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魔剑惊龙》

第1章

作者:云中岳

蹄声的嗒的嗒,打破了单纯的风声水声,从两岸群山转折回来的回声,估计似乎有许多马匹,在栈道上小驰,铁蹄踏在木板上的声音颇为悦耳。

这里的一段栈道最为壮观危险,地名就叫阎王碥。南面一里,叫飞石崖,北面三里,叫架云。

房阁型的栈道建在半山履,上面是飞崖,下面是百丈深渊,往下望目为之眩,有惧高症的人,最好不要凭栏下望,以免晕倒。

这条风翔府前往汉中府的栈道,叫连云栈,也称北栈道。

自从洪武二十五年全部整修之后,迄今已经历了一百六十年漫漫岁月,百余年来不断整修,但有些地方的构木,已经有点腐朽。

整段阁道走起来似乎摇摇晃晃,像是随时皆可能向下崩坍,格支支的怪响,令行走的旅客心惊胆跳,似乎随时皆可能随栈道崩坠粉身碎骨。

连云栈南北全长四百二十里,共有钱阁二干三百七十五间。

栈阁绝大致是在半山腰,凿孔用木桩打入崖壁,上铺木板加建架阁,工程之艰巨伟大,无与伦比。

只有一位骑士,缓缓策马南行。

在这里绝不可以策马奔驰,木板如被踏破,很可能马死人伤,严重时很可能导致栈阁崩坍。

坐骑是不怎么中看的小川马,比驴大不了多少。

骑士却身材修长,猿臂鸢肩,全身呈现柔和矫捷的线条,并不显得雄壮,但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气势流露,似乎像一头柔软的爆发力惊人的金钱大豹,充满了危险气息。

尤其是他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,似乎闪耀着令人难测的、可透人肺腑的神秘光芒。当然,那是当他瞪视着对方.心里正不高兴的时候,才有那种神秘的光芒发出。

平时,却是坦然平和,甚至带有和蔼的笑意,与他五官颇为出色的脸型配合,显得英气勃勃却又平易近人。

总之,这种人如果不惹火他,他是没有危险性的,你入眼就可以看出,他不会威协你的安全,甚至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。

他穿的是普通青布对襟骑装,腰间有四寸宽的皮护腰,里面还有布腰带,佩剑没有任何装饰,剑把云头也没悬有剑穗,平平无奇毫不起眼。百宝囊改系在背上,活动不妨碍身躯的灵活。

鞍后有卷成筒的马包,那是走长途旅客的随身行囊,必要时可在山间林野露宿,途中有没有旅舍不必介意。

七月初,任何地方皆可露宿。

这条路上旅客并不多,尤其罕见单身的旅客。

连云栈的治安并不佳,各处都有小蟊贼出没,旅客皆成群结队往来,以免被推入河底尸骨无存。

在这条路上行走,佩带兵刃是绝对合法的,至少也得带一根木棒,事急可以对付虎豹豺狼。

川陕交界的汉中府,一直就是强盗的啸聚场,绿林好汉与造反英雄的根据地,亡命逃民的天堂。出动十万大军,也捉不到三五个悍匪亡命的。

这位单身骑土佩了剑,穿章打松并不抢眼,不怕匪盗亡命打主意,从容赶路意态悠闲,并不急于赶路。日正中天,时光早着呢!

在这条路上行走,错过宿头是十分危险的事。

这一段栈道,长约两里,约有一半建有栈阁,可挡风雨与落石。

到达栈道中段,远远地便看到一个道装老人,坐在阁栏的长大条凳上,与一群猿猴嬉戏。蹄声惊动了猴群,叫啸着向骑士注视,跳上跳下,显得暴躁不安。

逐渐接近,猴群终于一哄而散,爬上阁顶,攀上高崖的草木丛,仍然发出示威性的咆哮叫啸,向骑士威吓。

道装老人安坐不动,阴森的目光盯牢了渐来渐近的年轻骑士,随骑士的接近,阴森的眼神也逐渐加强,流露出警戒的神色。

年轻骑士毫无不友好的表示,蹄声得得逐渐接近,平和的目光,友好地落在道装老人的身上。

“你像是认识我。”老道突然远在十步外发话打招呼,嗓音高亢尖锐,与花甲年龄不符。

“恕在下眼拙,不认识道长。”

年轻骑士敬老尊贤,扳鞍下马牵着坐骑走近,脸上有友好的笑容:“在下第一次走这条汉中道,一切陌生。在下姓黄,从西安来。请问道长的仙号如何称呼?”

