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17章 勾魂色阵

作者:云中岳

山谷称为九华谷,决不许外人进人,守谷的人奉有严令,不听警告的人格杀勿论,列为禁地。

山外的人,皆知山区内住了一群神秘的可怕男女,相戒不敢接近。

金梅一群男女,五更方到达九华谷,被安顿在客厢内。一早,主人方出厅接见。

人妖郭智是男装打扮,已经是年届花甲的人,但竟未留须,相貌也像个老女人。

人妖的门人九尾狐沈丽姑,也是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了,但打扮得花枝招展,一身红裳,大眼水汪汪,瓜子脸蛋水蛇腰,隆胸丰臀十分诱人,薄施脂粉掩住眼角的笑纹,因此表面上看,却像一位二十七八的成熟少妇,看不出她已是个四十徐娘。

之外是三位门徒,全是千娇百媚的绝色少女。

客人金梅带了三名待女,客套一番,言归正传。

人妖郭智含着浅笑问:“梅姑娘老远地光临寒舍,不知有何贵于?怪的是怎知道我住在此地?”

金梅微笑道:“这次晚辈离开四川时,家叔曾经说及老前辈在此纳福,要晚辈途经贵地时,别忘了前来向老前辈请安。晚辈找到三汉湾的鱼鹰子水前辈,是他带晚辈前来的。”

“哦!水老儿怎不见来!”

“他老人家到西楼房前辈处投宿……”

“哦!他与山精交情不薄,难怪不来。”

门外一声哈哈,踱入两个老人。

领先那人豹头环眼,高颧骨鲇鱼嘴,满脸横肉,身材高大,大笑道:“智老,是骂老夫不识相么?”

“岂敢岂敢?你……”

另一名干瘦的老人抱拳笑道:“智老,你这儿全是花不留丢的漂亮姬儿,可说是女儿国,我鱼鹰子一个老朽,怎敢半夜三更打扰你们?假使有所误会,东楼莺飞燕舞,那才讨厌呢。”

“油嘴。坐下啦!怎么,打鱼生涯仍是留恋?”人妖肃客人座笑问。

鱼鹰子叹口气,苦笑道:“天生命苦,奈何?不留恋就得饿死哪!”

“上月听说你捞了一批大鱼,油水足么?”

“见鬼。大鱼还轮得到我鱼鹰子?上游是浪里钻老柴的地盘,下游是七星鱼老冯的窝子,你认为我能网得上大鱼?算了吧。”

金梅离座向鲇鱼嘴老人行礼,笑道:“房老前辈万安,家父嘱咐晚辈向你老人家问好。”

山精房虎笑道:“不敢当,梅姑娘,令尊一向可好?”

“托老前辈的福,家父朗健如昔。”

“哦!姑娘来此有何贵干?”

“家兄留下话,说要到九华谷来拜望两位前辈盘桓一段时日,要苦练剑术对付一个仇家,晚辈便赶来了。”

人妖接口道:“令兄并未前来,你就在舍下等他好了。”

“谢谢老前辈。”

“有丽姑负责招待你,你可以安心等候。——

九尾狐笑道:“师父,碧云小妹恐怕有困难。”

人妖呵呵笑,说:“到了九华谷,任何困难皆不成为困难。怎么啦?”

金梅欠身道:“晚辈带来的那个姓印的年轻汉子,是大下第一堡雷少堡主所要的人,只怕雷少堡主……”

“放心啦!谅他雷家的人,也不敢追求此地撒野,他会打听打听的。”人妖泰然地说。

九尾狐也说:“碧云小妹,你安心等候好了,家师会替你作主的。”

“谢谢你,沈姨。”金梅含笑称谢。

山精傲然一笑,也说:“雷振声亲自来,也不敢公然撒野,他的儿子吃了豹子心,也不敢擅自踏入九华谷。”

九尾狐离座,笑道:“碧云,这些事暂且丢开,走,让我去看看那位能击败令兄的年轻人,到底有何出色的能耐。”

金梅立即告辞,欣然随九尾狐入室而去。

囚房在楼后的一座房内,可怜的印佩被镣扣在一根千斤石柱上,双手也被手拷反扣,脸色苍白,肋骨的创伤仍然威胁着他,气门穴未解,气机受制无法运功,他目下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囚室门打开了,进来了九尾狐和金梅。

