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二三章

作者:云中岳

快刀并不知道柳思是从何处走的,他伯月华仙子跟在他后面,因此诱使小妖巫向北走,他要南奔返回江东门报信。有一个劲敌暗中跟在后面,提心吊胆滋味不好受。

他必须把信息传出,要其他的人小心提防,不能再零零星星派人捉柳不思,必须集中全力一举将柳不思击毙,以免枉送一些同伴的性命。

八表狂龙一直就要求所有的人,查黑面人冷面刀客的底细,更逼柳不思去向白发郎君调查这个人,没料到这人竟然是柳不思,这笑话闹大了。

他有毛骨悚然的感觉,这个原来是三流小混混的柳不思,为何甘受侮辱潜伏在他们身边,到底有何用意?

他不再多想,提心吊胆向回路急奔。

有好几十里好赶,他必须支持下去。

仅奔出三里地,前面路右的一座小茅亭,原来在亭内歇息的两个人,突然长身而起,身形一闪便到了路中,迎面拦住去路。

他想退,已经来不及了,只要一转身,对方必定一追即及。

如果不是精力未复,他并不怕这两个人,至少这两个人还奈何不了他,但现在……一咬牙,他拔刀出鞘。

他当然认识这两个人,巡缉营这次制造借口大兴干戈,就是为了除去这两个人,与代表这两个人的权威和力量。

九华剑园的主人,绝剑狂客吴世权,和少主人吴志贤,这父子俩终于一同出现了。

绝剑狂客还有一个儿子,次子吴志勇,是最活跃的一个年轻人,以往曾出现了好几次,巡缉营人手不足,一直就控制不住剑园的主要人物。

“咦!你的宝刀呢?”绝剑狂客冷冷地说:“吴某拥有三把宝剑,正打算宝剑对宝刀呢!”

“在下的宝刀被……不在了。”快刀单刀徐举,“你不会因为在下没有宝刀,就不理会在下吧?”

“不,就算你赤手空拳,吴某同样会宰了你。”绝剑狂客咬牙说:“吴某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,我所有的朋友也没有意思招惹你们巡缉营的走狗,你们却制造事端,毁了在下的家,屠杀了在下不少朋友,吴某恨比天高,只有血才能冲淡这深仇大恨。唯一可做的事,就是不是吴某的亲友死光,就是你们巡缉营毁灭,别无他途。阁下,你有生死一决的勇气吗?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们与你们最大不同的地方,是公平了断的看法不同。你们以身在公门,任何规矩都不必遵守。”

“咱们本来就是身在公门……”

“去你娘的身在公门。”绝剑狂客破口大骂:“巡缉营只是鄢狗官私人豢养的残民敛财走狗,鄢狗官不在位便会树倒猢狲散。你他娘的在巡缉营任力士,手下有三四十名巡丁,我问你,你们的粮饷,是不是朝廷所发的?去你娘的混蛋!你们根本没有粮饷,鄢狗官只从你们率兽食人的所渭缉获的私盐中,拔出一点点脏款作为奖金而已。你他娘的算什么公人?你侮辱了公人两字,狗东西!”

陆柄总督锦衣卫,他自己私养一个铁血锄姦团;严嵩姦贼父子窃国,私养一个黑龙帮一个黑鹰会;鄢懋卿御史兼任总理四区盐政,养了人数最多的四地区巡缉营。

这些私人豢养的爪牙,经费都是自掏腰包的。人在政在,人亡政亡;这些权臣一旦垮台不在位,所私养的爪牙也就树倒猢狲散,各自奔前程。

巡缉营最为可恶,鄢狗官根本不给经费,要他们从所缉获的私盐中。拨出一点点钱作奖金,所以巡缉营是不发粮饷的,以奖金替代。因此一些偏远地区,所缉获的私盐少得可怜,奖金也随之而减少,不但养不活家小,甚至本身也衣食无着,如果不为非作歹,早就饿死了。

结果,巡缉营的人就利用特权,不但包庇走私,自己也直接从盐区以各种名目将盐运出,成了合法的大私枭,更抢劫正当盐商,查缉私盐反而成了副业。

其至不但自己经营盐运,也包庇各种逃税私货。力士级以上的人,几乎全成了大富豪,偏远地区的巡丁,却苦得要死,只好与地方的蛇鼠,打起巡缉营的特权旗号为非作歹,上下其手。

朝廷不是不知道其中弊端,只是装聋作哑不加问闻,各地受害官吏与朝中大臣,交相参劾,奏章如雪片飞呈,但皇帝老爷一概不予置理,一概“留中”了事。留中者,意思是搁在里面,也就是束之高阁的意思。

