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三十二章

作者:云中岳

在菜园北面歇息的一组人,人数最多,超过二十人。

八表狂龙是这一组的领队,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。

这些人大半认识柳思,对他并不陌生。

他们其中一半是新进以重金请来的高手名宿,另一半是他从京都带来的得力心腹。这些人都与柳思相处过一段时日,从没把柳思当一回事,以他们的身分声望来说,根本不屑与一个三流人物平起平坐,说几句话也觉得有失身分。

最后情势逆转,这些人对柳思已经刮目相看,甚至有点心中不安了,对有关柳思的动静暗中留了心,不管消息是真是假,柳思的威胁与时俱增,却是不争的事实,虽则迄今为止,他们还没与柳思面对面打过交道。

所有的人皆在树林中和衣而睡,抓住机会歇息养精蓄锐,仅派了一个人警戒,偶或派人与其他三组人联络,专等东方发白。

东方玉秀并不知道八表狂龙的计划和行动,她带了人听候白妖狐的指示,到五福客栈计算柳思。前后已有两天。

她甚至不知道,八表狂龙另派人候机擒捉柳思和白发郎君,所以不知道在她深入动手之前,唯我天君、江南双娇、吊客李金生在晚间发动,被月华仙子的仆妇侍女摆平了,只逃走了一个唯我天君。

如果她知道晚间有人偷袭失败,她清晨深入的胆气必定大打折扣,突然发现房内出来的人是月华仙子,一照面她心中一虚,先下手为强擒住了月华仙子,阴谋败露,不得不断然撤走。

躲入事先安排妥当的朝天官,紫府散人的计划她也毫无所知。

惨烈的搏杀把她吓坏了,还没逃出朝天宫,她便发现侍女不但没跟来,连已到手的月华仙子也丢掉啦!逃命要紧,她。对柳思怀有极深的恐惧。

以往她哪将柳思放在眼下?现在情势完全改变了,至少她明白,她比白妖狐差了一大截,白妖狐却被柳思擒住,剥光了像牵狗一样牵着来找她。

如果柳思捉住她,她不寒而栗。

撤出不久,她碰上赶来策应的天地双煞,由天地双煞派了一个走狗,领了她和风金刚,从水西门出城与八表狂龙会合,雨金刚则随天地双煞,前往朝天宫策应紫府散人。

在菜园北面,她会见了潜伏的八表狂龙,不禁悲从中来。她所带来帮助她在江湖扬名立万的人,只剩下一个风金刚了,这期间,她的随从零零星星被杀,日后返家如何向她老爹交待?

八表狂龙问清了经过,也悚然心惊。

“你不知道紫府散人的结果?”八表狂龙有点不悦:“你应该断然协助他呀!”

“协助他?”她抹掉眼泪悻悻地说:“那位活神仙,把我们当贼来防,禁止我们在宫中走动,郑重要求我们躲在静室,不许过问外事,天掉下来有他们去顶。哼!谁知道他宫中到底有些甚么见不得人的秘密?”

“我知道里面有些甚么秘密。”八表狂龙突然挽住她的肩背,缓缓并躺在柔软的草地上,“他共建了三座法坛,那种财色兼收的法坛,当然不许外人乱闯,白妖狐就是他法坛的云雨仙姬。”

两人距其他同伴歇息的地方,约在二十步左右,林中黑暗,不可能看到他俩躺在地上的情景,即使可以隐约看到,也没人敢看。‘

“甚么叫云雨仙姬?”她一头雾水,半推半就象征性推拒在她胸怀索动的手。

“这……就是光赤着身子舞蹈的仙女!”八表狂龙一手抱紧她,一手揉动她的高挺浑圆玉峰,“你以为紫府散人不知利害,肯为巡缉营拼死?不,他是为了要救白妖狐,甘愿行破斧沉舟一击。白妖狐是他最钟爱的女人,也怕白妖狐透露他在朝天宫暗藏春色的秘密。我想,他可能成功地救出白妖狐了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她不顾谈论旁人的事,她自己的事已经够忙了,八表狂龙已拉开了她的前襟,探手入怀大旋禄山之爪。她浑身火热,被激发了无边的春情,快要融化了,情不自禁反抱住八表狂龙,激情的亲吻已让她忘了人间何世。

