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三十一章

作者:云中岳

柳思中断与潇湘龙女的话题,一把抓起白妖狐的头发。

他似乎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。

“哎唷!你这杀千刀的……”白妖狐尖叫。

“拖这走并不费力。”柳思冷冷地说,迈出两步。

白嫩丰满的胴体在地面拖动磨擦,可不是愉快的事,走不了几步,保证可以擦掉一层皮。

“我走,我……走……”白妖狐受不了啦!不得不屈服遵从。

“要不要拖住一条粉腿倒拖着走?”

柳思放手凶狠地说:“要不能把你整治得服服贴贴,算我栽了。我揍起人来不论男女,保证毫不容情。”

“你是禽兽!”白妖狐切齿咒骂,挣扎着挺身站起,”我会记住这一天。”

“这一天会让体回味无穷。”柳思推了一把,“下次见面,我保证你不会有今晚的好运道,今晚有一位小姑娘在旁,我不便辣手摧花。快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的脚痒了。”

意思是要用脚驱赶,踹或踢沾上了浑圆的丰臀一定不好受。

白妖狐吓了一跳,乖乖脚下加快。

一个男人一个鬼怪样的人,押着一个曲线玲珑的躶女,穿越后殿,到达后面的静室,沿途不见有人出面阻挡,大概大男人没有面对躶女的勇气。

一排静室静悄悄,灯火全无,每座门窗都闭得紧紧地,要进去必须破门而入。

静室前的院子占地甚广,花木扶疏。柳思不急于破门而入,从容不迫将躶女绑在廊柱上。

“东方姑娘,白妖狐便是榜样。”他在主静室前的方砖地上走来走去,一字一吐:“你如果不将月华仙子交出来,我会把你惨这样剥光,拖到秦淮河拍卖,保证卖得好价钱。或者找处金屋藏娇,享受一番再……哦!真该死,我不该说这种话。”

“不要受这个畜生威胁。”白妖狐尖叫。

“不是威胁,是实话。”柳思故意曲解白妖狐的话意,“我和白发郎君是朋友,那个东方玉秀是白发郎君的人,我当然不便不讲朋友道义,弄来自己享受。老实说,真要谈享受,我宁可选择你这种一身媚骨,懂得风情,知道如何迷惑男人的妖狐,你才是女人中的女人。”

“天下男人都死光了,我也不要你选我。”

“哈哈!由不了你。”

他这一手真绝,把一个躶女弄来摆布,对东方玉秀这个眼高于顶的大闺女来说,简直是致命的可伯威胁,宁可死也不愿受这种侮辱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静室内,确是引起汹涌的波澜。

东方玉秀身边,有两个侍女和风、雨两金刚。另两个中年人,是巡缉营派来接应的走狗。

这两个走狗是所谓南京通,熟悉南京的形势,在柳思的紧迫追踪下,带了仰止山庄的人躲入朝天宫暂避。

大白天怎能狭持一个人出坡?一面派人通知八表狂龙,一面准备夜间出城溜走。

八表狂龙的目标是柳思,对月华仙子并不重视,将注意力全放在侦查九华剑园余孽上,紧锣密鼓调兵遣将,准备一网打尽剑园余孽。

但仍然派了重要人手,赶到朝天宫,一面准备掩护仰止山庄的人,夜间带了月华仙子出城。

同时,也希望能捉住柳思一起押回巡缉营。

她们却没料到,道力通玄的紫府散人,竟然禁不起柳思一击,想走也走不了啦!

