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二六章

作者:云中岳

天宇中仍然云层密布,大地黑沉沉,暴雨已止,地面仍然到处是污浊的泥水。

月华仙子睡了一个好觉,恢复了不少精力,颇为吃力地向山上摸索,经常失足滑倒,身上重新沾满了泥水,成了一个在夜间活动的鬼怪。

登上烽火台.她心中叫苦。

尸体不见了,表示已经有人来过,把尸体带走了,也表示现场的遗物也抬走了。

她不死心,开始在地下爬行,寻找百宝囊,希望没被人拾走。

仅找了一片角落,便听到急剧的脚步声。

地面仍是潮湿的,矮树野草含水量高,快速走动,一定可以发出声音。

她吃了一惊,挫低身躯潜伏候变。

来了三个人,走近才看出外貌。

为首的人。是南京巡缉营的主事人无情剑。这家伙目下大权旁落,已成了一个聊供奔走的听差,主事人已由八表狂龙瓜代,他只能指挥南京营区的百十名力士。

八表狂龙来自京师鄢狗官的总理衙门,地位最高。之外便是来自苏杭鄢狗官身边的保镖,西岳炼气土与丧门恶煞一群便是代表,地位也比无情剑这些力士高,因此无情剑只能带了所属的爪牙,与及花重金请来相助的高手,摇旗呐喊听候差遣。

他所带来的两个人,是他花重金请来相助的高手,武功都比他高明,也等于是他的保镖。上次至潜山搜索,他碰上了吴志贤,几乎栽了,因此不敢大意,出动时必定带了自己花重金请来的保镖随行。

午夜已过,他才带了人前来。可知他并没参与午后追逐潇湘龙女的事,更不知道八表狂龙亲自带了高手,入城追逐柳思和白发郎君。

“这里就是烽火台。”他向两位保镖说:“柳不思那混蛋,的确是在此地长啸叫阵的。”

“颜兄,我看你人很聪明,怎么做这种蠢事?”那位穿了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同伴说:“下午所发生的事,目下已是四更天,柳小子会在这里枯等六七个时辰?你带我们来干甚么?找他留下的影子?”

“龙主事派我来看看,我能不来吗?”无情剑苦笑,“城内各处我地头最熟。他要我来看看有何可疑征候,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想看些什么呢。下午我们追逐九华剑园的吴家两兄弟,远追至江宁镇白白奔忙了一场,回来天已经黑了,还没弄清城内所发生的事呢!”

“颜兄,龙主事已经不再信任你.你又何苦再三自告奋勇,什么事都全力以赴?”那人的语气有不快,保在埋怨,“他根本就看不起贵营的人,认为你们派不上用场,所以在城内的重要活动,都派他的所谓心腹自己人担任。这种玩命的事,能避免岂不大吉大利?”

“贾老哥,不是我愿意自告奋勇。当初策划铲除九华剑园的事,是本营的第一要务,是我主持策划的。九华剑园余孽如不铲除净尽,日后龙主事他仍摆驾回京,而我必须面对吴家余孽的报复,我不自告奋勇行吗?罢了!烦人,他娘的!剑园余孽还无法解决,平空又增加一个劲敌柳小子,咱们的处境真是不妙。”

“一个三流混混……”

“贾老哥,三流混混,能在江浦把咱们的人弄得灰头土脸,敢到江东门咱们的大门口大闹?这个人,我的确深怀戒心。咱们留心些,在这附近搜一搜,天一亮,咱们再撤走。”

潜伏在草丛中的月华仙子心中大急,这三个家伙似乎要在这里等候天亮。她怎么等?

日下她精力未复,气机受损贼去楼空,要和这三个人拼命,她毫无希望,何况目下手中没有任何可作兵刃的物体.想在地上投几块小石也摸不到。

银牙一咬,她决定冒险。

躲不住的,这三个家伙在附近搜索,早晚会把她搜出来,天亮了更无法藏身。

置之死地而后生,她已别无抉择。

先发出一阵怪笑,她长身二起。

无情剑二个人,一闪即至。

“什么人?”无情剑大喝,一声剑鸣撤剑在手。

面面相对.隐约可辨面貌,天虽黑,轮廓依然分明。

三人皆心中暗惊,以为看到了鬼怪。

月华仙子的道袍,已用作元神依附的武器,被九灵仙婆自爆的魔功,化为碎布帛了,上体仅穿了胸围子,露出沾了泥水的光赤粉臂。下面的长裤也裂了,沾了泥水的玉腿映掩。总之,她那一身真是怪异得令人吃惊,

