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四章

作者:云中岳

少女此时已浑身发麻,失去自救的能力。

一声爆响,老恶魔的手,与飞来的一块破瓦接触,瓦片碎裂,发出金石声。

“啊!……”

老恶魔惊叫,骇然收手止步。

不怕刀砍剑劈的手,显然被瓦片打得受不了。

“叭哒”少女摔倒在地,滚了一身泥水。

“我……我我……”少女四肢一伸,像是瘫痪了,大雨淋在她身上,她连移动手脚的力道也消失了。

她知道,她不是被大袖可怕的劲道震伤的,而是老恶魔在出袖的同一瞬间,左手偷偷地伸出袖口,用超凡的指功,虚空远在丈外,击中了她的丹田穴,刹那间便气散功消,老恶魔的指功太可怕,不是她所能抗拒得了的。

她仰躺在地,看到老恶魔暴跳如雷。

“谁躲在一旁弄鬼?”老恶魔暴怒地左转右旋,狂野地向四周搜视,狞恶的暴怒形象十分吓人,“给我搜!搜出来碎尸万段,快!”

三个随从兼门人,出现在三方,奔掠如飞穷搜各处,忽隐忽现速度惊人。

暴雨如注,四周漆黑,狂风撼树枝叶摇摇,绵绵的雷声电光惊心动魄,哪能发现藏身在草木叶中的人?想得到必定白费劲。

三个金刚与侍女,皆被打昏躺在暴雨中。

少女是清醒的,她在倒地之前,目击老恶魔伸在胸口的鬼手与瓦片接触所发生的异象。

她比老恶魔更清楚,绝不是风吹落瓦所造成的结果,即使是内家高手,躲在一旁全力发出瓦片,也伤不了老恶魔一根汗毛,绝对挡不住老恶魔坚逾精钢的怪手,瓦片在距手尺外便碎如粉屑了。

她的格斗经验,比老恶魔差得太远了。以她所修习的内力御剑,短期间老恶魔还真奈何不了她。

老恶魔不再以目光搜寻,到了她身边。

“是不是你暗中有人保护?”老恶魔劈胸揪起她,可怕的。骷髅面孔令她脊梁发冷:“是谁?你老爹?或者是你的师门长辈?说!”

“呸1”她咬着银牙反抗。

“辟啪!”

老恶魔给了她两记正反阴阳耳光。

“你敢不说?老夫要你生死两难。”老恶魔揪住她的发髻猛拉,“老夫要把你剥光吊起采,你的人就会挺身出来送死了。”

三个门人不约而同现身,全成了落汤鸡。

“师父!”一个门人沮丧地说,“暴雨如注,夜黑如墨,弟子无能,无法将人搜出,恐怕得由师父施展搜魂大法,才能将人搜出来了。”

“混蛋!这种天气,怎能施展搜魂大法?”老恶魔顿脚叫吼。

“但弟子已搜遍附近……”

“算了!把人带到后殿,问清口供再说。”

“遵命!”

三个门人拖了四俘虏,老恶魔抱了少女领先便走。

后殿黑沉沉,那盏暗绿色的灯笼已经熄掉了。

风小了些,后殿总算聊蔽风雨。

“奇怪!幽冥灯怎么可能自熄?”一个门人放下俘虏嘀咕,咔喳两声擦动火摺子的火力,火星飞溅触及火煤,嘬口一吹,火焰升腾。

“咦!人呢?”另一门人怪叫。

四个星斗盟杀手不见了,白发郎君也失了踪,地下散布着割断了的牛筋索,一看便知人已被救走了。

点燃了松明,老恶魔再次暴跳如雷。

“哪一个狗娘养的杂碎!敢在太岁头上动土?”老恶魔把少女往地上一丢,鬼眼四顾,用手向东面一指,“是一个人,从东偏殿溜过来的。”

地下积尘盈寸,有人走过一看便知,留下的足迹,隐约可见水凝的尘埃碎团,与五人逃走方向所留下的足迹不同,所以知道来的只有一个人。

逃走的人,是从西偏殿走的。

“我去追!”一个门人插妥松明,转身向西偏殿奔去,仅奔出五六步,叭一声怪响,随即传出旋舞破风的锐鸣,可知劲道之猛烈。

破风声令人入耳心惊,一块青瓦在那位门人的右耳暴裂,人重重地砰然摔倒,手脚一伸,便失去了知觉。

同一瞬间,站在松明旁的门人,脑袋也传出瓦片打击碎裂声。

人倒了,松明也倒了,全殿重新陷入黑暗里。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

“何方妖孽……”

