前所发的鬼笑同样吓人。

“就算你们今晚侥幸过得了一关,尔后也能过得了吗?”另一名怪人接着说:“因此,阁下最好不要不识时务,让咱们满意。”

“怎样才算识时务?”鬼神愁沉着地问。

“跟咱去见敝长上。”

最先发话的人用恫吓性的口吻说,似是四个怪人的首领。

“贵长上是……”

“届时自知!”

“弄不清贵长上是哪一座庙堂的大菩萨,我们不会跟你们到任何地方!”

“老前辈,他们的用意早已一清二楚了,何必和他们嚼舌?”周凌云拍拍鬼神愁的手臂,语气冷森:“他们鬼鬼祟祟前来,原来准备行凶,先把咱们摆平,弄得半死不活再带走。阴谋败露,偷袭失败,才摆出说客面孔,要咱们像奴才似的跟他们前往任杀任剐,你还有心情和他打交道听摆布呀!”

“呵呵!小子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何不定下心和他们聊聊打发时间?”鬼神愁毕竟修养不错,本来就是成了精的老江湖:“目下他们已无法行凶摆平我们,必须掏出能说服我们的理由,不然的话,他们空手回去,如何向他们的主人交代?喂!你们有什么好说的吗?”

“这……”怪人迟疑难决。

“你们不说,那就请便吧!”鬼神愁指指破窗:“跳窗走。没人阻拦你们的。”

“好吧!我说。”

怪人当然不想空手回去,也知道偷袭失败,眼下的情势,显然强攻的成功希望微乎其微,只好摆出妥协态度,希望能挽回颓势。

“老夫洗耳恭听。”

“你们知道天下刚刚平定,正是我辈壮大自己的大好时机。”

怪人有条不紊先说大前题重目标。

“对,对极了。”鬼神愁装模作样鼓掌三下:“发困难财,正是时候,迟了一步,良机不再。”

“你们,代表了老一辈的人,以及年轻的一代,和正在成长的未来年少的后辈,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也是本盟极慾争取的盟友。”

“四海盟?”

“不错,四海盟。”怪人毫不迟疑承认身分:“本盟刚在京都站稳脚步,需要京都的英雄豪杰共襄盛举,你们破了本盟的买卖,已经显露了你们的才华,因此敝长上不究你们的仇恨,要求你们加盟。”

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!去你娘的蛋!”周凌云又好气又好笑,粗野地笑骂:“你们简直混蛋透顶,打这种混帐主意,真要组帮结盟,咱们不会自己干吗?为何要加入你们为祸江湖、无所不为的黑道混蛋组合四海盟?咱们不赶你们滚蛋,已经是情至义尽了,你们滚吧!”

“你……

“你给我记住,告诉你们的长上牢牢地记住。”周凌云虎目怒张,声色俱厉:“我这人很自私!”

“什么自私!”“怪人傻傻地问。

“因为我姓周的不自命英雄,不自以为是侠义英雄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所以,你们的为非作歹,与我无关,我不会多管闲事。可是,你们如果干下一些损害到周某权益的事,你们将会发现牵涉到周某利害攸关的罪案,所付出的惨重代价是如何可怕。过去的事,双方就此摆平,好来好去,桥归桥路归路,谁的错误已无追究报复的必要。现在,你们可以平安地走了!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你们走不走?”

周凌云虎目中神光暴射,一步步向前逼进。

四个怪人,不约而同手按上了剑把。

“如果你们认为四个人的武功,比黄泉双鬼强十倍,那就拔剑!”

四怪人如果以为武功比黄泉双鬼强一倍,又何必偷偷摸摸袭击?

黄泉双鬼名列江湖凶名昭著的五鬼三煞两鬼王,是江湖人士闻名变色的高手名宿。

鬼神愁是老一辈名宿中的怪杰,武功出类拔草,名号响亮的老江湖,但对黄泉双鬼也怀有强烈的戒心。

“咱们走,你将后悔!”

怪人咬牙说,举手一挥,领先飞跃出窗。

四怪人身形尚未消失,周凌云已打出熄灯、潜伏、不可外出的手式。

江湖朋友对秘密传达讯息的简单手式,南北各地略有不同,但大同小异,彼此不难领会沟通,至少大部份可以了解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老怪忍不住追问。

“我要弄清楚。”周凌云急急地说。

“为何?”

“不像是四海盟的人。”

“哦!这……”

话未完,周凌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后堂回。

鬼神愁与季小龙立即吹熄壁间的两盏菜油灯,室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

大院房舍甚多,每一座小院落皆有不少凋零了的花木,占地广阔而空间无人,黑沉沉难辨方向,里面躲几个人,想寻找谈何容易?

四个怪人的身影,消失在房舍深处,不直接登屋外撤,似乎已经知道有人追踪,机警地断然藏匿潜伏,可知定然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。

久久毫无动静二更、三更……看谁先失去耐性。

四更初的更柝声传来,南房的屋顶终于出现两个人影,迎风卓立,白色的披风与白色的裙抉飘举,屹立在瓦脊上。

虽然云沉风恶,夜色苍茫,但所有的屋顶皆积雪盈尺,雪光朦胧,目力佳的人虽在另一处屋顶,也可以看清人的轮廓。

没错,是女人。

两个穿白披风白衣白裙的年轻女人,只有年轻的女人才穿白。

南房就是大院最外侧的一排房舍,是仆从下人居住的地方,易于照管门禁出入,距前院的大厅远在五六十步外,往下跳落,便是栽了花木的广阔前院。

事实上站在南房的屋脊,不可能看到大厅屋顶的景况,一是地势低,二是大厅的左右后三方房屋错落,到处都可以找到黑暗的角落藏身。

因此,两个白衣女郎站在屋脊上眺望,没有跳下前院的打算。

“好像没有人啊。”悦耳的女性嗓音,打破了沉寂,两女郎之一终于说话了!

