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20章 生死相依

作者:云中岳

不速之客是个年届古稀的干瘦老人,青袍飘飘,佩剑宝光四射,站在瓦脊上屹立如岳峙渊亭,点尘不惊,并未将四周合围的人放在眼下。

欢喜佛哈哈狂笑,说:“原来是起凤庄主罗檀樾,难怪神不知鬼不觉直入大雷音寺,呵呵!”

一名青衣人一跃而上,和尚喝道:“退回去!在起凤庄主冲天凤罗起凤之前,不可无礼,退!”

“弟子遵命。”青衣人退出三丈外欠身答。

冲天凤大笑道:“和尚,你好神气。”

“你看不顺眼?”欢喜佛笑问。

“老朽怎敢?哈哈!大师做了老朽半月近邻,而老朽却一无所知。惭愧惭愧。”

“呵呵!罗施主的起凤庄在江东岸,相距足有八十里,怎算是近邻?施主庄务烦琐,哪管得了大雷音寺的闹事?呵呵!请问施主有何见教?当然你不是来烧香礼佛的。”

“哈哈!无事不登三宝殿,有事方到菩萨前。”

“呵呵!有道是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不知贫僧能否接待得下施主呢。”

“客气客气……”

“道明来意。”欢喜佛说出正题。

“有事请教。”

“打开天窗说亮话。”

“向你讨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银菊西门姑娘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不会说她不在你手里吧?”

“呵呵,问得好。”欢喜佛怪笑着说,怪眼中凶光暴射。

冲天风也哈哈大笑道:“西门姑娘是老朽的故友之女,大师包涵一二。”

“呵呵!不错,人在贫僧手中。”

“大师放了她,老朽多感盛情。”

“哈哈!如果贫僧不放呢?”

“你会放的,是么?”

“哈哈!罗施主,你知道贫僧一生别无所好,唯一的所好是美如天仙的美人。”

“大师好色,在江湖大名鼎鼎。”

“哈哈!你认为贫僧会放弃千娇百媚的银菊?”

“你会放的,因为你不想用大雷音寺的毁灭来冒险,呵呵!”

“哈哈!你要答复?”

“对,要答复。在答复之前,你得想想。强龙不斗地头蛇,你该是客人,附近的武林群豪群起而攻,大雷音寺……”

“你在威胁我么?”

“不敢。呵呵……”

欢喜佛一阵怪笑,笑完说:“你可以走了,十天半月后再来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等贫僧捋了这朵鲜花,十天半月之后再交给你。”

“这是你的答复?”冲天凤沉声问。

“哈哈!贫僧言出如山。”

冲天风徐徐撤剑,说:“好吧,老朽只好得罪你了。”

剑出鞘冷电四射,是一把吹毛可断的神刃,映日生光,森森剑气直追丈外。

欢喜佛手一挥,一名弟子奉上一把戒刀,笑道:“冲天凤,你未免太狂了。”

一名青衣人大叫道:“有事弟子服其劳,弟子砍下这老匹夫的狗头来。”

声落人扑上,剑如长虹经天,身剑合一飞刺而上。

冲天风冷哼一声,神剑轻搭叫:“你找死!”

“挣!”青衣人的剑突然爆裂,寸断而飞。

电芒一闪,在青衣人的胸口一吐一吞。

“砰!”青衣人摔倒在瓦面上,骨碌碌向下滚。

禅房中玉芙蓉,低叫:“印兄,你要喝酒行功么?”

