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十四章

作者:云中岳

八表狂龙与柳思两人相处的确令人诧异,像两头雄虎,在势力范围外缘的边界相遇,似乎不张牙舞爪示威一番,日子就难过似的。见了面,似乎暴风雨随时皆可光临。

“刚回来?”八表狂龙冷冷的神情颇具威严。

“忙了,早上,刚回来。”柳思也冷冷地回话。

“从何处回来的?”

“河对岸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昨天下午过河的。”

“对,盯上了要命阎王,反而被他蹑在身后行凶。我看,以后的活动愈来愈难了,一个已暴露身分的眼线,已失去活动的价值。”

“你休想偷懒。”八表狂龙语气凶狠,“你没查出几个老凶魔的藏匿处?”

“要命阎主反而盯在我身后,还能查吗?”柳思说得理直气壮,“误打误掩,反而查出小袄巫的踪迹。”

“你真的查出小妖巫的踪迹?”八表狂龙冷笑:“不是在梦里查到的?”

“一个高明的调查专家,不会靠做梦境中找线索踪迹。”柳思傲然一笑,“我,就是高明的调查专家。”

“昨天傍晚.咱们查出小妖巫的藏匿处,作了周详准备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急袭。”

“唔!似乎你们并没成功。”柳思摇头苦笑,“各方面与你们为敌的人.一而再用老把戏来愚弄你,你也一而再上当,真是呜呼哀哉。我想,你一定扑了空。”’

“扑空?你知道……”

“知道,因为昨晚小妖巫一群人,躲在河对岸的奇芳园,那是一处供应上等雏妓的艳窟。你在县城附近袭击她的藏匿处,能找得到人吗?一南一北相差二十里,中间隔了一条河,你要我相信我的消息不确吗?”

“你这混蛋得到消息,为何不赶快回来禀报?”八表狂龙愤怒地猛拍桌子,老毛病又犯了。

“我是一早才得到的消息,前往查证,妖巫们刚撤走,是乘船走的,我回来如何票报?有用吗?”柳思也跳起来大叫大嚷:“去你娘的!我不管你的事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你这小子不要放泼撒野。”西岳炼气士阻止他大叫大嚷:“你的消息十分正确。可惜获得太晚了些。昨晚咱们扑了个空。那家农舍布下了不少坑人的机关秘术。外面又来了九华剑园的一群人,咱们损失了六个巡缉营力士。你没追查她们的下落?”

“我已经请人查船只。”柳思在西岳炼气士面前,一直保持良好的合作态度,“我需要休息。人毕竟不是铁打的。午后我再出去找线索。我猜想她们并没打算远走高飞,狡猾地又躲到县城附近.等机会向你们要一万五千两银子,多少骗一些到手才会溜之大吉。”

“该死的!原来这些人都躲到河对岸去了。”

“对,小妖巫、要命阎王、白发郎君,至少昨天都在河对岸。你们找不到他们,他们也无法向你们袭击。似乎有意在短期间暂避风头,可能已经知道你们暗中抵达的高手太多。”柳思说完,出厅回房歇息。

“这混蛋可恶。”八表狂龙怒气未消,“他以为我少不了他,所以敢在我面前放肆,我……”

“算了,何必计较他的放肆?”西岳炼气土加以劝解:“事实证明咱们真少不了他,他的消息准确无比。昨晚凭咱们自己人的消息,结果小袄巫根本不在,故布疑阵把咱们戏弄得不亦乐乎,而且又损失了六个人。真要把他逼走了,不啻自断一条得力的臂膀。咱们也该休息养精蓄锐了,午后将有一场空前猛烈的大搏杀呢!”

***

人都在休息,突然从两间客房中,传出震耳的吼叫声,然后有人外出大叫大骂。

原来是南京巡缉营,赶来参与行动的几个力士头头,藏在腰袋的金叶子、银票、庄票、盐引……莫名其妙失了踪,如何去的?

