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九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你就是月华仙子?”八表狂龙狠狠地打量着这个妖异气冲天的怪女人。

“那就是我,是我致书请你来的,不是吗?”月华仙子的女性嗓音相当悦耳,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变化,连眼神也不流露任何感情,似乎整个脸部已经僵化了。

“为何不以本来面目相见?”

“因为本姑娘已发现了凶兆。”

“凶兆?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昨晚三更以后,这里就有人像游魂孤鬼般,搜遍了全村每一角落,天亮之前失望地撤走。所以,本仙子认为你没有前来谈买卖的诚意。”

“我不知道昨晚来的人是何来路,但可以保证不是我的人。如果不想和你谈买卖,我不会来。买卖的份量我要知道,如果不重要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”八表狂龙豪气飞扬,威风凛凛,“你月华仙子的信用相当可靠,别人还请不动我八表狂龙呢2希望你的货真的很重要,不然你将会因捉弄我八表狂龙而付出代价。”

“本仙子一向信用可靠,江湖上有我的地位。”月华仙子的口气也相当自负:“我不知道你八表狂龙,在江湖份量如何,但既然你的主子是鄢总理,可知你的份量相当重。鄢总理在南京的人中,巡缉营人才济济,高手名宿甚多。有许多可以独当一面的江湖豪霸武林前辈,既然由你出面撑大旗,可知你必定是众望所归的超绝人物。”

“少废话,说你的买卖。”

“两个人。”月华仙子不介意他的急躁,“一个是绝剑狂客的女儿吴惠茹。一个是绝剑狂客的知交,洞庭渔父谭南岳的女儿,潇湘龙女谭潇湘。她俩跟踪你们已经有不少时日,目下两人都在我手中。”一语惊人,众人大感意外。

“真的?”八表狂龙意似不信。

“我月华仙子装神弄鬼,硬诈软骗无所不为,但绝不做假买卖,信誉保证。”

“我要看人。”八表狂龙郑重提出先决要求。

“谈妥之后,我会带你去验明正身。”

“你没把人带来?”

“我月华仙子是成了精的老江湖。”

“好吧!开出价码来。”

“两个人,一万五千两银子是最低价,一并出卖,绝不分售。”月华仙子真有买卖行家的派头,“验明正身之前,交出一成定金。验明正身之后,一手交钱一手交人。”

“你这是恶意敲诈。”八表狂龙跳起来,“一万五千两银子将近一千斤,挑也要十几二十个人。南京总理衙门的赏格,绝剑狂客也只有三干两银子,他的女儿.值不了一千两。”

“龙天霸,你少在我面前睁着眼睛说谎。”月华仙子冷笑,指出对方的错误,“吴惠茹曾杀掉巡缉营力士,五行剑沈豪就是死在她剑下的,她是挑起这场大江上下游。血腥遍地狂风暴雨的主凶。南京巡缉营悬赏她父女的奖金,同是三千两银子。”

“在下从京都来……”

“京都来也一样,应该早就知道南京方面的事。事实上从南京赶来和你会合的人,前后已暗中秘密抵达的就有二批之多。”

“该死的!你似乎真的完全了解情势……”

“我是跟在南京赶来会合的人后面,最先到达这里的,闲话少说,一万五千两银子,你要不要?”

“数目太大,我得向南京总理衙门请示。如果准了,也得由南京拨款,这不是短期间所能办妥的事。”

“我等你半月。”月华仙子向后退,“这里到南京,脚程快的人,来回七八天足够了,届时我再通知你。”

“不行,你……”

黑影一闪,再闪,几难看清形影,消失在民宅的屋角。

第一个追出的人是西岳炼气士,身影也一闪即逝。

八表狂龙则向侧方飞跃而出,也一闪不见。柳思一拉洪荒狮,示意赶快溜之大吉。

“我不能走。”洪荒狮摇头拒绝。

“小女巫在这里布下了幽冥幻境自保,只有定力超人功臻化境的高手,才能在这幻境里打打杀杀,你算老几?你连最差劲的芳兰玉女也不如,追进去等于白送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怕八表狂龙责怪你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洪当家,他娘的!你忘了你是谁,你甘心做起奴才来了。”柳思毫不客气出言挖苦:“替雇主打打杀杀拼命,你应该改行做保德打手。你完了,你枉送了手下弟兄七条命。你还要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洪荒狮恼羞成怒。

“你不走,我可要走了。”。

“你滚吧!”