东方玉秀与风、雨金刚,一直没把柳思放在眼下,柳思曾经不客气地向他们提出,不可欺人太甚的警告.但并没放在心上。

现在,她们知道柳思不好惹了。可是,她门一直就不曾目击柳思发威,也没交过手,所以迄今为止.她们仍然对柳思的真才实学存疑。

紫府散人是主人,只要她们押着月华仙子,在静室等候,用不着她们出于对付入侵者。

她们并不知道入侵的人是柳思.在静室等得五内如焚。

柳思终于出现在静室前,她们七个人从窗缝中,看到柳思将躶女白妖狐押来的情景,院子里本来有四盏照明灯笼,室内却灯火全熄,从里面往外看,—清二楚。

她们终于相信,柳思真的在发威报复了。

她们的目标是柳思,没料到还没准备停留,月华仙子突然出房,情急之下,掳走了月华仙子。

阴谋被发现,她们应该火速撤走的,真不该信手牵羊,不甘空手而回把月华仙子掳走。

月华仙子也是八表狂龙所要的人,顺手牵羊掳走理所当然。

麻烦大了,紫府散人靠不住,派来的白妖狐成了被擒的棵女,只能眼巴巴地等侯,等候八表狂龙派更高明的人前来接应。

柳思并不急于破门而入,她们略感心安。

月华仙子被捆了手脚,加制了双手的经脉。内一名侍女伴同,坐在后侧角落的壁根下。

她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景况,外面的声息却听得真切,柳思的声音,令她心花怒放、兴奋莫名。

“真糟!紫府仙长怎么不来交代一声?”东方玉秀心慌意乱,“咱们根本不知道。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故。”

“东方姑娘,这个柳不思已经过到此地来了,应该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变故。那表示朝天宫中,没有人前来救应我们了。”

那位巡缉营的力土,叫满天星陈威的走狗惶然说:“这个以往的三流浪混,怎么可能把活神他紫府散人吓跑的?宫中其他的人呢?那位活菩萨大方上人呢?咱们花重金请来的,那位江湖巨豪到哪儿去了?”

“似乎只有靠我们自己了。”

风金刚沉声说:“我们必须出去和他决战、我不信他在这短短的几天时日里,武功平空增强了十倍。我先出去对付他。”

“问题不在出去决战与否。”满天星沮丧地说:“他要求交换人质,你这一出去叫阵,他宰了彭姑娘,日后你如何向她的朋友交代?你不能出去误了彭姑娘的性命。”

“我们不出去,他会进来的。”风金刚离开窗口,“把小妖巫押出去,胁迫他滚蛋。”

“如果他不理会……”

“毙了小妖巫,再拼死他。”

你一言我一语,意见相反,东方玉秀心中大乱,不知该听谁的。

“砰”一声大震,一座窗户被外面的人踢碎了。

“等他进来!”满天星大叫:“不能出去……”

叫晚了,风金刚猛地拔掉门门,大踏步出室,剑在手威风凛凛。

东方玉秀不能不出去了,不能在黑暗的静室中交手。

右侧的花树丛中,紫府散人一声怒啸,僧道俗与及十二名老道,呐喊着蜂涌而出。

东方五秀的七个人也出来了,一位侍女挟着绑住手脚的月华仙子走在最后。

“列阵!”紫府教人怒吼。

可是,熠熠刀光已乘乱电射而至,眩目的钢刀无畏地冲入人丛,没有列阵的机会了。

等对方布好阵势再发动攻击,等于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柳思这次用上了刀锋,他必须在剑海中杀出一条生路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窗户被打破之后,里面的人并没先向外察看,被迫急急启门外出,出来之后才发现外面没有人。

紫府散人从侧方带了众多高手冲出,也仅仅看到排空而至的刀光。

“我们要不要加入?”风金刚心中一宽,盯着不远处刀光剑影飞腾,人群暴乱的斗场委决不下,这是咱们乘乱脱身的大好机会。”

“紫府散人自始就不希望咱们介入。”满天星心中已打定主意,“认为他应付得了。现在,他的确应付得了,不再逞英雄单挑,发起围攻胜算在握,咱们走吧!机会不可错过。”

东方玉秀其实没有真正女强人的魄力,一直就听从四金刚的意见行事,她年轻识浅,全靠四金刚带领她在江湖历练。

一听风金刚的口气,便知道风金刚意在乘机脱身。

“咱们从前面走,这里用不着我们耽心。”

她断然宣布决心:“从宫前走,一定比从宫后走安全。”

这片刻间,斗场已有了可怕的变化。

暴乱的人影闪动太快,很难分辨张三李四,惨号声怒吼声连续暴起,摔倒的人体接二连三,已可嗅到刺鼻的血腥,闪动的人影急剧地减少。

“快走!迟恐不及。”风金刚惊得毛骨悚然,已经知道紫府散人这些高手靠不住了。

七个人穿越院子。向前面黑暗的殿堂飞奔。

侍女背起月华仙子,跟在后面急窜。

院子宽广,花木扶疏,三两转折,七个人急于脱身,前后已无法兼顾。

花圃下匍匐着的潇湘龙女,她的夜行农具有良好的保护色,撤走的人经过她的潜伏处,几乎擦身而过,经验丰富的两个金刚也浑然不觉。

断后的一名侍女,刚惊恐地转头回望,想看是否有人追来,怎知身侧有人暴起发难?

