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11章 尔虞我诈

作者:云中岳

“铮铮!”封住了两剑。

“唰!”剑尖排空而入,破风声入耳,距玉郎君的右肋仅分厘之差,护体真气与剑气接触,发出了龙吟虎啸似的震鸣。

玉郎君飞退八尺,危极险极地从剑尖前退走。

尚未“点到”,右粯跟踪追击,紧迫进攻,“流星追月”无畏地追袭,剑尖像附骨之蛆,紧吸住对方暴露在剑尖前的胸腹要害。

玉郎君连封八剑,总算瓦解了对方一连串凶险万状的紧迫退袭,侧射丈外,缓过一口气。

双方再次面面相对,剑封住了中宫,必须重新造成机会,方可行雷霆一击。

两人皆浑身大汗,各怀戒心,神色肃穆,全神应敌蓄劲待发,寻暇蹈隙争取空门。

玉郎君脸上的冷傲神情,已完全消失无踪。

右粯剑尖一振,豪迈地滑进。

玉郎君不敢大意,斜移一步剑尖微吐。

右粯跟踪移位,大喝一声,抓住这移位的几微空隙,切入招发“画龙点睛”抢攻上盘。

玉郎君招出“罡风扫云”,“铮”一声斜拨来剑,移位切入一剑疾攻助背,还以颜色快如电光万火。

双方展开了第三轮快攻,剑影漫天,银虹八方飞旋吞吐,罡风怒号,剑气直迫丈外,脚下由于快速的移动而尘埃滚滚,退如星飞进如电射,急进急退死缠不休,稍一先着便可能陷于死境,各展所学全力发挥。

五十招,六十招……

斗圈从屋前移至十余丈外的江滨,双方仍然矫健骁勇,棋逢敌手半斤八两,好一场武林罕见的凶险恶斗。

附近民宅的男女老少皆出外观战,一个个惊得手心冒汗,屏息以待。

书童小俊好几次要冲上相助,皆被宗政伯伯拉住了。

八十招,人影飘摇。“铮”一声暴响,人影乍分。

右粯飞射丈外,举袖拭汗沉静地笑道:“梅兄,咱们该握手言和了,如何?”

玉郎君浑身像是被水浸过的,儒衫紧粘住身躯,呼吸不平静,吸入一口长气,沉声道:“胜负未判,再拼五招。”

右粯摇摇头,神色肃穆地说:“梅兄,在下有要事待办,屋中有在下的杀师仇人,在下……”

“那是你的事。”玉郎君乖戾地说。

右粯怒火上冲,虎目怒睁,长剑徐举,俊面上像是罩上一层浓霜。

王郎君也动了杀机,但情绪已开始不稳定了。

宗政伯伯突然叫道:“梅贤侄,你过来。”

玉郎君极不情愿地向宗政伯伯身旁退,一面说:“宗政伯伯,小侄一定要与他分出胜负来。”

宗政伯伯淡淡一笑,说:“贤侄,要是再交手,便要出人命了。走吧,不必管他们的闲事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贤侄,人家找杀师仇人,这件事不能管,管了便犯了江湖大忌,除非你的声望能承当一切,能有力量排解一切;但杀师之仇贤侄如何排解?”

玉郎君一怔,这才知道事情严重,但口中却不肯认错,冷冷地说:“小侄虽不才,但仍能承当一切。”

“贤侄,算了吧,等他了断师门恩怨,再与他理论尚未为晚。”

玉郎君乘机下台,向右粯叫:“姓印的,等你办完事,咱们再行了断。”

右粯心中极感不自在,但居然忍下了,冷冷一笑,收剑扭头便走。

陈炳南父子像是待决之囚,在门外等着他,脸色泛灰,恐惧地说:“一笔勾销已经逃掉了,要杀要剐,我父子认了,你动手吧。”

右粯在屋前屋后走了一圈,向鬼影子父子哼了一声,说:“他向东逃走了,在下去追他。如果这老好贼不向东逃,而潜伏在左近,那么,你父子两人凶多吉少。交到这种朋友,你后悔已来不及了,及早为计,也许还来得及,千万不可在此地等死。”

说完,他大踏步走了。

他不想与玉郎君计较,当他冷静下来后,已将这件事淡然处之了,虽则玉郎君咄咄逼人的态度令人难以忍受,但他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。

