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六章

作者:云中岳

仰止山庄的七个人,看得一头雾水。

这些强梁人多势众,全都是武功惊世的高手,先行凶擒住陌生人押至林中问口供,然后自己人又打起来了。

更让他们感到惊异的是,被打的人是柳思。

他们当然不明白,徐州车行的小伙计,为何与这一群形同强盗的人走在一起?柳思的同伴婬贼白发郎君又在何处?

他们不明双方冲突的真正内情,也不敢路见不平,拔剑管闲事。

八表狂龙的人数,几乎有四倍,而且看这些人的气势,除了他们认识的柳思差劲之外,无一庸手,四比一,能管吗?

刚才那四位刀法剑术皆可称一流的旅客,就是在二比一之下受伤被擒的,而八个动手的人中,任何一个的武功,也比被擒的旅客高明。

可知这些气势怪异的人,不会以武林朋友的公平气概,对待任何敌对的人,很可能刀剑齐挥一拥而上。

四金刚见多识广,一看洪荒狮带了六个人,气势汹汹地向他们接近,便知道即将灾祸临头。

七比七,似乎颇为公平。

但八表狂龙那群人,在不远处跃然若动。

气氛一紧,少女沉不住气了。

“你们似乎想把在这里歇脚的人,不分好歹一网打尽呢!”少女独自上前打交道,还真有几分女强人的气势,“我姓东方,你们是……”

“在下洪涛,匪号洪荒狮。”洪荒狮冷冷一笑,“仰止山庄一剑愁东方庄主,与姑娘……”

“那是家父。”

“刚才所发生的事,结果姑娘已经知道了。”

“是的,目击了一切。”一位金刚到了女主人身旁,替女主人出面打交道:“阁下是洪荒狮,名震江湖的七猛兽的洪当家,今天你做出了犯忌的事,你不伯引起江湖道的公愤吗?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我,仰止山庄的风金刚。似乎今天你们不是主事人,主事人是那位年轻的英雄,他是……”

“八表狂龙龙天霸,目下是总理盐政鄢大人的巡缉营荣誉统领。”

“老天爷2难怪表现得半官半匪。”风金刚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洪老兄,你改吃他们的饭了?”

“在下受雇调查九华剑园主人绝剑狂客吴家的下落。九华剑园已经成了瓦砾场,吴家于侄逃匿一空。仰止山庄也是侠义道中,领袖群伦的人物,想必与九华剑园交情不薄,应该知道吴家子侄的下落。”

“九华剑园毁了?”风金刚更为吃惊,也心中暗懔,“仰止山庄与九华剑园,一南一北从无往来,更谈不上交情,两家主人也从未谋面。阁下找本庄的人讨消息,未免大荒谬了吧?凭你们七猛兽的见识,应该知道两家从无来往的事实呀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在下一句话,本庄根本不知道九华剑园的任何消息。”风金刚郑重地说。

“但……龙大人不信,奈何?”

“那就没有你的事了。”风金刚不得不摆出强硬态度,“让姓龙的做决定吧!”

“他会把你们带到南京。”洪荒狮提出警告。

“让他来吧!你七猛兽最好脱身事外。”

“他会来的。”

八表狂龙五个人,已大踏步而来。

***

八表狂龙共有十二个随从,已有八个押了俘虏,进入松林深处迫供,身边只剩下四个人。

所以,他利用七猛兽的人打头阵。

现在,亲自出马的时机到了。

面面相对,本来威风凛凛,杀气腾腾的八表狂龙,随接近的脚步,脸色逐改变。

走近之后,逐渐发现东方姑娘美丽的表面下,所蕴藏的内在傲世风华,他立即发现,有似曾相识与心灵契合的感觉,深深地吸引着他。

英雄与女强人,双方皆被对方的风华所吸引。

“东方姑娘,九华剑园与仰止山庄,一南、北同为剑道宗师,也许真的彼此之间并无过从。”八表狂龙的神情完全变了,变得笑容满面,和蔼可亲中,流露出蓬勃的英风豪气。“姑娘可曾想到,一旦九华剑园从此在江湖除名,对仰止山庄是否有利?与在下合作,令尊的宗师级地位,是否如日之升领袖武林?”

