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七章

作者:云中岳

马和车停在十余步外,骑士们心惊胆跳,目定口呆,目送谭姑娘宛若流星破空的惊世快速身法,似乎眨眼间已冉冉远出半里外,再一眨眼便已接近里外的坐骑,快得不可思议,很难相信那是一个掠走的人。

如果没有阳光,真可能被误认是鬼影。

八表狂龙收剑入鞘,接过随从奉上的缰绳与马鞭扳鞍上马。

“长上,那人跑掉了?”随从不安地问。

“拦不住她。”八表狂龙呼吸有点不稳。目光落在不远处半倚在车座上的柳思,“柳不思,你见过那两个人的面目。”

“没怎么留意。”柳思懒洋洋精神不济,说话有气无力。

“你看到激斗的情形。”

“太远了,龙大人。”柳思坐正身体,箕水豹正驱车向前移动:“只看到剑光漫天彻地,剑气飞腾尘埃滚涌。哪看得清激斗情形?连剑光人影也分不清呢!凭我这两手三脚猫武功,委实不知道你们是如何拼斗的。”

“那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人。”

“是吗?难怪长得像京师的兔二爷。”

“兔二爷,指男妓,奕童。

“少给我废话,你看出多少线索?”

“老天爷!我又不是神仙……”

“闭嘴!你是调查线索的专家,耳闻目见皆是线索。”

“你以为我是什么?看相卜卦下九流?”‘我不管你是哪一流,赶到县城之后,给我加劲查,查不出线索,你给我小心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那两个女人,一定会留在县城落脚,不死心伺机騒扰,你必须尽快把她们的下落与底细查出来。”

一抖缰,健马向前冲跃。

“曹老兄,你们跟着这种上司办事,哪会有好日子过?”柳思向箕水豹苦笑,“说他暴躁,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,如果真的暴躁,他绝对逃不过那个假公子的剑下。老天爷!你们这几个人怎受得了他?”

“他的武功,’也的确令咱们折服。”箕水豹叹口气,插鞭驱车,‘咱们也伯他,受不了也得受,老弟。”

“日后你们可有罪受了。”

“其实他这人不难相处,顺着他一点日子会好过的。说实话。咱们还真的心悦诚服跟随他呢!”

“真的?”

“你知道铁血团吗?”

“名震天下的锦衣卫外围组织,当然知道。”

“他们的总部就设在京都。”

“听说过。”柳思随口敷衍。

“不瞒你说,鄢大人的人,在江南甚至山东,都吃得开兜得转。但在京都,就神气不起来了,铁血团的人,一直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。自从龙爷来了之后,先后多次和他们在广宁门牛市单挑,每次都大获全胜,咱们在京都总算能扬眉吐气抬头挺胸了。”

京都的外城,是嘉靖二十一年建成的。奉旨修筑的人,正是大姦严离的儿子严世蕃督建的。外城建成,把天坛包在城内了。

也因此一来,京都不再是四四方方的大城,南面凸出一大块,共占地周二十八里。最西的两座城门,中间那座就是广宁门,后来又改为广安门。

广宁门的牛市占地甚广,也是械斗的好地方,外城的不良子弟。经常相约在这里群殴。

“铁血团的重要人手不在京都,大部份功臻化境的干员分散在天下各地活动。所以这条龙在京都耀武扬威。”柳思用懒洋洋的声调说,“你们的气焰,一旦威胁到他们的权势,你们的日子会很难过的,你老兄可不要沾沾自喜自我陶醉。”

“管他呢!”箕水豹又叹了一口气,“这次南下,能否活着回去,谁也不敢逆料,日后的事谁知道呢?”

“巡缉营与九华剑园的事,到底为了甚么利害冲突?”柳思有意无意地探口风。

“我也不清楚。”箕水豹摇头,“好像是说。南京巡缉营的。人,缉私盐找错了门路,套上了九华剑园的人,冲突时死了一位弟兄。”

“你们的人就毁了剑园,大举兴师问罪,赶尽杀绝而后快,报复未免太过分了吧?”

