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23章 不速来客

作者:云中岳

从秀谷大雷音寺至奚家庄,约三十余里,脚程再快,也得赶一个更次。

雷少堡主大获全胜而回,一行三十余位高手浩浩荡荡向莫家庄赶。

人群中间,四名大汉以木条和外衣制成两副担架,抬了穴道被制的银菊,和被招魂香所困的玉芙蓉。

雷少堡主走在招架后,意气飞扬万分得意。

他人生得丑,今晚却艳福齐天将武林三佳丽中的两佳丽弄到手,心中过份得意自不必说。

人一多,脚程便慢下来了。走了二十里左右,已是五更正末之间,天快亮了。

后面赶来了蔡斌,带了四位高手匆匆赶到。有人将话向前传,说:“蔡斌已将口信传到,五个人平安赶来了。”

“叫他上前回话。”雷少堡主说。

蔡斌匆匆越众超前,跟着行礼道:“回少堡主的话,属下将口信传到。”

雷少堡主呵呵笑,说:“诸位辛苦了,人妖师徒反应如何?”

“暴怒发狂,他竟妄想动手。”蔡斌恭敬地答。

“他好大的胆子,哼!”

“傅兄弟发了三把飞刀示警,把她们镇住了。”

“很好,三天后他如不将金梅送来,咱们铲平他的九华谷。”雷少堡主一字一吐地说,语气坚定不容怀疑。

“要不要派人先到九华谷候命?”

“回去再说。”

人群后半里地,一个黑影悄然紧蹑在后。

人妖不久便悠然苏醒,悚然而起火速检查三位尚未醒来的三位门人,发现她们全被制了昏穴。

救醒了三位门人。在她们身旁找到了三把飞刀,这才发现三位门人皆是被飞刀柄所击中,昏穴所留下的红肿痕迹与飞刀柄的大小完全符合。假使对方用刀尖而不用刀柄,三位门人恐怕尸骨早寒了。

人妖不是个知道感恩的人,细察飞刀之后,断然宣布道:“这是神刀飞星傅贤的飞刀,这畜生是雷家堡的死党之一,此仇不报,何以为人?”

九尾狐也是心中大恨,说:“刚才在蔡斌身后发射飞刀的人,定然也是姓傅的所为,找找看,看是不是同一人所发的。”

林深草茂,夜黑如墨,怎找得到细小的飞刀?她们白费工夫,不得不放弃。

四人一商量,心中大恨。

人妖认为这是没齿难忘的奇耻大辱,誓在必报,切齿道:“小畜生欺人太甚,是可忍孰不可忍,不杀他此恨难消。丽姑,你立即赶回九华谷,把山精请来助咱们一臂之力,必须尽快赶来,在莫家庄东面会合。”

“师父之意……”

“与其让他们到九华谷撒野,不如至奚家庄与他们放手一决。金梅已经离开了九华谷,小畜生的三天期限转瞬即至,他连欢喜佛也不放在眼下,毁咱们的九华谷易如反掌,因此咱们已别无抉择。”

“可是,咱们的实力仍嫌单薄……”

“为师去促请欢喜佛联手。”

“那贼秃姦似鬼,他肯?”

“哼!不由他不肯,为师潜人大雷音寺,神不知鬼不觉,给他放上一把野火,烧起他的愤火来,嫁祸江东,哪怕他不一怒拼命?”

当大雷音寺起火时,雷少堡主一群高手,已经接近了莫家庄,正是破晓时分。

奚家庄戒备森严,提防大雷音寺的人前来生事。整个上午甚少有人出人,一夜奔波厮杀,所有的人皆利用上午宽心地歇息。

近午时分,欢喜佛带了十二名和尚,六十余名黑衣高手,浩浩荡荡接近莫家庄西面十余里的一座小山丘。

小山丘位于路南,老远地,便看到丘顶站着袍袂飘飘冷然屹立的人妖。两名千娇百媚的女弟子,则坐在丘下的树林内避暑。

欢喜佛的腰带上,插着他那把大戒刀,火红色的吹风不住飘拂,极为抢眼。戒刀本来是不饰吹风的,和尚的戒刀饰吹风,可知定是杀人的家伙,刀上不带慈悲。

他大踏步一马当先急走,脸色因愤怒而显得扭曲变形,怪眼中厉光闪耀,大肚皮似乎比往昔消瘦了些。

接近山丘,他沉声大叫:“人妖,下来说话。”

人妖懒洋洋地往下走,手搭凉蓬挡住刺目的炎阳,一面走一面问:“有何话说?和尚,你带了这许多人,声势汹汹,请问有何贵干?要找我人妖的晦气么?其实你用不着带这许多人来,倚多为胜不是你欢喜佛的作风。”

欢喜佛怪眼彪圆,厉声道:“人妖,你少给我逞口舌之能,我问你你是不是雷少堡主的走狗?”

