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怜花印珮》

第25章 江中走险

作者:云中岳

印佩在背助挨了一飞刀,锋尖直迫内腑。神刀飞星是江湖上功臻化境的有数高手,飞刀术名震天下,在三丈以内,对方只能看到一星光影,看不出是飞刀,可知飞刀的速度是如何惊人。

而且飞刀一发数把,连珠攒射防不胜防。不发则已,发则必中,因此绰号称神刀飞星。飞刀在三丈内,可贵石设偃,内力御刀,可破内家气功,霸道绝伦。

右粯全心意完全放在雷少堡主的身上,怎知身后有人用飞刀暗算?幸而他命不该绝,九尾狐及时示警,加以他经验老到,反应超人,及时趋避,只挨了一把飞刀,避免三刀催命之厄。

他临危不乱,躲闪时有意向侧仆倒,正好将后发的飞刀引偏,也想利用雷少堡主挡灾,仆倒的方向,恰好在神刀飞星与雷少堡主之间。

该死的神刀飞星急功心切,全神贯注发射飞刀,神意随着右粯移动而发射,太过专注,却忽略了投鼠忌器的古训,忘了雷少堡主的存在。三把飞刀随右粯初动的意向连续发出。

第一刀击中右粯,第二刀却误中了雷少堡主,这祸闯大了。

如果右粯不以青锋录反击,神刀飞星也注定老命难保,飞刀误中主人,不死何待?暴躁残酷的雷少堡主,岂肯饶他?

右粯与雷少堡主打成平手,双方皆未用上绝学,便已两败俱伤,双雄首次相遇,结果出乎意料。

背肋中刀,极为危险,刀尖深入内腑,浑身便会脱力,手脚发软难以支持,倒地便万难爬起。

他不愿等死,乘乱逃生,强提一口元气,求生的意志力助他逃过难关,费力地支撑着,向草丛中爬行。

在经过神刀飞星身旁时,他仍能拔回自己的青锋录神匕,忘了痛楚,不辨方向,唯一的意念是逃,逃离现场再说。

终于,他支持不住了,昏倒在浓密的草丛中,但已离开现场百步以上了。

令狐楚与九尾狐在附近找他,始终不曾走近他倒下的草丛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高热将地逼醒了。头上烈日如火,身上在发高烧,浑身痛楚难当,口干舌燥委实难挨。

他终于了解自己的处境了,吃力地挣扎而起。

飞刀未离体,奇痛彻骨,痛得他浑身抽搐,大汗如雨,不由自主呻吟一声,重行跌倒。

三蹶三振,最后他终于站稳了。眼前朦胧,他踉跄举步,拖着重逾千斤的一双腿,一步步盲目地前行。

不久,耳中突听到有人叫唤:“咦!那人病了,快扶住他,他倒啦!”

他半昏眩地想站稳,但身躯却不听指挥向前栽。

一双有力的臂膀扶住了他,耳畔听到扶他的人叫:“哎呀!他背上有一把刀。”

他全身麻痹了,本能地叫:“我……哦渴……酒,酒……”

扶他的人脱口叫:“这人口渴要喝酒,这不是想找死么?”

不远处有人叫:“给他一口酒提神,快!”

他听得真切,是女人娇嫩悦耳的声音。

接着,另一个人说:“小姐,这人中了飞刀。这是江湖恩怨,牵缠不休,小姐……”

“我们能见死不救么?”小姐问。

“这……当然不能不救。”

“何用多说。”

“但……请小姐慎重;不要问他的来历,不要管他的事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他知道的是:酒葫芦的嘴正塞入他的口中。

接着,有人扶他伏卧在地,有人给他服葯、取刀、裹伤。

痛苦的浪潮可怕地冲击着他,但他忍住了,自始至终,他未发出半声呻吟。

以衣衫套住两根木棍制成的急就担架抬起了他,他模糊地知道有人抬着他动身赶路。

等他完全清醒时,发觉自己处身在一间客找的上房中。伺候他的店伙告诉他,这里是荆门州北面三十余里的柳树冈,他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。