鄢狗官总理四区盐政,四年来,每年替皇帝增加百万两以上的盐税收入,皇帝怎肯放弃?没将那些参奏的大臣打下地狱,嘉靖皇帝已经够仁慈了。

“你少给我胡说八道。”快刀横定了心,不再示弱。

“不管怎么说,咱们都是替朝廷执法的人,咱们有没有粮响不关你的事,你被抄家咎由自取,与咱们为敌,就是不法暴民。你那些江湖规矩武林道义,只能在你们不法暴民间叫叫嚷嚷……”

“你这往昔的黑道凶枭,从不法暴民加入巡缉营,摇身一变就以执法者嘴脸耀武杨威,以合法掩护非法,就算把你捧上龙座,你仍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匪徒。我知道计算我吴家的主谋中,主事人是无情剑,一定算你一份。我要口供,但我仍然以公平的手段擒你,至于拷问口供的手段,是否公平概不保证。”

“姓吴的,你不要枉费心机取口供。”快刀拍拍胸膛,“不错,算我一份。我可以明白告诉你,铲除你们九华剑园吴家,是咱们全体巡缉营的公意,每个人都有份。你绝剑狂客明里不与咱们作对,暗中连络各门各道的牛鬼蛇神,再三暗中抢劫咱们营本部的运盐船,偷偷摸摸暗杀咱们的弟兄,断咱们的财路,你以为瞒得了人?”

“哼!你想血口喷人?”

“是吗?飞天豹子就纠合黑道歹徒,执行谋杀、抢劫各地分司财物的司令人。闹海饺钱四海,是领导大江水贼,劫掠运盐船的执行人。去年一年中,他先后劫去本营十七艘盐船,共损失精盐捌仟五佰余引,那都是咱们南京营本部几个人的,损失惨重。只杀掉你们一些不重要混混,抵偿不了咱们的损失,必须把你们杀绝斩光,才能永保没有后患。咱们已有另一步计划,彻底扫清这条江水,你何不明时势远走高飞?走了水不要再回来妄图重建山门。你们走,我一定说服其他弟兄,放你们一条生路,你答不答应?”

一声怪笑,亭对面的树林中,蹬出五个人,领先的人是摄魂骷髅,不再戴皮面具,露出吓人骷髅型面孔,像大白天出现的鬼物。

“姓吴的答应,老夫却不答应。”摄魂骷髅的话充满凶兆,“丢开老夫三个门人死伤殆尽的仇恨,放眼日后的情势,你扫清了这条江水,日后老夫岂不永远不敢踏入大江两岸?快刀。你休想逞口舌之能,妄想姓吴的上当放了你,他放老夫不放,你是我的。”

老凶魔是这次事故损失最惨重的人,几乎全军覆没,恨比天高,绝不轻易放手,他本来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伯,眶毗必报的凶魔。

现在,他的朋友也愈来愈多了,都是些魔道中凶名昭彰的可怕人物,可知他复仇的念头是如何强烈了。

四个同伴中,没有要命阎王和地府魁星,可知必定是新加入的朋友,活动更为积极了。

老凶魔得到柳思不过问的承诺.胆气壮了许多,投桃报李,他也在暗中帮助柳思。柳思正式与八表狂龙翻脸,老凶魔是最兴奋的一个。

快刀心胆俱寒,知道完了。

这家伙并不怎么害怕绝剑狂客父子,毕竟吴家是侠义道英雄,绝剑狂客声称给他公平的机会,他还有一拼的勇气。

而如果老凶魔插手,哪有公平可言?在身分与声望上,老凶魔就比他高出甚多,任何一个凶魔出面对付他,绝不会给他公平的机会。

摄魂骷髅首先就往绝剑狂客父子身边靠,阻挡绝剑狂客父子的意图显而易见。

“老吴,你就别管啦!”摄魂骷髅是凶魔,与绝剑狂客本来就是天生的对头,虽则双方并无过节,说起话来讽刺味隐约可见,“你根本不需向这些杂种要口供,你的确犯了他们的忌。你的存在,就算你不曾参与任何与巡缉营作对的事,他们也认定你难脱干连,势必除之而后快,简单明了,还有什么好问的?你到一边凉快去好不好?让咱们办事,把这家伙弄成一堆零碎,让那个什么八表狂龙找咱们玩命。你请吧!没你的事。”