谁也不知道,直至现在休歇期间,有一个人心血来潮加以检查,这才发现不见了。

—个人发现,其他的人也就跟着发觉失窃。

金叶子换成了铅块,银票盐引换成废纸。

不是失窃,而是高明的调包。

一阵好吵,谁也别想休息了。

八表狂龙认为必定是自己人所为,愤怒地下令所有的人逐一搜查。对那些本来名气就恶劣的人,搜索得最为彻底。

柳思和黑虎,以及死剩的随从,三个人的嫌疑最小,因为他们住在客院最差的房间内,与神气的巡缉营力士保持距离。

而且柳思一直就在外面奔忙,很少在客店逗留,不可能下手从这些高于名宿的贴身腰带中行窃调包。

腰袋是旦夕不离身的,怎么可能被调包?除非这些人睡死了,或者得了短暂的昏厥症。

柳思三个人,也受到彻底的搜查,当然毫无所获,他们的嫌疑本来就最小。

吵吵闹闹到了近午时分,柳思借口找线索离店走了。

***

走在闹哄哄的码头大街,柳思的神情有点潇洒。他觉得,这场与他无关的闹剧,应该让他自行发展或落幕了,他应该脱出剧外做一个旁观者,不必再扮演剧中人。

所有的剧中人,没有一个是值得他提拔一下的。巡缉营铲除势力范围内的江湖群雄,可以任意摧残辖区的百姓已成定局。四个盐运区内,没有人再敢干涉他们横行不法的勾当了。

其实,那不关他的事。各方面的人,虽则都不是好东西,但对他没有威胁,他又何必进一步介入?

本来,他对月华仙子甚有好感,这小袄巫敢向强权挑战,令他刮目相看。而且,小妖巫也的确是美得令人心动的小女人。

可是,小妖巫却将绑架的肉票,放在艳窟迫令为娟赚钱,未免太不讲道义。

想起来他就感到气愤填膺,甚至恶心,对小妖巫的好感一扫而空,美好形象破灭而产生愤恨,他真想掐住小妖巫的喉咙……

他十分失望,决定从此撒手不管了,让这些人互相残杀,早点了断吧!巡缉营即使因此而凶焰更为高涨,那也与他无关。

他已经发现有人跟踪,毫不介意。

出了北门,进入码头区,他便有计划地到了渡船码头,坐在候渡棚最外侧,悠闲地观看渡船往来。

身侧的棚凳有人落坐,但不是候渡的人。

“喂!你到底在弄什么玄虚?”发话的人是白发郎君,另一个是飞虎钟雄。

他扭头瞥了两人一眼,脸上神色漠然。

“你以为如何?”他冷冷地问。

“你真是徐州一家车行的小伙计?”

“我曾经在七猛兽手下做秘探。”

“他娘的!你是扮猪吃老虎的可怕人物。”白发郎君摇头苦笑,“你忍受我对你的煎迫,忍受巡缉营的混蛋驱策,表现得十足一个三流小混混,一个逆来顺受的可怜虫。但你的武功,至少比我强一倍。”

“呵呵!夸奖。”他笑了,这位风流郎君坦率得可爱。

“在徐州你从老凶魔手中,轻而易举救了我和星斗盟的杀手,这次又从要命阎王与小妖巫手中,一而再救了我。凭你的武功和机智,你实在没有忍受他们胁迫卖命的理由。柳兄,你到底有何图谋?”

“看热闹,看是否有利可图。”他泰然地说:“你这混蛋跟在我身后鬼鬼祟祟捡便宜,已经捞到巡缉营几条死鱼,希望了解巡缉营与仰止山庄的关系。以作图谋东方玉秀的打算。在八表狂龙目标不在你之前,你这两个家伙还不至于有危险,一旦他知道你弄死了他的人,你死定了。幸好你不曾进一步挑逗东方玉秀,所以八表狂龙不想为你的事分心,再拖下去,你定难逃他的毒手,赶快滚蛋,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我是很聪明的,我不会进一步招惹他,而且他知道我和老凶魔们有过节。不会妨碍他巡缉营的事。”白发郎君得意地说:“八表狂龙的雄心壮志是威震天下,对女色的爱好并不怎么强烈。而且他一点也不把我放在眼下,所以不在乎我騒扰仰止山庄的人,我的处境相当安全,除非你看我不顺眼对付我。”

“去你娘的!我又不和你争女人,为何看你不顺眼?”柳思笑骂:“毕竟你在徐州,出面替我打抱不平,所以在目下群雄争逐中,你是我最同情的人。不过,以后不会有好运道了,八表狂龙铲除各方英雄好汉之后,你就是他最后收拾的人了,赶快远走高飞吧2可不要为女人而把老命送掉。

“哈哈!你放一百颗心,那条狂龙言过其实,根本没有力量铲除各方群雄,他的人愈来愈少,九华剑园、老凶魔、小妖巫,三方面的人却愈来愈多。各方仇视巡缉营的人,也纷纷赶来浑水摸鱼,他自顾不暇,那有闲工夫对付一个没有威胁的人?”

