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22章 绝处逢生

作者:云中岳

棋逢敌手,势均力敌。

一口气各攻了三四十招,进退如电险象横生。终于,刀剑第一次接实。

“铮!”刀剑交击声震耳。

人影倏分,各向侧飘出八尺外。

欢喜佛的躶体大汗淋漓,呼吸紧迫,脸上红光闪闪,举刀的手依然坚定。

雷少堡主脸色冷厉,也是大汗透衣,举剑的手稳定如铸,虎目中冷电四射,怨毒的火在眼中燃烧。

剑指出了,滑进,再滑进。

刀向前指,和尚庞大的身躯前移,再前移。

“你真力不继了,和尚。”雷少堡主冷冷地说。

“你后劲告乏了,小辈。”欢喜佛针锋相对地说。

“呔!”雷少堡主先攻,年轻气盛气吞河后,用的是直迫中宫的狠着“雷震三山”,一招三剑分三方连续进攻,这是霹雳剑法中颇具威力的夺命追魂杀着,无可克当的绝招秘学,他毫无顾忌地下毒手了。

“铮铮铮!”欢喜佛封住了三剑,斜身切人,戒刀一闪,“浮光掠影”反击他的左胁,还以颜色捷如电闪,刀尖以分厘之差,掠过他的胁下。

双方相错而过,他的剑锋也以一发之差,掠过欢喜佛的左颈侧。

双方皆从死神的指缝叫。溜出来了,各惊出一身冷汗,谁也不敢大意,谁也不敢有丝毫疏忽。

双方再次对进,准备再行雷霆一击。

双方都耗掉不少真力,都不打算再用虚招了。

吼声震耳,刀剑又合。

囚室内,印佩行功正紧,已开始从汗中排出毒物,酒气与异臭充满室中。

室外,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彭姑娘的心,随脚步声而猛震,心已提至口腔,不住暗中念佛:“菩萨保佑,保佑看守不进室查看,菩萨保佑……”

菩萨如果真有灵,世间便不会有恶人。

门外传来看守的语音:“五哥,怎么啦?你像是见了鬼似的……”

“师父的静室被围,有人来救银菊。”五哥匆匆地说,语气甚急。

“有何变化?”

“不知道,未接信号咱们不能妄动。”

“那我们……”

“咱们得先把囚禁的人移人地下室,以策安全。”

“好,这就动手。”

室内的彭姑娘急得要吐血,印佩这时如被移动,真气走岔走火入魔,不死也得终生残废。

而她,自然也是死路一条。

心中一急,她银牙一咬,决定舍身以救印佩,毅然走近门旁。

灯光人目,门推开了。

她当门而立,亮声道:“不用你们移至地底秘室了,我跟你们走。”

“你……”看守讶然问。

“来人是来救我的,我随你们前往,打发他们走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我是玉芙蓉彭容若。”

“什么?别开玩笑。”

“你不信,本姑娘的化装易容术极为高明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少废话!带我去见你们师父。”她沉叱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敢不听?”

来的共有五名看守,居然被她疾言厉色唬住了,盯着她发怔,事出意外,五个人傻啦!

她冷哼一声,叱道:“还不带我去?等会儿本姑娘告诉你们的师父,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。领路!扶我走。”

五个看守如受催眠,顺从地扶了她出室,锁上了室门,留下一个人看守,四个人扶了她奔秘室。

夜凉如水,三更末。

“佩哥,来生再见。”她心中狂叫。

正在行功排毒的印佩六识仍在,只急得心中一震,真气几乎停滞,经脉一阵收缩。

幸而他尚能把握自己的意志,勉强定下心神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方将停滞的真气加以催动。

如果不是他定力够,控制得住心神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他知道,只有迅速将毒物排出,方能救人与自救,紧要关头,他必须自救方能救人,小不忍则乱大谋,这时如果控制不了自己,他与彭姑娘必将同归于尽。

他对彭姑娘的看法,经此一来完全改观,不再鄙视她是黑道巨魁的女儿,不再计较她在白河的娇纵任性,不再拒她于千里之外。

留下的是深深的感激,与初萌的情苗。

对一个在急难中,能舍己为人牺牲自己的人,还能计较什么?苛求什么?

