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十章

作者:云中岳

黑虎怕定了八表狂龙,担绝柳思的建议,没有八表狂龙的允准,这头虎不敢离去。

两人仍在客房中争执。房门响起叩击声,在旁忧心仲仲的随从,拉开了房门。

进来了东方姑娘和风金刚,神情并不怎么友好。

这是黑虎的客房,算是主人。名义上,柳思仍是黑虎的伙计,理该由黑虎打交道。

“咦?你们……”黑虎颇感惊讶,他不配也不想高攀仰止山庄的人,想不到仰止山庄的人会来找他,甚感意外。柳思退至一旁,泰然作壁上观。

“吕兄知道咱们有两个人,落在老凶魔手中了。”风金刚向黑虎说话,目光却落在柳思身上。

“龙爷说过了。”黑虎不得不应付,“听龙爷的意思,他要全力协助你们救人。”

“白发郎君也在这里。”风金刚的目光仍然落在柳思身上。

柳思不理不睬,坐在近床的条凳上左顾右盼。

“白发郎君不可能与摄魂骷髅走在一起。”黑虎信口敷衍。

“在徐州,那家伙与星斗盟的四个杀手,也同样被老凶魔擒住,被一个神秘的人所救走。”风金刚的目光仍没离开柳思,“今天,他与一个同伴和我们的二个人,也一起被老凶魔出其不意地制住,半途他二人又被救走,我们的人却脱不了身。”

“很抱歉!在下不知道事故的经过,不敢妄论。”黑虎避免介入,口气冷淡。

“吕兄,可否帮忙供给有关老凶魔的消息?”风金刚提出请求。

“实在抱歉!在下爱莫能助。”吕强一口拒绝,“事不关己不劳心。在下侦查九华剑园吴家的下落,已忙得是喘不过气来了。老凶魔的事在下不敢过问,在下也查不出线索,力不从心。”

至今为止,黑虎根本未曾查出任何消息。就连洪荒狮也很少在外走动,一直就是柳思一个人在奔忙。所有大大小小的消息,几乎全是柳思所提供的。

“柳兄可否帮忙?”风金刚只好硬着头皮,向柳思请求。

“没胃口!”柳思摇摇头,“吕老哥的话不错,来不关已不劳心。”

“柳兄……”

“我忙得很呢!”柳思站起住外走.“那个什么仙子小女巫,化装易容术十分高明,要想查出她的下落,真有在大海里捞针的感觉,走也!”

“我诚意请你相助。”

东方姑娘拦住他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自负的少女向卑下的人请求,就是这种尴尬神情。

“你我错人了,东方姑娘。”柳思向侧绕走,“八表狂龙日下有上百个可用的高手名宿,他会帮助你救人。你已经是马行狭道,船抵江心。只有靠他替你支撑到底,而且他已经答应你了。”

“他那些人皆是高手名宿,打听消息的能力有……”

“我是徐州人,被七猛兽绑架强迫,来到这人地生疏的地方,打听消息的能力更有限。且因为我不是高手名宿,只会些花拳绣腿,碰上危险我死得比任何人都快,所以你找错人了。”柳思匆匆说完,一溜烟出房走了”

“这家伙不识抬举,可恶!”风金刚恨恨地道。

“你不能怪他。”吕强苦笑,“你们在徐州所发生的事故,在下多少了解一些。一些村夫俗汉不知死活,冒犯了星斗盟的女杀手,他出面劝解息事宁人,不是他的错。白发郎君逼他打听九尾蝎的消息,他能拒绝吗?你们把他当婬贼仇视他,这公平吗?”

“不关你的事。”风金刚乖戾地说。

“本来就不关在下的事。”黑虎心中大起反感,“奉劝诸位,为人不可做得太绝,困兽犹斗,逼得太过他会豁出老命反击的。我,就是活榜样。”

“你?”

