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十五章

作者:云中岳

已经是三更将尽,城内的街巷罕见有人走动。

月华仙子奔近西门,折入一条小巷。不能再奔跑了,后面追的人已接近至二十步内,快要被迫上啦!再奔跑便会力尽倒地,任由对方宰割了。

小巷一折,左首是长长的院墙,可以看到高出墙头的树木,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的后园。

她无暇多想,不假思索地运足全力,向上一跃,双手搭上了丈二高的墙头,吃力地引体上升,滚入墙内去了。

八表狂龙身影,出现在小巷的弯道折向处,没看到滚过墙头的人影,势如奔马冲出三四十步。

小巷虽然暗沉沉,但目力佳的人仍可看清三十步外的景物。这一段小巷是直的,前面一无所见。

止步略一察看,心中一动,一长身登上院墙头,毫不迟疑往下跳。

***

这是一座占地甚广,房舍甚多的大宅,后花园有花有树,有亭有台,甚至建有供女眷玩耍的秋千架,与及美丽的花坛。

这地方易于藏匿,黑夜中搜寻一个人并非易事。

园的西南角,小荷池旁有一座半伸入池的小阁,雕花阁门,三面是大排宙,灯光外泄。阁上层四周有回廊,朱漆栏干,夏天坐在回廊上赏荷,必定赏心悦目。目下正是荷花盛开时节。幽香扑鼻。

楼上没有灯光。廊上却有人喝酒谈天。

四个人坐在楼板上,食物皆用荷叶盛放,折竹枝代箸,四个人轮流喝两个酒葫芦的酒。

三男一女,席地小酌兴高采烈,明眼人一看便知,他们不是大宅的人,食具欠缺,毫无大户人家的排场。

两个熟面孔:白发郎君与飞虎钟雄。另一位是年轻英俊的书生,青衫宽大显得文质彬彬,但腰间佩了剑,挂有百宝囊。

女的也相当年轻,隆胸细腰眉目如画.穿的是黛绿衫裙,小蛮腰也佩有剑,左胁下的百宝囊,绣了一只飞舞的凤凰,五彩斑斓,十分醒目。

“仰止山庄也许真的了不起,名头也够唬人,但在咱们这些四海浪人来说,仰止山庄算不了什么。”年轻书生大概已有了六七分酒意,傲岸的气概毕露,“既然一剑愁的女儿,主动向你老哥挑衅,咱们就有权抹黑仰止山庄的招牌,给东方庄主脸上抹锅灰。”

“他们既然人多,又勾搭上巡缉营的走狗,咱们为何不能召集朋友,和他们玩玩?”绿衣女郎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,表现得义形于色,“巡缉营的走狗油水足,他们鱼肉百姓,不择手段敛财,公然杀人放火灭门抄家,咱们正好从他们身上大捞一笔不义之财。东门兄,算我彩凤一份,加上青衫客展兄,偷偷摸打烂仗,咱们四个人怕过谁来?”

“四个人实力仍嫌单薄,不堪那条狂龙一击。”白发郎君摇头苦笑,“那走狗出道两载,据说打尽京都无敌手。打烂仗实不是易事,万一被堵死了,拼无力逃无路;那就死定了。”

“或许我们可以多找几个人,在走狗们身上发一笔财。”彩凤的口气,像一个贪心的骗棍,“听说南京巡缉营的走狗,干了三年以上的人,都是有数十万家当的富豪。咱们把他们的孽钱榨出做些好事,等于是替他们化孽消灾,也算是一场功德,一定有人襄助的。”

“不可能有几个人肯出面襄助。”青衫客摇头,“巡缉营势力庞大,各式各样的人才都有,三教九流都有他们的眼线,密探细作无孔不入,有几个江湖朋友,敢冒被他们无情搏杀的凶险?九华剑园名满天下,绝剑狂客交游广阔声誉极隆,潜势力比江湖仁义大爷尚义小筑更大些,树大招风,结果召来了毁灭性的打击。咱们这些江湖孤魂野鬼,谁有向巡缉营挑衅的胆气?老实说,—要我公然向巡缉营讨公道,我还真缺乏那分豪气。暗中搞鬼翻云覆雨,我当仁不让。”

“我已经传出口信。”白发郎君说:“可望有些朋友赶来襄助,敢与巡缉营作对的人并不少呢!”

