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三十三章

作者:云中岳

八表狂龙估计错误,错得不可收拾。

柳思及时赶到,是致命的打击。决死一战中,主将不能在场指挥,被柳思逼离斗场,注定了要失败。

在双方实力的估计上,也犯了低估的错误。

八十余名比四十余名,二比一应该可以稳操胜算。可是,却没把其他的变数计算在内。

九华剑园的人数有四十余名,却没把摄魂骷髅一群老凶魔计算在内。任何一个老凶魔的武功,即使不能一比三,一比二绝对胜任。那天晚上,几个老凶魔一面杀人,一面放火,把走狗们杀得落花流水。

近午时分,零零落落逃回营区的走狗,不到二十个人,而且尚有一半伤痕累累,主事人无情剑并没回来。

南京的巡缉营,几乎瓦解冰消。

三更天,皇城内静悄悄。

鄢狗官的行辕,位于长安门与朝阳门之间的大街上,入夜习斗森严,内外隔绝,夜间往来的机要人员,也只能在外馆安顿。

行辕里只有鄢狗官的几个亲信坐镇,六爪云龙诸葛长虹就是负责人。但出面与官府打交道的,却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长史。鄢大人目下在杭州,行辕的人显得清闲,几乎算是空衙。

但骨子里,却是最忙碌的衙门,共有十二名管事,掌握各地巡缉营和查缉分司的活动,六爪云龙就是总领,日夜都在行辕坐镇。

南京巡缉营在各地许多巡缉营中,是规模最大的一个营,而且位于行辕所在地,可以直接往来,地位极为重要,因此六爪云龙在这个营所花的心血最多,人事与经济的支援,也最大方积极。

上次巡缉营受到惨重的打击,营舍被焚,船只全毁,属于行辕名下的五艘船数万斤盐也丢了,六爪云龙急得要吐血上吊。

祸不单行,一天之间,巡缉营余众全力出击,几乎全军覆没。

六爪云龙痛心疾首,半夜三更仍在机要房,召集十二名管事;以及六位机要人员;听取情势的报告,接着是讨论善后与重建南京巡缉营事宜。

灯光明亮,会场充满不安的气氛。

各地巡缉营受到攻击,是正常的事,但几年来都是些人破坏小騒扰,不足为患。去年扬州巡缉营被人暗杀了七个力士级巡丁,算是最严重的事件了。

这次南京巡缉营出事,却是破天荒的灾难。

两次大规模袭击,死亡人数已超过一百三十名大关,营舍被焚,船只被夺,损失之惨重空前绝后,难怪每个人惶然失措,弄不清这个造成巡缉营重大损失,决定性的关键人物柳思,到底是何来路。

问题非常棘手,各种意见分析也利害参半。

惨重的损失,不能完全归罪于柳思。

夜袭巡缉营,没有人能肯定柳思策划、参与、或放火杀人,因为与他照面的人都死了。

柳思与九华余孽并无往来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。

这次菜园大搏杀,柳思并没参与博杀走狗、仅诱出八表狂龙,远离斗场相博。

柳思并没与巡缉营作对,仅与八表狂龙了断个人恩怨。

八表狂龙曾经奴役酷待柳思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,个人报复与巡缉营的公务无关,想嫁祸也理由不足。

最重要的问题是,如果派遣人手兴师问罪,须防柳思一怒反击,恐将不可收拾,掀起更大的风波,死伤也将更为惨烈。

参加会议的人心中有数,有意无意地淡化柳思事件,不提报复的建议。目下也无力调派人手报复。

会议室外面有两名警卫,突然进来一名大声禀报:“龙天霸与东方姑娘求见长上。”

所有的人。似乎都没感到意外。

“请他们进来。”六爪云龙相当客气。

警卫领了八表狂龙与东方玉秀入室,看到室中有许多人,颇感意外,脸色微变徐趋堂下。

十九个人据案高坐,十九双眼睛在两人身上集中,神色怪怪地,可知的是没有一双眼睛有欢迎的神采。

“请坐。”六爪云龙抬手肃客,依然保持客气,“龙主事不曾返回营区,忙些什么?”