“呸!你这是什么话?”

“我唯你是问。”

“什么?你唯我是问。”

“雷小狗一把火烧了佛爷的大雷音寺。”

“见你的大头鬼!雷少堡主早就带了爪牙,回到莫家庄睡大头觉享艳福去了。你们双方已比皆大欢喜接受调解,你是不是愈想愈不甘心,因此……”

欢喜佛大叫道:“住口,你还替他隐瞒不成?那畜生派了三个人,潜留在附近,乘佛爷困顿疏忽,用暗器杀了佛爷五名警哨,火焚大雷音寺,未免欺人大甚。”

“和尚,你怎知是雷少堡主的人下毒手?”

“除了他还有谁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打算怎样?你这个人如何主持公道?”

“且慢!你可能把责任往我头上推。昨晚你们双方已当面解决,事后不能怨我……”

“住口!要不是你……”

“你想把我拖下水不成?”

“为表示你不是雷小狗一伙的,你必须与佛爷一同至莫家庄一走。”

“老天!你要去找雷少堡主评理?算了吧,雷家堡的人什么都讲,就是不讲理。”

“佛爷不是去评理的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佛爷要去擒死那小畜生,向他讨公道。血愤血偿,他必须付出代价,你去是不去?”

“如果我拒绝……”

“佛爷等你一句话。”

“你要……”

“佛爷要慈悲你。”

人妖心中狂喜,却平静地说:“欢喜佛,你光天化日带人至奚家庄兴师问罪,不啻自投虎口。”

“你小看佛爷么?”

“不是我小看你,而是认为不值得。”

“废话!”

“小畜生召请的人,必定尚未离开莫家庄,只要等那些人一走,双方实力相互消长,胜算有望,何不等天黑时再动手?”

“佛爷等不及了。”

“等不及只有死路一条,你想死还是想对方死?同时,我也要去邀几个人来,联手合击大有希望。”

“你真愿意联手?”

“我人妖从不戏言。”

“好,咱们晚上动手。”欢喜佛勉强同意。

“那就快找地方藏身,以免被狗腿子眼线发现。”

午间,莫家庄恢复了原状,大部分庄丁膳罢即至田间干活,仅庄内外多派了几名警哨而已。

穷乡僻壤,消息的传播甚慢,加以石桥镇位于山区,并不是往来冲要,因此大雷音寺被焚的消息,仍未传到。

莫家庄的群豪,又怎料到有变?

后庄的莫庄主东院客室中,闲杂人等皆禁止接近,只留下三名侍女与四名仆妇,小心伺候佳宾雷少堡主。

酒莱果品摆满了一桌,两名侍女执壶,主客双方仅有三个人:雷少堡主、银菊、玉芙蓉。

雷少堡主坐在上首,银菊与王芙蓉左右相陪。

两位姑娘已换穿了少女的装束,玉芙蓉现已回复庐山真面面目,穿了水红色的衣裙,显得清丽娇艳,天姿国色,十分令俗动人,成熟少女的风韵令人神为之夺。加以招魂香的力量仍未消失,益显得娇弱娴雅,楚楚可怜。

银菊并未被制穴道,穿的是身白衫裤,比往昔穿劲装美多了,艳光四射,极为出色。她的美与玉芙蓉不同,刚健婀娜略带一两分丈夫气。

雷少堡主意气飞扬,志得意满,不时左顾右盼,只乐得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全是舒服。他喝干了侍从奉上的一杯酒,豪气飞扬地说:“在下已决定重震雷家堡声威,弘扬雷家武学,统率天下群豪,称霸江湖唯我独尊。你两人追随我闯天下,我保证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银菊冷笑一声道:“雷少堡主,可惜你志大才疏,称霸江湖唯你独尊的壮志,可能是一场春梦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他不悦地叫。