“合作?甚么意思?”东方姑娘脸上的怒火,也急剧消散,“我家与九华剑园,从无往来确是事实。”

“九华剑园吴家的子弟,已是逃匿的罪犯。贵山庄朋友众多,必定有人知道一些风声;在下以至诚请姑娘相助。查出吴家子弟的下落,不需姑娘出面,由在下出面对付他们,双方共蒙其利,尚请姑娘慨允。”

态度诚恳客气,只要一点头,就可化干戈为玉帛。

“你对付得了剑园子弟?”东方姑娘笑问。

“毫无问题。”八表狂龙语气信心十足,“在下不甘菲薄,自信在内功拳剑上下过苦功。如果我对付不了他们,犯得着远从京都南下丢人现眼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一方有心,一方有意,只要再谈下去,必定有志一同。

第一家小店右面的松林中,突然奔出一个浑身血污的人。

“长上……”那人是八表狂龙的随从,是向俘虏迫供的八随从之一,“大事不……不好,要……要命阎王一……群凶魔偷……偷袭,咱们的人……呃……”

奔出小店广场,支持不住向前一栽。

八表狂龙一声怒啸,去势如电火流光,眨眼间使消失在松林深处。

仰止山庄的人吃了一惊;被八表狂龙的惊世轻功吓了一跳。

四随从也飞掠而走,速度相差太远了。

洪荒狮向同伴打眼色,阻止同伴妄动,镇定地退回路旁。静观其变。

留在原处的三个同伴,恰好将昏迷的柳思救醒。

“结阵自保。”洪荒狮断然下令,除了柳思留在路旁坐下歇息之外,十个人在广场列阵,随时准备应变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松林深处传出狂笑声,正是老凶魔要命阎王的嗓音。

***

八表狂龙来得太晚了,问口供的现场,百灵刀四个俘虏,已被酷刑迫得不成人形,而且死了两个。

也留下六个随从的尸体,和一个受了重伤;离死不远的随从,右背肋出现一个血洞,是地府魁星的兵刃魁星笔,猝然从后面攻击所造成的伤害。

三方面传来狂笑声,此起彼落飘忽不定,但看不见人影,有意招引救应的人追逐。

八表狂龙不上当,留下四随从善后,狂怒地回头反奔,重返小店。

仰止山庄的人对去留举棋不定,东方姑娘还在考虑,该不该留下来相助,突变已生。

摄魂骷髅与三门人,是从第一家与第二家小店中间,从屋后掠入广场的,劈面碰上了洪荒狮十个人。

一声狂笑,摄魂骷髅毫不迟疑,一双大袖风雷骤发,像猛虎冲入羊群。

第一个接触的人是洪荒狮,长剑首当其冲,变生仓卒,没有打交道的机会,唯一可做的事是挥剑接斗,双方甚至还来不及看清面貌。

八表狂龙在蚌埠集客店,激怒了五个凶魔,五个凶魔跟来报复骤然袭击,可说已是意料中事。

因此洪荒狮以为来人是五凶魔中的四魔,仓卒间不知道面对的是哪一位,应该是五凶魔中的一个。

如果洪荒狮知道来人是摄魂骷髅,绝对不敢挥剑硬拼淬接。

一声狂笑,大袖裹住了剑,洪荒狮会飞,连人带剑飞出两丈外,砰然倒地像例了一座山。

“呃……哎……”

惨叫声乍起,摄魂骷髅的三个随从,三把剑三方突入,一照面便劈翻了四个人。

再一声狂笑,黑虎吕强也被震飞两丈,摔落时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挣扎难起。

两冲错之下,十个人死掉了六个。

眼看全军要覆没,怒啸震天中,八表狂龙赶到了,急如惊电投入斗场。

“铮!”老魔的一个门人首当其冲,剑寸裂散飞。

八表狂龙愤怒如狂,不假思索补上一剑,拔剑大旋身,剑化激光射向挥来的大袖。

一声气爆,夹杂着撕裂人心的裂帛响!

摄魂骷髅的可伯袖风一泄而散,有大袖化为片片飞舞的蝴蝶。

摄魂骷髅大吃一惊,闪身急退。

间不容发地避过激光的致命迫袭,急急拔出青钢剑,厉吼一声,迎着再次射来的激光,撤出了无俦的剑网。

“铮铮铮!”

双剑接触所传出的慑人心魄震鸣,像连珠花炮爆炸。

罡风激荡,剑气澈骨。

人影立即中分,摄魂骷髅飞退丈外,稳不下马步,再连连后退!