店伙只知救他的人,是一位未留名的小姑娘,随行有六名中年大汉,说的是南京口音。在他安顿在店内的次日,小姑娘已带着同伴南行,去向是荆门川,留下了半月店钱,和五十两银子给他作为盘川,未留下任何口信,行色匆匆。

负责替他治伤的人,是店右的伤科郎中张七爷。张七爷得了姑娘五十两银子,负责将他的伤治好。

他大惑不解,这位未留名的小姑娘,为何对他伸出援手?委实令他百思莫解。

他唯一知道的是:这位可敬的小姑娘,路经此地无意中救了他。

半月后,他可以下床行走了。

他在想:雷少堡主目下对他有何打算?

荆门川高手四出,搜寻受伤的右粯。

铁腕银刀一群雷家堡爪牙,志在必得。

可是,他们不曾远离城郊搜寻,更没料到右粯敢在路旁的小客栈养伤。

雷少堡主在荆门川养伤半月,失去了右粯的踪迹,只好动身至安陆府,乘船直下武昌。

专差向四面八方飞赴,传出雷少堡主的信息,要求与雷家堡有交情的人支持,捉拿一个名叫右粯的江湖小辈,死活不论。

右粯的图影,向各地飞传。

天下间姓印的人不多,按理应该在短期间查出眉目来。

这一来,右粯的大名,反而因此而在江湖上轰传,引起江湖朋反极大的兴趣。

这也算是成名的终南捷径,右粯正式跻身于江湖名人之林,有关他的事迹与传说,不径而走,几经传播,他便成了一个传奇性的人物。

目下江湖道上,敢与雷家堡作对的人屈指可数。敢与雷家堡分庭抗礼的人,也少之又少。

当然雷家堡仇敌,却多得不可胜数,但他们敢怒而不敢言,谁出不敢表示态度自掘坟墓。

西安南五台天下第一堡香家堡,陆续派出高手至各地搜寻右粯的下落,声势汹汹。

右粯的处境,危如累卵。

彭姑娘给他的刺激甚深,出激起了他的雄心壮志。好胜是年轻人的通病,他也不例外。

但他有自知之明,他比雷少堡立技差一筹,如想击败雷少堡主,他必须痛下苦功。他必须等待机会,假以时日,他必可成功。

雷家堡爪牙众多,他必须比雷少堡主高强,而且必须能应付狐群狗党的群殴,不然毫无希望。

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炉香,他为何不争?

他下定决心,要将雷少堡主击败。

现实环境已明白地告诉他,必须衡量利害不可逞匹夫之勇操之过急,否则必定把事弄糟,赌注如果押下去,绝对不能输。赌注是生命,怎么能输?

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他决定加紧苦练,等候机会,必须把赌注赢回来。

一月后,他到了荆川府。

囊空如洗,他得设法谋生。

荆川府城阂十八里,中有内城。

内城也称王城,辽王府气象万千,禁卫军与中官(太监)满街走,可知这是一座江湖朋友很难混的城。

右粯踏入了荆川城,他想在此地歇息歇息,赚些盘川买舟向下走,到武昌便可找到朋友打油丰。

他已将一笔勾销的仇恨完全忘怀,一个孤老头老残废报复毫无兴趣。但他却未料到,一笔勾销却未将他忘怀。

府城距江十里左右,要乘船须至十五里外的沙市。但在赚得盘川之前,他得在府城找活干。

一天中,他几乎跑遍了全城找工作,谁也不同情他这个异乡人,谁也不敢雇用一个身无长物的落魄汉。

最后,他只好扑奔沙市。

沙市,也叫古沙头,是本府最大的一座市镇,市面甚至比府城还要繁荣,大码头经常泊舟上百,帆槁林立,货栈中货物堆积如山。

他踏入一家小型的船行,行名川楚,规模不大,只能算是三流的船行。

店堂中,一位穿青袍的中年人,正与店伙坐在客座上谈买卖,几名店伙在旁直摇头,似乎双方无法谈拢。

中年人转弄着茶杯盖,态度诚恳地说:“李掌柜,这样吧,你们只消派两位伙计随船前往便可,其他的掌船水夫由在下另外招请,怎样?”