黑暗中传出老恶魔的怒吼,接着罡风似殷雷,一双大袖挥舞,形成劲烈的阴风,积尘飞扬,真像陡然刮起一柱龙卷风,

少女是神智清明的,可是殿中太黑,一无所见,只能凭有限的听觉,估计殿中所发生的变故。

“呃……”第三个门人的叫声传出。

“又倒了一个,这人是谁?”少女喃喃自语。

“哎……”黑暗中传出老恶魔的怪叫:“混蛋……”

“砰噗噗……”

没错!是拳掌着肉声。

“哎唷!”

“嗤……”是大袖被撕裂的怪声。

少女大骇,老恶魔的大袖,宝剑也损伤不了分毫,怎可能被撕破了?

“什么……人……”

老恶魔的嗓音变了,可知元气已经大伤。

“打破你的骷髅!”是另一个人的嗓音。

“呃……哎……”

厉叫声中,老恶魔冲出殿外的大雨里,一闪不见。

少女的听觉相当敏锐,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在她身旁停下,然后有一双手在她身上摸索着。

全身湿淋淋的,她的服体玲珑透凸,似乎这双手不用摸索,一探之下便知道各处部位。

她隐约分辨出是一个人,一个男人。

“我的丹……田……穴……”

她羞急地叫,因为有只手触及了她的左rǔ房。

丹田穴在小腹,不许陌生男人触及的禁区。

大手再略一探索,随即按上了丹田穴。

一股怪异的劲流,源源不绝地注入她的丹田穴,然后怪异的吸力光临,她的小腹有被炙的感觉。

她有触电的感觉,另有一种令她气血浮动的乱流,流窜在她全身每一条肌肉内,心跳加快了一倍。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她嗓音也变了。

“老恶魔会回来,快走!”那人低声道。

掌离开她的胴体,人影倏然消失。

“这嗓音有点耳熟。”

她挺身坐起讶然轻呼。

她的四位同伴是被偷袭打昏的,施救不难。

她怕老恶魔返回,救醒同伴急急出庙,上了坐骑冒雨驰返府城,急如漏网之鱼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三天过去了,徐州市面依然繁华忙碌。

柳思的生活一切如常,白发郎君似乎已不在徐州了。

这天傍晚时分,他在住处草草梳洗毕,换了一身干净的青直掇,准备出门上食店找食物填五脏庙。

拉开大门,他怔住了。

四个魁梧的大汉,像大寺院门外的四大金刚,双手抱肘盯着他狞笑,身材都比他壮,高度却不相上下,像四个大牯牛。

“咦!你们……”他颇感惊讶。

“还记得老朋友吗?”那位眼似铜铃,生了一口暴牙的大汉狞笑着打招呼。

“他娘的!该称老伙计。”他流里流气说:“屋里坐,你们还没死呀?”

“咱们死不了的,混得不错呢2”那人不打算在简陋的屋里接受招待:“到处打听你的下落,总算找到你了。你这小于怎么在车行里当伙计?你他娘的是越混越回去了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”怕死呀!”他不再催促对方进屋,顺手带上门加锁:“你们还在赚血腥钱?”

“很好赚呀!当然不想放手。”

“赚了好些年的血腥钱,看你们的光景,似乎不见得好到哪里,居然还舍不得放手。晃眼分手三年多,你们还找得到我,我算是服了你们啦2来徐州有何贵干,不会是专程来看望老伙伴的吧?”

“的确是专程来找你的,辗转获得你的下落,马不停蹄就赶来了。”

“真的呀?”

“你现在改名叫柳思,只把中间的‘不’字去掉,柳不思与柳思差不多,有心人一听就知道是你。当年在真定府,咱们这一伙猫人之中,你是寻踪觅迹的专家,找寻线索的第’一把手。如今咱们碰上困难,所以专程来找你。”

“找我?你们知道我已经不吃这行饭了。替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迫寻失物,追缉凶手,所冒的玩命风险太大,所得的代价又不多,所以干不到一年就腻了。你们做做好事,不要来烦我好不好?”