“忙着打听柳小狗的下落。”八表狂龙在堂下的交椅坐下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:“营区有无情剑处理善后,那是他的巡缉营。等我了断柳思的事,再回营……”

“龙主事,你不必回营了。”

“咦!诸葛前辈,九华剑园……”

“九华剑园余孽。以后会有人接手处理。”六爪云龙从一个红色卷宗里,取出一张宝泉局,面额一千两银子的官汇票,交由右首的一名手下转递给八表狂龙,“你在南京的事已经终了,回京都处理你的私人问题吧!不必向鄢大人的御史衙门报到了,你已经不是鄢大人的贵宾。”

“甚么?”八表狂龙跳起来,暴跳如雷,“你的意思,就这样把在下一脚踢开了?你有权就这样打发我滚蛋?你……”

“你给我听清楚了,龙天霸!”六爪云龙变了脸,不再客气,“由于你的无能狂妄,南京巡缉营可说完全是断送在你手上的,本部的人不再追究,已经情至义尽天大的恩惠了。”

“你怎能把过错推在我身上……”

“你心里明白,你不是挑不起的混混瘪三。”六爪云龙嗓门愈说愈大,“用不着花言巧语,以连你自己也不相信的巧辩,来掩饰你的失败与无能。我相信你不想丢人现眼,仍在此地逗留受到众人耻笑。走,是你唯一的出路。本部从不薄待替鄢大人办事的好汉,更肯花重金礼聘各路英雄办事。本部即将展开重建的工作,礼聘各方英雄任职,你如果肯屈就力士级人员,在下也将一本爱护青年才俊伪初衷,委任你在南京巡缉营工作。问题是,你愿意受无情剑节制吗?”

“这是对在下最大的侮辱。”八表狂龙几乎在叫号了。

“我是为你好,年轻人。”

“去你的!”八表狂龙要撤野了。

四名管事拍案而起,虎目彪圆,作势推案而起,要制止他撒野。

门外的两名警卫,撤剑抢入,声势汹汹。

“天霸……”东方玉秀拉住了他。

“回京去吧!”六爪云龙苦笑,“你最好不要去杭州找鄢大人,鄢大人对这次的损失,一定气得半死,一定会找人出气,何况……”

“何况什么?”

“鄢大人身边,有一位名震天下的名宿,绰号叫八表潜龙。你八表狂龙的狂,字面的意义狂就压倒了潜,你一去,他会把你挖苦得体无完肤,你的日于一定不好过,何苦来哉?那立仁兄的心眼小得很呢!”

“罢了,我哪有脸去见鄢大人?”八表狂龙泄气地说:“诸葛前辈,在下最后一次请求。”

“我愿意尽力帮助你。”

“柳小狗的下落。”

“老天爷;你还敢去找他?”六爪云龙大摇其头。

“我对付得了他。”八表狂龙咬牙说:“他毁了我的前程,我与他誓不两立。”

“忘了他,年轻人。”

“不,我坚持。”

“你如果失败,他会闹到行辕来……”

“这是我与他个人的恩怨,与任何人无关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请告诉我。”

八表狂龙从京师南来,在南京人地生疏。东方玉秀失去了所有的男女随从,像一个又聋又瞎的人。

两人没有巡缉营相助,盲人瞎马能闯出什么局面来?连一个地老鼠也控制不住,到何处去打听柳思的下落?

走狗们提起柳思,莫不心惊胆跳,对柳思的行踪,特别留了心,每个人提心吊胆,怕他再前往巡缉营闹事大开杀戒。

“今晚他在何处落脚,还没查出来。”六爪云龙只好将消息相告:“但未牌时分,他在朝天宫的名酒楼六朝居,订了一桌酒席,订定在明日天黑之前,送到石头山烽火台遗址,还要送点心。明晚月圆夜,他可能雅兴不浅,登山赏月。”

“唔!一定是赏月。”八表狂龙咬牙说:“小妖巫叫月华仙子,一定会和他在一起赏月。”

“可能的,小妖巫在五福客栈,本来就和他同房双宿双飞,良宵登山赏月意义深远呢!”

“谢了。”

两人行礼告退,会议室中气氛重新陷入紧张。

“统领,这太危险。”一名管事说:“假使柳小狗迁怒我们,行辕里哪有人挡得住他?”