“这叫做骑虎难下呀!巡缉营的人办事,任何大小事务从不肯善了,不然岂能保持权威?绝剑狂客不是善男信女,声誉甚隆朋友众多,就算他肯服输,他的朋友也不会计心袖手旁观。这一来,双方除了全力以赴,别无他途,宰掉他是唯一永除后患的良方。”

“南京方面,为何要前来凤阳与体们会合?你们快马加较赶往南京,岂不省事?在南京乘船前往安庆,既秘密又安全,实在没有必要来凤阳会合。”

“预定赶来会合的人,是从苏杭一带以重金请来的高手名宿,会合之后秘密走陆路,经广州越霍山,从潜山的背后封山穷搜。由南京的另一批人,走安庆虚张声势,也负责截杀吴家赶来声援的朋友,彻底清除吴家有关的亲朋好友,今后大江两岸,没有人再敢干预巡缉营的事务了。”

“晤!一石数鸟,够狠的。”柳思苦笑,“你们将付出可怕的代价,难怪你有不知是否能活着回京的想法。你们的主事人,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八表狂龙身上,何其愚蠢?你们沿途闹事,几个正邪高手名宿,就把这条龙缠住了。如果我是绝剑狂客,只要乘机派几个高手,騒扰行布迷阵,一定可以把你们鼻子拖住团团转。”

“你是最精明的猎人,依你看,这些把我们杀得七零八落的人,会不会是绝剑狂客派来的?”

“绝剑狂客不是枭雄,老兄,他不会派手下或朋友来冒生命之险,更不可能请妖魔鬼怪行凶。”柳思用行家的口吻说。

但他心中一动:这两个武功惊人的小姑娘。

“绝剑狂客不是枭雄,不会豢养有爪牙,但却有一些交情深厚的热心英雄朋友,激于义愤或交情,这些人会不顾一切作乾坤一掷。”他进一步解释。

“长上要你去查。”箕水豹瞥了他一眼,“你支撑得住吗?”

“三五十记拳掌,要不了我的命。”柳思脸上有怪怪的笑意:“我如果拒绝……”

“他会整得你更惨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不会拒绝。”

“那就对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,老弟。”箕水豹用世故的口吻劝解,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;你必须承认某些人是天生的强权,某些人注定了可以任意主宰他人的生死,反抗拒绝是没有用的,认命吧!”

“我知道。江湖朋友如果不找强者投靠,混不出什么局面来的,连要命阎王这些不可一世,横行天下独来独往的凶魔,必要时也招朋引类狼狈为姦呢2所以,我会知趣地合作。”

“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他要去查,我当然非去不可。而且乐意呢!”

“乐意?”

“是呀!不然,一天到晚跟在他身后,听他呼来喝去打骂交加,把我当做跟班奴才,我那有机会办自己的事?我这人受不了规律性的生活,当初我辞去七猛兽的工作,原因就是猎人的兴趣消失了,我要过我认为值得探索的各种有情趣生活,其中绝对没有做跟班奴才这一项。目下我承认他是强者,我任何时候,皆可以离开他的眼看手及范围,办我自己想办的事。”

“逃走?”

“不.老兄,我看结果的兴趣浓厚得很呢2”

“看结果?你……你打浑水摸鱼的主意?”

“没甚么啦:老兄。”柳思的手,像老朋友话旧般,轻拍箕水豹的肩膀。“我所说的话,你一个字也没听到。如果有一天你能活着回京都,就有机会想起这些可笑的事,呵呵!”

箕水豹眼中。本来涌起机警的神色,这时突然变成茫然,随即注意力转移至驾车的工作上。

前面,临淮县城在望。

***

这是一座时有时无。变化多端的小城,称之为城,不如称之为乡镇来得恰当些。

淮河的水灾,比黄河好不了多少。

这座城有时消失在滚滚洪流里,有时又重新建起来;有时在河北,有时到了河南。

它曾经有多种名称:钟离、燕、中立、临淮。

最后,在乾隆十九年,这座县城终于在人间消失了。

小小的土城墙围成一圈,那就是县城。城内城外街巷弯弯曲曲,房屋东一堆西一团,沿河堤一带。街道向东西零零星星伸展,谁高于谁就可以建一座码头。总之,一切建设皆杂乱无章,谁也没有做永久的打算。