尤其是她那一头及腰的长发.站起之前已经披散,半干半湿下垂,在面孔前形成发帘,掩住了面孔,真像个恐怖的鬼物。

“无情剑,你不认识我月华仙子?”她—甩头发,头发左右摆动,益增三分恐怖。

无情剑大吃一惊,心中一虚。从临淮县双方纠缠开始,小妖巫始终不曾真的失败过.也只有八表狂龙一些武功或道术高明的人,敢和小妖巫交手拼搏,其他二流人物,还不配与小妖巫动刀动剑。

一流高手,也避免与二流会妖术巫术的人一拼,而小妖巫却是超绝的巫门高手,专向高手名宿敲诈、勒索、挑战的江湖风云人物。

她这种妖异的形象,一流人物也感到心惊。

“你……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无情剑硬着头皮问,感到握剑的手呈现不稳定状态。

“在这里等候,等侯八表狂龙来和柳不思决斗。”月华仙子用怪怪的,带有鬼气的声调说:“昨天下午,柳不思在这里仰天长啸,声震全城,指名向你们的主子单挑,要在这里来一场龙争虎斗。结果,你们的主子八表狂龙,好像没有来,也许他来不及赶上,是不是准备天亮以后再来?本地子要在这里等候看龙争虎斗,八表狂龙如果胜了,他必须再和我了断。你们三位是来布置安排的?”

头发再一甩。身形也转了一圈,及腰的发飞散急旋,妖异的气氛愈来愈浓了。

“在下是来察看究竟的,柳小子似乎并没在这里。”无情剑心中一定,小妖巫似乎敌意不明显,“龙主事不屑与柳小子计较,咱们巡缉营的目标,是九华剑园的人,哪有闲工夫兼顾其他的小事?”

“你们只是来看看的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你们不怕?”

“小妖巫,你不要不识趣.龙主事真要集中人手对付你,你难逃本营的雷霆追杀,本营高手如云,伯过谁来?你还有几个人,赶快离开南京,不要在本营的地区兴风作浪,以免全军覆没。”

“本仙子与八表狂龙誓不两立,与你们巡缉营也没完没了。”月华仙子徐徐逼进:“本仙子在这里准备布下诛仙大阵,可不能让你们活着回去报信……”

无情剑心中一寒,飞退丈外。

两个保镖对月华仙子不陌生,没有与妖巫一拼的勇气,月华仙子怪异的形象,已经让他们心中发慌。无情剑一退,两人怎敢不走?

“咱们走!”无情剑沉叱,悄然射出三把柳叶刀。

月华仙子命不该绝,恰好脚下一滑,踩中一个积水的小坑,仰面滑倒。

三把柳叶刀掠过她的顶门,她一蹦而起。

“你该死!”她大叫。

无情剑心胆俱寒,黑夜中悄然发射三把柳叶刀,居然全部落空,只惊得汗毛直竖,一跃两三丈,眨眼问便远出三十步外,与两个保宝如飞而遁。

月华仙子也感到腿一软,干脆爬伏在地。

三人百忙中扭头一看。小妖巫不见了,心中更慌,逃得更快,疑神疑鬼的人,逃的速度是十分惊人的,他们本来就没有斗志,把小妖巫失足滑倒.认为是黑夜中小妖巫可以看到偷袭的飞刀,更是心惊胆落。逃走第一。

月华仙子其实惊出一身冷汗,失足滑倒居然无意中逃过大劫,也许真是天老爷保佑,她根本无法看到飞刀,看到也无力闪避。

“我来这里干什么?”她伏在地上突然自问。

她实在没有替柳思冒险上山,找寻百宝囊的必要,目下她连一个二流人物也对付不了,自顾不暇呢!