“咱们没有能力打硬仗,偷偷摸摸来暗的何所惧哉?唔!下面有人……”飞虎钟雄一蹦而起,倚栏下望。

阁前的花台旁,果然有一个人影,正抬头上望,显然是被阁上的入声引来的人。

楼下有灯火,灯光自明窗透出,在朦胧的灯光映照下,面貌装束依稀可辨。

白发郎君也倚栏下望,看清人影大吃一惊。

“八表狂龙。”白发郎君脱口惊呼。

“原来是你们呀?”八表狂龙虽则浑身大汗,但精力正以奇快的速度复原,背着手抬头上望,已看出白发郎君四个人在吃喝小聚:“很好很好,可找到帮手了。你们下来,在下需要你们助一臂之力。”

白发郎君本来心虚,看八表狂龙的态度并无往昔粗暴,心中略宽,向同伴打出手式,领先跃落。

“姓龙的,你这家伙的态度,委实令人莫测高深,喜怒无常性情多变,你该恶狠狠地挥剑兴师问罪,却不动声色要咱们助你一臂之力,你是不是昏了头?”白发郎君心中虽怯,但说话却颇有豪气,四比一,怯念减少了许多。

“你给我闭嘴:“八表狂龙老毛病又犯了,听了逆耳的话就冒火,“你配在下恶狠狠地挥剑兴师问罪?”

“你……”白发郎君吓了一跳。

“你知道这期间,在下不派人毙你的用意吗?”

“你奈何不了我……”

“是吗?你未免太高估你自己了。”八表狂龙冷笑,“我容忍你在附近鬼鬼祟祟活动,理由是你对我毫无威胁。有你在,东方姑娘更需要倚赖我的支持。龙某不像你一样好色如命,但仍然对美丽而武功超绝的女人有兴趣,你根本不配和我争东方姑娘,我任何时候都可以把你挫骨扬灰。现在我需要你替我效力,不许拒绝。”

“你在说梦话,提这种狗屁要求。”白发郎君也冒火了,“我白发郎君敢和你争女人……”

“闭嘴!”八表狂龙沉此震耳:“你配和我争女人?少做清秋大梦。龙某的要求,是不容拒绝的。小妖巫受了伤,逃到此地躲起来了,你们四个人,帮我搜。”

“这家伙真狂得不保话了。”青衫客气往上冲,“幸好你没当上皇帝,不然天下的人都不用活了,去向你那些走狗属下摆威风吧!这里没有人会听你的。”

“拒绝在下要求的人,格杀勿论。”八表狂龙声色俱厉,十足的霸王面孔:“你是谁,你要拒绝?”

“我青衫客展鸿图在江湖称雄,你八表狂龙还不知在何处鬼混呢!你最好滚回京都称雄道霸,江湖朋友谁也没听说过你这号人物,巡缉营的走狗,还没有奴役江湖好汉的分量。”

“我再问你一声,你决定反抗巡缉营的要求了?”

“不错……”

“你死吧!”八表狂龙凶狠地说,左掌一伸,不徐不疾地虚空按出。

青衫客不甘示弱,马步一沉功行百脉,也一掌吐出,双方皆摆明了要以内力一搏。

一声闷爆,青衫客仰面飞退丈外,砰然摔倒再滑出八尺,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挣扎难起。

“你连一掌也没接下,但总算内功的火候不差,保住了心脉,没能一掌毙了你。”八表狂龙缓步接近,虎目中杀机怒涌,“但你必须死,以为反抗者戒。”

“去你娘的!打2”白发郎君怒吼,阻止对方进一步伤害青衫客,喝声出飞刀发,三把柳叶飞刀连珠飞射。

“米粒之珠,光华有限,哼!什么东西?”八表狂龙手一伸,连珠飞来的三把柳叶刀,如受看不见的大手所控制,连贯飞落掌心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人影急分,‘白发郎君向侧方飞退。