潇湘龙女恨透了这些人,她不拔剑,猛然暴起,双手扣住了侍女的颈脖一扭,侍女喉断颈骨折,手下绝情,杀一个少一个。

将人拖倒急走几步.无声无息到达扛着月华仙子的侍女身后,一劈掌击破了侍女的天灵盖,顺手拖过月华仙子扛上肩,窜入侧方的花木丛中溜之大吉。

远出数十步外,往院角暗影中将人放下。

“你不要紧吧?”她先解关月华仙子的勒口布,“这些人的行动,全被柳兄料中了。我这个助手,和他配合得丝丝入扣呢!”

“你很了不起,谭姐。”月华仙子欣然说:“双肩井被制,是东方小贱人制的。请替我疏解.我们去和柳兄联手痛宰他们。”

割断手脚的招绳,略一检查双肩井。

“糟糕:我不知道这种制经脉手法,肩井穴有点走样.我不能确定。”潇湘龙女慌了手脚,“老天爷!我救你,岂不是反而害了你吗?”

经脉被怪异手法制住,肩井穴变易,不但双手活动困难。连呼吸也发生阻碍,所以行功聚气力不从心,勉强行功就出现呼吸困难症候。

“先不必管我,你快去助柳兄。”月华仙子催促她去助柳思,“我看先擒住东方小泼妇,逼她解我的禁制。”

“他不需我相助.巡缉营的高手并没有来。糟!仰止山庄的人急于逃走,现在怎能追得上?”

潇湘龙女十分焦急:“我不能把你丢下,柳兄责成我相机救人,他负责诱敌阻敌,大开杀戒。”

“谭姐……”

“你不要催我。”潇湘龙女心中焦躁,“我还不想保护你的安全呢!你死了最好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月华仙子一征。

“最好把你弄死,乘机报你计算我卖我的仇恨。”潇湘龙女愤然说:“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?”

“柳兄就不必为你操心了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月华仙子坐下噗嗤一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潇湘龙女不悦地跳脚。

“你喜欢他,是吗?”

“你……”潇湘龙女突然脸上一热。

“你想除去竞争者。”

“你闭嘴!”潇湘龙女又跳脚。

“你不适合他,谭姐。”月华仙子诚恳地说:“你太纯、太嫩,没有野心机心,他却是一个骠悍不羁,不拘世俗的江湖怪杰,你会是他的累赘,他不能像捧孔雀一样,把你捧在掌心永远呵护。”

“我能配合他。”潇湘龙女悻悻地说。

“那是不够的,谭姐。”月华仙子苦笑,“搏杀拼命,毕竟在我们一生中,发生的次数并不多,这种契合的基础并不稳固。平时的性格、志趣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潇湘龙女不胜烦恼。

“怎么啦!”

“我知道,我和他是活在不同世间的人。”潇湘龙女叹了一口气,“他那种横刀傲啸天苍的形象,我看了就心中害伯。他对付白妖狐的激烈手段,我心里直发抖。”

“有面对恶魔的感觉?”

“是的,我觉得我好软弱。那晚在石头山,你敢毫不迟疑地脱衣扑出去,我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很害怕。”

“我好佩服你,霍姐。”潇湘龙女突然蹲下,抱住了月华仙子,“我知道,你才是适合他的人,至于你敢住进五福客栈那种地方,敢和临淮的鸨婆活阎婆打交道,我哪敢?我不适合同他在江湖闯荡。霍姐,如果我这次留得命在,你途经洞庭,别忘了和他去看我。”

“你放一百万个心。”月华仙子不能回抱她,用脸颊偎在她耳畔肯定地说:“八表狂龙这些走狗,已经注定要死的,他们平白无故杀了许多人,做走狗也伤天害理。柳兄他一直就冷眼旁观,对枉死的人有一份内疚,因此已决定除去这些恶贼,免得他们再坑害屠杀其他的无辜。他会成功,你们不要参与,在旁看他们受报,你杀与他杀无关宏旨,何必亲自挥剑报复?好吗?”

“我听你的,我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