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十一章

作者:云中岳

两个中年女人先上岸,她们将洗过的衣裙弄干,准备穿上。

两丈外树林前的草丛中,悄然飞出两颗小卵石,奇准地击中两女的脑户穴,人向前一扑,赤身露体扑倒在河边的草丛中,看背影也足以让正常的大男人血脉贲张,香艳动人。柳思一闪即至,对两个躶女无动于衷,甚至懒得多看一眼,蹲下首先拖过月华仙子的八宝乾坤袋,倒出里面所有的物品,颇有兴趣地逐一检查细察。

五女的兵刃、百宝囊、已先洗妥绞干的衣裙,全堆放在一起,任由他予取予求。

月华仙子与两个俏侍女,仍在河中洗洗擦探,上半身露出水面,刚发育停匀的胴体,具有爆炸性的吸引异性威力,羊脂白玉的,肌肤荡人心魄。

猛抬头,她似乎感觉出有点不对劲。

很不妙地,她看到一个穿村夫装,头上套了—个青布装头罩,只剪了二个洞露出双眼的怪人正兴高采烈地在检查她们的物品。

两个先上岸的女人,是她的女随从,赤条条地扑卧在怪人身例,像是死了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她花容变色,讶然惊呼

两个俏侍女更是大惊失色。往水一挫,羞急中不知如何是好。

这时怪人如果把她们的衣物拿走,她们只能干瞪眼。

月华仙子总统沉得住气,着急的神色很快地消失。

“喂!你干什么呀?”她强作镇定,俏甜的嗓音在空间里荡漾,十分悦耳。

“我在检查你们的东西。”柳思用怪怪的嗓音说,一面在察看一张桑皮纸所绘的硃符。

“那是不道德的。”

“道德——斤值几钱呀?小女人。”

“你……你为何……”

“可以知己知彼,机会太好啦!你的百宝袋中物品,每一件都代表坤的一件神通,是吗?”

“我们是敌人吗?”

她心中大急,不能再拖了。

她将腰巾裹住下体与胸部,沉静地向岸上走。

“敌人或朋友,是会随时随地改变的。现在,我还不是你的敌人。”

“那就请你离开,好吗?”

她站在柳思身前。半躶的身体热力四射,一双晶亮的眸子闪现奇异的光芒,丝毫没有羞急的样子。

“好!你们真该走了。”柳思将手中的物品.丢下:“白白浪费了不少工夫.真不值得。”

“不值得?你……你看到我们赤身解体……”

“我不是指这种事。”柳思的表情被布袋所掩盖,眼神却是冷静的.“我看女人从不用色眯眯急色鬼的目光看。天下有一半是女人,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以为你可以把我带到你的妖窟,设想到你果然机警,往相反的方向诱敌远走,颇为高明。”

“你的用意是……”

柳思突然疾退丈外,她眼中乍现的光芒一闪即没。

“你的摄魂术道行颇高!”柳思脱口称赞,“但比起八表狂龙的撼神术还差了一点。摄取与撼神的功效取决予修为的深浅。修为相等,震撼力的破坏性要强些,因为攻击永远是制胜的不二法门。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赶快准备,八表狂龙即将赶到。”

“等一等……”

柳思一声轻笑,疾退入林。

她依然而惊,火速将绞干的衣裙穿上。

她们刚隐入对岸的草丛中,八表狂龙三人,飞快地掠过她们先前洗澡的河岸,毫不起疑地沿岸飞奔。

月华仙子机警地重新过河,循八表狂龙留下的足迹,向相反的方向急急撤走。

远出里外,突然闻到刺鼻的血腥味。

“哎呀!这……这些人……”

在前面探道的两侍女.看到散布的五具尸体骇然惊叫。

“该死的!他们怎能胡乱杀人?”月华仙子怒骂:“这五个人不可能是他们的仇敌,带了行囊风尘仆仆,应该是行脚经过的江湖人。”

“老天!张均。”侍女从尸体的百宝囊中,取出所藏的路引惊呼:“洛阳人氏。这人,是关洛双雄的老大,铁胆天曹张均,侠义道中拳剑超绝的高手中的高手,怎么可能被人一剑贯入小腹的?除非这人的剑上劲道,比他的大三倍。”

“这条龙,真的很可怕!”一位女随从神色不安,“小姐,你可得特别小心了!”