“好,滚,再见。”柳思扭头便走,走了两步再扭头:“但愿真有再见的机会,我还不希望你死在这里呢!洪老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死了,我就没有留下的借口,也就无法看到结果了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对打打杀杀有兴趣,也许这是某些男人的劣根性吧!我就是那种某些男人之一。好在我已经杀戏了八年,兴趣不再那么浓厚了,性情逐渐改变,对人生的看法也有了改变,所以改用游戏风尘的态度,冷静地坐山观虎斗,偶或伸手拉一把不算太坏的一方,很好玩的。呵呵!好好珍重。”

他出村走了,走得泰然自若。洪荒狮听不懂他的话,一直把他当成拳脚武功三流人物。

所有的人都不见了,洪荒狮毫不迟疑地奔入八表狂龙进入的小巷。从此,世间消失了这个人。

***

柳思坐在村外小径旁的草棚内,意态悠闲注视在不远处的小河,河上有一条小木桥,河下鹅鸭成群悠闲地觅食,人世间的杀戮与这些家禽无关。

半里外沉寂的村落中,不时传出惊人的此喝声,不时飘来一些令人毛骨依然的怪声浪,却听不到兵刃交击聋,可知没发生面对面的拼搏。

月华仙子只有三个女人,女人通常避免力与力的拼搏。巫门人士不论男女,也从不寄望在武功上出人头地。

田野中出现三个人,沿田埂绕走,最后到了小桥头,毫不迟疑向草棚接近。

是三个村夫打扮的中年人,当然不是村夫,显然挟在肋下的布卷内,直的是剑,略弯的是刀。

“喂!里面怎么了?”为首生了一双鹰目的挟剑中年人,指指不远处的村落向他问,堵住了棚口,“好像打起来了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他坐在固定的草棚木凳上,口中百无聊赖地咬着草梗:“你们进去看看不就明白了?”

“你不是八表狂龙的人吗?”

“狗屁!”他粗野地说,安坐如故,“我是我,一个天不收地不要的浪人,打打杀杀争名夺利的事与我无关。我与八表狂龙非亲非故,怎么会是他的人?”

“你说谎,你本来就和他一起住在鸿福老店……”

“你这家伙这想当然的想法,狗屁之至,住在一起,不见得是他的人呀!”

“而且你是和他一起来的。”

“一起来没错,但我不是他的人。”

“反正都是狗腿子,我要你……”

冲上伸手抓人,一抓落空,柳思已先一刹那倒跳出棚外去了,手伸人跳配合得妙到颠毫。

“不关我的事。”柳思大叫,撒腿便跑。

百步外是土坡地,树林茂密。他像疯了般拼命狂奔,脚下沉重势若奔牛。

三个中年人绕过草棚,急起直追,一跃三丈,速度惊人,三五起落便追了个首尾相连。

柳思突然折向奔跑,连折三次,每一次皆及时摆脱追到身后的人,最后终于穿林而入。

人一进林便形影俱消,三个中年人不死心,快速地在林中分枝拨叶穷找,不理会遇林莫入的禁忌。

柳思出现在入林处的侧方百步左右,钻出林缘便劈面碰上仰止山庄的七个人。

他似乎颇感吃惊,僵在大树下进退失据。

他应该不怕仰止山庄的人,因为仰止山庄的人,知道他替八表狂龙卖命,双方至少是站在同一边的人。

仰止山庄的人,暗中与八表狂龙秘密协定对付九华剑园吴家,除去竞争的劲敌。

“那三个人,可能是你们的敌人。”东方玉秀摆出女强人面孔,似乎认为吃定他了,“你只顾自己逃命,没发出讯号通知龙爷出村擒捉他们,到底有何居心。是不是有吃里扒外之嫌?”