“口供可以了解情势……”绝剑狂客仍想要口供。

“你算了吧!知道情势又能怎样?咱们不配打硬仗,只能等机会捞几条小鱼,捞一条算一条。柳不思那小子很鬼,他不想和巡缉营结怨,装疯扮傻有乌龟肚量,不计较八表狂龙对他所加的侮辱。但这小子很讲义气,大事认真小事糊涂。八表狂龙宰了白发郎君所有的朋友,而他把白发郎君看成知交,这次他冒火了,打上门去啦:他替咱们造成捞鱼的机会,咱们落得隔岸观火,让他出来扛大旗,咱们只要在旁摇小旗呐喊就够啦,难道你想集中人手全力一击?算了吧!划得来吗?咱们失败得已经够惨了,以往如果没有柳小子暗中周全,咱早就进了枉死城啦!你如果不走开,恐怕有些不便呢!请啦!回去准备吧:“

一抬手,下逐客令。怪的是绝剑狂客一点也不狂,淡淡一笑,向儿子暗打手式。

“儿子,咱们真该早作准备。”绝剑狂客拍拍儿子的肩膀。“这次闻风赶来打听消息,好在已经捞到二条小鱼,这条小鱼就让给这些捞鱼老渔夫算了,走!”

说走就走,父子俩竟用轻功撤走,一跃三丈,向南如飞而去。

快刀猛地一记鱼龙反跃,远出两文左右,身形翻转脚一沾地,倏然侧射两丈,脱离的身法超尘拔俗,轻功的技巧令人大叹观止。

他快,还有比他更快的,摄魂骷髅一声长笑,身形倏动有如鬼魅幻形,奇准地截住了他的侧射方向,双方同时脚落实地。

“你是我的。”摄魂骷髅食中两指并出。老凶魔的指功委实惊世骇俗,威力可及丈五六。两人相对而立,相距不足八尺,猝然用指功攻击,手一伸更拉近了三尺,一击即中。

快刀急于脱身,用尽了剩余的精力,爆发出竭泽而渔的力量,侧射之后已精力将竭,即使知道老凶魔出手,也无力闪避了。

呃了一声,胸口七坎大穴成了一个血洞,深入寸余,穴道不但毁了,成了严重的创伤。

“老夫保证你快活。”摄魂骷髅狞笑,一脚将人踢翻,再揪住发结将人拖了便走。

信息未能传到八表狂龙耳中,巡缉营的人,仍然不知道柳思是黑面人冷面刀客,更由于两人打了就跑明显示弱,也就忽略了他。

假使八表狂龙知道柳思就是冷面刀客;很可能集中全力行雷霆一击,局面可能改观。错失了良机。

***

柳思突然开始向巡缉营挑战,虽然说汀了就跑,仍然闹得满城风雨,给予心中有数的人无限鼓舞,各路人马兴奋之余、群起而攻、也群起效尤,四出騒扰大杀落单的走狗,情势突然紧张起来了。

各路人马都进了南京城,八表狂龙开始不安了,阻止渡江在外歼敌的计划失败,敌人现在打到家门口来啦!局势难以控制啦!怎能心安?

柳思也加入反抗进而反击,更是火—卜添油,八表狂龙愤怒得暴跳如雷,立即抽调几个高手,责成他们克期缉捕柳思,死活不论。

这一来,捕杀其他各路人马的实力,也就减弱了许多,九华剑园群雄,已感觉出压力减轻了,活动更为积极。

皇城以外京城以内,尤其是聚宝门一带南城地段,是南都最繁荣的商业区,声色犬马的销金窟,牛鬼蛇神的聚会所,三教九流人物的集合场,英雄豪杰与匪徒恶棍的竞技处,真可荣登天下最乱城市的榜首。

南都的人,甚至江南的人,几乎有一个共同意识,那就是:拼命赚钱,也拼命花钱。

如果正正当当赚钱,怎么拼命也是枉然,拼死也赚不了多少银子,只好走旁门左道。所以俗语说: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。结果,正正当当赚钱的人,永远富不起来。结果,走旁门左道的人愈来愈多。结果,城狐社鼠充街溢巷。

在这里,只要你知道门路,要什么就有什么。花十两银子,就可以请人把仇家捅一刀。

要论懂得门路最多的人,在潜入南都的各路人马中.月华仙子该算榜首,她本来就是敲诈勒索的专家。

她手下的侍女和仆妇,都对巫术学有专精,活动也比男人方便些,所以她敢向强梁敲诈勒索。

她知道八表狂龙不会放过她,她也发誓替死了的仆妇和侍女复仇,因此潜入南京,她成了最活跃的人。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