“唔!我估错了这条龙的能耐。”月华仙子也有点心惊,“五个超强高手皆是一剑毙命的,地面足迹不多,交手极为短暂。看来,咱们的处境相当危险。”

“小姐打算将人送给他?”

“不!我宁可斗智不斗力,只要小心些,他奈何不了我的。”

右方枝叶摇摇,戴着头罩的柳思一闪而至。

“咦!你们是否太狠毒了?”柳思怒声道:“这些人不像是八表狂龙的人,你们怎么……”

“你们怎么乱入人罪?”月华仙子又羞又恼,穿妥衣裙她反而羞得无地自容,“我们刚到……”

“哦!这……”

“你仍跟在我们后面?”

“我跟踪那三个人,半途折回,不想浪费精神跟他们跑断腿。这些人……”

“我是循那条龙的足迹,由相反方向撤走的。到了这里才发现这五人的尸体。”月华仙子说。

“天杀的!一定是他们干的好事。”柳思愤然怒叫。

“应该是。”月华仙子苦笑,“能一照面便击中关洛双雄的要害,至少目前江湖道上,找不出几个如此可伯的高手。所以……”

“奇怪!如果是关洛双雄,西岳炼气士应该认识他们,双方是近邻,武功相当井水不犯河水。真要拼搏,一比一老道并不能稳占上风。老道既然知道他们的身分,就没有杀他们的理由呀!”

“那你去问那条龙呀!”

月华仙子居然调侃他,而且嫣然羞笑地白了他一眼,羞态中流露出娇媚,动人极了。

柳思一怔,感到脸一热。

“我不想多管闲事,我不是目击者。”柳思向后退,“不要往北走,巡缉营的大批人马,正往这一面追搜,光天化日之下脱身不易。”

“你为何跟踪我?”‘柳思已走了,去势如电火流光。

“这人到底是何来路?”侍女张口结舌,“他如果与我们为敌,小姐,你……”

“别说了,烦人!”月华仙子没来由地感到烦躁,“我会查出他的底细来的。他怎能乘人之危,如此羞辱我们?我是绝对饶不了他的。哼!”

想起赤身露体暴露在怪人眼前,她真恨不得砍怪人干百剑。’

“小姐,你怎么找他?”女侍直摇头,“藏在烂布袋里的头是圆是方。你看清了没有?”

“走吧!赶快脱出是非圈。”月华仙子不愿多说:“不然真的走不了,会被他们迫得上天无路。

鸿福者店中.只有芳兰玉女—个人留守,枯等着已出外打听老凶魔消息,一夜未返的柳思。

所有的人皆出动授捕小妖巫去了,近午时分还不见八表狂龙回来。

仰止山庄的人,这次不会随八表狂龙行动。

丢失了两个金刚,身为主人的东方姑娘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自顾不暇,那能再替八表狂龙奔忙?

五个人皆外出打听消息,不时到鸿福老店找芳兰玉女,等侯柳思返店供给线索,只有柳思这种蛇鼠型的三流混混,才能有门路查出正确的消息。

东方姑娘已经第三次入店,芳兰玉女在客厅接待她品茗。

“他没说过何时可以返店吗?”她忧心仲仲坐立不安。他意思是指柳思,而非八表狂龙:“孔大姐,他会不会一定了之?”

“东方姑娘。不要说外行话。”芳兰玉女明白她所说的他是谁,“眼线的工作十分辛苦而危险,情势瞬息万变极难掌握,哪能事先预定时间和行动?放心啦!他不会一走了之的,他是聪明人,知道巡缉营的势力有多大,绝难逃过换捕的天罗地网。哦!你们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“人地生疏。我们连一个地老鼠也接不上头.如何打听?”东方姑娘长叹一声:“老凶魔不可能在城里藏匿。在郊区查更有如在大海里捞针……”

脚步声从走廓传来,神态悠闲的柳思踏入客厅.一看到东方姑娘,脸上本来笑意盎然的表情瞬即消失,明白表示他对东方姑娘的仇恨难解。

八表狂龙不在,他不接受任何人的指使。

芳兰玉女是最同情他处境的人,可是爱莫能助。

这位玉女在八表狂龙面前,说话毫无份量,虽则武功与经验,甚至才貌,芳兰玉女都称得上超一流的人才,却没受到应有的重视和尊重。

这也许与玉女的绰号有关,玉女不可能向男人卖弄风情,才获得玉女的清新形象,一个荡妇绝不可能被尊称为玉女。

“柳兄,你似乎并没辛苦一夜呢!精神抖擞,是不是偷懒埋头大睡了一夜?”芳兰玉女含笑向他招呼,“东方姑娘在等你的消息呢!过来坐。”