“这次代价高,高得可以快活半辈子,当然风险也大,困难甚多,所以来找你,只有你才能胜任。”

“你们应该办得了。”

“不行,咱们寻踪觅迹缺乏耐心。”那人坚持,脸色不再友好,“只有你这个专家才办得到,你一定要帮咱们办这件事。”

“这……”他已经看出苗头不对。

“对方是九华剑园的主人,绝剑狂客一家老少。”

“你们不会是饭桶吧?”他嘲弄道:“九华剑园不是一艘船,也不是一部车,既不会移动,也不会消失。绝剑狂客吴家人丁旺,名动江湖口碑声佳誉隆,你们七猛兽闯进去就行了,还用请我去寻踪觅迹?不过,我怀疑你们七猛兽,是否对付得了剑园的众多人手?这种买卖你们也接,实在不怎么聪明。”

“剑园已经不存在了,成了瓦砾场,所以来找你呀2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吴家子弟最后一次现身的地方,是江对面的潜山天柱峰,从此就像是在天底下消失了,所以要你帮忙。”

“抱歉!我……”

“你非帮不可!,,那人沉声道:“这次的赏金是五千两银子,足够咱们快活十年,咱们绝不轻易放过。既可获得重利,又可增加咱们七猛兽的威望,何乐而不为呢?所以……”

“我又不是七猛兽,何况我的武功,也对付不了剑园的子弟。”

“咱们只需要你找出他们的下落,不会亏待你的。”那人踏前两步逼近,怪眼彪圆,“明天就动身跟咱们南下。识相些,柳不思。你知道我洪荒狮的话不容违抗,翻起脸来六亲不认的。”

“咦?你怎么啦?”他看出凶兆,也感到愤慨,“咱们已经不是伙伴,各有各路……”

“咱们需要你!”洪荒狮厉声道。

“我在这里有一份活计,不再吃刀头舔血的饭……”

“跟我们走!”洪荒狮沉喝。

“不!”他坚决拒绝。

“你真不答应?”

“不关我的事……”

“唉”一声闷响,洪荒狮突然先下手为强,一记重拳捣在他的小腹上,力道甚猛。

接下来的事简单明了,四个人轮番上阵,把他打得骨散肉松,口鼻流血。

第十次被打倒,他起不来了。

巷口围了几个人,想上前劝阵,却又不敢妄动。四个猛兽之一狠瞪了众人一眼,把这些小市民吓坏了。

“把他弄走。”洪荒狮向三同伴得意地下令,“明天一早就南下。这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,沿途好好整治他,直到他回心转意为止,带走。”

二人左右一夹,架住双胁拖了便走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江湖七猛兽,可知以猛兽为绰号的应该有七个人。

其实不止七个人,只是七个首脑级的人执事,雇用了不少特殊的人才,各色各样专家,专门替各方人士寻人寻物。

人,指失踪的人口,或隐匿的仇家等等等。

物,当然指被窝或抢的珍藏宝物。

不管是寻人或寻物,多半需使用武力。由雇用的寻踪觅迹专家,找出人或物的所在,再依情势由执事人员,带了雇用的人手前往办事。

多年以来,江湖七猛兽的名号愈来愈响亮,但口碑不见佳。

因为所接的买卖,几乎委托人十之八九是权威人士,甚至有些是无恶不作的豪霸。所以,有人指称他们赚的是血腥钱。

可笑的是,他们以猛兽为绰号,却又戏称是猎人。意指猎人的猎,也就是说:猛兽猎人,而非人猎猛兽,颇令江湖朋友侧目。

三四年前,柳思在他们手下担任寻踪觅迹伪伙计,那时的姓名是柳不思,混了年余,表现得极为优越,替七猛兽赚了不少花红。

他喜欢冒险,却没有耐性,从事每一种工作,混上一年半载就腻了,兴趣一消失,就卷铺盖走路。

四头猛兽专程来找他重作冯妇,用上了强迫手段;当初他在七猛兽手下做伙计,负责寻踪觅迹,并不负责打打杀杀的责任,碰上棘手的事用不着他出面处理,因此七猛兽并不知他深藏不露,以为吃定他了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四猛兽带了六个得力手下,与另一批人包下客店的一座独院。

客院的客厅灯火通明,已有几人在厅中品茗。

看到四猛兽拖回一个人,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奄奄一息的柳思。四猛兽的两个同伴,则替代两个猛兽,接过柳思拖在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