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01章 雷电惊天

作者:云中岳

云沉,风狂,雷电交鸣,好一场夏日的大雷雨。

金蛇乱闪后,接着是炸雷惊天动地,刺目的电光不住疾闪,雷声震耳中,倾盆大雨势如万马奔腾。

一老一少两个人影,沿小径正要进入前面的树林。老人一挽袍袂,寿眉轩动说:“珮儿,快走两步。”∫粯儿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后生,身材结实得像一头小牛犊,小小年纪,已经有了六尺余高的身材,要不是稚容未褪,看背影决不像是个大娃娃。

“师父不是说大雷雨时,不宜进入树林,以免被雷火所殛么?”珮儿笑嘻嘻地问。

“谁要你进树林去躲雨的?”

“那……师父……”

老人用手向右首不远处,山坡下树林前的一栋小茅屋一指,说:“咱们到茅屋中躲雨。”

“好,这就走。”

“快,用轻功,看你这几天是否偷了懒,你先发,为师让你十步。”

“徒儿遵命。”珮儿大声说。

一道耀目光华直下树梢,同时响起一声惊心动魄的焦雷,丛林中最高的那株参天古木,立即火焰飞腾。

老人一跃三丈,像一个无形质的幽灵。

姜是老的辣,老人先一步到达檐下。∫粯儿取下背上的包裹,抹掉一头一脸的雨水,笑道:“师父,你老人家只比珮儿快一步半。”

两人都成了落汤鸡。老人抿嘴一笑,说:“你还得下十年苦功,为师才能放心让你独自到江湖上历练。”∫粯儿神色毫无异样,笑道:“十年,珮儿二十四岁,但愿能不辜负师父对珮儿的期望。哦!师父,要不要珮儿上前叩门,到屋内避雨比较妥当些,刚才那一声焦雷好怕人。”

“好,上前叩门,留意礼貌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叩门三下,久久,声息全无。二叩,三叩,仍然毫无反应。珮儿剑眉深锁,说:“师父,是座空屋。”

“真是空屋么?”老人不动声色地问。

“好像是空屋。”

“胡说,空就是空,不空就不空,没有好像。”∫粯儿脸一红,讪讪地说:“珮儿错了,应该只有一个正确的回答。”

“你应该记住,不能马虎。”老人板着脸说。

“珮儿紧记在心。”

“下次再用这种模棱两可胡乱猜测信口应付的话,必定重罚。”

“是,珮儿记住了。只有一个办法,来证明是不是空屋。”

“那你还等什么?”∫粯儿绕屋走了一圈,后门与屋侧的小窗,皆闭得紧紧地,叫唤时毫无反应。回到门口,他从腰带内取出一把四寸长的小刀,片刻间便撬开了门闩。

但他并不急于推门而人,站在门前沉思。

“为何不将门推开?”老人问。

“师父,有点不对。”他双眉深锁地说。

“有何不对?”老人往下问。

“青天白日,门窗紧闭,里面声息毫无。”

“下雨天,并不足怪。”

“门上闩而不是上锁,可知屋内必定有人。”

“也许风雨声大大,而里面的人却又睡得太熟了。”

“按常情论,那是不可能的。再就是门闩并未加插,而且仅搭住一两分,如果屋里的人有意闭门挡风雨,不会仅搭上一两分便算了,有违常情,因此可怪。”

“珮儿,依你之见……”

“珮儿只是感到有些不妥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进去避雨?”

“进是要进去的,檐下挡不住风雨,师父请闪开。”

老人依言闪至一旁,珮儿向下一伏,伸脚一点门扇下端,门突然大开。

一声弦响,一颗寒星破空飞出,远及五六丈,贯入一株大树杆上,入本五六寸,劲道极为凶猛,破空锐啸声令人闻之头皮发紧。

是一支短弩箭,高度恰好及胸,如果有人推门而入,正好射中胸部,好险。∫粯儿窜起门在门侧,苦笑道:“珮儿在鬼门关进出了一次。”

老人不动声色,袖手旁观毫不感惊讶,笑道:“你能多用心机,是难得的好现象。”∫粯儿身形一闪,便窜入厅中。

“咦!”他讶然叫。

一个灰髯拂胸的老人,端坐在竹椅上,面向外,老眼瞪得大大地,安座椅内丝纹不动。

他上前长揖为礼,笑道:“老伯请了,暴雨倾盆,叩门不开,不得已启门而人避雨,老伯海涵。”

