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14章 寻衅毁庄

作者:云中岳

红日东升,谷隐庄并未差人将程大小姐送来谈判。

当天,谷隐庄在城内外的店铺栈房,以及与翟家狼姦的地根痞氓,被打得落花流水。

白天没出人命,当晚,城内外共出了廿八条人命。

次日一早,两艘船顺流下放,在谷隐山北麓江滨泊舟,十余名高手登陆,船重新上航,至樊城镇下施等候。

从北面的东津关渡头,向南伸来一条小径,通过谷隐山东麓,至谷隐山游山的人,皆从陆路从东津关过渡,然后南下至紫金寺,可往南,便是谷隐寺。

谷隐寺西麓,便是谷隐庄。庄在山麓的平坡上,下瞰山下至江边的千顷田畴,居高临下,气象恢宏,有二十余栋楼房,四周果园围绕,外围更有土寨墙,经常有人昼夜不断地巡逻放哨,不许外人接近,误闯附近的田地山林,很可能丢掉老命,庄中养食了一群异种猎犬,不分昼夜,外人决难接近庄院两里内而不被发现。

谷隐庄召请朋友的信函满天飞,庄中戒备森严,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极为紧张。

紫金寺香火冷落,只住了十二名僧人。十二名僧中,还有三名是挂单的游方和尚,实际在此苦修的只有九名高年苦行僧。

谷隐寺的名气大,谁愿到这座破败的紫金寺进香拜菩萨?

十余条好汉住进了紫金寺,纳了一笔香火钱,紫金寺立即成为毒剑雷奇峰的行宫,距谷隐寺仅两里左右。

守南不远,两名暗桩火速将信息传出。

翟家的爪牙,认为对方有船,必定从江上来,江边高手齐集,准备给对方一次凶猛的迎头痛击。

又一次计算错误,敌人已到了紫金寺,拊谷隐庄之背,直迫庄外围了。

雷奇峰换了一身紫色劲装,登高下望山脚的谷隐庄,冷笑一声,向手下说:“首先,咱们得将那些狗东西赶入庄内,再慢慢收拾他们,走!”

他们往下走,不久便看到下面从江边撤回的数十名高手,正急急向庄门赶。

“我们可以先到,先杀一阵再说。”他狂喜地叫。

他们从庄北杀入,见人就杀,全庄立即陷入恐怖之中,哭号声大起。

庄中火起,鬼哭神号。

在翟家的人赶回之前,他们已从北面撤出,向紫金寺方向退走。

翟家的人急于救火救人,不敢追来。

毒剑退回紫金寺,咬牙切齿地说:“好了,咱们准备等他们前来送死,各就定位。记住:杀!”

人群四散,片刻间形影俱消。

不久,翟家的人终于赶来了。

四十六名高手,像一阵狂风般赶到寺前。领先的是早年的黑道大豪云里飞翟英山。这位大豪年届古稀,腰干直腿朗健,矍铄不减当年,红光满面,白髯拂胸,佩一把沉重的九环刀,怒容满脸。

闪电手刘春与翟勇紧随在他身后,也脸涌杀机盛怒如狂。

闪电手身后是两名大和尚,一个中年黑衣女人,一个白衣戴了一朵红襟花的年轻女郎,一个十三四岁红衣小童。

其他的人都是些拳头上可以站人,胳膊上可以跑马的好汉。

寺外只有一个人,是雷庄主的好友九真观的青莲羽士,背着手迎上,状极悠闲。

双方在广场上相遇,相距两丈外,云里飞举手令爪牙止步,跨前两步尽量压抑着怒火问:“老道,刚才杀入敝庄,杀人放火的十余人中有你,你不否认吧?”

青莲羽士呵呵怪笑,说:“不错,有我,贫道为何要否认?”

“好,你那些同伴呢?”

“他们会来的。”

“昨天在府城行凶的人中,也有你。”

“对,昨晚杀人,也有贫道一份,贫道的剑下,慈悲了三位孽障。”

“道长上下如何称呼?”

“贫道青莲羽士。”

“以你为首?”

“不,贫道是听候差遣的人。”

“哼!你……”

“你是云里飞翟庄主?”

“正是老夫……”

“那好,贫道……”

“贵长上贵姓大名?”

青莲羽士脸一沉,阴恻恻地说:“不必盘道了,以免枉费心机浪费口舌。目下,贫道指引你一条明路。”

“哼!你们……”

“只有一个办法,可以避免贵庄血流成河。”

“你说是……”

“把彭姑娘放出来,看你们的造化。”

“什么彭姑娘?”

