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冷面刀客》

第八章

作者:云中岳

四更天,柳思返回客店。

五更天,八表狂龙急急带了四个人,由柳思领路,疾赶南郊一座农宅。

八表狂龙狂态不改,声势汹汹破门而入。

结果农户主人惊恐地告诉这些暴客;借住的两个小姑娘,刚走了片刻,留下话说:前途见。

两件事都晚了一步,八表狂龙快气疯了。

***

临淮的治安,除了县本身的治安人员之外,另有军方的巡防区,由凤阳衙与皇陵衙派出,负责中都外围的安全,直接受中都留守司调度。

因此,白天任何人也不敢公然携械走动,更不敢在城内城外公然闹事,打打杀杀必须在夜间进行。

八表狂龙不走了,他有他的打算。

他的五个手下,加上洪荒狮的四个人,实力仍然坚强,虽则洪荒狮四个人,并不完全接受他的指挥。

洪荒狮四个人,活动员为自由,不必事事听命于八表狂龙,因为他们要外出活动打听消息。

茶楼酒馆,是打听消息,传播谣言,寻找门路,结交朋友最好的地方。

芳兰玉女对柳思的好感,与时俱增。

两次重要的消息都是正确的,已充分表现出他的超人才干,连八表狂龙也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,不再对他疾言厉色。

午牌末,芳兰玉女和他出现在钟离酒楼。

码头各种大小客船往来不绝,旅客和水夫上上下下;这些人都不是按时进食的族类,所以钟离酒楼的食客,午晚两餐仅多几个人而已,平时食客来来去去,无限讲究定时进食。

芳兰玉女虽则愿意与他偕行,其实也出于八表狂龙的授意,骨子里的用意是监视他,还真怕他一走了之。

他知道芳兰玉女的武功,是一流中超一流的高手,武林十大超绝指功中的穿云指,火候相当精纯,真可以虚空击倒丈外的对手。

所有的人,包括八表狂龙在内,全把他看成三流混混,拳脚也勉可算二流的,因此,他的地位最低。

芳兰玉女是八表狂龙的亲信,所以应该说,两人同行,他是芳兰玉女的跟班。

但他的工作,却是芳兰玉女无法取代的,上了酒楼,他就是主人而非跟班了。

午膳时光刚过,食客仍有三五成座。

踏入楼门,他一眼便看到近窗的一桌,五男一女六位食客,正是八表狂龙不许他过问的人,是两家客店来历不明的两批旅客中的几个。

当然、他心中有数,这些人的来路,全在他掌握之中。

六个人中,没有西岳炼气士在内。

他直趋邻桌,神气地向趋前张罗的店伙,点出八味佳肴,来三壶徐沛高粱。

六男女表面上不介意他的存在,暗中却对他留了心。

不远处的一桌,是仰止山庄的七个人。他们与八表狂龙成了朋友与同盟,当然了解柳思的底细,不再对他敌视,但也没转变为好感。

也许,东方姑娘对他与白发郎君,曾经走在一起的事难以释怀,始终认为他是好色的混混。

另一角落,两位小姑娘扮成小老头,居然扮得颇为神似,两人低头慢侵进食目不旁视。

也许真是凑巧,冷剑公羊不方与地府魁星,也在右厅小饮,凶狠的目光,不时落在仰止山庄的人身上。

芳兰玉女对两个老魔深怀戒心,那晚她就是被地府魁星出其不意一袖震飞的。

“不必理会两个老凶魔。”柳思看出她的不安,笑吟吟安慰她,“在这座皇城附近的小城,公然在大庭广众间惹事,那是一场灾祸,连吵嘴打架也得进监牢的。这两个老凶魔是聪明人,不会愚蠢地惹祸上身。而且有仰止山庄的大菩萨坐镇,他们决不敢撤野。能喝几杯吗?”

酒菜送上来了,柳思亲自斟酒。

“可以喝几杯。”她大方地说:“我这种想在江湖扬名立万叫字号的女人,不能喝不能玩成吗?”

“我知道,我曾经有几个像你一样的女性朋友。”他坦然地说:“都是一些相当幸运,已经名利双收的名女人,你想要的、该要的都有了。”

“不是都有了,而是真正想要的却没有。”芳兰玉女脸上有飘忽的神情:“一个女亡命,如此而已。有时候,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想要什么,追求些什么,连我自己也不了解真正所要的是什么。”

“不谈这些涉及内心慾望的事,有伤感情。”柳思撇开话题:“你们不急于就道,等什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这是龙爷的决定。”

“兵贵神速,这条龙葫芦里到底卖些什么葯?你也是出尽死力的人,应该向他陈明利害呀!”