印佩断然摇头道:“不行,目下有人人侵,行功受到惊扰,必定前功尽弃。”

瓦面上,欢喜佛已追近至八尺内,笑道:“罗施主宝剑未老,可喜可贺。”

“夸奖夸奖。”冲天风冷冷地说。

“你接我一刀。”欢喜佛说,轻飘飘地一刀劈出,似乎毫无力道,不象用了真力。

怪的是冲天风竟不敢硬接,斜移八尺说:“好精纯的一阳神功,你已练至由神返虚境界了。”

欢喜佛并不急于抢攻,逼进笑道:“哪比得上你的以气驭剑术,再接一刀。”

“有何不可?”冲天凤答,一剑斜挥接招。

刀与剑相距尺余,便传出了风雷声。

“铮!”刀剑相交。

两人突然停顿,刀与剑像是吸住了。两人的脸色逐渐在变,汗开始沁出,衣袍无风自摇,向外飘舞猎猎有声。

一个冒失鬼突从冲天凤身后扑上,双刃斧势似崩山,向冲天风的脊心猛劈。

冲天凤左手的剑诀向后一拂,像是背后长了眼。

冒失鬼的双刃斧,距冲天风的脊心还有尺余,凶猛急骤的劈势倏止,反而向后上方扬。

“嘭!”双刃斧飞落在三丈外的屋檐上。

“嗯……”冒失鬼叫,身躯一震,如中电殛,扭身摔倒。

这瞬间,欢喜佛大吼一声,戒刀脱出剑的钳制,刀势疾变,反削而出,恍如电光一闪,刀锋接近了冲天凤的右胁。

冲天凤剑尖疾沉,也奇快绝伦地向侧急架。

刀风剑气接触,似有一股无形的怪劲相排距,不再吸引,双方的身形同向侧移。

刀光就在这瞬间再次闪动,人影也流转如电。

冲天凤突然破空而飞,飞向三丈外的另一座弹房瓦面,轻功之佳,已到了超凡入圣境界。

“噗!”一只发结跌落瓦面。

欢喜佛哈哈狂笑,将戒刀拂动两次,说:“冲天风,宝剑未老,你人却老得不中用了。割发代首,下次不饶。”

冲天凤短发下披,脸色铁青,呼吸一阵紧,厉声道:“老夫即邀集安陆荆门两地的朋友,再向尊驾讨公道。”

“佛爷等你三天。哈哈……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“三天后,别忙了送贺礼来,祝贺佛爷与西门姑娘参欢喜之禅,佛爷开无遮大会欢迎你们。哈哈……”

“老夫准时前来相贺。”冲天凤咬牙切齿地说,如飞而去。

“恕佛爷不送了,哈哈……”

冲天凤的身影,已消失在远处的花树丛中。

欢喜佛向一名弟子叫道:“传话下去,这几天特别当心。速至后谷将八弟子唤来,为师要一举铲除百里内的群豪示威,三天后大开杀戒,不可有误。”

“弟子遵命。”

“把禅房内的两位年轻人,送至新建的密室看守。”

“是,弟于遵命。”

印佩心中叫苦,被两个人挟扶至偏殿后新建的密室中安顿,酒壶被没收,失去了大好的机会,心中暗暗咒骂冲天凤该死,不该在这重要关头闯来寺中。

密室是坚牢的一排砖造小屋,每室宽仅丈余见方,留了一个半尺大的小窗透风,坚牢的室门在外加闪,看格局便知是未来的囚房。

室中一无长物,有人送来了一堆干草,一只便桶,向两人说:“你两人在此安心养息,此地警卫森严绝对安全。这几天寺中可能有人人侵,为了你们的安全,因此送来此地安顿,不管有何动静,切记不可妄自走动。”

印佩关心的是酒,问道:“老兄,咱们是囚犯么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……有酒食款待么?”

“咱们此地每人每天只许有半斤酒,一斤肉。”

“在下每飨要三斤酒……”

“哼!你又不是酒囊饭袋。”

“半斤酒委实压不住酒虫造反,可否……”

“不行,师父将你们看成未来的弟子,酒食与咱们相同,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,你少噜嗦。”

“老兄……”

“你给我安静些,不然休怪在下对你不客气。”

“砰”一声响,室门闭上了,外面上了网。

玉芙蓉叫苦道:“糟透了,那该死的冲天凤坑死人。印兄,怎办?”

“咱们希望未绝。”印佩语气肯定地说。

“咱们已插翅难飞。”

“酒不够使用,我得设法。”

“印兄,是否仍打算找俞百川?”