青莲羽士大力不耐,厉声说:“少废话,如想保全老命,快将彭姑娘放出来,不然,谷隐庄将玉石俱焚。”

“你们已做得太绝……”

青莲羽士哼了一声,扭头便走,一面说:“既然你执迷不悟,贫道不必饶舌了。”

一名中年人飞跃而出,大喝道:“杂毛老道,你不交待清楚,走得了?留下!”

青莲羽士像是背后长了眼,身形一闪,大旋身一袖抽出叫:“开张鸿发,无量寿佛。”

声落,中年人一声惨叫,整条右臂齐肩被袖所击断,惨叫一声,斜冲出丈外,“噗”一声断臂方行坠地。

青莲羽土冷哼一声说:“像这种脓包,何苦出来送死?”

闪电手一跃而出,冷笑道:“在下不才,要领教道长几招绝学。”

“你客气,上啦!哦!贵姓?”

“在下刘春。”

“刘春?哦!原来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闪电手刘施主,幸会幸会。”

“好说好说……”

“哈哈!刘施主在江湖名号响亮,独来独往颇具声威,居然做了谷隐庄的走狗护院,岂不可怪?”

闪电手没生气,笑道:“数天前,在下行脚襄阳,在谷隐庄作客,次日翟少庄主在平安酒楼替在下设宴……”

“哦!对,那天你在场?好极了。”

“道长……”

“那晚定然是你出手掳走了彭姑娘,不然凭翟家那几个不成气候的孽障,也不配向彭姑娘动爪子……”

话未完,寺门紫影疾射而出,长啸声震天,毒剑雷奇峰狂怒地飞掠而至,剑影破空锐啸,猛扑闪电手。

一名大和尚飞纵而出,禅枚一伸,大喝道:“慢来,贫僧挡驾。”

杖花一涌,楔入飞射而来的漫天剑影中,罡风似殷雷,力道千钧。

双方的冲势皆急如星火,出招势如雷霆,生死决于须臾,豪厘之差便决定了命运。

剑影疾降,宛如长鲸吸水,罩住了杖山,然后倏然冲落,人影突然静止。

和尚则挺杖前冲,冲出五六步脚下突然大乱,踉跄跨步,“砰”一声禅杖突然脱手坠地。

众人大惊,目定口呆。

和尚并未转身,以手掩胸,身形一晃,嗯了一声,一头栽倒在地,双脚猛烈地蹬动抽搐,身躯蜷曲扭动,不久方开始放松。地面,血流了一地。

毒剑雷奇峰仗剑肃立,用手指点着说:“一、二、三、……还有四十四人。你们,全得死!在大庭广众之下掳劫一位姑娘,你们必须付出惨烈无比的代价。闪电手,你还不出来纳命?你是帮凶,因此你得先死。”

云里飞拔剑吼道:“咱们上,分了他的尸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左面狂笑声震耳,千手猿东方义带了六名手下掠出。
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右面出来了铁腕银刀与六名高手,所佩的银刀银光耀目。

中年黑衣女人一怔,失惊叫:“铁腕银刀樊斌!”

铁腕银刀大笑道:“原来是墨娘子,幸会幸会。小小襄阳城卧虎藏龙,有你墨娘子在,难怪云里飞敢如此胡来。哈哈哈哈!看来今天咱们天下第一堡的人,碰上了硬对头。来吧,樊某要会会你的神刃墨剑。”

银刀出鞘,冷电四射,刺目的锋芒映目生光,传出隐隐龙吟,果然是吹毛可断的神刃。

云里飞大骇,脱口叫:“你……你们是雷……雷家堡的人?”

千手猿厉声道:“剑劈贼和尚的人,便是咱们的少堡主毒剑雷奇峰,你该有过耳闻。”

云里飞心胆俱寒,魂飞大外,恐惧地叫:“谷隐庄并未招惹贵堡,天南地北相距大各一方,少堡主为何煎迫?愿闻其详。”

铁腕银刀哼了一声,沉声道:“彭姑娘是汉中彭家寨狂风剑客彭世杰彭寨主的千金,你们胆大包天,竟敢将她从客店酒楼中掳走,你还将一堡一寨看在眼下?彭姑娘乃是少堡主的爱侣,你想想看,这笔账该如何算?”