原来这处森林,是仰止山庄七个人的埋伏区,人躲在林子里,可以看清百步外草棚所发生的动静,说的话也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你这个女人实在可笑又可怜。”柳思神情一变,变得流里流气毫无惧容,“见利忘义,莫此为甚。你帮助鄢狗官的走狗,对付名气与仰止山庄相等的同道,你想过这件事日后传出江湖,你仰止山庄会有些什么结果?四大金刚。”他转向四个怒目而视的四金刚,“你们久走江湖,难道也如此无知短视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大金刚厉声问,声势汹汹。

“我说你们四个狗都不吃的大混蛋,有陷主于不义的嫌疑。你们该设法劝阻这个被宠坏了的小女人,不要做出让仰止山庄声誉扫地的不义勾当。这个小女人名令智昏,为情所迷,甘心替八表狂龙做不义的事,你们应该看得一清二楚。”

风金刚大怒,大手一抓,却抓了个空,柳思闪身撒腿便跑。

仰止山庄七人,怎肯甘休?奋起狂追。

森林区林木森森,追人不易,柳思已不见踪影。

***

柳思出现在一座农台里,刚踏入门,便感到一股震撼心神的罡气,直袭而来。

他不假思索身形左右闪晃,避开汹涌如狂涛的劲气。

一名老村夫持着点路杖,立身厅中。

老村夫惊讶柳思竞能闪过他的攻击。柳思对于老村夫的真力,极为在意。

双方同时展开攻击。

二人心中都把对方看成可怕的劲敌,因此接实的爆震力极为凶猛,势若石破惊天,两种浑雄内家潜劲进娱,把大厅形成可怕的力场爆炸中心,一声虎吼,柳思狂野地旋身扑上了。

老村夫的杖刚收回,身形也刚稳下,没料到他汗毛未伤,而且奇快地扑上,已来不及出杖,百忙中双手将杖向前猛推。

“啪!”柳思的左手拍中杖,杖立即爆断,他的右掌已排空直入,现龙掌真力骤吐,掌已变成银灰色,奇异的潜流如山洪倒泻。

老材夫丢杖,扭身避招反击,金丝缠腕扣他的腕脉。上了年纪的人,反应与体能毕竟差了些,爆发力也不够迅速强烈,成了挨打局面。

手爪距他的腕部半尺左右,老村夫如中雷殛,手一震,人化流光斜冲出丈外,砰一击左肩撞在厅壁上,墙的白粉纷纷龟裂脱落,屋宇摇摇。

一声长啸,柳思第三次扑上了。人影一闪,再闪,化为流光逸出厅外,一闪不见。

柳思也转身跟出,一闪即逝。

***

在另一面树林深处,柳思随手折下一段树枝,去掉枝叶,制成一根两尺二寸的鸡卵粗手棍。

“我不会让你有布陷阱的机会,因为我是一个不喜欢卖弄自负的人,斗心机技巧,我没胃口。”他像是自言自语,“我承认在江湖上,巫道人士最为神秘可怕。一个拔尖的超级内外功皆臻化境的高手,很可能栽在巫道一个三流小术士的手中。”

“你怕吗?”右侧后方一株大树后,传出老村夫的语音。

“平时,我当然伯。”他拂动着手棍,“半夜三更好梦正甜,突然刮起一阵阴风,床上出现几个鬼物,不吓个半死才怪。但面对面,我一点也不在乎移山倒海,撤豆成兵等等伎俩,不信你可以试试,我会任由你施展得淋漓尽致,然后一棍打破你的头。”

“混蛋2老夫是用巫术攻击你吗?”老村夫从树后放出大骂。

“在村屋裹不是。你御杖的内功是乾元大真力,大石磨一杖可以中分,用掌发丈二内可遥碎碑石,很不了起。”

柳思转身直瞪着者村夫,眼神极为凶狠凌厉。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大概就是他这种眼神可以办得到:“你已经下过毒手了,这次我将以牙还牙。”

这是无可置疑的警告:他要以绝学回敬了。

老村夫先前有五尺长的问路杖在手,也占不到丝毫便宜,目下两手空空,更休想有所施展了。

“你手上的劲道十分怪异,练了些甚么鬼怪邪门功夫?”老村夫不理会他的凶狠,用话套他。

“我又不是大白痴,为何要告诉你?”他的怒火消失了,但逼近至一丈左右,“反正你这老鬼的乾元大真力,火候虽精纯,但精力不足,我足以控制你的劲道,不让你的劲道发挥至极限,所以,我一定可以把你打个半死,以警告你出手便用绝学伤害陌生人。”

“放屁!你是甚么狗屁陌生人?你是那批人的同伙,没出息的走狗一个。”老村夫骂得更凶:“进来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