怎样做永久的打算?说不定明年就来一场大洪水,这一带又成了泥淤平原,片瓦无存。与西南二十里外的中部相较,一是天堂,一是地狱,根本不能比。

但这里,却是商旅的中心,活力澎湃,充满朝气,市面繁荣,交易活络。

每个人活在天灾人祸的阴影下,依然生气勃勃,热爱生命,斗志高昂,勇于接受生活的挑战。

淮河下游真是名符其实的水乡泽国,天老爷在那一带,派天神妖怪狠狠地踏裂、踩陷许多土地,形成无数河流纵横,沼泽密布,以收集各地雨水。

人散步在低洼的土地上,除了天就是水。所积的水也分向东流,左灌泅州,右入洪泽湖。后来,大泅州城也陆沉从世间消失了。

在淮河北岸一带,马匹成了罕见的无用牲口,既不能拉车坐乘,也不能耕田,小船成了主要的交通工具。

那些血案如山的罪犯,只要弄一条小舟,往河流纵横的地方一窜,躲上十年八年,活得十分如意。

没有人能找得到他了,水乡泽国生活条件相当丰裕写意呢!

所以在凤阳一带犯案的人,只要能从临淮一带,偷渡过二四百步宽的淮河,跨上北岸一带便安全了。

进入栈埠林立的市街,便进了龙蛇混杂的狩猎场。

八表狂龙一群人,住进靠近临淮钞关的鸿福老店,第一件事便是处理尸体,天气炎热,十四具尸体必须及早处理。

洪荒狮处理尸体的经验丰富,天没黑,十四具尸体便已入棺,寄居在南效的圆慧古刹,尘埃落定。

柳思一安顿停当,便无精打采出店打听消息。

他向箕水豹表示,任何时候他皆可离开,不是吹牛,他的工作本来就是单独秘密进行的,八表狂龙的人,根本不可能有效地监视他的一举一动。

天黑之前,他已经摸清了城狐社鼠的活动。掌握了地方豪强的门路,连治安当局的线索他也搭上了线。

八表狂龙依往例包了一进客院,晚膳毕,在客厅召来了洪荒狮和柳思,急于了解当前情势。

“我需要时间。”柳思充分发挥他调查的长才,“两个小女人显然在城郊隐身,在城里查不出甚么来的。几个凶魔在咱们到达的半个时辰,落脚在东郊的龙王府,距街尾约三里左右,随时都可能潜来鸿福老店撒野行凶。街西的悦来客栈,有四男两女极为可疑……”

“不要理会这四男两女。”八表狂龙立即打断他的话:“只要你全力查出这两个小女人的下落底细。”

“龙大人,你不要干涉我的调查工作好不好?该接近谁调查谁,那是我的事,那四男两女如果与两个小女人有关

“闭嘴!我要你怎么做,你就怎么做。”八表狂龙又摆出主子面孔。

“洪荒狮洪老大抓我来替他跑腿,我听他的。”柳思不再示弱,口气转硬:“你们雇请洪老大,替你们调查剑园吴家的下落,他有权拒绝吴家下落以外的差遣,你凭甚么要我怎么做?洪老大,你怎么说?”

洪荒狮大感尴尬,坐立不安。

“洪老大,你可别忘了你那一行的行规,你是受雇办某件特定的买卖,而非替人做打手。你和雇主走在一起,本来就是犯忌的事。你看吧!调查的事还没开始,你就受到连累,遭了池鱼之灾,死了七个人,你还在这里干甚么?改行做奴才?”

这番话份量不轻,也理由充分。

“柳不思,你就少说几句吧!”洪荒狮手足无措。

“他娘的!你为何把我抓来陪着你倒楣?”柳思气冲冲地说,“我受不了你们这些人的窝囊气,我要走了。洪老大,我不计较你绑架我侮辱我的过节,毕竟往昔咱们曾经有雇主的情谊,不要阻止我回徐州,好吗?”

“你敢?”八表狂龙拍案怒叫:“洪老大已经将你让给我了,今后你必须一切听我的。你如果胆敢逃走,巡缉营各地的人,都会把你当作要犯处治,各地官府也将有缉拿你的榜文。姓柳的,你最好不要惹火我。”

“天杀的混蛋!我变成被人多来卖去的奴才了。洪老大,你给我牢牢地记住,这笔帐,我会找你算得一清二楚。”柳思破口大骂,接着虎目怒睁,“姓龙的,你也最好不要惹火我。恼得大爷火起,我会横下心,做一桩杀人放火的大案,把你这混蛋咬进去,狠狠地咬住不放。鄢狗官绝对庇护不了你,你这条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七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