“我们四猛兽逼他效命,将他打得死去活来.这期间他忍受得了。以往他在咱们手下做伙计,武功平平,不是咱们任何一头猛兽的敌手,所以这次逼他,他一直就逆来顺受。结果,今早我再逼他……”

“结果是……”

“他把我打得天昏地暗。”吕强沮丧道:“不要忽视一个忍无可忍.存心拼命者的勇气。临危反噬的兽类是十分可怕的,任何杀人的技巧都会毫不迟疑用上的。诸位,不要再逼他。”

东方姑娘默然。转身离去。

风金刚狠瞪了黑虎一眼,冷哼一声也出房而去。

江湖上一些骠悍枭猛的高于,喜欢以猛兽作为绰号,自然而然地,猛兽与猛兽之间,聚结成小集团,人一多声势更壮,所以分别称二猛兽、五猛兽、七猛兽或八猛兽,搞得江湖成了猛兽横行的天下。

配称猛兽,武功必定相当高明,而且敢斗敢拼,生死等闲。虽则他们大多数不是超绝的高手,但名列一流绰绰有余。

黑虎的武功,比四金刚其实差不了多少,而柳思却是只会些花拳绣腿,连三流人物也排不上名的小混混。但黑虎却说被柳思打得天昏地黑,难怪风金刚嗤之以鼻,认为黑虎说谎,有心替柳思开脱,希望仰止山庄的人,不要再找柳思的麻烦。

黑虎当然知道风金刚这种强者的心态,不再多说,送客出房,摇摇头苦笑。

“有一天,这位老兄将后悔莫及。”他目送风金刚和东方姑娘转过走廊,苦笑着自言自语。

他心中雪亮,柳思的真才‘实学比他高明多多,七猛兽从来就不了解柳思这个人的底细。’

想起被柳思痛打的情景。他觉得浑身肌骨都在发痛了。

***

东码头的小街相当热闹,船夫水客来来往往,小店铺林立、百货杂陈.供茶水酒食的小店也不少,这是龙蛇混杂的、不怎么高级的商业区。

柳思在一家食店的店右棚屋喝茶,要了几盘干果点心.悠闲地踞桌品茗,对喧闹的小街视若无睹,一点也不影响他的茶兴。

那位老村夫点着问路杖,到了他的桌旁,目灼灼紧盯着他,老眼中流露出警戒的神色。

柳思抬起头,泰然笑笑。

“你知道我,是吗?”老村夫在他对面坐下,信手抓了两颗花生剥开。

“不知道,但可以猜测出你的底细。”他取过另一只茶杯,替老村夫斟上一杯茶。

“真的?”老村夫喝了一口茶,“你和那些人住在一起?”

“是的。但很少住在里面,我忙得很,我的工作需要绝对的自由,那些人知道这一点。”

“忙些什么?”

“忙着找线索呀2我是寻踪觅迹的专家,第一流搜秘揭密的能手,相当机警的猎人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老村夫摇头。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“证明给我看。”

“你是九华剑园吴家的亲朋,你们秘密来了不少人。没料到出了意外而乱了章法,你们的处境很不妙。”他坦然地说。

“这……”老村夫不得不信了,“你会把咱们的底细向那条龙禀报吗?”

“目前还没有禀报的打算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其一、目下我负责查另一批人。我做事不喜欢兼办,表现得太精明能干,会惹人反感。其二、事情太早解决就没热闹可看啦!”

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“呵呵!不懂也好。仰止山庄的人已经把你们的消息,向八表狂龙透露了。他必定另派有人加紧追踪你们的下落,你们必须特别小心。我想,你就是混天一掌康前辈。你们的实力相差太远,何苦冒不必要的风险?天下大得很呢!四面一散,百十个人到何处找你们?”

“目下脱不了身,老弟。”混天一掌不胜忧虑,“那该死的女巫趁火打劫,两个人落在她手中,我们能脱得了身吗?”

“再赔上一群人的命,于事无补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能走,还是走吧!康前辈。”他诚恳地说:“你们无法应付他们的雷霆攻击,以卵击石何其愚蠢?”

“你为何告诉我这些?你我是敌对的。”

混天一掌大感困惑。

“你们,巡缉营都不是好东西。”

“这话不公平……”

“是吗?九华剑园的主人号称狂客,是不折不扣的大家大霸。但比较起来,巡缉营更可恶一百倍,所以我不希望你们被毁灭。前辈,你该走了,当其他的眼线发现你我在一起,为了自保,我不得不把你们的消息凛报。你不希望这种情形发生吧?”

