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十八章

作者:云中岳

八表狂龙召来柳思,柳思不配参与巡缉营任何聚会。

“你知道白发郎君六个小辈,是否与江西严家的人有往来?”八表狂龙向他问消息。

“没听说过,得进一步打听。”柳思正经八百地说,这次无意激怒这条吃了苦头的狂龙,“据我所知,他们都是邪道人物,但邪得颇有骨气,不会自贬身价,与祸国大姦的走狗攀交情。当然,得进一步调查。”

“好!你去进行。”八表狂龙相当满意他这次的态度,说话不再疾言厉色,“这个在咱们附近,神出鬼没活动的神秘人物,很可能是这个甚么冷面刀客,这混蛋受谁所指使,我要查出指使人来,很可能与江西的一龙一鹰有所牵连,你调查时要小心了。”

“我会小心的,我可不想把命玩掉呢!”

“你去吧!有消息速回禀报。”八表狂龙挥手赶人,“芳兰玉女陪你一起去,有些地方不宜男人前往,有她在,可以省掉你不少麻烦。”

不再另行派人在后跟踪,干脆让芳兰玉女和他一起活动。其实并非派人协助,骨子里却是防备他潜逃。这里与南京仅江之隔,人往有百余万人口的南京一躲,即使出动上万人手,也查不出一个有心藏匿的小人物。

柳思心中暗笑,并没表示异议。

***

芳兰玉女扮成一位少妇,荆钗布裙依然秀丽可人,与柳思并肩进城,郎才女貌相当出色;她用布卷裹了剑,以便应付意外。

其实光天化日在县城走动,动手亮兵刃打打杀杀的机会不多;在城外偏僻处走动,不带剑随时都可能出意外。

她对柳思甚有好感,她是有名的女强人,而柳思是一个小混混,身分、地位、名气、才华,相差太远了。

和柳思走在一起,她就成了司令人。

但她心中明白,在这里,她是—个人地生疏的陌生人。一个来自京都的外乡客。一个有名望的人,在陌生的地方打听消息,那是相当困难的事,远不如一个小混混管用。有名气的人,通常不会低声下气与城狐社鼠打交道,受不了小人物的白眼,小人物不见得知道她是老几。

“你打算如何进行?”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她真不知道该如何着手调查。

白发郎君六个人,在这里也是陌生人,怎能找地方的蛇鼠,打听六个陌生入的消息?

“有两个办法。”柳思一点也不担心,听口气便知胸有成竹。

“哪两个办法?”

“其一,直接用强制的手段,找他们盘问,直截了当用霸王手段逼取口供。八表狂龙上次就用这种手段,打伤了青衫客展鸿图。”

“我对付不了他们六个人。”她有自知之明,不敢吹牛夸口。

“其二,去找对他们有认识的人,或者对一龙一鹰有了解的人探口风,得花一些金银,有钱可使鬼推磨。虽说是软手段,但有时还得用武力做后盾。”

“到何处去找这种人?”她摇头苦笑,“江浦小地方,只有一些偷渡客或私枭出没,没有成名的人物往来,这种人只有到南京找。”

“我知道这里就有一个这种人。”柳思肯定地说。

“咦!你知道?你在这里也是陌生人……”

“我已经和本城一些蛇鼠接触,我是钻各种门路的专家。”

“我知道你很了不起,在临淮,你连小顽童也用上了,所以龙爷信任你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柳思大笑,“信任我这种无根无底的小混混,肯定会上当的。孔姑娘,你信任我吗?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要想骗一个人上当,首先便要获得他的信任;这是我这种混世者的手段,也是玩弄权谋的制胜妙策之一。”柳思毫无顾忌大放厥词:“古往今来,大至谋国,小至谋财,使用这种手段,几乎可以保证十之八九成功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你要骗龙爷上当?”她大感惊讶,听出弦外之音。

“有甚么不对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如果我不取得他的信任,他不老早就宰了我才怪。他不杀我,就上了当啦!”柳思说得理由充分,坦率直言显得毫无机心,“当然,他并不完全信任我,不时派一两个人跟踪盯稍,防范我溜之大吉。”

“有其必要,不是吗?”

