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二十章

作者:云中岳

高升老店门面广,三家门面再加上两边的车轿场、厩房,规模甚大,门前的广场活动范围大,斗殴时尽可任意施展。

两个人在广场上等侯柳思,等侯他膳罢归来。

店伙和一些旅客,在四周避得远远地惶然旁观,似乎已经知道将有事故发生,这一男一女的剑已说明一切,即将有流血五步的惨事,替客店带来灾难。

柳思红光满面,已有了五七分酒意,背着手迈着方步,笑吟吟地踏入广场,走向并肩而立、惊疑不定、神情冷森的一双男女。

相处这段时日里,这两人对他还算友好的,芳兰玉女甚至一再表示同情;不时替他在八表狂龙面前辩护缓颊。在所有的走狗中。两人也是他最接近的人;

现在,朋友已经成了仇敌。

“你一定要回去。”箕水豹脸色十分难看,语气冷森,“龙爷已表示既往不究,你和黑虎仍是咱们雇佣的人。”

“柳兄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芳兰玉女也冷冷地说,”跟我们回去,不可自误。”

“你们知道分水神犀几个人,已经试图用武力说服我吗?”柳思一手背着,一手折扇轻摇,笑容依旧,“他们已经走了,放弃说服啦!”

“不知道,分水神犀不是咱们的人。”箕水豹脸色一变,心中更为吃惊。

分水神犀是江西严家黑龙帮的人,真才实学比他两人高明多多,分水神犀显然说服失败,他两人怎敢奢言将柳思逼回去。

“你们最好也走,我不再听你们的了。”柳思确也相信两人不知道分水神犀的事,两人是直接从城外来的,“曹兄,你打算强迫我回去吗?”

“必要时……”

“必要时拔你的分水钩,死活不论,是吗?”

“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“我知道,八表狂龙的性格我已经摸清了。曹老兄,你和芳兰玉女为人不怎么坏,我在想……”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想该如何设法帮助你们。”

“帮助我们?”

“对呀!帮助你们如何摆脱他们的控制。你们跟着他,早晚会送命的,早离开他们一天,你们就早一天获得安全

‘少废话,你愿意跟咱们回去吗?”箕水豹打断他的话:“走吧!不要逼我杀你。”

“哈哈!恐怕你得拔钩杀我了,因为我不可能跟你回去做八表狂龙的出气筒。那混蛋似乎生下来就跟我有仇,他一看到我就生气,我见到他就冒火。呵呵!你们回去告诉他,叫他自爱些,不要让我抽他的龙筋。哈哈哈……”

箕水豹抓住他半醉中大笑的机会,闪电似的扑上了,右手招发云龙现爪,切入兜胸便抓。

柳思背着的左手一伸,托住了箕水豹的巨爪,十个指头扣牢了,像两只大铁钳咬实。

噗一声响,折扇点在箕水豹的丹田穴上。

“吨……哎……”箕水豹屈身向前扑,却又无法扑倒,右手被柳思扣牢向上提,像被吊起来的猿猴,浑身软绵绵失去活动力,痛得脸色发青。

芳兰玉女心理早有准备,知道柳思身怀惊世绝学,但箕水豹被制事出仓促,她吃惊之下本能地冲上抢救,忘了该对柳思小心提防。

砰一声响,柳思将箕水豹猝然摔出,凶猛地与芳兰玉女撞个满怀,同时按倒。

“也破你的内功。”柳思毫不客气在她的小腹踢了一脚,“你们已经是最平凡的人,舞不动剑和钩,必须告别江湖,过平平凡凡的日子了,永远摆脱巡缉营的羁绊,不能靠武功混口食啦!珍重再见,两位。”

“你……你杀了我吧……”箕水豹躺在地上,如丧考妣般大哭大叫,拍打着地面表示痛心疾首。

“所有的人都瞎了眼。”芳兰玉女狼狈地爬起,惨然叹息:“他就是那个神秘的人,把所有的人都玩弄在掌心中。罢了,我真该过平平凡凡的日子了。”

***

两人垂头丧气,走上北行至浦子口大道。

刚出城门,后面两个人飞步迫近身后。

“站住!你们的路是不是走错了?”迫近的人沉喝,是飞熊熊伯权。

另一人是毒王蜂胡姣。两人都是西岳炼气士的人,身分并不比箕水豹、芳兰玉女高。

“我们的路没走错。”箕水豹转身,脸上痛苦的表情比哭还要难看,“我们要到浦子口过江。”

“咦!你们……”

“我们去找回柳不思,结果……”

“结果怎样?”