八表狂龙仅退了两步,显然老凶魔是输家。

一名门人看破好机,从后面挥剑便扑上了。

“杀!”八表狂龙沉叱,大旋身剑发狠招回龙引凤,奇准地一剑点穿了那位门人的头颅。

人影剑光电射而至,东方姑娘到了。

在徐州夜间古庙,她们七个人一无所知地,一头钻进迷香阵里,再被摄魂骷髅的名头所惊,毫无反抗的机会,在半昏迷中眼睁睁等死。

现在是白天,妖术与迷香巳没有多少威力。

她恨上心头,仇人相见分外眼红,看清来人是摄魂骷髅,不假思索便挥剑冲到。

她的剑品质极佳,已可名列宝剑级的利器。摄魂骷髅的青铜剑,也与宝剑级的松纹古定剑品质相等。

“铮!”

剑鸣震耳,剑气飞腾。

她的内力修为,火候毕竟相差甚远,被震得斜飘丈外,只感到虎口发热,震撼力极为猛烈。

摄魂骷髅也退了两步,马步不稳。

八表狂龙大感惊讶,没料到她竟然能接下老凶魔的一击,一声长啸,兴奋地乘虚挥剑长驱直入。

摄魂骷髅这才发现,三个弟子死了两个。

发出一声悲愤的长啸,老凶魔含恨而走。

这一男一女如果联手取得默契,老凶魔注定了失败的命运,必须及早脱身,先保住老命再说。

好一场雷霆万钧的突袭,发生得快,结束也快,双方死伤惨重。

满地尸体,惨不忍睹。

摄魂锁链损失了一半人,留下两具弟子的尸体。

八表狂龙损失更惨,死了七名随从。

洪荒狮遭了无妄之灾,死伤最惨。

十个人死了七个,没死的黑虎吕强,也受了严重的内伤,几乎全军覆没,灾情惨重,这位老大当家慾哭无泪。

仰止山庄的人,除了东方姑娘之外,其他的人不曾投入,他们是唯一没有死伤的一方。

***

小店三家全关上了门,里面有几个旅客躲在桌底下。

愤怒如狂的八表狂龙,指挥随从把七具死尸装上车。

洪荒狮拒绝将七具同伴的尸体,搬上八表狂龙的载行囊大车。

“我的人快要死光了,只好放弃贵方的这笔买卖。”洪荒狮向八表狂龙表明态度:“在下在这里雇车,将尸骸运回蚌埠集,打点买棺寄厝,日后再运返真定府,交给他们的家属,运返故里安葬,恕在下不能随尊驾南下。”

“我留下两个人在这里善后。”八表狂龙断然拒绝,“洪当家,你不会因为些小挫折,就自砸招牌打退堂鼓吧?死了几个人算得了甚么?”

“龙大人……”

“这次你们七猛兽只来了一半,本来就失算。”八表狂龙不悦地说:“我派人回真定,把你店中的人全领来。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;你得了咱们的定金,岂能自砸招牌半途而废?你这里还有四个人,必须随我一同南下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的请求,不容拒绝。”八表狂龙声色俱厉,不怒而威。

“罢了!”洪荒狮长叹一声,一脸无奈,“看来,只有舍命陪君子……不,舍命陪你下地狱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八表狂龙厉声质问。

“距地头还有好几百里,你沿途生事立威,唯恐天下不乱,公然招摇惹事招非。”洪荒狮再也按奈不住,爆发似的抗议,“龙大人,目下已是强敌环伺,再这样下去,天知道咱们是否能活着到达地头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不平则鸣,我不伯你。”洪荒狮不再低声下气,“要不,我带人自己走,咱们在地头安庆府会合,之后我先入山调查

“不行,一起走。”八表狂龙坚决地说:“我希望沿途把人引出来,我怀疑你们的调查能力。”

“有柳思前往,我保证定有所获。”

“哎哟……”不远处躲在路旁歇息的柳思怪叫:“我……我走不动,你……你们把我打……打得好惨,你……你们会受到老天爷报……报应的。”

“闭嘴!”八表狂龙怒叫:“走不动乘马,乘不了坐车。”

“龙大……龙兄,这人是怎么一回事?”在一旁等候的东方姑娘讶然问,指指愁眉苦脸的柳思,“我曾经看见你的人打他。”

“他叫柳不思,早年曾在七猛兽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