秘室中,一刀剑已到了生死关头。

室外已被欢喜佛的徒众所包围,雷少堡主的九个人似乎毫不在意。

两人已拼了百招以上,真力耗损甚巨,招式已慢下来了,快速的攻袭虽已成过去,但一招换一招的逐招狠拼反而更为凶险,更为猛烈,每一招皆可能结束这场武林罕见的恶斗,生死危机相对地增长。

两人都大汗如雨,身上每一条肌肉皆发挥了作用。

雷少堡主年轻力壮,似乎略占上风,久斗劲道的递减量下降率不大,可从呼吸中估计他约占一成优势。

欢喜佛经验老到,虽则真力已逐渐衰竭,但仍能沉着地应付,雷少堡主想在短期间将他毙于剑下,事实颇为由难,戒刀的招式未呈丝毫乱态,每攻出一刀,雷少堡主仍感到威胁未减。

一声暴吼,刀剑再次疯狂接触。

雷少堡主用的是毒招“雷轰电击”,这一招仍以直线进攻中宫,一招三剑,一剑比一剑迅疾,风雷声隐隐,剑虹疯狂地吞吐如电,无畏地豪勇地进攻。

“铮铮!”戒刀崩开了两剑,和尚在千钧一发中向侧急闪,总算避开了正面,及时还以颜色,反击一招“大地龙旋”闪避,旋身、反击;移位,一气呵成,姜是老的辣,显然要挤个两败俱伤,迫雷少堡主变招自保。

可是,雷少堡主成竹在胸,身形疾转,第三剑仍然凶狠地攻出,招动未尽,力道反增。

“唰!”刀风刺耳。

“嗤!”劲气撕裂声惊心动魄。

剑锋掠过和尚的右外肩,赤身露体的和尚肩侧皮破肉伤,鲜血如注。

刀尖也危险地拂过雷少堡主的右胁肋,衣衫破裂,也有血沁出。

两人都挂了彩,但伤势甚微。

人影倏分,双方各飘出八尺外,立即稳住马步,刀剑遥遥相指,再次重新迫近。生死间不容发,刚才两人的一条腿,已踏入枉死城,幸而皆能及时拔出来了。

雷少堡主脸色一变,这是他破大荒第一次受伤,不由怒火中烧,一面迫近一面厉声说:“和尚,在下今晚必定杀你。”

欢喜佛更是心惊,但不现词色,沉着地说:“彼此彼此,进人本寺,你进得来出不去,佛爷将要活剥了你。”

“在下要刺你一千剑。”

“佛爷要剁你一万刀。”

站在秘室门的千手猿突然叫道:“少堡主,咱们一同动手吧,杀绝这些狗东西,放下一把火先烧光他们再说,属下听候吩咐。”

欢喜佛竟敢分心叫道:“你们如果妄想有人加人,佛爷守在外面的弟子,将一拥而上,你们将被刀剑分尸。”

雷少堡主冷笑道:“你那些屋外的爪牙,休想有一个人活命。在下的朋友,已将贵寺包围了,只要一声令下,他们便会杀入寺中,鸡犬不留。”

“你少做梦……”

话未完,雷少堡主已一闪即至,剑芒如电,排空而至,一道淡淡虹影奇抉绝伦地袭到。

欢喜佛一刀急封,向侧急闪。

可是,剑芒急退急进,第二剑以电光石火的奇速,从封来的刀隙中切人,一闪即至。

“哎呀!”欢喜佛惊叫,飞退丈外。

在一旁观战的人,在人影顿止时方可看出,欢喜佛的大肚皮脐上方寸余,出现一个剑孔创痕鲜血缓缓流出,深度大概在三四分之间,并不严重。

欢喜佛横行天下一甲子,号称魔中之魔,一向自命不凡,一生中甚少受到挫折,今晚却两次伤在一个年轻人的剑下,不但心惊,也羞愤难当,厉叫道:“好小子,佛爷要与你拼骨!”

雷少堡主哼了一声说:“下一招,在下要剖开你的大肚皮。”

欢喜佛心中发虚,但盛怒羞愤交加之下,不得不硬着头皮上,戒刀一领,凶狠地逼进。

雷少堡主也挺剑迎上,不住冷笑。

要拼骨了,生死即可分晓。

室门人影乍见,人妖带了三名女弟子光临,香风人鼻,红影摇播。

“住手!听我一言。”人妖沉叱。

“是人妖?”欢喜佛讶然叫,止步又问:“你是来帮小畜生的?”

