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二九章

作者:云中岳

噗一声响,一带抽在艳芬高耸的玉rǔ上。

“你这杀千刀的……哎唷……”艳芬尖叫。

“唔!得先勒住嘴巴。”他又拾取布帛,“免得鸡猫狗叫惊醒全店旅客,说不定涌来看热闹,或者误会这里发生谋杀案,报了官可就麻烦了。”

“阁下,咱们栽了认输,不要凌辱我们。”艳芳痛苦地说:“算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自不量力罪有应得,你已经把我们整治得差不多了,请放我们一马。”

“你们得了多少钱?”

“订金五百两银子。”

“成功与失败……”

“失败,余款五百两告吹。如能成功地活着把你交出,则再增加三百两;死的,只能拿到余款。”

艳芳表现得十分合作,女光棍的气概浓厚。

“似乎,你们失败了。”柳思丢掉布带,一面穿衣裤,“愿意为五百两银子赌命的人,在南京多得很,如果放过你们,那就表示你们赌赢了,日后再来赌命的人,岂不前仆后继川流不息?让他们知道一赌必输,以后就不会有人来找死了。”

“我发誓,我姐妹永远躲你……”

“是吗?”

“柳爷,你如果大仁大义放我们一马,就会多两个敬畏你的朋友……”

“唔!好像有道理.杀掉你们,对我其实也没有多少好处,好吧!”他替两女解绑,“记住你们的话,离开我远一点。楼上住有不少粉头,但清晨回来的人不多,你们自己去找衣裙遮羞。还有,把你们的同伴带走,今天我精神愉快,好人做到底。”

他在床下拖出两个昏迷不醒的人,往房门口一丢。

“你们滚吧!下次,哼!不会有下次。”他将两个躶女往房外推,砰一声气冲冲关上房门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江南双娇果然如约离开南京避风头,结果吓走了不少仍想一试的贪心鬼,不再认为柳不思是一个小混混,行情看涨,敢拍胸膛向他行刺的人没有几个了。

她俩和另两个被释放的人。四个人异口同声,坚决表示巡缉营被袭。柳思那时的确在客店中,不可能用分身术参与袭击,虽则证明柳思也会妖术。

唯我天君也指天誓日,坚称巡缉营受到攻击时,柳思千真万确仍在城内的客房巾。

那么,长啸杀人的凶手是谁?

石头山长啸向八表狂龙叫阵挑战的人,难道不是柳思?

早膳毕,月华仙子在柳思房中商量下一步行动。

“下次派来的人,将愈来愈强。”月华仙子有点不安,“依我看,还是保持秘密,迁地为良比较妥当,在暗处与他们周旋要安全得多。”

“躲在暗处,就钓不到大鱼了。”柳思不同意躲起来,“在这里不论昼夜,他们皆不敢离巢一拥而至,人多没有用,不敢大举闹到城里来。所以只能派三两个超绝的高手,偷偷摸摸前来妄图侥幸,我们就可以逐一歼除,剪爪拔牙,最后那条龙唯一可做的事,便是和我决战。我如果躲起来,他就把我看扁了,认为不足为害。把大批重要爪牙留在身边,等我去找他便可群起而攻。

“那你打算……”

“来一个除一个,轻松地剪爪拔牙。你等着瞧,他们将会逐次赶来送死,而且会来得很快,希望能用一切手段除掉我。”柳思信心十足,不在乎强敌将至,“我希望你能躲稳一点,走狗们很可能彻底清查这家店。”

“我才不想躲稳—点。”月华仙子白了他一眼,“下次派来的人,很可能仍是女的。这间客店住的大部份是长住的神女,女的活动方便得多。我可不想再看你左拥有抱艳福齐天,下次决不放走活口,你最好不要心疼。今天你放走了江南双娇,下不为例。”

“唷!弄点醋来吃是不是?呵呵!”柳思大笑,“让敌人摸清你的底细、性格、好恶,你已经输掉一半了。两个慾海妖姬说出我把她们剥光弄上床。度过一夜春宵,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些甚么事,只能凭世俗的经验猜测。所以,巡缉营的走狗。必定确认我是婬贼。认为婬贼是容易对付的.我的威胁便减少了一半。”

“难怪你忍气吞声留在八表狂龙身边……”

“要了解一个人,你必须接近他。我的朋友说这条龙的武功,非常了不起,所以我留了心仔细观察,因为总有一天,我和他可能会发生冲突。”

“你观察的结果如坷?”