“放心啦!柳小狗不是鲁莽冲动的人,如果不招惹他,对我们毫无威胁。”六爪云龙用权威的口吻说:“他与这条狂龙的帐,不会算到他人头上。哼;如果我所料不差,明晚石头山上,将有一场可观性极高的龙争虎斗。柳小狗订酒宴故意张扬,用意就是引这条龙去了断的。”

“咦!我们何不派人前往永除后患?”另一名管事兴奋地说。

“老天爷!那会牺牲多少人?”六爪云龙脸色一沉,“何况不见得能除去他,日后你我还有好日子过?惹火了他,他到鄢大人身边去闹,结果如何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夜间活动,超绝的高手有如蚊龙在海。风声不对,他一走了之,事后再来找我们,结果如何?”

“多去几个人……”

“那就会多死几个。我警告你们,要约束所有的人,明晚任何人不许接近石头山,违者格杀勿论。“六爪云龙一字一吐,声色俱厉:“我不希望行辕被人放火,我不希望鄢大人身边有这么一个刺客柳不思出没,听清楚没有?”

柳思其实是个大富豪,在巡缉营那群高手的行囊内,所弄到的金银,足以在南京逍遥一段时日。在临淮,他几乎扒光了那些人的钱囊。

花百十两银子,天没黑,四个店伙就挑了莱盒上山,扫净一段废墙基,铺上桌布,摆好加了盖的十二味珍馐,一小坛花雕美酒,十二色点心则放在食盒内,留下一名店伙照料。

日落时分,洒落满天彩霞。柳思一身黑,月华仙子一身白,一佩刀一挂剑,一双爱侣手牵手登上烽火台,打发看守的店伙离去,不必再来收餐具,因为餐具费已经一起先付了,算定这些餐具一定要被破碎的。

柳思穿黑长衫,月华仙子罗裳胜雪,形成鲜明强烈的对比,增加几分神秘诡谲的气氛。

如果两个并肩站在暗处,只能到一个白衣人。如果能看到依稀的黑影晃动,必定以为看到了鬼。

两人并不急于动席,相根相依在不远处的草坡坐下。

“心田哥。”月华仙子倚在他怀中,娇滴滴地叫他的真名,伸手指着远处清凉山顶的翠微亭,“真该把酒席搬到翠微亭,在那儿赏月是不是悦意些?”

“不,在这里有意义,傻女孩。”他轻抚姑娘的三丫髻,嗅发中传出的淡谈清香,“不但是你我曾经在这里,以生命作同命的一击,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?哥,说嘛!”姑娘是用鼻音说的,转嫁首轻咬他的脸颊,耳朵,像贪吃的猫。

“这里是古金陵城遗迹,龙蟠虎踞金陵城,就指的这里,而非目下的乱糟糟南京城。”

“我听说过。”

“我是虎,我要在这里和所爱的人度有意义的良宵,在这里看月华如水,有你也有我。”

“虎?你是虎?黑虎?哦!你比虎雄伟多了,我喜欢。”姑娘用沉迷的诱人嗓音在他耳畔呢喃,伸手拉开他的胸襟,火热的樱chún在他壮实躶露的胸膜轻咬、重吻。

“虎,霹雷虎,霹雷虎柳心田,双成,你听说过这头虎吗?”

“霹雷虎?”姑娘在他怀中抬起头,似有所思:“我好像听说过。江湖上以虎为绰号的人,应该有二五百之多。霹雳虎……”

“你听说过铁血团?铁血锄姦团。”

‘哎呀!锦衣卫。”姑娘几乎要惊叫跳起来。

“名义上不属于锦衣卫,但有一半是锦衣卫的人、”

“咦!你……”

“我曾经是铁血团的悍将,当时的绰号就是霹雷虎。”

“曾经是?”

“对,离开两年了。铁血团口碑并不佳,算是大权臣的私人鹰犬。双成,你有权知道我的为人。我也自认我不是好人,所以我无法坦然与绝剑狂客那些人相处,也不想直接帮助他们打击巡缉营走狗,我……”

“我不想听你任何自贬身价的话。”姑娘伸手掩住他的嘴,“我更不想听你是好人或坏人。在我心目中,你就是你,我要你,爱你,就算你是一条虫,你一定身边有我这条雌虫。哥,抱紧我……”

两人滚倒在草丛中,激情地缠绵拥抱久久。

“哥,你想那条龙会来吗?”姑娘终于满足地坐起,凝望着山下问。

“他会来的。”他信心十足,“昨天我并不想杀他,还真存在几分惶惶相借的念头;所以留了三成劲,无意击破他的芥子神功。因此,他认为我并不比他强,他有强烈的复仇信心,一定会来的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三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