“咦!不错嘛!”九尾狐欣然地叫。

他冷然地注视着两个女人,哼了一声缓缓站起。

金梅颇为得意地说:“‘论人才武艺,他确是上乘之选。”

“他击败了令兄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把他活擒……”

“不,他是铁腕银刀的俘虏,我从樊老儿手中抢来的。”金梅将抢人的经过说了。

九尾狐走近,用喜悦的目光不住打量着他,并不时伸手捏捏他的膀子,摸摸他的胸背,满意地说:“不错,他不像令兄那么白嫩,令兄有点娘腔,他极富男子汉气概。碧云,你打算把他……”

“我打算和他分个高下。”

九尾狐噗嗤一笑道:“你真傻,一个女人,笨得要用刀剑降伏男人,真是下乘得可怜。”

金梅粉脸一红,羞笑道:“沈姨,你想到何处去了?我不是要降伏他,而是要……”

“杀他?那更笨。”

“沈姨……”

“你该收罗他为你所用,做你裙下不二之臣……”

金梅急道:“沈姨,我不要听,我……”

“嘻嘻!抱歉,我忘了你还是个黄花闺女,胡说八道该打。不过,我告诉你,人生在世,男男女女形形色色众生相,活着艰难所为何来?说穿了却简单得很,男为女女为男,这就是人生。有些人贪财,其实也为的是女人,财可以令他获得想要的女人,女人可供他快乐,可替他传宗接代。不然,即使他得到全天下的财宝,让他成为一个不能人道的废物天阉,又有何用?”

“沈姨你……”

“嘻嘻!沈姨是过来人,说的是至理名言。走,我要好好说番大道理给你听,免得你糊涂一世。”

九尾狐一面说,一面连拖带拉,将金梅领走了。

印佩不知九尾狐是何来路,心说:“这鬼女人一身媚骨,不知她打的是什么鬼主意?说话的口气大胆已极,决不是什么好路数。”

仅半盏茶工夫,一名美丽的俏佳人悄然人室,熟练地点了他的昏穴,他便人事不省。

醒来时,身在一处灯光耀目的香闺中,异香扑鼻,浑身舒畅。

他挺身而起,发觉自己躺在绣榻上,身上换了一袭月白色长袍,穴道已解,肋骨的隐痛似已不再痛楚。

这是一座华丽的香闺,绣榻上没有罗帐,但锦衾绣褥无不精美,妆台锦墩明亮耀目,异香扑鼻,几疑身在幻境,令他膛目结舌。

怪的是没有窗户,委实美中不足。

他暗叫一声糟!火速下床。果然糟了,他的半统快靴已经失了踪,床下空荡荡,所有的衣物皆不在房内。

他打开床柜的每一格,搜遍衣柜与妆台,仍然一无所见。

门是铁叶门,不知如何开启,可能是在外门加锁的,推撼丝纹不动。

顶上,有天窗,黑黝黝地,原来是通风孔。

他找到了另一个气窗,凉风习习,但也是黑黝黝地,并安了粗大的铁栅。

敲敲墙壁,外表一层是木板。小心撬开一角,他失望了,内部全是巨石所垒成。看格局,原来是地底秘室,难怪没有窗户。

身入牢笼插翅难飞,他想:“难怪穴道已解,她们并不怕我破壁脱逃。”

正心中叫苦,到处寻觅,铁叶门突然自启,九尾狐站在门外,纤掌中托着一把八寸长青芒耀目的匕首,笑盈盈媚态横生地问:“哥儿,要找这把青锋绿么?你们靴统中藏此神物,大概舍不得使用。”

他飞扑而上,夺门慾遁。

九尾狐火红色的大袖一挥,一股阴柔暗劲,以无可抗拒的诡异力道涌到,令他气血翻腾,异劲直迫心脉。

他心中一动,飞退丈外,“砰”一声摔倒在床脚下,似乎吃足了苦头。

九尾狐媚笑道:“幸而你不曾运功抗拒,不然跌得更重。安静些,不然保证你吃不消得兜着走。”

他狼狈地站起,讶然问: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奇功?”

“九阴真气,练至炉火纯青境界,便可发于体外伤人,反抗力愈大,威力愈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不是本姑娘的敌手,快死了反抗的念头。”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别急,顺从对你有好处,我不希望伤害你,这世间像你这种有根基的男子汉可人儿,毕竟不多见。”

“金梅呢?”