“他对我没有威胁。但如果他身边多一两个高于名宿。比方说,西岳炼气土,胜负就难以逆料了,所以我必须先剪除爪牙,尽量避免在他人多时决战。”

“但……昨晚你扫庭犁穴……”

“我断定他不在营中,我有把握。”

“毕竟世事变化无常,吉凶难以逆料。”月华仙子叹了一口气,握住他的手,“今后,无论你到何处,我都要在你身边。多我一把剑,你也可以多一分安全。”

“谢谢你的……”

“不思!”月华仙子伸手指按在他的嘴chún上,阻止他说道谢的话。

柳思捉住那可爱的小手,在温润的手掌心轻亲了一下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月华仙子红云上颊,感到浑身燥热,一头扎入他的怀中。

“我想,我们都在互相关切。”柳思紧抱着微颤的娇躯,用脸颊轻揉黑亮的头发,语音出奇地温柔,“这一份牵挂,把两颗心紧系在一起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。有你在,我不会再轻生涉险。”

“哦!不思……”

“多年来,我一直过着无牵无挂的冒险生涯,一切以自己为中心,从没体会过互相关切的感情波澜。我觉得关切一个人其实相当美好,那种全新的感觉难以言宣,像是喝了一口五味浓场,酸甜苦辣杂陈,却极堪回味。”

“我不相信你从不关切朋友,你……”

“小女孩,你坏。”柳思捧着她红馥馥的脸蛋,用鼻尖磨磨她的鼻尖,“你故意歪曲我的意思,你知道我说的不是朋友之间的关切。”

“我……”她用双手掩住火热的面庞,感到浑身像是着了火。柳思的亲呢举动,似乎把她送上了云端,心跳加快了三倍。不敢迎接柳思的目光。

柳思纯男性的气息,也令她心中发慌,却又制止不了自己的身躯,向柳思的身上靠贴,有不由自主,融合在柳思体内的冲动。

“双成,你心中是否有所顾忌?”柳思轻抚她的双颊,似乎捧着娇嫩易碎的鲜花,怕如果手重了些,很可能把花揉碎。

“我……我不是一个……我是一个坏女孩。”她期期艾艾,“与……与女强盗差不多……”

“哈哈!我也曾做过杀手呢!坏男人碰上坏女孩,谁也不笑谁好不好?”

“我……不思,你该有个好女孩,像……像潇湘龙女……”

“见鬼啦!她是龙女,我是猛虎,她不吞掉我才怪。好哇!原来你在担心她,你竟然忽略了你的魅力,居然认为你不如她。哼!得好好罚你。”

刚吻上她温润火热的小嘴,她已痴迷地抱住了柳思的肩颈,激情地、饥渴地将丁香妙舌,任由柳思热烈地品尝,浑忘人间何世。她觉得自己正在崩溃,体内的奇异变化是前所未有的,但她已经不在乎了,即使肉体就此崩裂,她也不去理会啦!

柳思也醉了,几乎吻遍了她的面庞,强而霸道地吻她温柔柔软的粉颈、咽喉、再往下……

她感到真的全身正在着火,娇喘吁吁呼吸急促,不自觉地发出含糊的,他全然陌生的,不知所云的声音,双手在柳思的背部乱抓,像个溺水的人,要抓住可以支撑身躯不至下沉的物体。在柳思的一双有力的大手抚摸下,她的胴体本能地颤抖、扭动。

久久,她蜷缩在柳思怀中,浑身香汗热气蒸腾,相互拥抱着压下激起的浪潮。

“抱歉。”柳思在她耳畔柔声说:“你让我不克自持,幸好我还能克制自己。双成,你不要紧吧?”

“嗯……”她躲在柳思怀内,脸藏在坚强的胸膛上。

“双成。”柳思要抬起她的脸。

“不要。”她偎得更紧。

柳思歉然一笑,轻抚她的秀发。

久久,她突然抬起红馥馥的面庞。

“不思。这……这就……就是男女相爱吗?”她的风目中异彩焕发,差怯怯地低问:“我……我觉得感觉好……好奇妙,为……为什么……甚么……”

“为甚么的甚么?”柳思笑问。

“为……为甚么人们把……把男女交往.说……说得那么可怕?”