“你既然怀此壮志,便该礼贤下士,广罗羽翼结交天下英豪,疏财仗义以收人心。独木不成林,凭匹夫之勇成得甚事?而你却处处树敌,逞一己之私任性而为,你不是向唯我独尊的路上走,而是自掘坟墓。”银菊冷笑着说。

他哈哈狂笑道:“妇人之见,短视得很。要知道,要想雄霸天下,必先立威,立威而后能慑伏人心,不敢不听命于我为我所用,方能如臂使指,天下英豪皆俯首听命。”

“你在呓语……”

大为不耐,猛地夺过传女奉上的酒杯,手一扬,整杯酒泼在银菊的脸上,怪眼怒睁,沉声道:“贱人!你胆敢给我泼冷水?你两人就是活榜样,顺从我你们将活得如意;逆我,便死无葬身之地。我一定要把金梅也弄到手,武林三佳丽一礼全收,大丈夫该当如是。你说吧,只要你说一声不依,看我能不能把你治得服服贴贴。”

“你要把我怎样?”银菊绷着脸问。

“你想知道?”

“当然。”

他手一伸便将银菊的右肘扣住,向怀里一带,右手开始剥除银菊的衣衫,狞笑道:“首先,我要将你剥光,吊在村中心的练武场,让人大饱眼福……”

“天!放开我。”银菊羞急地尖叫。

“哼!天下间美女多的是。老实说,你银菊还算不了第一流的美女人,少你一个不嫌少……”

“放手!我……我依你……”银菊胆落地叫。

他手一松,将银菊推倒在地。

嘿嘿怪笑道:“依我就好,饶你这一遭。你听清了,下次你如敢反抗,保证你吃不消得兜着走。”

银菊狼狈地爬起,寒着脸说:“我西门秋已落在你手中,只好逆来顺受任由宰割,但是我会睁大着眼睛,看你报应临头。”

“哼!我只要你能逆来顺受就好,报应的事不劳耽心,你永远等不到那一天到来,天下间能克制我毒剑雷奇峰的人,还没出生呢。哈哈……”

“你笑吧,得意吧,看你能笑得了多久。”玉芙蓉冷冷地接口说。

他脸一沉,凶狠地说:“容若妹,你也可恶,年来一直就在躲避我,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江湖朋友们,谁不知你是我毒剑雷奇峰的爱侣?可是你总是躲避我,这不是存心羞辱我么?”

“谁是你的爱侣?不要脸!这都是你信口雌黄,害得我无脸见人……”

“住口!我毒剑雷奇峰难道配不上你么?雷、彭两家交情不薄,门当户对……”

“我对你这位江湖的未来霸主不感兴趣。”

“哼!等你成为天下第一条好汉的夫人,你就不会有此愚蠢的念头了。”

“我要禀明家父,与你雷家堡绝交。”

“我决定今晚与你两人成亲,过几天你回彭家寨向我那岳父告状好了。”他狞笑着说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哈哈?你别慌,雷、彭两家交情深厚,当然我不会让你彭家蒙羞,有媒有妁,绝不是苟合的露水夫妻。莫庄主夫妇是大媒,千手猿东方叔权充主婚,这里就是喜堂。你两人与我同拜天地,两头人称妻不称妾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该死你……你……怎能这样对待我?”玉芙蓉羞愤地大叫珠泪双抛。

他一把劈胸将玉芙蓉揪过,冷笑道:“贱东西!我早该这样对待你的,免得你见了我就跑。你如果不愿意,你可以死,嚼舌自杀总该办得到吧?你为何不自杀?哼!你给我放乖些,不然我要将你送给欢喜佛收买人心。当然,在送给他之前,你必须陪我三五夜,不能便宜了那婬僧。”

说完,向前一推,玉芙蓉砰一声摔倒在地,两名侍女赶忙将她扶起。她羞愤交加,泪下如雨,尖叫道:“你如果有种,拔剑杀了我。”

“我不杀你,你自杀又当别论。哼!即使你自杀,也将死得不清白,不信你试试看。”他狞笑着说。

“天哪……”

“叫天没有用,天永远帮助强者。快些进食以便安歇,莫庄主不久便要派人来布置喜堂了。哈哈哈……”

玉芙蓉不哭了,切齿道:“你以为我彭容若是贪生怕死的人,你就大错特错了。要死无大难,你这卑鄙的狗,决不可能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不速来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