尽管老道的脸上,流露出敌意的神色,年轻骑士毫不介意,态度诚恳不亢不卑,颇有礼貌。

“你真不认识贫道?”老道沉声问,徐徐整衣站起。

“真的、在下确是第一次行脚关中。”

“从何处来?”老道追问。

“很远,江南。”

江南,大得很呢:年轻骑士说的是所谓京都官话,没带有江南腔。

“江南?姓黄?大名呢?绰号呢?”

一连串问题,像在盘底。

“黄自然。”年轻骑士含笑通名:“在下浪迹天下将近五年,第一次行脚关中汉中,用江湖口吻盘道,实在无此必要。萍水相逢素不相识,盘根究底是相当犯忌的事,在下要赶路,后会有期。”

年轻骑士正慾扳鞍上马,挂上判官头的缰绳突然飞起。手急眼快,他一抬手便压住了缰绳。

“好深厚的移山倒海神技。”年轻骑士黄自然脸色微变,脱口称赞:“凤翔府金台观老道们的仙术。武当的祖师爷张大仙,道术绝学不传武当山,北留手泽于关中,东传浙江张松溪张真人,仅武功留传武当山。武当门人的道术就肤浅得很,内家拳剑传世却大放异彩。我想,你是金台观的有道全真,所表现的风度,却缺乏真正的道气。好了,我不想招惹你。”

“唔!你似乎真的不认识贫道。”

老道也脸色一变,盯著黄自然按住缓绳的大手,似乎仍不相信,那只大手能按住自行伸展慾飞的缓绳。

“没有骗道长的必要。”黄自然伸脚踏镫,准备上马:“前天在下落脚在宝鸡,概略知道金台现的事,对张大仙当年在金台观假死逃世的神迹心向往之。我对朝廷公然支持少林武,当的事毫无成见,对少林武当的门人子弟也毫不嫉护。人人头上有片天,我不会仗剑上武当山向名门挑战以抬高身价,更不会与金台观的道术比高下,道长在中途施术示威我不计较,但请不要进一步找麻烦。我可以走了吗?”

语气软中带硬,充分表现出年轻人缺乏修养,心里不高兴,就忍不住话中带刺。

老道冷森地瞪着他,眼神变得相当复杂,已经从这番话中,感觉出危险的气息。

毫无成见,毫不嫉妒?

朝廷支持少林武当,是天下众所周知的事。

少林自从少林十三憎,帮助大唐打江山,奠定武林北斗地位之后,历代皇朝皆对少林另眼相看,本朝定属之后,少林僧兵皆由朝廷拨专款度支,百余年来,多次调遣僧兵平定内乱。

目下仍有三百余名僧兵,在东南沿海参与剿倭,表现相当出色,比上次参与剿匪(山东响马)表现好得太多了,正所谓雪耻图强,重振少林声威。

把武当捧出来与少林分庭抗礼,也是朱家皇朝培植武林第二势力的政策,派六十万丁夫,把武当山修建得比少林更巍峨瑰丽,封为太和太岳,比中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武当的祖师张三丰,为了躲避永乐大帝的专使,在金台观假死,逃入四川潜隐峨嵋。但被专使拆穿了他的把战,开棺验尸,棺内只有他的一双草鞋。