“他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意见。”

“话不是这样说,你们一些手下的人该据理力争。”

“没有用的。”她苦笑:“最好不要与他争执他计划好的事。就因为你表现得莱桀骜不驯,所以……”

“不要扯上我。”柳思冷笑:“我不是你们的人,更不是他的手下。我要办的事也是计划好了的,不需要他横加干涉。”

“咦!你要办甚么事?”她听出些征兆,这征兆并不是她所愿见的。

“找出九华剑园的人呀2”柳思笑笑:“早些办妥,我也可以早些恢复自由,不是吗?”

“你想得真妙,龙爷已决定带你在身边……”

“他别想。”柳思怒意上涌,大声叫嚷,一掌拍在桌上,杯筷乱跳。

真不巧,酒杯一掀,酒泼出,他装模作样抢救酒杯,以免酒杯滚跌下桌。

一把没扶住杯,反而将杯撞飞,酒也随之飞溅,无巧不巧酒星溅在邻桌的女食客身上。

女食客是三十余岁的徐娘,相貌不怎么出色。身材却是第一流的,曲线玲珑,浑身媚力,是西岳炼气士的同伴,当然是有身分地位的母大虫。

女客一蹦而起,柳眉倒竖杏眼睁圆。

也被酒溅及的中年人,更是怒火勃发,站起踢开凳,怪眼彪圆狠瞪着柳思。

“狗东西你找死?”中年人怒吼:“你黄汤喝多了,撑坏了想找死……”

“哎呀!大叔,对不起,酒没长眼睛,很抱歉。”柳思离座,嬉皮笑脸道歉:“还有这位美丽的姑娘,酒弄脏了你的衣裙,真不好意思,我来替你拭抹干净……”

他的大手,笑嘻嘻地伸向了要爆发的女人,上擦衣下抹裙,双手齐至往胸腹凑。

这还了得?不像话,女人怎受得了?杏眼喷火猛地就是一耳光掴出。

说真巧,他恰好半途缩手,俯身伸手拾杯,玉掌间不容发贴发结上方掠过。

在旁人看来,完全是巧合,掌挥身俯若合符节,双方齐动不着痕迹。

女人一掌落空,也许用力过猛,身随掌转,斜冲出三四步,几乎冲及邻桌的食客。

邻桌有四个水客打扮的铅豪大汉,最接近那位仁兄不长眼睛,或者视觉有偏光,只看到女人胸部高挺硕大的rǔ房,扭身略闪,邪笑着伸手相扶,伸的却是禄山之爪,送上门的豆腐不吃,岂不暴珍天物?

手爪刚要触及*峰,女人的左手两指,同时到了大汉的眼前,二龙争珠极为狠毒,要毁大汉的双目。

接触事出意外,速度也快,而双方的反应,也是迅疾无比。大汉的头急后仰,手离开女人的胸前,谁也没占到便宜,危机在瞬间消逝。

同一期间,当女人斜冲而出的刹那间,中年酒客取代了女人的位置,一掌劈向俯身拾杯的柳思后头。

又是巧,柳思抓住了杯,却不在原地挺身站起,似要转身回桌,身形一转,脑袋斜升,恰好一头撞在中年人的腰胁下方,无意中躲过一掌断颈的危机。

转身挺起的速度快,撞击力当然不少,噗一声响,中年人仰面便倒,淬不及防,两人跌成一团。

柳思在上面压下,惊叫一声,有时无巧不巧,撞在中年人的下颚近喉处,急急忙忙爬起。

中年人吃足了苦头,骤不及防,当时也不会运功聚力,不但来不及反击,也被连续两撞重击腰胁和喉部,只感到眼中星斗满天。

中年人一蹦而起,芳兰玉女到了,拉了晕头转向的柳思急退,退出中年人出手所及的范围。’

“我要葬了仍沧混蛋2,,中年人跳起来怒吼。

厅中出现八表狂龙,带了箕水豹和洪荒狮。

“都给我住手2,r八表狂龙声如沉雷。’‘

所有的人,真被他慑人的威势镇住了。

柳思是唯一不介意的人,也知道这条龙发怒的原因。

“这两个混蛋男女行凶。”他指指中年人和柳眉倒竖,怒火冲天的女人,“你来得正好。你一定不会让他们灭你的威‘风。”

“该死的2我警告过你,不许你招惹他们。”八表狂龙怎受得了他的不驯态度,被怒火一冲泄漏了天机。

“是他们招惹我!”