“恐怕不可能,这里已不属他管了。”他信口答,目光突然落在便桶上。

他走近便桶,欣然道:“有希望了,咱们每天可存下一斤酒,三五天工夫,便可够我使用了。”

便桶是新的,发出新木的清香。

“如何存下?”玉芙蓉问。

他将便桶放在壁角,说:“这是新制的,可派用场。只是这几天,得在壁角方便了,来,你铺草为床,我去掘便坑。”

他悄然取出臂套内的青锋录,悄然挖出壁角的两块地砖作为便坑。原来他被招魂鬼迷翻之后,一再易主,银菊并未搜他的身,欢喜佛也没料到他身上带有兵刃,爪牙们也忽略了这件事,并未将他当作仇敌看待。

夜来了,酒菜从小窗口送人,他获得了一斤酒。

男女共一囚室,一切不便。

玉芙蓉起初极感狼狈,但不久也就认了命,只好随遇而安。

这一夜,两人在草堆中各自安歇,窗口隐隐传来兽吼声,和刺耳的鸟啼。印佩久历风霜无所谓,玉芙蓉却辗转反侧一夜不曾合眼。

次日午间!又获得一斤酒。

他心中大定,向玉芙蓉欣然地说:“今晚便可试行运功排毒,成功有望。”

玉芙蓉却显得软弱,苦笑道:“印兄,如果失败……”

“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反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成功固然好,失败一死而已。”他坚定地说。

“如果失败,你可以委曲求全……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。”他一字一吐地说。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在下淡泊名利,能忍能屈,但变节投师是不忠不义无诚无信,在下决不偷生苟全。”

“那……你是说,七天之后……”

“七天后生死立判,不是他死便是我活。”他神色凛然地说。

“那魔中之魔艺臻化境……”

“在下也不含糊,斗智斗力皆可与他一拼。”

“我与你生死同命。”玉芙蓉庄严地说。

“你犯不着……”

“你这位大丈夫能慷慨而死,我也不含糊。”

“目下言之过早,咱们还有六天工夫呢。”

斗室中狭窄,身躯软弱,心情惶急,有翅难展,果真是度日如年。看看熬至申牌初,门外突传来人声。

“三哥,怎么囚房里老是传出酒香?”

“确是怪事,难道里面有酒泉不成,进去TXTGOGO。”另一人说。

四室门开了,两个看守大踏步入室。

酒的挥发性颇为可观,无盖的桶不可能令酒不至蒸发,从门缝和小窗透出的酒香,引起看守的怀疑。

两名看守人室搜查,令印佩心中叫苦,想阻止已来不及了。

室中一无长物,一搜便着。

“咦!你这两个小子不喝酒?”一名看守问。

“他们不喝,下次咱们留下自己享用。”另一名看守喜形于色地说。

印佩心中大急,叫道:“不许动,这是在下留来一醉的,每飨只有区区半斤,不够润喉,因此在下要留着,存够了方能一醉。”

一名看守大笑道:“笨虫,酒放着会走气,放上一天只剩下水啦!你还想留着喝醉?见鬼。”

另一名看守也怪笑道:“便桶里留酒,奇闻,你就不怕恶心?下次不给你酒,大概你们不喝,免得糟蹋东西。”

他叹口气,苦笑道:“在下一顿可以喝上十来斤,千杯不醉,一顿半斤委实令人难受,老兄,下次可否多给些?”

“送酒菜是厨下的事,咱们怎能多给你?算了吧,小子,囚房是不供酒的,你们能获半斤,已是异数了,咱们的弟兄,一飨也只有半斤呢,不要不知足。”

另一名看守却脸一沉,冷笑道:“这小子人心不足蛇吞象,他忘了他自己的处境了!岂有此理!”