“孔姑娘.你似乎并不担心贵主子的成败呢!”柳思在一旁坐下,脸上似笑非笑,“似乎龙大人还没有回来。告凶末卜,你居然毫不关心,反而关心我是否偷懒睡大头觉。”

“我用不着担心他的成败,他有半月时间对付那个小妖巫,早晚他会把绝剑狂客的女儿弄到手,一网打尽剑园的亲朋好友是早晚问的事。”芳兰玉女对八表狂龙有十足的信心,“柳兄,你何苦用不合作的态度自讨苦吃?洪荒狮不敢不听他的,黑虎更不敢不听,你再三激怒他,我真替你担心。”

“谢啦!我知道我在做什么。我希望他捉住了妖巫,弄到了绝剑狂客的女儿,黑虎的责任便可卸除,我也可以恢复自由了。”

“你摆脱不了的,那是妄想。”芳兰玉女苦笑,“最好不要和龙大人争执他决定了的事。哦!几个老凶魔的动静,可有线索?”

“这本来不是我的事。”他悻悻然地说。

“柳兄……”

“好吧!在人矮檐下,怎敢不低头?那条龙责成你监督,我认了,你是一个好姑娘,我不愿让你为难。昨晚几个老凶魔也跟去了,想在一旁浑水摸鱼。我在他们的藏匿处枯侯了一夜,迄今仍然不见任何人返回,我已经布下眼线,一有消息我会尽快告诉你。”

他瞥了坐立不安的东方姑娘一眼:

“老凶魔藏匿人质的地方,我已获得一些线索,等进一步证实之后,便可展开行动救人了。”

“柳……柳兄,我要知道人质是否安全。”东方姑娘不得不主动和他打交道,“我一定要知道。”

有求于人,口气仍然有强者的霸气。

“你认为我是神仙?或者是老凶魔们的姦细?”柳思冷冷一笑,“只有这两种人,才知道人质目下是否安全。我能找出囚禁处的蛛丝马迹,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。不要欺人太甚,你们不可能永远是欺善伯恶的强人。”

倏然而起,他愤然离去。

“柳兄……”芳兰玉女沉声叫。

“孔姑娘,希望你是唯一讲道理的人。”柳思在厅口转身,虎目炯炯不怒而咸,“我被你们逼迫、凌辱、驱策,自始至终,你是目击全部经过的人。我一直就在逆来顺受,因为我还受得了。一旦我认为不能再忍受……”

“你要造反?”芳兰玉女也对他的强硬态度起反感,口气不对了。

“你可以拭目以待。”

“你不要认为龙爷缺少不了你。”

“你何不去问问他?”

“巡缉营人才济济。”

“土鸡瓦狗也多。”柳思嘲弄地说。

“你……”

柳思冷笑一声,大踏步走了。

“可恶!”芳兰玉女在他身后大叫。

***

八表狂龙终于带着一群垂头丧气的人,气冲冲返回客店。

失踪了四个人,为何失踪原因不明,追逐妖巫人都走散了,没有人知道这四个人遭遇了甚么变故,反正人没有回来,下落成谜;抬回的尸体,却有二十五具之多。

而一个人也没捉到,但也证实了妖巫的人为数不少。

失败得好彻底,损失十分惨重。

柳思的消息十分正确,问题出在负责打击的人太过轻敌,估计错误,以致于大大失败,死伤惨重。

柳思被召至客厅,面对一群失败归来,惊怒难测、愤怒交集的高手名宿。

八表狂龙劈头就吼:

“你知道那些老凶魔也前往梁家松林浑水摸鱼,为何不火速返报?”

“咦!你是吃错葯了?”柳思不在乎这条狂龙暴跳如雷,站在堂下也大声叫嚷:“你要我查老凶魔的下落,夜间奔东跑北,我自己掏荷包收买蛇鼠的消息,直至破晓时分,才从一个目击众凶魔向西摸黑动身的小地棍口中,猜出他们的动向。你们已经在夜间动身走了,我哪来得及向你禀报?怪事,你怎么怪起我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