她撤走时恶斗极为惨烈,惨号声惊心动魄,反正知道有不少人参与,她根本不知道所发生的恶斗谁胜谁负。

两人长久的相处,人前表现得相当亲呢,人后难免手眼温存肌皮相亲,在走狗们的心目中,已经不是秘密,江湖男女对男女情慾看得开。不以为怪。

八表狂龙已沉醉在情慾中,不再派人前往朝天宫支援。就算他是清醒的,也不会再派高手前往策应,这里的事最为重要,朝天宫的事不需他操心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雨金刚由一个走狗带到菜园北面歇息处,已经是五更三点晓色将现了。

相拥而眠的八表狂龙和东方玉秀,惊起接见快要崩溃了的雨金刚。

“咦!怎么一回事?你一个人回来的?”八表狂龙看到雨金刚的虚脱狼狈相,大感惊讶。

“好……惨,龙主事……”雨金刚浑身汗水,上气不接下气,说的话比哭还要难听。

“什么好惨?”八表狂龙心中一跳。

“朝天宫的人全……全完了……”

“全完了?怎么可能?”八表狂龙大骇。

“是的,全……全完了,只……只有我……我一……一个活人……”

“哎呀2九华剑园的人也去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九华剑园的人,只有柳小狗三……三个……不,四……四个人。”

“不可能,不……”

“龙主事,的确只有四……四个人,动手的其……其实只有两个……”

“天地双煞呢?”

“死了,一刀一个,干……干净利……利落……”

“定下神,说清楚?”八表狂龙心中发冷:“我要知道详情,是哪两个人?”

“一个是柳小狗,另一个是扮女鬼的……是……是九华剑国的人……”雨金刚将所发生的事一一说了,最后说:“小姐,他……他在等你去……去解小妖巫的禁制……你……你千万不……不……”

八表狂龙只感到心中发慌,傲气全消。

有五个同伴在一旁倾听。五个人不住发抖。

大名鼎鼎的天地双煞.被柳思一刀一个,轻轻松松杀鸡一样斩头剖腹,连八表狂龙听了也会发抖。

“这人真……真是柳不思?”八表狂龙似乎要拒绝相信。

“真是他。”雨金刚像在哭泣.“他……他在等你……等家……家小姐”

“我会去找他。”八表狂龙直咬牙,他不能示弱:“他必定在朝天宫等,急不在一时,先沏底解决九华剑园这群余孽再说。奇怪,这家伙到底是何来路?”

“是个杀神,没错,杀……神……”雨金刚口不择言,胡说八道。

“我一定可以毙了他。”八表狂龙跳起来,“赶伙把这里的事了断,我再进城毙他。发出信号,我要提前片刻发动攻击,把各队领队找来,做好最后协调。”

信号发出了,众人开始拾夺兵刃暗器准备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无情剑带了两个人,到八表狂龙的潜伏处听候指示。

他是第二组的领队,也是南京巡缉营走狗的首脑。

八表狂龙则是统领各方人手的总指挥。

发动攻击之前,八表狂龙下达最新的指示。其他两队的主事人已经走了,无情剑还没离去。

“龙主事,要不要派专人阻止柳小辈前来搅局?”无情剑有点忧心冲冲,总觉得心神不宁,担心柳思可能赶来生事,影响残除九华余孽大计,“这家伙神出鬼没,必须早作提防,最好是派人赶往朝天宫,暂且缠住他。”

“他又不是神仙,怎知道我们今晚在这里发动攻击?”八表狂龙有相反的看法“何况小妖巫已经受制等死,他能背着废人到处乱闯吗?让他在朝天宫等吧!我会前往收拾他的。”

“长上可别忘了,往来的人全往这里走,他不笨,很可能暗中跟在咱们往来的人后面,不废吹灰之力找到此地来。”无情剑仍不放心“咱们的人把东方姑娘接来了,雨金刚也接来了,他如果暗中跟来,可就麻烦了。咱们的人,提起这小狗莫不心惊胆跳,他一来,万一与九华剑园的人联手……”

“你的忧虑是没有必要的,他一定在朝天宫等候东方姑娘,前往解小袄巫的禁制,等候我前往找他了断。”

“我总觉得不妥,小心些总是好的。九华余孽咱们已经知道这里不足四十人,咱们的人数多了一倍,割鸡用牛刀,拔派一些人前往,并不影响这里的事。”