她狼狈地爬起,知道危险已经过去了。

“我在自找麻烦。”她又喃喃自语。

想起柳思,她精神一震,急急到先前恶斗的现场,重新在现场中心的外围三至五丈。仔细地绕圈寻找。

柳思的形影。不时出现在她的幻想中。她真的喜欢这个神秘的怪人,每见一次面,她便感到与对方多接近了一步,离开了却感到心里少了些什么,思念与时俱增,柳思在她心中的份量愈来愈重要。

这就是她在凶险关头,情急脱衣袍御元神一击的原因所在,决非一时冲动,而是她的一颗心已放在椰思身上,事急便拼命御神一击替柳思拒敌。

那时,潇湘龙女与白发郎君,已经害怕得神智大乱,自顾不暇。而她,是唯一关心柳思的人,明知道行比西岳炼气士那些人相差远甚,她也不顾一切奋全力一击,甚至随后扑上,被神功爆发的劲道,震散了元神,身躯也被震飞三丈,几乎骨肉化泥。

柳思,是她愿意以生命投入的人。

绕了大半圈,尺余见方的黑褐色百宝囊,现出在凌乱的草丛中,伸手—摸,不由大喜过望。

“谢谢天!这是他的百宝囊。”她一蹦而起,高举百宝囊狂喜地大叫:“我找到了,我……”

她撤腿便跑,兴奋慾狂,皇天不负有心人,她这次冒险有代价了。

服下丹丸,月华仙子片刻便感到气血转舒.精神大振,疲劳渐消。

“你这种丹丸真神妙。”她欣然而起,吹熄了灯:“我要回住处更衣,顺便带食物来。你重得像一头大枯牛!我目下无法背你远走。我知道这里不会有巡缉营的人来,他们还不知道你受伤,暂时是安全的,我得带食物来给你恢复精力。喂!要不要通知白发郎君?”

“你一通知他.走狗仍将蜂拥而至。至少也有三个眼线盯他的梢,希望他不知道我受伤。嗨!可别忘了弄些衣物来,光赤着身子不是滋味。”

“去你的!你还怕我看?”月华仙子黑暗中伸手轻拧了他一把,表示心情不再紧张,“一天被人毁了两套衣衫,愈想愈气,下次一定做滑溜溜的绸质紧身衣,再不就拜托你给我弄—块异种鲛度做衣裳。”

“呵呵!我剥老道的道袍给你穿,是你心甘情愿脱的,不是吗?”柳思居然有心情说笑话,可知他对复元的事信心十足,“真得谢谢你脱衣一击,小妖巫,你是非常人,我喜欢你。”

一只颤抖的小手,轻柔地在他的头脸上抚摸,黑夜中他看不见月华仙子的表情,但颤抖的小手,已可感觉出他的话,在月华仙子的身心引起多大的波澜。

颤抖的嘴chún,在他的颊旁亲了一吻,像蜻蜓点水。脚步声轻盈急促,柴门轻响,人已经走了。

会议厅中,气氛不寻常。南京巡缉营的主要首脑十二人,京都带来的鄢府心腹也有六个,从杭州鄢狗官身边派来的保镖有声男两女。临时花重金请来的人不配列席,不便让这些外请的人参与机要事务。

鄢狗官在四个盐运区中,所设的巡缉营到底有多少,连他自己也弄不清,反正最重要的埠头,就有一个巡缉营,小的府州,则设有分司或分哨。这些营反正都不需拨款做粮饷,经费必须自给自足,养了多少人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不需拨付一文钱;而且必须替他搜刮金银,所以养的走狗愈多愈好。

每一营各有责任区,应特殊的情势才向其他营区调拨人手,调遣相当灵活,各地区身分地位高的力士,随时可以调动支援。

但这次南京地区发生严重情势失控现象,由京都部府直派重要人员前来主持,而远在杭州的鄢狗官,仅派了一二十名心腹保镖前来支援,身为主持大局的八表狂龙,心中极为不满。

从杭州来的主要负责人,是西岳炼气土,副手是丧门恶煞。丧门恶煞在江浦被柳思打昏。之后便失了踪。目下西岳炼气士也不见了,不知下落,剩下的几个人,派不上多少用场啦!

人手不足,人人心情不安,西岳炼气士与几个请来的高手名宿失踪,更令这些走狗忧心仲仲。

南京地区的负责人无情剑最是心焦,真有寝食难安的感觉。他营中有百十名力士,三百余名差役.先后损失惨重,百十名力士已损折过半,仅能派作眼线传讯的差役也死伤不轻。缉私的工作必须照常进行,这期间巡逻查缉的工作几乎已经停顿,经济来源已大成问题。总理行辕仅直接拨款给八表狂龙开支,却向他巡缉营催促缴交定额的应缴款,他连奖金也发不出了,所以最为焦急,再这样拖下去,不但奖金发不出,连死伤的抚血金也没有着落啦!

他做梦也没料到,情势变得如此糟糕。九华剑园吴家,绝剑狂客固然是江湖有名气的剑客,但论江湖声望地位,也仅能算一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