“我和孔姑娘被他毁了气海,内功毁了。”箕水豹真有慾哭无泪的感觉。

“什么?可能吗?”飞熊大吃一惊。

“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。”芳兰玉女说,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:“就因为谁都认为柳不思不敢反抗,都认为他只是一个可欺负的三流混混,一旦我和曹兄被他所毁,大家都认为不可能;结果,我和曹兄已成为废人了。”

“请代为禀告龙爷。”箕水豹痛苦地说:“咱们劝说柳不思,失败,内功被毁已成废人,舞不动刀剑,不可能再替巡缉营效犬马之劳了。无脸见江东,恕我们不辞而别。”

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毒王蜂将信将疑。

芳兰玉女将经过一一说了,她不是输不起的人。

“两位要阻止我们吗?”箕水豹接着说:“日后你们与柳不思,势将成为死仇大敌。两位于万不可大意,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可怕神秘人物,可不要像我和孔姑娘一样,上了当吃了亏后悔无及。”

“你们走吧!”飞熊眼中有怜悯的神情,成了废人怎不令人怜悯?不再拦阻他俩不辞而别,“我会请人查证柳不思的来历,看到底这人如此愚弄我们有何用意。”

“两位珍重,后会有期。”箕水豹不再多说,偕芳兰玉女奔向浦子口。

“你相信他两人的话?”毒王蜂目送两人的背影去远,向飞熊问。

“有不相信的理由吗?”飞熊反问。

“将信将疑。”

“你最好是相信。”飞熊说:“姓柳的如果真是三流混混,早就躲起来了,目下居然人模人样神气地在城中落店。换了你,你敢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咱们真的要小心,以免吃亏守上当。”

“是真是假,不久自知。”毒玉蜂仍然存疑,“也许他两人为了别的事,故意危言耸听呢!龙主事不会置之不理,很快会带人捉他的。”

“但愿咱们不上当吃亏。”飞熊脸上有不安的神色,“姓柳的如果是能屈能伸的怪人,这种人性情难测,极难对伏,我真不希望与这种人打交道。走吧!咱们也到高升老店看看风色。”

“你想把柳不思捉回去?”

“我飞熊有点笨,但并不蠢。”飞熊冷笑,“就算能捉住一个三流混混,对我的声誉名头有何帮助?捉不到,咱们的脸往哪儿放?”

飞熊的确不蠢,捉一个二流混混不但不能增加威望,反而有损声誉,捉不到铁定会丢人现眼。

***

其实飞熊真的很蠢,他应该知道身不由己。八表狂龙是主事人,早晚一定会差遣他去面对柳思的,决不会因为他知道柳思的秘密而有什么保障。他如果不蠢,应该跟着箕水豹和芳兰玉女溜之大吉,也来个不辞而别。

果然不错,出城返回风凰山途中,便碰上了丧门恶熬,带了断魂刀客与粟面人屠几个人,气冲冲进城,立即命他和毒王蜂跟着一起走。

“郭老兄,是怎么一回事?”他讶然问。

丧门恶煞是狗官的得力贴身保留,地位比他高,可以直接指挥南京巡缉营的人,他和毒王蜂当然得听从丧门恶煞的指挥。

“人手不够。”丧门恶煞匆匆地说:“临时派不出人手,你们正好凑上一脚。”

“要进城干什么?咱们刚打听消息返回……”

“去捉柳不思。”‘丧门恶煞说得简单扼要。

“去捉他?”飞熊心中一跳,暗暗叫苦。

“对,去捉他。严家的人去捉他,分水神犀失败了。龙主事气冲斗牛,本来要亲自出马的,但有许多消息需要处理未克分身,身边人手又少,所以派我带一些人前往,指定要活的。走啦!别让那小狗溜了。”

“他不会溜。”飞熊泄气地说,乖乖地和毒王蜂跟在后面走:“你知道他在何处吗?”

“箕水豹已先派人返报,说那小狗住在高升老店。也许,箕水豹已经捉住他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毒王蜂冷笑:

“从前,箕水豹的确可以控制七猛兽几个人,可以任意把柳不思打个半死,难怪龙主事会先派他去捉柳不思,真是派对人了。现在居然劳动你亲自带了这许多人前往,难道早就知道箕水豹捉不住柳不思吗?”