总之,大明皇朝与武当祖师之间,双方的关系非常复杂。复杂到牵涉三保太监下西洋,牵涉到后元帝国撒马儿汗的中东皇朝。

但平民百姓所知道的是,百余年来,朝廷一直就不断地拔人拨款,不断建筑新的宫观,迄今仍在长期兴建,武当弟子享有特权,发展如旭日初升。

没有特权的人,能不羡慕嫉妒?少林武当的门人子弟,不管是与任何人发生冲突,不论是公了私了,少林武当的人都是有理的一方,除非罪证明确,不然几乎可以断定必定是胜家。

年轻骑士黄自然的话,骨于里的不满不需深入分析。金台观的老道中,有几个是从武当山派来的名宿,负责维护祖师爷的遗世仙迹,享有的特权是无可比拟的。

连凤翔府的知府大人,也对这些老道优礼有加。所以,黄自然不想与老道发生冲突。

“贫道虚尘。”老道一字一吐亮道号。

“抱歉,在下真的不认识道长。”黄自然扳鞍上马。

在江湖闯道的人,姓名大多数靠不住.尤其是那些落了案的好汉们,一天改几次名平常得很。

但绰号通常是用血泪,甚至性命而博得的,得来不易,想另创名号谈何容易?除非万不得已,绝不轻言放弃。

因此在江湖道中,绰号比姓名重要得多,姓甚名谁反而无人注意。

黄自然通了姓名,老道就不知道他是老几。

老道亮了道号,道号与绰号是两码子事。

道号有如俗家的姓名,并不重要,因此黄自然也不知道老道是何许人也,以虔尘为道号的全真也不知凡几。

道教的大多数道侣,与世俗人士打交道,皆使用俗家姓名,仅在同道之间使用道号。

除了京师在京都或北地活动的全真教弟子之外,南方各教派都不是所谓出世的人,有老婆儿女,在世俗有一大堆俗务。

总理天下道教的龙虎山上清宫道士,已经升了天的“文康荣清文泰真人”邵元节,与目下位极人臣、总理天下道教兼领三孤(少师、少傅、少保)的“神霄保国弘烈宣教振法通真忠孝秉一真人”陶仲文。

这两位总领道教的教主,都是有妻有妾,有儿有女,而且儿孙都封官领爵受禄的人。

“贫道不是金台观的道侣。”虚尘老道取下背领所插的拂尘,轻轻一拂传出隐隐风雷声。

“那又怎样?”黄自然安坐马上,马鞭也徐徐拂动。

“施主说不会向金台观的道术比高下。”

“没错,我说过。”

“也就是说,施主也会道术。”

“稍有涉猎。”黄自然口气谦虚。

“贫道存疑。施主年纪轻轻……”

“二十四岁出头啦!正是龙虎壮年。”这句话,就缺乏谦虚了。

“施主在何处修真?”

“修真?没胃口。”黄自然傲然地说:“在下入世并非积修外功,而是任所慾为。”

“什么?”虚尘大惊小怪:“简直是邪魔外道。”

“你又是什么卫道之士?”黄自然冷笑:“你拦路示威,向陌生人卖弄挑衅,算什么呀?连我这种邪魔外道,也不做这种不上道犯忌的事呢!”

“贫道要知道,前天晚上你蒙面夜探金台观的用意。”

“我说过,我对张大仙遗世的仙迹心向往之。哦!你仍然是金台观的道士。”

“贫道不是。”

“那又关你什么事?”

“贫道是好奇的旁观者,也不希望有人在金台观生事。”

“理不直气不壮。算了吧!老道,在下已远离金台观两日程,证明在下无意在金台观生事,你先赶到前面来示威就不上道了,各走各的路好不好?再见。”

拂尘猛一抖,罡风乍起,劲气山涌,风雷声突然增强了一倍。

马鞭一拂,刺耳的破风锐啸骤发。

健马一阵騒动,四蹄一乱即止,受到罡风所惊。

“去你的!”黄自然冷叱,跳下马一鞭虚抽。

拂尘一抖,响起一声怪异的气爆。两人相距仅丈余,两种奇异的劲流猛然进爆。

虚尘老道退了两步,脚下沉重,劲气迸涌中,栈阁摇摇,发出咯吱吱怪响。

崖上的猴群,一阵騒动纷纷走避。

人影乍隐乍现,虞尘老道幻现在二十步外,快得目力难及,像是同时幻没与显现,中间的二十步距离空间,似乎并不存在。

“你这孽障练成了不可能练成的绝学神功,竟然以跻身邪魔外道为荣。”老道脸色大变,破口大骂:“该死的混蛋,你真可耻。”

“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?少臭美了。”黄自然额上也现汗影,声范人化流光。

老道一声长笑,也幻化逸电冉冉去远。

黄自然幻现在老道先前历立处,目送老道的身影逸走,哼了一声不再追逐,大摄知道追之不及了。

双方并无仇恨,有一方示弱逸走,没有死缠的必要,除非有一方是睚眦必报的凶神恶煞。

黄自然回到坐骑旁,在西周察看片刻,想找出某些不寻常事物,毫无所见。

“这个老道竟然可以和猴群玩在一起,可熊真有些神道。”他喃喃自语:“看来,他不是金台观的老道。”

不久,他向南动身走了。

       ※   ※   ※

倚云栈,也叫响水滩,在阎王碥南面约二十里,有村舍二十余间,也是一处歇脚站,南距鸡头关仅十余里,沿途最为险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魔剑惊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