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15章 赤山进祸

作者:云中岳

印佩没听说过谷隐庄,他不曾在襄阳逗留。

舱内的白衣丧门,却听得芳心一震,暗暗焦急。显然,谷隐庄有人乘船逃走,被雷家堡的人追上了。

她所料不差,不幸而料中。雷少堡主追入谷隐庄,要抢救玉芙蓉彭姑娘。千手猿则带了八名手下,追至江边抢了艘快舟,追赶乘船逃下两三里的五艘快船,那是谷隐庄得警逃掉的人。追上了一艘船,一阵好杀,沉船再向下追。

前面出现一座大洲,洲长四五里,宽亦有一里左右,将江水一剖为二,洲上满生芦苇与及肩茅草。

千手猿站在舱面,老眉深锁,向同伴说:“江分左右,他们走的是哪一条河道?”

“航道在左。”一名大汉说,

“如果他们向右……”

“说不定靠岸从岸上逃掉了呢。”另一名爪牙接口。

千手猿断然下令:“向右追,从左面河道绕上来,他们逃不远的,咱们比他们快得多。”

汉江在夏末,船只往来不多,洪水尚未完全退尽,行舟不便。

这一带江面曲折,且有不少沙洲挡住视线,因此不易看到三里外的船影,所以不知谷隐庄的船从何处逃掉了。

追至洲尾,看不见谷隐庄的船影,便从左面上航,希望能截住从左面航道逃下来的船只。

六支长桨运转如飞,六名爪牙全是控舟的能手,他们都是渭河的水上好汉,渭河水流湍急连鱼也难以适应,可知他们的水上能耐必定不同凡响。

上航里余,没发现谷隐庄的快艇,却看到了向下急驶的轻舟,那是印佩的船。

双方渐来渐近,可看清面目了。

千手猿与八名爪牙,皆是早与雷少堡主分道,不曾与印佩照面,先到武当山办事的人,因此并不认识印佩。

印佩站在舱面,也在用目光搜寻可疑的船影。

他的目光,从对面上驶的快艇移至右面的沙洲,向船夫们说:“舟子伙计,你看出洲上有异么?”

一名舟子站在他身侧,盯着沙洲反问:“有何异处?公子爷,看不出有何异处哪!苇高草深,上面无人居住,叫做夹江洲,盛夏水涨,这座洲也不易淹没。小的行走汉江二十余年。仅有两次看到这座洲被淹没,听说夜间有水贼在此地分赃,附近的人皆不敢上去察看,以免枉送性命。”

“我是说,洲上的水禽有异。”

“水禽?哦!那些小的是水鸭子,你们读书人叫凫,我们称为野鸭。”

“大的该是雁和白鹭,雁的警觉性特高。”

船夫大笑,说:“那不是雁,那叫鸨。咱们叫娼门的老龟婆为鸨婆,说是这种鸟,性婬而迟钝,相当可口呢。”

“哦!好像比雁大呢。”

“差不多,肥得很,打几只来佐餐,妙不可言,可惜没有弓箭,只能光瞪眼。”

“你知道为何这些水禽满天惊飞么?”他又问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洲上有人。”他肯定地说,又加上一句:“不止一两个人。”

两舟已接近至五六十步内,千手猿大叫:“上面的船,下锚,插篙。”

船夫们一惊,船艄的舵工老大高叫:“不开玩笑,这怎能下锚插篙?你们怎么啦?”

千手猿拔剑高举,大喝道:“向洲岸靠,不然作怪咱们心狠手辣。”

除了操桨的六个人,另两名爪牙也拔剑示威。

船相向急驶,再不转向便要相撞了。

印佩沉着地说:“舟子伙计,听他们的。”

舟子不得不听,恐惧地说:“糟了!咱们碰上水贼了。”

船向洲岸移动,千手猿的船从后面跟来。

印佩低声向舟子说:“直向岸上撞,搁上去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笨虫,万一有凶险,死在岸上,不比死在水里好得多?你总不希望被人砍掉脑袋再喂鱼鳖吧?”

“我的天!”船夫魂飞魄散地低叫。

“别慌,有我呢。”他温言安慰舟子。

距岸四五丈,千手猿大叫:“停下,插篙。”

船仍以全速向滩岸冲,“嚓”一声响,船身一震,船头搁上了滩,距芦苇丛不足三尺。只消往里面一跳,便可逃出视界外。

千手猿大怒,厉叫道:“该死!你们为何不听命?”