玉郎君随宗政伯伯返回屋中,余怒未消地说:“下次交手,小侄要用三绝心诀杀他。”

宗政伯伯脸色冷肃,一字一吐地说:“贤侄,你很难杀他。”

“伯伯小看小侄……”

“贤侄,就事论事,你该明白。他已摸清了你的剑路,而你知道他多少底细。”

“小便并未施展杀着。”

“他施展了没有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三十招之后,他便应付裕如了。”

“小倒承认他的剑术诡奇霸道,但似乎欠缺稳重辛辣,未臻上乘。”

“不错,这是他经验不够,可是诡奇二字,贤侄则望尘莫及。”

“这……小便应付得了。”

“你摸摸左肋背。”

玉郎君一怔,反手一摸,立即脸色大变。

腋窝下方五寸左右,背移三寸处有一个破孔,长有两寸余,那是锋尖斜掠而过留下的遗痕。

斗剑,用左手的机会不多,不像用刀,单刀看的是手,甚至左手有时担任主攻。拍刀夺刀制腕擒拿皆可派上用场,因为单刀号称夺命,近身相搏的机会多。剑则不同,左手须捏诀助势,因此剑名舞,刀名搏。

不管进击或是闪避,冲刺或封架,皆是右手半身在前,仅有一线部位可让对方攻袭,防守极易。

可是,左肋背怎会中剑?那是不可能的,除非已完全失去抵抗力,任人宰割,不然左肋背决无中剑的可能。

但确是中剑,衣破而未伤皮肉。

更令他难受的是,他根本不知肋背中剑。

他恼羞成怒,咬牙道:“好小子,我与他势不两立。”

宗政伯伯不住摇头,叹道:“贤侄不可任性,你与他……”

“伯伯,小侄告辞。”他站起说。

“贤任……”

“小侄东下湖广,邀游天下,必须先与舍妹会合,听说她近来不甚得意,得尽快找到她。小侄告辞了,日后再专程向伯伯请安。”

他坚决辞谢宗政伯伯挽留,客套一番下船东驶。

宗政伯伯站在门外,目送他的船发航,老脸上流露着苦涩的笑意,不住喃喃自语:“年轻人,年轻人,意气用事,唉!年轻人……”

右粯取回藏好的行囊,向东追,追了两三里,忖道:“这老鬼诡计多端,阴险如狼,狡诈如狐,他为何仍留下东走的足迹?哼!我也不笨,咱们斗上了。”

红日西斜,鬼影子父子弄来了一节竹排,带上了简单的行囊,顺水下放向东走了。

一笔勾销的小茅屋中,天外流云萄长城手绰一根大木椿,大叫一声向堂壁砸去。

“轰隆……”整堵泥墙倒下了。

老家伙余怒未消,木椿一挥,又击倒了内房的墙壁,一面乱砸一面咒骂:“你这狡猾的老狗,你走了,我也要拆了你的龟窝,方消心头这口恶气。”

“砰嘭嘭……”他由前面打至后面的厨房,打了个落花流水,痛快淋漓。

正打得高兴,外面突传来一笔勾销的怪叫声:“好家伙,原来是你这狗杂种,你怎么混蛋到家,砸了老夫的房子?”

天外流云击倒后门,跃身跳出,像头疯虎般猛扑而上,木椿发似奔雷,以千钧力道向对方砸去,宛若天雷下击。

一笔勾销拐杖一点,飞退丈外,大叫道:“住手!你怎么啦?不认识老朋友了?”

天外流云冲上,凶狠地一棍扫出大骂道:“先打死你这老狗王八再说。”

一笔勾销闪在一株大树后,“砰”一声大震,木椿扫在树干上,枝叶摇摇,木屑纷飞。

一笔勾销掠至另一株大树后,叫道:“荀长城,你再撒野,我可恼了,你这老混蛋是不是疯了?”

天外流云咬牙切齿地逼近,大骂道:“你这无耻的老狗杂种,拆了你的龟窝,老夫这口怨气还没出够,非打断你另一条狗腿不可。”

“慢步慢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老狗杂种,我来找你做买卖,将酒色财气往你怀里送,没对不起你吧?”

“不错,承情承情。”

“昨晚你知道你那死对头会来?”