灰髯老人不言不动,不加理睬。

他自知理屈,重新行礼道:“老伯……”

话未完,他的师父当门而立,沉声道:“这人已经死了。”

他吃了一惊,奔上前察看。

“不可接近。”师父沉叱。

他倏然止步,扭头道:“师父……”

“嗤嗤嗤!”五枚梅花针从半掩的东厢房内射出,发出轻微的破空锐啸,从他胸前飞过,危机间不容发。

假使他不是应声止步,恰好被梅花针射个正着。

他无名火起,猛地奋身扑出,“砰”一声一肩撞在房门上,门倒了,他连门带人倒入房中。

“哎呀……”房内有人叫,其声稚嫩,一听便知是小女孩的惊叫声。

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,瘦条子身材,秀丽脱俗,眉目如画,惊惶地被门板撞倒在床脚下,脸色苍白,泪痕未干,手中紧握住一把匕首,狼狈地一滚而起。身手矫捷绝伦,像一头猎食的豹,身匕合一猛扑珮儿。

“珮儿快退!”师父沉叱。∫粯儿已先一步迎出,叫晚了些,他一掌斜拨,奇快地拨中小姑娘持匕的右手掌背,闪身出腿急绊。

“砰!”小姑娘被绊倒在地。

他飞退出房,叫道:“师父,这位小姑娘好凶。”

小姑娘狂风似的窜出房来,咬牙切齿急冲而上。匕首冷电四射,急递而出。

师父右袖一抖,便搭住了小姑娘的右肘,喝道:“住手!老夫要知道,你们装了伏弩把守大门,再用梅花针偷袭,所为何来?小姑娘,你最好解释明白,以免误事。”

小姑娘浑身发僵,珠泪滚滚地尖叫道:“你们这些畜生!杀了我爷爷还嫌不够么?你们……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东西,我化为厉鬼也要……”

“你以为老夫师徒是杀你爷爷的人?”

“你……你难道不是么?”

老人放开手,摇头道:“老朽师徒两人从宁国府来,经南陵要到池州府,途遇暴雨……”

“鬼才相信你的话。”小姑娘揉着手腕说。∫粯儿哼了一声,接口道:“住口!你敢对家师说这些无礼的话?”

老人摇手禁止珮儿再说,走向椅上的灰鬓老人,伸手一把脉息,苦笑道:“死去已有半个时辰,回天乏术。小姑娘,快准备后事吧,令祖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小姑娘大概已知对方不是对头了,伏在乃祖的膝前痛哭失声,断断续续地道:“三月前,我……我和爷爷从……从池州迁来此地养病,一晌平安无事。今早来……来了三个人,把爷爷叫出,三个人一言不发便……便动手行凶。”

“结果是……”

“爷爷昨晚便禁止我出房,我躲在屋内偷看,后来心中一急,奔出和他们拼命,没想到相距在丈外,便被一个左颊有块三寸长胎记的老鬼,一记劈空掌便把我打昏了。不知昏了多久,醒来时已是近午时分,看到爷爷浑身已被汗水湿透,坐在地上养神。那三个老鬼由有胎记的老鬼扶住另两人,正向南面走。临行那有胎记老鬼说,要去叫一个叫火眼狻猊的人,再来讨什么旧债。”

老人脸色沉重,老眉深锁地说:“那有胎记的人,叫鬼见愁呼延百禄,是淮北一带凶名昭着的黑道煞星。”

小姑娘拭着泪痕问:“老伯,他们为何要找我爷爷?”

“令祖贵姓大名?”

“我叫甘彤云,我爷爷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令祖是甘渊,绰号称千手灵官。”老人变色叫,向门外扫了一眼,急急地说:“小姑娘,你必须立即离开。”

彤云姑娘已看出老人的不安神色,惶然问:“老伯,那……那鬼见愁他……”

“鬼见愁不足虑,可怕的是火眼狻猊,那宇内凶魔生性残暴,嗜杀成性,不动手则已。动则必鸡犬不留。甘姑娘,你必须及早离开。”∫粯儿大眼一翻,眉毛一挑,说“师父,那火眼狻猊既然是宇内凶魔,何不毙了他为世除害?”