“她?她正要到谷口,与雷少堡主打交道。”

“这里是……”

“这里是地底香闺,你可以安心静养。我也要走了,回头见。”

谷中,人妖与山精并肩而立,左右分列着六名男女弟子。金梅带了三名侍女,站在人妖身后。十一个人将谷口堵住,气氛紧张。

前面,雷少堡主、金杖客、金波、与及千手猿等十余名手下,气势汹汹列阵。

雷少堡主冷冷一笑,厉声道:“在下只有一件要求,那就是把金梅和姓印的交出来,其他一概免谈,你们放是不放?”

人妖脸色冷肃,阴森森地说:“即使今尊亲来,也不敢对本谷主说这种话。年轻人狂不是坏事,但狂得不像话……”

“废话少说,你放是不放?”雷少堡主怪叫。

金杖客苦笑道:“雷贤侄,你不是说和他们讲理么?光别激动,把经过说给他们……”

“没有什么可说的,要说的在下已经说了。”雷少堡主厉声说,冷笑一声,长剑出鞘。

他一亮剑,人妖怎受得了?叫道:“取我的剑来!”

一名女郎趋前献剑,人妖的眼中杀机怒涌,怒火在眼中燃烧。

雷少堡主大踏步逼进,冷笑道:“听说你人妖的九阴真气已修至化境,可伤人于丈外,在下今天有幸,你可以尽量施展了。”

他豪气飞扬地举剑.吸口气立门户,剑上突发龙吟,似乎剑芒在向外张;他用上了雷家堡不传之秘元阳大真力。这是极端刚猛的神奇气功,当年雷老堡主行道江湖,绰号称霹雳,起源于剑上所发的元阳大真力,进击时其声如雷震,声之下石破天惊,威镇江湖剑下无敌。

阳极则柔,这种元阳大真力如练至化境,外表看威力似乎反而转弱,驭剑反而震鸣声减低。最后练至化境,则威猛之势完全消失,但一击之下,却无坚不摧,任何火候不足的奇学气功,亦禁不起一击,与玄门弟子的罡气有同等的威力。

人妖一惊,脸色一变。

雷少堡主剑上所发的振呜,并不是震耳的殷雷,这表示他的元阳大真力,已逐渐接近化境了,比当年雷老堡主行道江湖时的火候精纯得多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难怪他号称毒剑,敢傲视江湖目无尊长,没将任何人放在眼下了。

铁腕银刀心中叫苦,看来今天不能善了,少堡主已不顾一切任性而为,善后难以处理。上次在谷隐庄,少堡主恶斗白衣丧门,并未用上元阳大真力,手下留情,反而被白衣丧门击中一剑,一次上当一次乖,这次一开始就用绝学行雷霆一击了。假使胜不了人妖,那岂不糟了?

一旁的山精看得直冒火,突然冲出叫:“老夫要试试他的斤两,打!”

说打便打,欺上相距八尺,一掌吐出,用上了劈空掌力,如山暗劲呼啸而出。

雷少堡主冷哼一声,一剑震出叫:“取兵刃来,少倚老卖老。”

掌风暗劲应剑逸散,在剑尖前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山精一惊,不敢再进。

剑虹如电,龙吟震耳,雷少堡主已乘势反击,吐出一朵剑花,连人带剑向前撞,喝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

山精见来势太猛,不敢硬接,向侧一闪,一声怒叱,连攻九掌。

雷少堡主的剑如影附形进迫,攻势如潮,掌风全被剑气震散,排空直入无法阻遏。

山精连换五次方位,攻出第十二掌,方脱出剑影的笼罩,远出两丈外,出了一身冷汗。

雷少堡主止势不追,冷笑道:“去取兵刃来,有兵刃你就不会游斗,在下必定杀你,你信是不是信?”

山精老脸一阵青,怒叫道:“取我的兵刃来。”

人妖心中有数,叫道:“房老,请退,我领教这狂小子到底有多少斤两。”

九尾狐飞掠而至,娇笑道:“有事弟子服其劳,师父请让徒儿和他玩玩。”

声落,人已抢越而出。

她并未带剑,一身红笑靥如花,哪像是要动手拼命?冲雷少堡主媚笑道:“雷少堡主,杀气腾腾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雷少堡主剑尖斜指,冷笑道:“少废话,快取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 勾魂色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