“废话!如果知道他要来,老夫还不溜之大吉?”

“至少,你已知道他来到了。”

“天晓得,我怎知他来到了?你…”

“闭嘴!”

“荀老哥,先别生气…”

“你简直混蛋!你知道他到了,故意在屋中不点灯火,自己藉故溜走,把我留下来替你挡灾,做你的替死鬼,你这老狗杂种是如此对待好朋友的?”

一笔勾销阴阴一笑,说:“苟老哥,我说你疯了,半点不假。我如果知道他来,在情在理我也要叫你及早趋避,怎会让你留下做替死鬼?你认为沈某如此不够朋友?”

“你还敢强辩?”

“不是强辩,是事实。我不是要治酒菜替你接风么?”一笔勾销加以解释。

“你是藉故溜走,治酒菜你为何不在屋中。”

“你简直糊涂透顶,不问情由胡搞。我这茅屋小,除了我一个人住之外,另有大批蛇鼠同在屋檐过活,家里面不能存放食物,在山上猎获鹿糜野猪,便藏在树洞中贮存,食用时再去山林中取来。我去取肉,返回时门被踢破,不见你的鬼影,我怎知你遭了意外?”

老贼说得颇有道理,天外流云气消了一半。当然他是有所求而来,气不消岂不白跑了一趟?

口中仍恨恨地说:“你这老狗杂种的话,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字。”

“你不信也就罢了,反正事实如此。荀老哥,你到底遭了什么意外了?”

“哼!你不是明知故问么?”

“我发誓,我如果知道,就天打雷劈火烧,不得好死,你总该相信了吧?”

“你这一辈子,发过多少次无头誓了?一千次还是一万次?你又不信鬼神报应的事,发誓骗人好玩而已。”

“真的,这次我可是真心发的重誓。”

天外流云气已消了,恨恨地将昨晚的经过—一说了。他却不知,老贼昨晚先一步听到警号声。

屋四周布置了不少玩意,触动时便可发出,只有老贼方可知道的警号。因此先一步离开,将他留下挡灾,老贼自己则爬伏在屋角的草丛中看风色,眼看他被右粯条得落花流水而不现身相助,以便候机脱身。

一笔勾销故意表示同情,苦笑道:“荀老哥,抱歉连累了你,那小子把你打得好惨,目下伤势如何?”

“别提了,躲在山林中养伤,想起来就恨透了你这老狗杂种。他是什么人,你与他有何仇怨?”

“他是九现云龙的弟子,姓印。”

“九现云龙的弟子?我不信。”

“你为何不信?”

“即使是九现云龙亲来,我天外流云也不会栽在他手上。昨晚我毫无还手的余地,决不是九现云龙的弟子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,你最好相信。”

“沈福,咱们的交易如何?”天外流云转变话锋问,这才是他此来的目的。

“我不是已决定了么?”

“好,一句话,何时动身?”

“我捡拾行装,咱们愈早愈好。”

“今晚就走?天色不早了……”

“我总感到那姓印的小子不简单,似乎比我这老狐狸更狡猾,来去无定,诡奇莫测。我已留下向东走的线索,而且亲见他动身向东追…”

“那不是很好么?”

“但我总有点疑神疑鬼,猜想他又在故布疑阵,可能是重施故技,折回来此地找我。”

“见鬼!你的疑心太大了。”

“噤声!”一笔勾销变色低叫,向屋侧一窜。

前面百步的树林前缘,站着五个人,面目依稀可辨,其中没有右粯。

五个人像在用目光搜寻什么,其中一名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说:“大少爷,还是回到江边再说,找船家问问清楚,也许当地的人可以带大少爷找到去漫川里的路呢。”

一名老道指指点点地说:“雷施主,贫道的确知道这里有一条到漫川里的小径。这样好了,到对岸去雇一个人带路,总比乱闯穷找好些。免得浪费工夫。”

太少爷是个粗眉大眼,满脸横向的青年人,巨熊般的身材,大眼中冷电四射。大鼻阔嘴,留了两撇八字胡,穿紫绸紧身,佩了一把古色斑斓的长剑,皮护腰上方,露出一排小剑的剑柄。

另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人向小茅屋一指,说:“瞧,那不是有人家么?少堡主,咱们前往问问。”

躲在草窝内的一笔勾销向后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 尔虞我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