“胡说!你胆子可不小。”老人急急叱喝。

“师父……”

“为师有自知之明,对付不了那功臻化境的老凶魔。小姑娘,走吧,老朽替你带走令祖的尸体暂避风头,愈快愈好,迟则不及。”老人匆匆地说,神色极为不安。∫粯儿走近,扶起千手灵官的尸体说:“师父,珮儿带他走。”

老人突然大喝一声,大旋身一掌挥出,低喝道:“带甘姑娘从屋后脱身”

一个灰影疾射而入,突又向后飞返,叫道:“九绝诛心掌!你是九现云龙欧阳天。”

另一个黑衣人跨入大门,浑身水淋淋,腰带上佩了一支判官笔,当门一站冷笑道:“欧阳天,你要架这段梁子,大概是活腻了。我九幽鬼判留给你一条活路,给我滚出去。”∫粯儿与甘彤云已无法脱身,通向屋后的走廊口,已出现左颊有胎记的鬼见愁呼延百禄,长剑指出,嘿嘿冷笑道:“谁也脱不了身,老夫已替你们留下了埋骨之坑。”

九现云龙脸色大变,沉声道:“九幽鬼判沈金与一笔勾销沈福,你兄弟俩何必落井下石?千手灵官在此地逃世养病,你们何苦再……”

先前接了九现云龙一记九绝诛心掌的灰衣人,是年约花甲的一笔勾销沈福,也是黑衣人九幽鬼判沈金的亲弟,不住揉动着右掌心怪笑道:“欧阳天,即使家兄肯放你走,在下也不放过你,你好好准备受死。”说完,撤下了判官笔。

九现云龙退至珮儿身侧。用传音入密之术说:“珮儿,为师替你开路,你带着甘姑娘从后门脱身,为师扑向鬼见愁,你便带了甘姑娘夺路。”

“师父……”珮儿惶然叫。

“不许多说,这三个人皆是宇内闻名的可怕妖魔鬼怪,咱们不能全陷死在此地。”

“师父r粯儿要与师父联手一拼……”

“不行你……”

一笔勾销怪叫道:“不必交代后事了,你们谁也走不了。”

九幽鬼判徐徐撤下判官笔,一步步向千手灵官的尸体走去,一面说:“甘老狗是否真的死了,老夫要亲自查验。这老鬼在呼延老弟与阴山双煞全力一击之下,不是毫无异状么?可能他在装死。”

声落,举起了判官笔,遥指千手灵宫的心坎,作势点出。

甘姑娘一声厉叫,左手疾抬,右脚飞踢,右手前挥,人向前冲出拦阻。

左手发出的是五枚梅花针,右脚的靴底飞出一把柳叶刀,右手则是一支袖箭,同向九幽鬼判集中攒射。

九幽鬼判一笔振出冷笑道:“破铜烂铁算了吧。”

一阵暴响,针、刀、箭全被判官笔吸住了。

九幽鬼判哼了一声,手一振,暗器全被震碎坠地。∫粯儿及时拖住了彤云,急叫道:“不可造次,目下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。”

这一耽搁,失去了逃走的机会,九现云龙心中暗暗叫苦。

一笔勾销一声狂笑急步迫近叫:“欧阳天,在下刚才一掌落于下风,咱们来拼兵刃,你的剑呢?”

“老夫未带剑。”九现云龙硬着头皮说。

“真不幸,在下并不因为你没有兵刃而放你一马。”一笔勾销阴森地说。

九现云龙抄起一张长凳,扭下一根木腿立下门户说:“九现云龙也曾横行天下四十年,水里火里全泡过,从没请求别人放过一马,你老兄的话,对老夫是一大侮辱。你上吧!等什么?哈哈!”

笑声中,人影乍合。判官笔天矫如龙,排空直进,无所畏惧,直攻九现云龙的胸腹要害。

九现云龙抽出腰带作为兵刃,布制的软腰带在他手中,时软时硬宛如灵蛇,时而棍时而枪,点打挑拨抽缠变化多端,三五照面之后,便将以近攻为主的判官笔迫出八尺外,主客易势,控制了全局。

一笔勾销一再冲错,以令人目眩的奇速再三探入,但皆被腰带所封住,而且腰带不时怒龙般排空卷到,判官笔不易封架这种时软时硬,可从任何部位任意折向的兵刃,换了百十招,一笔勾销快攻失效,败象已露。

众人的目光,皆被这场武林罕见的恶斗所吸引,四周鸦雀无声,气氛迫人。

“嗤!”裂帛响传出,判官笔终于划破了腰带一条尺余长裂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 雷电惊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