“其实,如果我真要溜之大吉,你们奈何得了我吗?天下大得很呢!何处不可容身?我一个混世的小人物,没有追求名利的本钱,在何处不可谋生糊口?我问你,你有把握阻止我逃过江去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要命阎王在临淮河对岸码头逼我,结果我跳水馏之大吉。我如果往大江里跳,你敢跟着跳下去捉我吗?”

“我不会水性。”芳兰玉女坦然说:“但我知道,你不会走这条绝路,你很聪明,不做糊涂事。”

“聪明人顾虑太多,有时也会做出一些糊涂事。像你,孔姑娘,你也聪明,跟来监视我就是糊涂事。”

“这算是糊涂事?”

“是呀!”

“有理由吗?”

“你知道的,正邪魔巫四路人马,几乎全知道我是你们巡缉营的眼线探子,全都在找机会把我捉去拷问口供,跟着我的,几乎可以断言会遭池鱼之灾,凶险比我多十倍。我可以扮鼠辈窜逃,你能吗?为保有声威地位,你将毫无选择拔剑而斗,结果将不是你死,就是他们亡,别无他途。”

“唔!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的意思,是你最好向后转,不要跟着我往柱死城中闯,也许还来得及。”

“也许?”

“对,也许。这是说,你能全身退走的机会,正一步一步消失,往前多走一步,就多失去一分机会。说不定咱们进城的第一步,便有人盯在左右了,下一步可能从某个人手中,悄然飞出一把飞刀或毒葯镖,不偏不倚射中你的背心呢!”

芳兰玉女心中一虚,悚然扭头回顾。

真不妙,她看到扮成老村夫的混天一掌康廉,正点着问道竹杖,快步跟来了。

她哪能与混天一掌拼命?老家伙的混元大真力,用掌发出,可在一丈左右遥碎碎石。

“康老匹夫跟来了。”她心中一,嗓音也走了样。

“这老家伙冤魂不散,不断缠住我讨债,我得走,你呢?”柳思匆匆地说:“大街上他不敢行凶,溜走的机会也多,我……”

“你先脱身,我牵制他。”她总算有担当,愿意替柳思制造脱身的机会。

“还不急,你可以向东方姑娘求援。”柳思向前面一指,仰止山庄的东方姑娘,正带了一名金刚一名侍女,排众迎面急步接近。

她心中一宽,扭头狠盯着急步跟来的混天一掌。再转头一看,柳思已钻入街右的小巷口走了,

“他比鬼还要精。”她对柳思应变的机警快速大感佩服。

有东方姑娘三个人在,她心中大定。其实,即使没有东方姑娘在场,混天一掌也不敢大白天在大街上行凶,只能用偷袭挟持的手段计算她……目下她先一步发现了混天一掌,偷袭挟持的伎俩也用不上啦!

混天一掌冲她冷冷一笑,再向急步而来的东方姑娘瞪了一眼,扭头转身走了。

“这老鬼想撤野吗?”东方姑娘走近急问。

“可能。”她笑答:“你们也来城里走动?”

“希望能找到老凶魔的下落。”东方姑娘叹了一口气,“我得到消息,老凶魔们也来了。”

“要命阎王既然出现追逐柳不思,其他众老魔也一定来了,那些老魔睚眦必报,他们不会轻易罢手的。你们办你们的事,我要去追柳不思,再见。”

“哦!我也去。”

“东方小妹,不要再逼他,好吗?”她脸色一变,“他根本就没招惹你,你不觉得做得太过份吗?易地而处,你作何感想?杀掉他,又能替贵庄增加多少威望?”

“我只想从他的活动范围内,找出老凶魔们的藏匿处。”东方姑娘脸一阵红一阵白。“老凶魔已经注意他,定会在他身边出没。”“不错,要命阎王是不会放过他的。”芳兰玉女抢着说:卑所以,我奉命留意他的安全。所有的人都注意他了,他的处境愈来愈凶险。你如果也跟着他,必须有承担风险的准备。”

紧走两步,芳兰玉女消失在小巷内。

***

小巷尽头是一条小街,迎面是一座相当有格局,但已破败的大宅,前面的大院门广场竖有半根快朽了的旗杆夹架,破败的院门上方,有一块斑剥难辨的匾额,仔细些可以看出“进士第”三个字。