人妖嘻嘻笑,踏入室门说:“咱们也算是邻居,来帮谁不久便知。”

“你最好别捣鬼。”雷少堡主冷冷地说。

“哟!雷少堡主,你怎么啦!也难怪,天下间唯名与色,方值得拼命。老僧魔不识相夺你所好,你召集朋友前来拼命,理所当然。雷少堡主,请暂息雷霆之怒,听我说完再冒火并未为晚,是么?”

“哼!”

“不要哼,我这次前来,希望你们不要弄到两败俱伤的地步,大家心平气和谈谈,息事宁人对大家都有好处。”

“没有什么可谈的。”雷少堡主大声说,重新向和尚逼进,又道:“在下不能让这贼和尚乘机喘息,等在下宰了他你再说好了。”

人妖怪笑道:“雷少堡主,你的人已包围了大雷音寺,但我人妖仍然进来了,而且神不知鬼不觉,可知和尚的人也同样可以出入自如,也说明了你们两方势均力敌,真要乱起来,两败俱伤不知要枉死多少无辜,何不接受我人妖的调解,双方皆大欢喜,岂不强似两败俱伤。”

“哼!在下不听你的鬼话。”雷少堡主愤然地说。

“不,你要听的。你要的是活女人,万一你胡来,和尚把银菊和玉芙蓉杀了同归于尽,你岂不是两头落空?”

“这婬僧把命赔上,这就够了。”雷少堡主凶狠地说,怪眼中厉光闪闪。

“你不见得能胜得了他。”人妖冷冷地说。

“在下的夺命霹雳三招还没用上,快了。”

“按理,双方已到了油尽灯枯境界,你不可能还没用上夺命三招。”人妖不信地说。

“正相反,在下将婬僧视为唯一的劲敌,他确也名不虚传,因此在下的夺命三招不想妄用,用则和尚必死,这机会快到了,婬僧真力已竭,决难逃过夺命三招的大劫。如果你有兴,可在旁拭目以待。”雷少堡主豪气飞扬地说,剑重新举起了。

欢喜佛哼了一声,徐徐举刀道:“佛爷横行天下一甲子,各门派的绝学见过多矣!你雷家的霹雳剑法没有什么了不起,你上吧,佛爷倒要见识见识你的所谓夺命霹雳三剑是啥玩意。”

雷少堡主哼了一声,以行动作为答复,身形急进,剑动风雷发,身剑合一冲进,剑光闪耀,雷声应剑而起,以惊人的奇速行雷霆一击。

戒刀幻出重重刀山,封得绵密如网。

剑光却长驱直入,生死须臾。

刀封不住来势如电的剑光,电虹排空而至,锲入重重刀山,破网而人。

一声怪叫,人影乍分。

欢喜佛侧射丈外,右膀共出现四条血缝,脸色泛灰,凶焰尽敛,戒刀颤动着下垂。

雷少堡主冷笑一声道:“你能接下夺命三招中的一招,但第二招你就不会如此幸运了。”

人妖苦笑道:“雷少堡主,见好即收,难道说,你就不要两位姑娘了,你如果再固执……”

“那又怎样?”雷少堡主沉声追问。

“大雷音寺的人将群起而攻,双方死伤必惨,你就毫不在乎朋友们的死活?为了你一己之私,而令朋友们枉死,未免太过令人寒心了。”

这一着,击中雷少堡主的要害,他带来的人,目光全向他集中,他不得不权衡利害了。

人妖打铁趁热,淡淡一笑又道:“彼此能避免流血。唯一的解决之道,是接受我人妖的调解,这是两全其美的唯一解决之道。”

欢喜佛哼了一声道:“人妖,你要擅作主张么?”

人妖脸一沉,问道:“你又有何避免两败俱伤之道?”

“你有何打算?”

“你别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我人妖冲往昔的些少交情,替你充调人,担了万千风险,你只要说一声拒绝,我扭头就走。”人妖不悦地说。

欢喜佛也知道情势逼人,真要双方混战,大雷音寺的一片大好基业,即使仍能幸免,也将精英尽失,元气难复,不得不忍下这口恶气,冷笑道:“你说吧!你的条件是什么?”

人妖见他口气已软,神色一弛,说:“很简单,把两位姑娘交给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绝处逢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