声落,一脚将便桶踢翻,酒倒了一地,点滴不剩。

印佩在对方起脚时,心知不妙,本能地扑上抢救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手脚发软跟不上心念,仅迟钝地迈出一步,抢救不及。

这一来,他心急抢救的神色惹火了看守,冷哼一声,“噗噗”两声,在他的小腹上捣了两拳,把他打得连退四五步,“砰”一声撞在壁上,呻吟一声摔倒在壁根下。

“你给我规矩些,不然大爷要你吃不消得兜着走。”

看守狠狠地说,两个看守退出,房门闭上了。玉芙蓉抢近,抱住他忧急地问:“印兄受伤了么?你……”

他脸色泛青,吁出一口长气,苦笑道:“还好,这家伙的拳头好重。”

“这些家伙都是些性情变幻莫测的人,应付时千万得小心。”

他挺身坐好,摇头道:“酒被他们倒掉了,功败垂成,咱们失去脱身的机会了。彭姑娘咱们必须作最坏时打算啦!”

玉芙蓉黯然地说:“我已经有所决定,目下我感到心中平静得很。”

“咱们还有五六天工夫,希望天无绝人之路,好好休息吧!也许,能制造出脱困的机会呢。”

玉芙蓉一头扎人他怀中,低低地说:“傻瓜!你……你……”

他心中一跳,忖道:“老天!你这位黑道巨孽的女儿,我避之惟恐不及,还敢与你谈情说爱?”

玉芙蓉见他闷声不响,抬头低问:“佩哥,你……你想什么?”

“没想什么。”他含糊地说,那一声亲昵的称呼,令他心中一震。

“你……你喜欢我么?”玉芙蓉追问。黑夜中相拥而眠,这位情窦初开的小妮子,胆大得令人吃惊。

他只感到玉芙蓉的胴体热力增加,心跳可闻,伸手一摸,摸到对方润滑而灼热的脸颊,只觉心中一荡。

接着,他立即收敛心神,收回手叹口气说:“彭姑娘,你也许不知道,我是个孤零零的人,一个没有根的江湖浪人。”

“佩哥,你……”

“不是我存有门户之见,而是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不要听,我……”

“不,你得听。汉中彭家威名显赫,你是彭家的千金掌珠,娇生惯养,宠爱有加,而我……”

“我只知你讨厌我,你……”

“我一个江湖浪人,有时身无分文,得替人作工维生,上无片瓦遮身,下无立锥寸土……”

“我不计较这些,我……”

“彭姑娘,你听着,你不计较我计较。大丈夫立身于无地间,不能给妻子温饱,这算什么?”

“我自己积下不少珍宝……”

他漠然地一笑,说:“我不是甘心一辈子抬不起头的人。”

“天!你……”

“我的想法很可笑,是么?一个人在世间,如果活得心安,这是人生二大乐事,你想我计较这些,我会活得心安么?”

“佩哥,你……”

“我打算在江湖闯荡三五年,决定自己的事业,再言其他。”

玉芙蓉一字一吐地说:“不要说三五年,三五十年我也要等你,甚至等你一辈子。”

“你又说傻话了,姑娘。”

“我是当真的。”

“岁月悠悠,世事苍茫白云苍狗,变幻无常,人活着,是不能完全自主的,江湖人更是生命无常,生与死决于瞬间,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活得到明天……”

“佩哥,你的想法好可怕啊!”她喟然地说。

“你不感到生命无常么?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

“因为你不曾在逆境中长大。”

“可是,我……我也曾经历过凶险……”

“但你不曾在谋生的困境中奋斗过。家先师落魄穷儒,在江湖名号响亮,满腹才华,但他却潦倒终生,为了下一天的衣食他曾替人写经,写书,甚至写碑铭,写挽联,骨风嶙峋,从不受不义之财,但为了行依仗义,他毫不珍惜自己的生命。姑娘,这就是大丈夫的人生。”

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

“你明白什么?”

“你是说彭家是……”

“姑娘不要多心,我对尊府毫无印象。睡吧,天快亮了。”

玉芙蓉突然抱住了他,在他怀中饮泣,久久方说:“家父是黑道之霸,我……我不该生在彭家。”

“不许胡说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这一夜,两人皆心事重重难以成眠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