声不大,但清晰震耳,可远传至后厅,虽然用内功发声。示威的意图极为明显。

“那就进屋去找找看,小姐。”

另一位女郎接口,从称呼上估计,可能是侍女。

待女与女主人穿得同样光鲜,似乎不可能是主仆。

“也好。”身材稍高的小姐踏积雪向下走:“必要时,破厅门而入。”

两女像鹅毛,像飘雪,悠然飘降有如仙子临凡,步履轻盈,穿越院子。到了厅阶下。

周凌云出现在阶上。背后的三座大门大开,但没有灯光,黑流沉伸手不见五指。穿白衣的人如果想像贵宾一样升阶入厅,真需要超人的勇气,随时皆可能被暗器击毙在厅口。

周凌云出现在阶上,已表明要在外面光明正大打交道的意图,以主人自居。

“小姑娘,你接应同伴撤走的方法、委实令人出乎意外,胆气也令人激赏佩服。”他缓步下阶相迎,神情显得轻松:“你的四位同伴躲在中院的东厢附近,这时该已脱身撤走了,只好劳驾小姑娘将底细见告啦!”

“哦!你是……”双方和距不足八尺,已可清晰分辨面日。

白衣女郎是否真的“小”,恐怕靠不住,至少身上散发的品流极高淡淡幽香,就不是“小”姑娘适用的。

那是成年女性才能使用的宠物,小姑娘只配用小香囊盛一些花草香自我陶醉。

五官出奇地匀称,充满灵气,至于美不美无法看清,反正充满灵气的匀称五官,已构成美的条件了!

两位女郎也在打量他,似乎感到有点意外。

“我就是百了刀,周凌云。”她的语气不带丝毫刀客的戾气:“小姑娘,你贵姓?”

“哦!你就是百了刀?我正要找你!”小姑娘突然脸一沉,声调提高了八度音阶:“我姓文,这位是我的侍女,小慧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。文姑娘,你是主事人?”

“主事人,”文姑娘摇摇头:“有人请我来找你,说明利害。”

“有人请你来的?谁!”

“不久自知,周兄,你在江湖闯荡了几年,该知道……”

“很抱歉,我光明正大扬刀在兵荒马乱中,为保家保身而出生入死,与你们的所谓闯荡江湖,简直风牛马不相及。我也没有任何兴趣闯荡江湖称雄道霸,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,不知道不犯法吧?”他打断对方的话,语气不再轻松:“不要管我该不该知道,你就不必客气,把你所要说的事直截了当说出来吧!我洗耳恭听。”

“可恶!”文姑娘受不了激,大发雷霆:“在我面前,你竟敢如此无礼……”

“唷!你的口气可真大。”他反而笑了:“我不知道你是老几,又是哪座庙的大菩萨,不知即不惧,无所谓敢与不敢。”

“你这斯……”侍女小慧忍不住急叱。

“我又怎么啦?”他毫无英雄好汉的风度,得理不饶人:“你们气势汹汹找上门来,就算我磕头讨饶,你们也不会心肠软、可怜我而向后转,犯得着对你们客气自讨没趣?嘿!文大小姐,你的事该说了吧!”

“本来,四海盟的人托我来找你……”

“哦!真是四海盟的人?”他讶然自语。

他猜想四个怪人不是四海盟的杀手,四海盟在京都的盟值负责人毒手判官,以及重要的对外最高明杀手黄泉双鬼,都曾经栽在他手下,决不会再派四个似乎并不比双鬼高明的怪人来自讨没趣,因此猜想不是四海盟的人,没想到依然估计错误。

“我可不是四海盟的人。”文姑娘会错了意:“只是受人之托而已。”

“托你有何要求?”他懒得解释。

“要求你不要多管四海盟的闹事。本来我不希望挥剑拔刀的,但你的态度太过可恶,分明没将我黄山栖霞谷文家放在眼下,我要废了你交给四海盟处治!”

他心中一跳,有点迟疑地,不自觉地退了一步。

黄山是否有一座栖霞谷,人言人殊,因为曾经到过栖霞谷的人少之又少。

那时的黄山山区,大多数峰谷还未开发,人迹罕至,谁有闲工夫去找名不见经传的深谷?何况更没有几个人敢去。

不敢去找的原因并非难找,而是江湖人士深怀恐惧的黄山山君文士杰。把栖霞谷划为禁区,擅人者有死无生,严禁外人接近。

提起黄山山君文士杰其人,足以令武林朋友心惊胆颤,号称专收人命的瘟神,是亦邪亦魔的老一辈惊世高手之一。

只要说起黄山文家,即使当代名震天下的高手三龙三神剑九把刀,也宁可掩耳摇头。

他听说过这号人物,很糟,偏偏被他碰上了,这位黄山文家的小姑娘霸道得很,惹火了小女瘟神,麻烦可大了。

人的名,树的影,难怪他有点迟疑不安;他一示弱,文姑娘更神气了。

“你走得了?”文姑娘沉叱,以为他想退走,声出手动,身形疾进,纤掌反手拂出,五指半屈半张,彻骨的劲流及体。

他立即怒火上冲。一照面便用上霸道的兰花拂穴手,而且是走中宫强攻,小丫头未免欺人太甚。

兰花拂穴手必须以深厚雄浑的内功施展,才能在指尖距体尺余便制住穴道,这表示小丫头把他看成劲敌,出手便用神功绝学制他,甚至会废毁穴道与经脉。

“去你的!”他狂野地怒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英雄秘室疗伤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龙虎风云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