“闭嘴!”

“咦!你是什么意思?”他虎目怒睁,“他娘的!你是胳膊往外弯呀?你要别人替你卖命,却又不替卖命的人担当,你是甚么没种英雄?你他娘的一定是失心疯神经错乱,今后谁还肯替你卖命?”

“你这狗东西少给我胡说八道,他们是自己人。”八表狂龙透露得更多。

“自己人?”他装出恍然大悟神情,换上了嬉皮笑脸,“想不到你还安排了伏兵,真有几分将才。可是,你这就不上道了,我负责查线索,你不把自己人告诉我,出了事故你能怪我?岂有此理!你在浪费我的时间,甚至有意陷害我,既受到敌人的计算,又受到自己人的不意袭击,两面受敌,送了命那才冤哉枉也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长上,他的话颇有道理。”箕水豹及时向盛怒的八表狂龙进言:“咱们的人也不知道他的身分,所以才发生事故。”

“柳不思,你也不要太放肆了。”洪荒狮不得不出面教训他,“你给我滚!不许在这里进食,”

他瞪了洪荒狮一服,哼了一声,丢下僵在一旁的芳兰玉女,愤然大踏步走了。

八表狂龙已摆足了威风,不再计较他的无礼。

***

扮小老头的两位姑娘,匆匆会帐跟下楼,跟出店外傻了眼。街上行人拥挤,柳思的身影不见了。

“这是一个极为精明的眼线,机警万分。”谭姑娘在街旁发怔,拿不定主意:“天知道他往何处钻走的,咱们该往何处追?捉不到眼线,咱们怎知道他们的图谋?”

“分开找,你往东我往西。”吴姑娘采用追踪的老办法:“我扭心的是,他们虽然暗中安排了人,我们势孤力单,须防螳螂捕蝉,不知黄雀在后……”

身旁多了一个老太婆,冲两女一笑。

“你们要找人?”老太婆笑问,神情友善。

“是的,刚才酒楼里出来的一个人。”谭姑娘也和气地说。

“哦!一个年轻高大的人?”

“是呀!你……”

“往东走,走进前面的巷子里去了。”老太婆伸手向东一指:“那条小巷子老身熟悉,我带你们去。”“谢谢,老婆婆。”

“那是一条死巷子。”老太婆领先摇摇晃晃举步,“老身是本地人,那巷子的人老身都认识。这个年轻人老身陌生,一定是那一户人家新近从外地来的亲友,老身替你们问一问。”

果真是民风纯朴,连一个走路也不稳的老太婆,对陌生人也那么热心,两位小姑娘太嫩了,居然毫不生疑,十分感激地跟在后面,像乖顺的绵羊。

迎面来了两个水夫,青巾包头齐眉包住,头上居然还加了一顶遮阳笠,更不易看到面貌了。

两人瞥了老太婆一眼,眼神一动。

“这鬼女人来这里干什么?”错身而过之后,右首那人低声向同伴讶然问。

“谁知道?”左首那人说:“别管他人的闲事啦!反正这小巫婆不好惹,而且不是你白发即君喜欢的一类女人。”

“我哪敢管这妖怪般女人的闲事?”扮成水夫的白发郎君摇头苦笑,“我床上的女人,一定要任由我摆布,可不想被女人控制。这小女妖据说睡觉时,都有妖魅保护她,房里有第三个人,实在倒胃口。”

“呵呵!第三个如果也是女人,左拥有抱岂不更有情趣?你不仅是花丛老手呀!”同伴打趣他。

“房里甚至床上有妖魅,你笑得出来?”白发丛君并不以为有趣:“我哪算得了花业老手?至少我选择女人是有条件的,可没有美丑一概全收,母、火、狼、神全要,我又不是收垃圾的人。”

“那个仰止山庄的女人够你的条件?”

“不错,不但够条件,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甚么?”

“可以打击仰止山庄的威望;我就看那些侠义之豪不顺眼。”两人谈谈说说,进入钟离酒楼。

楼上,仰止山庄的七个男女正在进食。

***

两位小姑娘被冷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冷面刀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