“这是一厢情愿不知死活的想法。”柳思毫不客气地说:“等找你的人找到了你,你将是死人一个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看,那是谁?”柳思向对岸来的渡船一指,渡船正缓缓靠上码头。

“南京的巡缉营屠夫,无情剑颜士杰。”飞虎脱口低呼:“这混蛋凶狠残忍,咱们回避。”

两人悄然溜走,不想招惹凶狠残忍的无情剑。他们只敢偷袭巡缉营一些次要人物,真不敢计算名号响亮的一流高手,如果偷袭失败,后果相当可伯。

旅客纷纷上岸,无情剑经过候渡棚,一眼便看到棚侧安坐在棚旁阴影中的柳思,使冷然向他走近。

“你想过河踩探?”无情剑冷冷地问。

南京先后赶来听候差遣的人,都知道柳思是八表狂龙雇用的眼线,一个三流小混混,没有身分地位,所以都把他看成可以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小跑腿。

“有这个打算。”柳思也冷冷地说。

“你一点也不称职。”无情剑神色更为冷傲。

“怎么啦?”

“对岸已经没有可疑的人逗留,妖巫早就放弃了对岸的匿秘窟。”

“你彻底踩探过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龙主事派你们一些一流高手做眼线,我这种小人物是没有什么好混的了。”柳思的语气带有讽刺味,“高手出动,毕竟不同凡响,你能彻底踩探对岸的动静,在下委实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一般说来,二五十个地棍混混,一天半天想彻底踩探对岸的动静,不啻痴人说梦,而你一个人就办到了,真了不起。”

八表征龙并不笨、不想把打听踩探的事,完全寄放在柳思身上。自己有另一套侦查踩探的计划,所以每一次行动,并非全靠柳思所供给的消息而进行。

柳思心中雪亮,这条龙甚至派有高于,暗中盯他的梢,很可能是防备他逃走。

“你这小辈也许真能算人才,对踩探调查学有专精。”无情剑居然不计较他话中带刺,“咱们自己人所获得的消息,十之八九是不正确的,先后多次快速的行动,没有一次是成功的,而你的消息,却十之八九正确无误。小辈,我不信你再过河去,仍能查出什么线索,你在浪费光阴,龙主事在急切等你供给消息呢!”

“至少,今天你们不需要我供给消息。”柳思懒洋洋地说:尤其是有关小妖巫的消息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因为你们已经得到太多的消息了,龙主事已经有所决定。”柳思脸上有怪怪的笑意,“似乎你们所有的人都心中有数,不要妄图改变他已经决定了的事,免触霉头。连仰止山庄的东方姑娘,也影响不了他的决定。”

“唔!你似乎相当了解他。”

“差不多,但了解还不够彻底,所以并不能完全估料他的作法和心计,因此我就不敢轻举妄动一走了之。”

“该死的!你真打算溜之大吉?”

“当然,你以为我骨头生得贱,甘心情愿受你们欺压摆布吗?假使我下定决心离开,你们最好装聋作哑,让他找我,这是我和他的事。”

“那是咱们整个巡缉营的事,哼!”

“真不幸。”柳思站起整衣:“我不到对岸去浪费时间,走也!”

无情剑一把没能抓住他,颇感意外.绕过棚后急起直追,追上码头上了街。

“我不信你走得了。”追入一条小巷,无情剑已接近八尺内,得意地大叫。

小巷两端不见人踪。柳思突然闪在一处屋角止步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他突然邪笑着问,先前惊惶走避的畏惧神情一扫而空。

“小辈,你一定知道小妖巫的下落。”无情剑直逼近至伸手可及处,脸上有猫把老鼠逼在死角的狞笑,“你必须告诉我,我一定要把绝剑狂客的女儿弄到手。”

“为何?”柳思反问。

“我是南京方面,搜捕吴家余孽的主要执行人.可惜只铲除了一些吴家不重要的亲友。挫折感让我抬不起头来。目下要听从京都来的人指挥,实在不甘心。我如果能把人先一步弄到手……”

“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