印佩钻人舱,抓起枕畔的剑。

白衣丧门在发抖,低声叫:“印爷,救我。”

“救你?”

“他们为我而来。”

“为你?他们是……”

“是雷家堡的人。”

“哦!雷家堡的人,与你同是黑道人物,你们为何同类相残?你……”

“一言难尽,请……”

“我会尽力,你躲好。”

他跃出后艄,上了舵顶,沉声叫:“不许靠过来!说,你们是何来路?”

声如乍雷,直震耳膜。急冲而来的船,突然慢下来了,操浆的六大汉脸露惊容。

千手猿感到耳中轰鸣,吃了一惊,讶然叫:“咦!你阁下好精纯的练气术。”

“好说好说,夸奖了。快说明来意。”他凛然地说,脸上笑意全消。

“咱们要检查。”

“检查什么?本船一不载人,二不载货。”

“查人。”

“你是巡检司的人么?把腰牌丢过来查验。你们不穿公服,在下不信任你们。”他在故意刁难。

“混帐!你好大的胆子。”千手猿怒叫。

他冷冷一笑,平静地说:“你不要出口伤人,可能祸从口出。在下不愿与你计较,你们快走吧。”

双方的船头尾相对,相距两丈。

千手猿忍无可忍,大喝一声,左手疾抬,一声卡簧响,一枝袖箭破空而飞,沉喝震耳:“你给我下来!”

印佩右手徐伸,食中两指夹住了射来的袖箭。

糟,三枚铁莲子接睡而至,分取上中下三盘。

他不慌不忙,右指夹住袖箭一甩,打掉了攻上盘的铁莲子。左手的连鞘长剑一拨,中盘的铁莲子“啪”一声飞走了。下盘身形略扭,铁莲子擦裤侧飞过。说来话长,其实是同一瞬间所发生的事。

“叮叮叮!”他左手的袖箭,穿着三枚金钱镖。

他哼了一声,转摇着箭上的三枚金钱镖,摇摇头,平静地说:“凭良心说,你的暗器手法,确是登峰造极,傲视江湖,几乎宇内无出汝右,可是劲道仍嫌不够,件数太多即力分。袖箭用机簧,不值一评。铁莲子用拇指弹,金钱镖也用的是食、中、拇三指的弹劲,这两种暗器先后同时发出,你犯了分力的大忌,遇上行家,可说毫无用处,得下苦功。”

千手猿脊梁上发冷,手心在淌汗,慌乱地左手取出三把飞刀,右手是三枚蝴蝶镖。

不等千手猿发射,他大笑道:“哈哈!你又犯了同样的错误。飞刀是前掷的劲道女蝴蝶镖其势走横,双手同发,抵消了不少劲道,有何用处?好吧,你不信可以试试。”

千手猿左手上抬,右手平伸位于左胁下,心中嘀咕迟疑,收发两难。

“发呀!”印佩催促。

千手猿一咬牙,左手前掷,右手横拂。飞刀化虹飞射,蝴蝶镖急旋飞舞,呼啸面前。

印佩左手一拂,剑把在前鞘在后,“叮叮叮”三声脆响,三把飞刀断成六段,被剑把的铜制云头所击毁。

同一瞬间,他右手的袖箭一震,穿着的三枚金钱镖成弧形破空飞旋而出。

“啪!啪啪!”三枚蝴蝶镖全部炸裂,与金钱镖同坠水底。

三枚铁蒺藜到了,这种有刺的玩意十分可怕,接不得,击打如果稍偏半分,刺落仍向前飞,极为危险。

印佩右袖一抖,三颗铁蒺藜蓦尔失踪。他冷笑一声,脸一沉,厉声问:“你的铁蒺藜淬了毒,是么?”

千手猿大骇,急叫“开船!退!”