混天一掌打了个冷颤,急急走了。

片刻,棚外闯入一个扮成水夫的中年人,他一眼就看到神态悠闲的柳思,立即怒容满面。

“柳不思,你在这里干什么?真会享福呢!哼。”

这人逼近他身侧,气大声粗地神气万分。

是南京来的高手之一,九个主事人中的一个。叫做掌里乾坤车坤,两年前还是黑道大豪,自从加入巡缉营之后,摇身一变成了官方查缉私盐的执法人员。

黑道变白道;似乎理所当然。

“我在这里打听消息,有什么不对吗?”他笑吟吟满不在乎,盯着掌里乾坤邪笑。’

“混蛋!你坐在这里喝茶追遥自在……”

“你这家伙简直岂有此理,你不懂就少充内行。”他不笑了:“再说,你也管不着我喝茶,他娘的!你算老几?我只听黑虎的,你给我滚到一边凉快去!”

“你这狗娘养的……”掌里乾坤愤怒如狂,伸手便抓。

一杯茶泼在掌里乾坤的脸上,双目难睁。柳思一蹦而起,一肘撞在对方小腹软弱部位。

反掌拍在鼻尖,伸脚一钩,掌里乾坤仰面便倒。

掌里乾坤做梦也没料到他敢反抗,打击之快也无与伦比,猝不及防便在阴沟翻船,完全失去自保的机会。

柳思丢下二十文茶钱,一溜烟出棚走了。

掌里乾坤愤怒地爬起,口鼻流血狼狈万分。

“我要活剥了你……”掌里乾坤狂怒地叫吼,抢出茶棚,已经看不到柳思的身影了。

“噗”一声响.他的后脑突然挨了重重—击,立即昏了过去。

身后是扮成水客的白发郎君及飞虎钟雄。

“你老兄喝醉了,丢人现眼!”

白发郎君架住掌里乾坤,像挽住老朋友般出棚而去。

***

薄暮时分,柳思酒足饭饱返店,立即被八表狂龙召至客厅。

这次其他人皆不在场,只有箕水豹及芳兰玉女在座,两人都是从京都带来的亲信。

另两个人是东方姑娘及风金刚,他们的脸色不太好看。

柳思心里有数,东方姑娘要求不遂,转向八表狂龙下工夫。他心中暗笑。

“你好像浪费了一天工夫在城里鬼混,并没出城查女巫的下落。”八表狂龙的脸色也难看。由于柳思一直表现得桀骜不驯,被揍得半死,仍然态度不改,因此八表狂龙一直没给他好脸色看,他仍从来不肯低声下气屈服,见面就像两个仇人。

“你最好不要充内行干涉我的行事。”他仍保持不驯态度,“我是调查的专家,我知道用何种最佳的手段,获得重要的消息,运用之妙存乎一心。如果我每件事都亲自出动跑腿,我哪能活到现在?”

八表狂龙还真奈何不了他,因为他的消息最为可靠。不论是从京都带来的人,或者是从南京来的巡缉营精锐,都是身分地位高的成名人物,这些人打打杀杀的确可以派用场,用作打听消息就难以胜任了,效果远比用二三流混混差。

柳思就是二三流的混混,比一个高手名宿管用。

“我要消息。”八表狂龙的怒火发不起来,柳思的理由是无可反驳的。

“沿河东行,七里,梁家松林。”柳思胸有成竹,简单明了,“小路隐密荒僻,但并不难找。”

“什么人?”

“你要我找什么人?”柳思似乎有意激怒这条龙,不直接回答。

“混蛋!你明明知道我要的是小妖巫。”八表狂龙拍案怒吼。

“我说的就是小妖巫。”

“哼!那就好。”

八表狂龙狠瞪他一眼:“说!”

“她们在松林露宿,大概怕借住民宅走漏消息,进退容易。脱身更安全。你们如果夜间前往,保证白费心机一无所获。”

“何时前往如何前往,那就是我的事。”

“对,那是你的事。你不干涉我,我也不理会你,权责分明,免伤和气。”

“有多少人?”

“这就无法确认了,不可能接近侦查而不被发现。只知道有一个扮成村姑的女人,到邻村购食物。量似乎不多,应该可供应三四个女人的食量。所以她们的俘虏,也可能带在一起藏匿。”

“搜出她们就知道了。”八表狂龙怒叫:“哼!今天咱们丢失了三个人,其中有小领队掌里乾坤车坤。他是个老江湖,武功不错,竟平白失踪,极为可疑,你是否听到—些风声?”

“那不关我的事。”

“混蛋!你……”

“去你娘的!我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