不知是哪一代,这座大宅出了一位进士,尔后很可能官运不亨通,如今成了破落户。

“就在这里面。”柳思指指大宅,“也许你听说过这个人分水神犀周大海。那是他十年以前的绰号,目下是借住这家‘进士第’的行商。”

“行商?”芳兰玉女冷笑,“分水神犀是鄱阳湖十大水寇之一,与鄱阳王分庭抗礼的著名巨寇……”

“那已经是十年以前的事了,鄱阳王吞并了他那一股水寇。”柳思表现出他对江湖情势的丰富知识:“江边有一群私枭,是他目下所有的权势资本,任何货物都偷运,就是不走私白土(盐),所以巡缉营忽略了这个人,只知道他是小私枭周十二。”’

那时,以排行为名相当普遍。周十二,表示他排行十二,把大海的本名,彻底埋葬掉,好汉不提当年勇,年过花甲,还有什么勇可言?能过一天好日子就算一天。

“难怪他了解一龙一鹰。”芳兰玉女恍然。

“他在鄱阳还有一些朋友,与江西袁州严家走得很近。你打算随我进去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他身边还有几个人,都是行径怪异,深藏不露,令人莫测高深的怪物。”柳思进一步解释:“如果他们翻脸,相当凶险。”

“我不打算来硬的,反正你可以作主。”芳兰玉女表明不干涉他的行事。

“好吧!办任何事都有凶险,咱们就付之天命吧!”柳思的口气,像一个宿命论者,“真要闹翻了,你最好脱身第一,不要逞强和他们动武,我做买卖的宗旨是:生意不成仁义在。”

“好像里面没有人。”

“江两岸已受到巡缉营封锁,你应该知道呀?他的人为了避嫌,躲在家里暂避风头,所以人一定在,我已从狐鼠得到正确的消息。”柳思一面说,一面推开虚掩的大院门,“他们很少白天进出,邻屋都弄不清屋里到底住了些甚么人。”

他俩进去后,门外跟采了东方姑娘三个人。

姑娘一打手势,绕右侧逾墙而入。

***

柳思随手掩上院门,略为察看杂草丛生的前庭,.再回头观看只剽单闩的斑剥院门,剑眉攒得紧紧地。

“你看甚么?”芳兰玉女讶然问。

“像这种古老破败的房舍,院门虚掩,你不觉得可疑吗?何况隐身在这里的人是……”柳思突然打出噤声的手势,语音中断。

芳兰玉女警觉地掠出二丈,到了垂花门旁。

柳思立即贴墙闪入,迅即鱼跃出两丈,双手一沾地,身躯急转两匝,斜跳而起。

连续捞射的七枚暗器全部落空,每一枚皆几乎贴身而过,危机间不容发,全部射中他的虚影。

芳兰玉女在门外大吃一惊,柳思躲避暗器的身法险象横生,却有惊无险,快速俐落不带火气,美妙十足,像轻灵地在暗器群中舞蹈,配合暗器的射向舞动,似乎是事先排演过的,不会出任何差错。

她总算明白了,柳思的武功,决不是她所知道的三流混混,也决不是她这种一流江湖女霸所能对付得了的可怕高手。

她到了另一面,身形一定,剑已在手。

对方不问情由,便用七枚暗器追魂夺命,在惊骇中,激起她的无名孽火。

大院子有角,两个相貌狰狞的大汉,因暗器失手而失色,一刀一剑忘了向柳思冲去。一声娇叱,她挥剑猛扑而上。

“住手!孔姑娘。”柳思急叫:“不能怪他们下毒手,有人来过了。”

她斜掠丈外,刹住冲势。

洞开的大厅门,踱出一个雄壮的花甲老人,背着手降阶而下,站在阶下用凌厉的目光狠盯着来客。

“你们是另一路的登门暴客?”花甲老人声色俱厉,“是福,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看来,不管老夫怎么躲,也躲不掉江湖的恩怨是非。”

花甲者人又大又尖的鼻子,真像犀牛的角。在鄱阳湖做水寇,水性一定非常高明,加上外貌似犀,分水神犀的绰号极为贴切。

“你并没诚心脱离江湖,十年来你仍然吃的是江湖饭,既然无意躲,又怎能躲脱江湖的恩怨是非?”柳思笑吟砷毫无惧容,面对往昔凶名昭著的水寇谈笑自若,“一入江湖出更难,江湖恩怨危难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