加上飞熊和毒王蜂;共有六个人了。

“少废话了,咱们只知道听命行事。”丧门恶煞显得不耐烦,脚下一紧。

飞熊向毒王蜂打眼色,毒王蜂只能摇摇头苦笑。

***

柳不思住在二进院的上房,在大院子里的大树下,坐在歇凉排凳上,在和一个中年旅客聊天。客途寂寞,找同店旅客交朋友是正常的事,天南地北聊一些旅途见闻,可以打发旅途的寂寞。

六个凶神恶煞抢入院子,那位中年旅客居然不惶恐走避,反而沉静地向柳思笑笑,安坐不动,毫不慌张。

柳思也不慌张,大马金刀地安坐不动,折扇轻摇,脸上有狡黠的邪笑,盯着大踏步接近、狞恶脸盘极为吓人的丧门恶煞,虎目中冷电一闪即逝。

丧门恶煞站在两丈外,目光凶狠,脸色狞猛,狠瞪了柳思一眼,冷哼一声、举手一挥。

断魂刀客和枭面人屠大踏步上前,直通至八尺内。

两人都用刀,但不需使用刀,对付一个一直就被虐待的小跑腿,哪用得着刀?

丧门恶煞的身分地位很高,不屑与一个跑腿的三流混说说话,所要做的事是立即捉了就走.不需浪费口舌自贬身价。带了五个人来,并非带人来搏斗的,而是防备柳思逃走。

柳思在八表狂龙的歇息处,能安全地脱身,表示逃走的能力和技巧十分高明,所以丧门恶煞多带一些人来,志在必得。

其他三人左右一分,堵住了两侧。

飞熊和毒王蜂在左,心中在祈祷,希望柳思不要从这面逃走,以免遭殃。

柳思镇定的神情,已经让这两个高手心中雪亮,箕水豹和芳兰玉女出了意外,显然不是危言耸听,而是确有其事了。

“我要把你先打个半死,再拖死狗似的把你拖回去。”枭面人屠恶狠狠地说,夜枭似的脸形十分吓人,似乎除了一双凶光暴射的怪眼之外,勾鼻尖嘴圆脸,已经没有几分人形。

柳思仍在邪笑,若无其事地收拢折扇,慢吞吞整衣而走,人模人样真像一位大爷。

他认识八表狂龙所有的爪牙,所有的爪牙也认识他。有些爪牙与他有过接触,但大半爪牙平时皆不屑和他打交道。枭面人屠是个凶狠冷酷的杀手,平时高高在上,连正眼也不看他一下。

“你为何不动手?”柳思理妥腰带,将扇塞入腰带邪笑着说:“不要光说不练呀!”

枭面人屠哼了一声,猛地爪出如电,五指如钩爪领口,手一动爪便沾体了。

爪刚要抓落,噗一声印堂挨了一掌背。柳思反击之快,令人目力难及,反掌拂出先一刹那拂中枭面人屠的印堂要害,印堂下陷鼻梁也断裂内陷。

“哎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枭面人屠惨叫,踉跄倒退,以手掩住上半部面孔,鲜血从掌下流注。

“你已经是半死人一个。”柳思笑吟吟地说:“就算有再生的华陀替你医治,也不可能医好你已经破裂突出的双眼。你已经不能再做屠夫;永远不可能用刽刀了。”

断魂刀客大骇,本能地迅速拔刀。

柳思的身影一闪,似乎出现了两个虚影。

“你也玩不成刀了!”柳思说,一掌按在对方的右肩。

“哎……”断魂刀客厉叫,也踉跄急退。

右肩下坍,肩骨碎裂下陷,右臂软绵锦地下垂,并没把刀拔出。肩骨重创,胸骨也必定受到波及,右肺也可能受了伤,厉叫声完全走了样。

柳思不笑了,不怒而威。

“我说过,我要以牙还牙。我要把你们一个个整得半死不活,免得你们再残民以逞。”他向丧门恶煞招手,“你来,我要你一双杀人的手,你可以拔剑,我等你拔剑上。”

丧门恶煞目定口呆,掠骇莫名。

飞熊和毒王蜂打一冷战,这才知道箕水豹和芳兰玉女是如何幸运了。

毁去内功损了气机,总比瞎了眼断了手幸运些。

另一个堵在右面的人,如见鬼魅般向后退。

枭面人屠和断魂刀客,都是江湖上令人胆寒的黑道杀星,武功超绝杀人如屠狗的高手,竟然一照面便莫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