印佩哼了一声,大声说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还给你。”

大袖一抖,三枚铁蒺藜回头奔向原主,手中的袖箭也破空而飞,快得令人肉眼难辨。

千手猿正向舱底伏下,“啪”一声头巾被打落,铁蒺藜的刺,刮走了发结的顶部,只吓得魂飞天外,仆伏在舱底狂叫:“开船!开……船……”

头巾不在头上,发结崩散,伸手一摸顶门,老天!袖箭端正正横贯在头发内,横搁在天灵盖上方。

这位暗器名家,只吓了个胆裂魂飞,浑身发软。

船驶出百步外,他方敢站起,厉叫道:“在下不领你的情,亮万。山长水远,咱们后会有期,我千手猿必雪今日之耻。”

印佩不加理睬,向船夫说:“我们也该走了,把船推下去。”

船夫们已惊软了,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:“公子爷,歇会儿好不好?咱们浑身乏力……”

“好吧,歇会儿也好。”他跃下舱面说。

千手猿的船向上航,叫声震耳:“阁下为何不敢亮万?你害怕报复么?”

印佩已钻人舱内,向白衣丧门笑道:“好了,他们走了,刚才那人是千手猿东方义,雷家堡四大金刚之一。当年霹雳雷振声闻道,四大金刚替雷家堡出尽死力,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,声威四播,名震江湖。目下他们仍不知急流勇退,大概是不甘寂寞不服老,早晚要栽得很惨。说吧,你为何与雷家堡的人结怨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不便说?那就算了。”他不介意地说。

芦苇声响动,有人钻出向船上高叫:“伙计,劳驾将咱们送至对岸,愿以重金相酬。”

印佩钻出舱面,笑道:“千手猿与雷家堡的人,已盯上这条船,你们如果不怕,上来可也。”

芦苇声再响,叫船的人溜之大吉。

印佩大笑道:“你们谷隐庄的人再不快走,老命难保,洲上无处藏身,他们已发现你们逃匿在内了。”

人早已走了个无影无踪,舱内的白衣丧门说:“印爷,如果能救他们,把他们救走吧。他们是谷隐庄的人,其中有少庄主翟勇。”

印佩舱旁坐下,摇头道:“抱歉,在下不是见死不救,而是他仍有脱身的余裕。再说,救一些鱼肉乡里的痞棍,救了他们让他们又去害人,在下罪过大了。”

“翟少庄主已是家破人亡,如果再落在雷家堡的人手中……”

他脸色一沉,反问道:“阴姑娘,我问你,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黑道人士,曾经使多少人家破人亡,你记得么?”

“这……”白衣丧门语塞。

“在下救你乃是不得已,总不能见死不救把你丢下。如果不是凑巧,在下才懒得管你的死活。你白衣丧门死了,天下虽不至于从此太平,至少并不比目下更糟。我告诉你,日后你如果犯在印某手中,印某也会毫不迟疑地杀死你。”

船不久驶离洲岸,下放宜城。

后面五六里,雷家堡的船也向下急驶。

更后面,玉芙蓉也弄了一艘船向下放。

到了宣城,已是二更时分。

次日一早,印佩入城买了不少葯品,登船交给白衣丧门,并且交待船夫妥为照料病人,然后收拾行囊。

白衣丧门看出有异,不安地问:“印爷,你……你要舍舟就陆?”

他沉静地点头,说:“对,在下要取陆路动身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这艘船到安陆州,还有一天半至两天水程,船钱在下已经付了,你可以安心在船上养伤。”

“但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你以为在下为人谋而不忠?”

“我……我怎敢……”

“雷家堡那位少堡主,已将消息传到此地,快舟已将信使载往安陆,要求沿途的江湖朋友拦截在下。要不是咱们的船晚间到达,早一点时辰的话,码头上又将引起凶险的恶斗。在下必须从陆路走,方能吸引他们的注意,你才能安全到达安陆。”

“哦!他们的消息好快。”

“不但快,而且彭家寨的朋友也应召相助,前途危机四伏。你一个女病人,只要沉得住气,不会有意外的。在下就上道引诱他们,阴姑娘,祝你平安,后会有期。”他泰然地说,提了包裹出舱走了。

仅五六百户人家的小小宜城县,周围五里有五库城门,通向五方,是水陆交通的孔道。五条陆路东北至枣阳,西北至襄阳,西至南漳,南下荆门州,东南至安陆,四通八达,市面颇为繁荣。

折出南大街,劈面撞上两名跨刀大汉,他首先发话:“咦!他们早来了?”

两大汉本来并未留意,街道行人甚多,闻声转首回顾,立即脸色大变,骇然叫:“是他!是他……”

两人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 赤山进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