“老天……”

“叫天没有用,前天晚间,在下已经给你们和解的机会,要你们带了彭姑娘至客店商谈,你们不但拒绝了,而且更在檀溪跃马坡耀武扬威。”

闪电手大叫道:“且住!这里面有误会。”

雷奇峰怪眼彪圆,怒吼道:“狗东西!你说误会?本少堡主要将你万剑碎尸,方消心头之恨,你给我滚出来领死。”

云里飞却向乃子翟勇大吼:“你这畜生!你做的好事,你……”

翟勇吓得屁滚尿流,脸色死灰,浑身在发抖,已说不出话来。

闪电手上前,急叫道:“少堡主,此中确有误会,那位姑娘姓程,不姓彭,不是汉中彭寨主的千金……”

“你敢否认?”雷奇峰怒叫,举步逼进。

闪电手打一冷战,惶乱地说:“在下怎敢胡说八道?她是追魂浪子令狐楚的情人,令狐兄玩腻了,将她送给翟少庄主……”

“闭嘴,狗东西……”

“少堡主请息怒,翟少庄主派人将程姑娘送来一问,再决定谁是谁非好不好。”

“哼!你还想玩什么诡计?”

“在下天胆,也不敢玩诡计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闪电手将当天发生的事说了,最后说:“令狐楚只说那位姑娘姓程,是从白河带来的,武功平常得很,决不是江湖上名号响亮的玉芙蓉彭姑娘,在下敢用人头打赌,她决不是少堡主所说的彭姑娘。”

青莲羽士向雷奇峰低声说:“少堡主,何不将那位姑娘叫来一看?”

“你相信他们的鬼话?”雷奇峰不悦地和。

青莲羽士陪笑道“反正他们跑不了,乐得……”

“好,叫他们把彭姑娘送出来。”

青莲羽士转向云里飞大声道:“去!派人把那位姑娘接来,在彭姑娘未曾到达之前,你们就在原地等候。谁要是擅自走动妄想离开,休怪咱们心狠手辣。”

云里飞不敢不遵,立即派了两个人返庄。

一身白衣,佩了一朵红襟花的年轻女郎缓步而出,冷冷一笑道:“天下第一堡的人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毒剑正在火头上,也冷冷地问:“丫头,你不服气?”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白衣女郎轻点螓首说。

“有兴趣试试锋芒?”

“本姑娘求之不得。”

“好,贵姓芳名?”

“阴筑君。”

“你上吧。”毒剑雷奇峰傲然地说。

千手猿一怔,走近低声说:“少堡主小心了,她就是近些年来,崛起江湖的女煞星白衣丧门,她的丧门剑法霸道绝伦,不可轻敌。”

毒剑雷奇峰豪气飞扬地说:“好,听说她的名号,将要压倒武林四大剑客,我却不信邪,倒要看看她凭什么敢向在下叫阵。”

白衣丧门拔剑立下门户,点手叫:“雷少堡主,请指教。”

雷奇峰哼了一声,轻拂着剑冷笑道:“强宾不压主,你上啦!前三剑是你的。小心了,别闪了小腰儿。”

白衣丧门移步滑进,喝声“有僭”,剑轻灵地点出,吐出一朵剑花,走中宫排空而人,笼罩了他胸前各处要害,疾逾电闪。

雷奇峰冷冷一笑,斜移两步信手挥剑封架。

两招。三招……

礼招结束,两人互换方位。

白衣丧门一声娇叱,手上一紧,剑突发龙吟,洒出了无数道熠熠光华,凶猛地向雷奇峰攻去。

雷奇峰咦了一声,剑虹一紧,八方分张,连人带剑锲人对方的剑网,无畏地直抢中宫。

两人搭上手,就是一场凶猛可怖的快攻,各不相让,一剑换一剑礼尚往来,分向对方的要害招呼,狂野快速的冲刺,轻灵迅疾的闪避,形成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凶险画面,令旁观者目眩神移,心跳加剧手心淌汗。

“铮!铮铮!”不时暴起三两声铿锵的金铁交鸣,令人闻之心中发紧。

“嘎……”错剑声刺耳,闻之牙龈发酸头皮发麻,这是生死关头的响声,令人感到惊心动魄。

数十照面,七十余招。

剑影飞腾中,蓦地一声暴叱,人影相错背向飞射,剑气徐消,尘埃飞扬。

白衣丧门站在东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 寻衅毁庄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