“不,我一定要彻底歼除九华余孽。”八表狂龙坚绝地说:“二比一本来就不易达成歼灭的目标,要彻底歼灭,应该有三比一的实力才能胜任,二比一可能有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的人漏网,我不允许有这种倩势发生。如果夜间袭击,恐怕将。有一半人漏网呢!不能再拨派人手了,柳小狗不会暗中跟来的。”

八表狂龙的估计并没错,八十人围歼四十人,如果对方无意恋战拼命,一接触便会一哄而散,三分之一的人漏网该是最低的估计,决难达成一举尽歼的目标。夜间更是不便,对方如果不接斗;走脱三分之二并非难事,想尽歼不啻痴人说梦。

九华余孽绝不可能和他们决战的,双方实力悬殊,绝剑狂客那些人只有一击即走的能力,从来就不曾正式和他们作殊死斗。夜袭巡缉营放火焚营,真正奋勇给他们致命打击的人是柳思,而不是绝剑狂客那些人,所以这次围歼,九华余孽的人势将一哄而散,八十个人想追逐四十个四散逃走的人,的确不是易事。

巡缉营走狗怕的是柳思,明的暗的都奈何不了这个可伯的三流混混,火焚巡缉营那晚如果没有柳思长啸挥刀堵截,一群老凶魔绝对不可能造成如此惨重的损失,所以走狗们提起柳思便心惊胆跳.恨之切骨也伯得要死。

柳思在朝天宫不能来、走狗们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无情剑的意见不被重视,也就不便坚持己见,带了两个同伴,忧心仲伸失望地走了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破晓时分,鸡鸣犬吠。

一朵旗花升上半天空,砰然爆炸洒散一天五彩星火。

三家村舍共有七八座房屋,陷入包围刀剑如林。

八表狂龙身边有六个高手名宿列阵,东方玉秀紧跟在他身则。

毫无动静,包围的八十余名高手愣住了。

不可能没有警哨,更不可能毫无声息。

村舍的烟囱,怎么没有炊烟升起?

八表狂龙已感觉出不对了,强抑排闼直入的冲动。

“叩门,小心。”他举手一挥,收剑入硝。

一名中年人剑隐肘后,把门拍得砰砰响。

久久,没有声息。

砰一声大震,中年人一脚踢破了大门。

三家村民的老少,皆被反锁在柴房内。所有的房舍空无一人。

“咱们上当了。”有人惊叫。

据村民说,他们是三更时分,一家老少被寄住的人请入柴房囚禁的。主事人姓吴,态度十分友好。

绝剑狂客吴世权,在这里借住当然态度友好,的确共有四十余名男女,在这里借住了两天。

一定是走漏了消息,人在三更之后溜掉了。

“咱们之中有姦细。”无情剑愤怒地大叫大嚷:“给我清查,昨晚三更以后的监视哨,四十多个人难道会飞天遁地吗?一定有人掩护他们逃走,我要查!”

四组人都派有监视哨,清查该无困难。

正在乱,蓦地长啸震天,似乎房舍也在摇摇,像在狂风暴雨中撼动,绵绵不绝变化万千,入耳令人气血翻腾,情绪随声浪不住变化。

“柳小狗来了!”无情剑骇然惊呼。

他们是有组织、有纪律、有号令的组合,不能像江湖乌合之众一样,碰上麻烦便一哄而散。

片刻间,第一家民宅的前面大院子,八十余名高手有秩序地列阵,四队男女高手严阵以待。

左面的菜地里,接着传出另一种啸声,震撼力差远了,发啸人的中气内力弱了两倍。

右面不远处的果林中,也有另一个人长啸。

三种啸声不久先后消失,表示三方面都有人。

被人反包围,这笑话闹大了。

八十余名高手名宿有点心虚,但并不害怕,所摆出的阵势,已表明人多势壮。像一队训练有素的官兵,禁受得起大队人马的冲击,对付一些江湖乌合之众,何足道哉?

弄不清到底来了多少人,也没看到有人出面。

显然反包围的人,没有攻阵的实力,只等他们撤走,抓住走动时的空隙进行军星的突袭。

从这里撤回新中江巡缉营码头营区,在郊野的小径中行走,路程足有十五里,有甚多零星突袭的地势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