“因为人们口里说的,与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想,你并没与异性交过朋友。”

“我身边都是同性的人,都是家先师的随从。十几年来。我记得神魔谷幻园中,从来没见过男人出入,家先师好像也没有丈夫……”

“哦!神魔谷幻园,你是警幻仙姑的门人了。她修仙修得很虔诚,不与男人往来。修仙不一个女人独自所能半到的,人怎能真的不吃人间烟火?因此她不时在江湖走动,巧取豪夺筹措开支的费用,目标全是豪霸级人物,以及为富不仁的豪绅和贪官,但从不过份,结了不少仇家,但口碑不差,三十余年来从没有失败过。咦!她修的是玄门正宗,你怎么会巫术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呀!除了教我内外功拳剑之外,也教我巫术。师父说巫术可以补武功的不足,用来戏弄豪绅最为有用。”

“原来如此,她是一个开明的武林人,不但不卑视巫术。甚至能吸取巫术的精华。有大多数的人,对门户之见深得不可救葯,甚至连招式的微小更改也不肯接受,把其他门户的人看成异端。咦!你称她为家先师……”

“她老人家仙逝三年了。”她黯然叹息,“为了保持幻园的规模.我不得不带人在江湖走动。”

“幻园还有多少人?”

“十个,都是师父的随从,我是唯一的弟子,不得不挑起这副担子。”

“你师父错了,你知道吗?”柳思郑重地说:“玄门讲求自然,天人合一。独自参修断情灭性,这与自然背道而驰。用强梁手段维持参修,那是反七情六慾的举动。她要这许多随从跟着她参修,不管她是如何收容这些随从的,都是不近人情的。她无权剥夺这些人享受人间的喜怒哀乐。修仙的人不重视身外物,我相信她并不要求你保持幻园直至永远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该告诉她们在人间找寻幸福了,双成。”柳思诚恳地说:“警幻仙姑既然是开明的武林人,不会建门立派,不至于要求你维护幻园的盛衰。她走了,幻园也该不存在了。等到有一天,某个强梁一怒之下,带了大批人手光临幻园,你能支撑多久?”

“你的意思。我该回家?”

“是的。你还有家?”

“我家在幻园北面二十里的霍家屯,自幼体弱多病,被师。父发现了,我爹娘便把我交给师父教养。我经常回家,往来十分方便。”

“坏女孩。”柳思拧拧她俏巧的鼻子,“你早该回家了。”

“奇怪。”’

她打了柳思的手一下,若有所思。

“奇怪甚么?”

“你好像十分了解我师父。”她大感狐疑,“她老人家在灿逝的前一个月。甚至要我在她老人家飞升之后,烧毁幻园,我怎能舍得?”

“因为家师也是玄门中人。”柳思说:“你师父要烧毁幻园,是顾虑日后有后患。南京事了,我帮你善后好不好?两三万银子遣散费,包在我身上,如何?”

“我们还有足够的金银。”

“反正以后再说,你心理上早作准备就是。你该回房了,眼线可能就在途中。”柳思扶她站起。

“不急嘛!人家……”她跳起来抱着柳思的颈脖,整个人吊在柳思身上,羞笑着索吻,立即陷入激情中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不但是眼线来了,而且是来擒捉柳思的人,来得比预估的更快,八表狂龙办事是颇有效的。

不管昨晚袭击巡缉营的人有没有柳思,派几个人先把他捉来再说。

如果走狗们知道,西岳炼气士几个拔尖的高于,是在石头山被杀的,而且知道是被柳思所杀,绝对不敢仅派一些请来的人送死。

柳思自己也不明白,几次事故他都留有线索,甚至留了活口,意在传达他的实力,为何八表狂龙依然不重视他?比方说,他留下快刀郝威,表示他就是冷面刀客。冷面刀客曾经用秋水冷焰刀,与八表征龙交过手,要不是走狗们及时大批赶到,八表狂龙可能栽在秋水冷焰刀下,八表狂龙怎能不重视他?

可是,走狗们显然并没重视他。

他却不知,有不少人跟在他身后捡死鱼。

月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九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