李掌柜仍然不住摇头,说:“江爷,不是区区有意推搪,咱们生意人,如非得已,决不至于将财神爷往外推,是不是?”

“不能派人随船走?”

“江爷,这件事在下委实难以应命。所有船行的船,严禁停靠二圣洲,除非该船行的船不想走大江这条水路,这是规矩……”

李掌柜的话说得十分决绝,但江爷不死心,抢着问:“到底是谁走下的规矩?”

“这……是所有船行的公议,江爷如果不信,可到其他船行打听打听,便知在下所言不虚。”

江爷从怀中取一个大革囊,取出十片金叶子,摊开在桌上笑问:“五十两金子,能不能违反一次规矩?”

李掌柜猛摇头,说:“江爷,这……”

江爷又加上十片,又问:“一百两金子也不成?”

李掌柜将金叶子推回,苦笑道:“江爷,金银买不了命,没有人肯为了一些金子而把老命送掉,一万两金子,你也在不到船至二圣洲。”

“哦!你是说,船靠二圣洲便会送命?”

“大概是吧。”

“别无他途?”

“是的,别无他途。”

江爷只好收了金叶子,叹口气说:“看来,贵地的船行,都害怕二圣洲,在下白跑一趟了。”

李掌柜离座,摇头道:“江爷,你还是到公安县去雇船吧,这里没有人敢冒大不韪,拿自己的招牌和老命开玩笑。抱歉,少陪。”

说完,抱拳一礼,迎着站在柜旁注视的右粯含笑招呼道:“客宫里面坐,有需在下效劳之处么?”

右粯已将双方的话听了个字字人耳,笑道:“在下奉家主人所差,向贵行打听下行的船期。”

“哦!明早从夷陵州下来的客船约在辰牌左右靠岸,客官……”

“家主人有女眷,有船位么?”

“应该有官舱空着,客官要到……”

“到武昌。”

“正好,船直航武昌。客官可否请贵主人前来办理乘船手续?不然在下派一位店伙随客官前往……”

“不必了,在下即返客店禀明家主人。”

“不坐一会?请……”

“谢谢,打扰了。”右粯抱拳说,含笑出店而去。

江爷已先一步出店,显伤心事重重。街上行人往来不绝,并未留意有人跟踪。

走了百十步,右粯紧走两步,走了个并排,低声问:“江爷真有意在船往二圣洲?”

江爷一怔,点头道:“是的,尊驾……”

“在下姓印,排行三,以排行为名,你就叫我印三好了。”

“印三兄有何指教?”

“川楚船行拒绝受雇,试过其他的船行么?”

“全试过了。

“失望了?”

“是的,他们众口一辞,令人莫测高深。”

“为何不试试散船?”

“更糟,一问之下,有些直截了当一口回绝,有些仓惶顾左右而言他。”

“二圣洲在何处?”

“咦!你不知道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在下有意相助。”

“哦!洲在下游二百里,地与公安县交界。”

“那……为何不至公安雇船?”

“哼!此地尚且雇不到,公安更没有希望,二圣洲是禁地,提起二圣洲小儿也不敢夜啼。”

“那江爷你……”

“在下有事,必须前往一步。”

右粯凭直觉猜出,这位江爷必与二圣洲的人有过节,不便多问。说:“江爷,何不买舟下放?一百两金子,买一艘二十石轻舟绰绰有余。”

“有舟没有舟子,也是杜然。”

“你信得过在下么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在下替你买舟,送你至二圣洲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在下不怕二圣洲有鬼有怪。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江爷欣然地说。

“话讲在前面,先小人后君子。船价在下不要佣金,至二圣洲的盘费,沿途伙食,给我一百两银子便可。同时,人送上洲,船便是我的。”

“你一个人?”

“顺水下放,顺风顺流,一艘十石舟,在下一个人便够了。”

“但在下有三个人。”

“十石轻舟,十个人足可安顿。”

江爷沉静地打量看他,一字一吐地问:“你不怕?”

“如果怕在下会兜揽你么?”

“你知道你要冒多大的风险?”

“冒生命之险,不然岂会狮子大开口,要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江中走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怜花印珮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