飞虎贴地飞扑,抓起刚挺身坐起的青衫客扛上肩,向不远的花坛如飞而遁。

彩凤飞跃登阁,从阁侧脱身。

八表狂龙哈哈狂笑,钉牢了白发郎君飞掠而上。

“你是我送给东方姑娘的礼物,哈哈哈……”狂笑声中,已到了白发郎君身后。

八表狂龙精力已复,轻功至少比白发郎君高明一倍,速度快两倍,任何方面,白发郎君皆差了一大截,同时起步,一冲即及。

白郎君三把飞刀落空,早已心胆惧寒,除了逃命别无他念,以背示敌在数难逃。他要钻入前面的花丛藏身,只差两丈左右。

噗一声响,右背琵琶骨挨了一记不轻不重的一掌,人加快向前扑,脚下大乱。

这一掌不轻不重,却令他右半身骨散肉松,幸好这一掌志不在要他的命,他是注定了要被人当礼物送。

砰然大震中,他扑倒向前滑,一头撞入花丛内,压倒了不少花枝。

狂笑声震耳,八表狂龙得意地俯身抓他的左脚肠,要将他拖离花丛,胫骨像被大铁钳扣牢了。

他无力反抗,本能地伸手乱抓,想抓住那脆弱的花草,避免被倒拖而出。

右手触及不是花草的物体,是一个蛰伏在花丛的人。

这瞬间,他突然感到左胫的手一松,—脚恢复自由,但痛楚仍在。同时,听到八表狂龙叫了一声,声音含糊,像是叫痛或呻吟。

他吃力地翻转身躯,挣扎着坐起。

他看到一个黑影,双手举起了八表狂龙,大喝一声,将八表狂龙掷出两丈外。

砰然一声大震,抛落的八表狂龙滚了两匝。

“王八蛋偷……袭……”八表狂龙愤怒地叫骂,虎跳而起。

“砰噗!砰噗噗……”恭候着的铁拳,速度快得不可思议,在八表狂龙身上加以无情痛击,八表狂龙成了在狂风中款摆的柳枝,左荡右摆双手绝望地急封乱架,挡不住骤雨似的大拳头。

叭哒!八表狂龙被击倒飞出丈外。

白发郎君惊呆了,忘了右后肩的痛楚,忘了站起来,忘了刚才伸手触或的人体。

痛揍八表狂龙的人,拳打脚踢毫无章法,但功臻化境的八表狂龙,竟然毫无躲闪或反击的机会,这怎么可能?一个武功超绝的高手,怎么可能任由一个材夫俗子狠狠地拳打脚踢?

八表狂龙的确没有机会躲闪或反击,刚被打倒,还来不及分辨东南西北,右肋右胯立即被踢了三脚,肋骨几乎被踢断。

“哎……唷……你是……谁……”八表狂龙厉叫,忍痛一蹦而起。

故事重演,大拳头无情地光临,暴雨似的急下,八表狂龙再次被击倒。

黑影站在一旁,抱肘屹立虎视耽既。

八表狂龙挣扎了老半天,这才摇摇晃晃站起来。

“你……你这混蛋偷……偷袭,可耻。”八表狂龙的嗓音走了样,可能口中有血流出:“我……我要知道你……你是谁……”

黑影不理睬他,举步到了花台旁,拔了一根栏杆,试手拂动了几次,大概认为趁手,大踏步满意地向八表狂龙走去。

用意很明显:要用栏杆揍人。

八表狂龙已痛得浑身发抖,气散功消手软脚软,怎敢再逞强?咬牙强忍痛楚,用尽余力撒腿狂奔,可不想再挨一顿毒打。

黑影丢了栏杆,到了惊呆了的白发郎君身侧。

“你可以走了。”黑影用怪怪的嗓音说:“日后你最好离开那条狂龙远一点,免得他把今晚受辱的仇恨;加在你的身上,你将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“援手之德,不敢或忘,可否将大名赐告?”白发郎君狼狈地爬起,行礼道谢中打量这个救命恩人。

青巾蒙了头脸,只露出一双眼睛,身上是青直掇,看不出任何特点。

“你再不走,狂龙将会很快把党羽带来,想走也走不了啦!快走!”黑影不耐地挥手赶人。

“请教……”

“少废话,掩去本来面目,会把名号告诉你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走不走?”黑影厉声问。

“好,我走,我走。”白发郎君吓了一跳,退了两步,“总之,我白发郎君东门信欠你一份情,希望日后有回报的机会,再见。”

“好走。”

***

黑影并没离去,八表狂龙也没将党羽带来。

藏身在花丛内的月华仙子,愈来愈感到恐惧。这个蒙面人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,站在不远处狠盯着她藏身的地方,如果八表狂龙带了人赶来,这个蒙面人能挡得住众多高手的攻击吗?挡不住必定撤走,走狗们势必在这附近彻底穷搜,她哪有机会脱身?

她接了八表狂龙以神卸剑的雷霆一击,震伤了气机,右膀也震得筋松骨软,气机伤内腑必损,目下她连站起来的力道也似乎消失了,一个普通村夫,也可以毫不费力把她打倒。

她不知道蒙面人是谁,更不可能知道蒙面人的底细。在江湖为了扬名立万,建立自己的声威地位,她敲诈高手名宿,勒索豪门大户,树了不少强敌,结了不少仇家。这个蒙面人。如果与强敌仇家有交情,会不会落井下石对付她?所以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五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